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铁锤1,这里是锐士3,弹幕徐进掩护。”肩抵着突击步枪的钱鹏飞沙哑着嗓子喊道。

一排炮弹转眼之间呼啸而下,-哐哐哐-地在远处的‘越人阵’进攻锋线中炸开,轰然而起的火光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同时腾放而开,紧接着又是一排炮弹落在稍稍更远点的地方。

炮兵的弹幕掩护开始了,在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越人阵’第8师-第23步兵团的反击攻势立马变得混乱不堪,不断腾起的火光翻滚着,肆虐着,在飘渺的浓烟映红天幕。

“上,压上去。”据枪站起来的钱鹏飞冲着身侧的散兵线扬了扬拳头,几辆WZ0001型8×8轮式步兵战车轰鸣着冲上前去,30毫米机炮-咯咯咯-的猛烈扫射着,掩护着猫身而行的机动步兵们。不时地,远处传出一声又一声巨大的爆炸。那是空军在对一些目标进行精确打击。

一阵雷鸣样的嘶吼声从头顶传来,钱鹏飞不由得抬起头来,只见两架‘歼-11’战斗机低空急掠而过,匆匆消失在黎明前的夜幕之中,远处又是一阵巨大的爆炸声。

更多的‘武直-10’攻击直升机在‘直-11’侦搜直升机的支援下,从身后的夜幕中爬升出来,接连不断飞射而出的反坦克导弹开始依次对‘越人阵’的装甲车辆进行点名。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着战车轰然解体的金属破碎声交织而响。而掺杂在其中的是那瘆人的惨叫声。

连续的炮火掩护性轰击将‘越人阵’仓猝建立着的防线又一次炸得七零八落,那滚翻着升腾而起的烟云似乎在咧嘴而笑,用那抹轻蔑的嘲讽笑意在尽情抒发着自己得意洋洋的心态,更多的炮弹从高空之中划落,争先恐后的在地面上绽放出讥讽而又致命的笑意。

空气那股子浓浓的硝烟气息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压抑在心头的沉重使得每一个厮杀在战场上的人都觉得越发的呼吸急促。那一声又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就如同是铁锤样恶狠狠的砸在人们的心头,让本就因为肾上腺素急剧分泌而口干舌燥的士兵们更加显得紧张不已。

‘越人阵’第22、23步兵团的几次反突击都在严密的火网之前颓退了下去,如果不是那一辆辆依旧还在燃烧着的战车残骸以及那遍地的尸首作证,似乎没有人会想到在中国军队的进攻下已是几乎毫无还手之力的‘越人阵’第8师还会发起反突击。

事实证明,这种飞蛾扑火样的反突击就跟二战中日本军队的自杀式冲锋没有什么差别,处于弱势的军队如果没有有效的地形以及合理的部署,任何不切实际的反突击都只是一种自杀式的攻击罢了。毕竟在对方优势的火力杀戮之下,得不到充分火力支持的部队,只会是别人的活靶子。空地一体化的联合作战模式,从炮兵到陆航再到空军的多重火力支持已经使得战场更多的时候是像一个绞肉机样的杀戮场,一个吞噬着生命和血肉的修罗场罢了。

“锐士2,这里是锐士3,我们在你的左翼,请给予装甲掩护。”由于侦察营的装甲力量实在太过于有限,为了以最大的突击力量插入到‘越人阵’第8师的防御纵深,钱鹏飞不得不呼叫轻装甲营在右翼位置上给予装甲突击支持,以增加右翼上的突击力量。

255团在左翼的攻击,侦察营在中间,轻装甲营如同斜刺过来的一把利刃样从右翼突入过来。这样一来,以侦察营为轴心,255团在左,轻装甲营在右,整个攻击锋线便如同一台合拢的铡刀样,将‘越人阵’第8师第22、23步兵团这伸出的拳头-咔然-铡落。

空军、陆航以及炮兵的联合火力支援,不用太去关注接下来的事情,身处在85师师部的近卫集团军司令员-贺平少将也知道突出部的这个钉子全是锲入进去了。虽然这个突出部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也许会面临着三面受敌的局面,但只要炮兵和空中支援跟的上去,那么也就不存在什么问题。而且只要海军陆战队第1旅在岘港展开登陆,那么,这个突出部的作用也就不在于防守了,而是突破‘越人阵’8号公路防线的切入口。整线铺开的部队可以在那个时候迅速从这个切入口灌入,集团军展开如线样的阵型可以立即化作锋矢之型,直切而入。

倒是萧扬那个小子那里……贺平将军扫了一眼正专注盯着显控平台的刘天年大校,独自思附着。萧扬这个狗东西,属于那种‘一天不敲打、就能上房揭瓦’的主儿,虽然刘天年是85师的军事主官,可说到底,萧扬这种惹祸的主儿,总得有人能够约束着吧。

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尽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萧扬做的并不算是什么过错,但好歹你一个团主官所作出的作战方案应该向上级指挥机构通报一下吧。虽然对于这件事,贺平将军一直是笑而不语,并没有说些什么,但作为中国陆军最为精锐的集团军司令员,贺平同样不能容忍诸如日本人那样的‘下克上’事件在自己麾下的作战单位内发生。

部队指挥员固然需要临机应变的能力,需要在一定的时刻果断的作出判断并下定决心。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指挥员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那样的无法无天。否则的话,做出诸如日本人那样的‘下克上’暴走事件,倒霉的可不仅仅是某一支作战部队了,甚至会直接的对整个战局、甚至是整场战争产生影响。犹如在日本战史上臭名昭著的‘昭和陆军三大下克上事件’中的第三件-法属印度支那进驻事件一样,虽然两个当事者参谋本部作战部长-富永恭次少将、南支方面军参谋副长-佐藤贤了大佐并没有意识到什么,而且第5师团也顺利的攻占了法属印支,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国际影响极其恶劣的事件最终直接导致了美日矛盾升级。

贺平将军并不想自己的部队也出现那些无法无天的‘军刀组’参谋,所以当253团的捷电一封又一封而来的时候,将军已经下定了最终决心,是该给萧扬‘谈谈心’了。尽管每一次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错误,贺平对萧扬的批评实际上等于是赞扬,尽管贺平也不得不承认萧扬今天晚上的这场战打得不赖,‘骄兵示弱’引来了‘越人阵’伞兵107旅这个咬饵的胖头鱼,但对于萧扬这次所犯下的些错误,贺平将军还是必须要去点出来。

这并不仅仅是原则不原则的问题,也不是什么作战策略的问题,而是一个最简单的对错问题,这并不仅仅是为了教育萧扬也是为了给整个近卫集团军树个反面教材出来。贺平将军很清楚自己的这支部队,自对日战争之后,近卫集团军参与的每一场战事都打得太过于顺风顺水了,部队自上而下,从集团军司令部到下面的师、旅直至基层的班排都存在着那么一股子的骄傲情绪。不把这股子骄傲之气拿挫去,那迟早会‘骄兵必败’。

从第85机动步兵师到下面的253团,一个是集团军的头号主力师,一个是主力师的主力团,对于这样的头号主力部队,贺平自己比谁都有着清醒的认识。这样善于打硬仗,打恶战的王牌部队最令人担心的也正是一旦有了‘骄兵思想’之后,便很容易犯下轻敌冒进这样的错误。

当贺平将军在寻思着战事之后该是找萧扬‘谈谈心’的时候,身处于前线的萧扬也是日子很不好过。“哎,老岳,你说我这会儿眼皮子怎么老眨个不停啊。”萧扬揉了揉眼皮子对身旁的岳海波说道“这左眼跳是祸,还是右眼跳主祸事。”萧扬揉着眼皮子问道。

“狗屁,你小子当我是神棍啊。”岳海波一脸鄙夷的表情“要不要拿本《周易》来,给你萧团座卜上一卦,《周易》乾卦:元亨利贞,嘿嘿,上九,亢龙有悔。”

“《象》曰:亢龙有悔,不可以盈不可久也,你这是在诅咒我呢。”萧扬示威似的扬了扬拳头。

“没有没有,谁敢诅咒我们萧团座,那不是闲得发慌自己没事找抽嘛。”岳海波一脸奸诈的笑意的模样“你不是当我是神棍嘛,我这给你干脆神棍到底啊,给您老卜卜卦,看看祸福。”

萧扬翻了翻白眼“哼哼,老岳啊,你小子就是我诅咒我呢,还团座,丫当我这是电影里的匪团长啊。”萧扬指着身旁的两名团警卫排的士兵,对岳海波笑骂到“那岳处座请看看,这里哪个是匪兵甲,哪个是匪兵乙,临时演员就不要给太多的镜头了,免得有抢戏嫌疑”

岳海波笑了笑,望着那轮悄然在地平线处爬出半个脑袋的朝阳,对萧扬说道“一夜鏖战下来,该结束的也已经结束了,不该结束的还在进行中,萧扬,你说老师长会不会到你253团来,给你小子颁发个奖章什么的,也算是给你小子一些奖励啊、记功啊,诸如这类的。”

“算了吧,我这不敢从老师长那里要这些,只要别找我谈心‘上政治课’便好了。”萧扬一脸委屈的模样,老师长要是真下到团里来,你说我还有好日子过嘛,还不给骂得狗血喷头。”

岳海波哈哈大笑了起来“你小子还有害怕的,哈哈,也罢了,全集团军都知道,老师长是专拔刺儿头的,尤其是85师253团的那个刺儿头,老师长可是专拔他。”

“滚,死一边去。”无言以对的萧扬骂到“你就笑吧,你就继续笑着吧,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萧扬故作着可怜兮兮的模样“哎,这就是所谓的朋友啊。”

“你小子好好盘算着吧,要真是老师长下团来,你可就惨喽。”岳海波哈哈大笑着随步走开。

“没义气,你就得意吧,你就笑着吧。”看着岳海波远去的身影,萧扬气哼哼的骂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