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十二章 解放贱民与肃贪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轰动一时的“8.13”大案在众人的瞠目结舌中降下了帷幕。8月18日,案件的主要人犯被保安总局局长高天成下令处决。初雪林名下的财产被查封,其余涉案人员将移交司法系统。得知消息的元老院大惊,行函责问总局为何不经审判就执行枪决?其中三人是贵族,他们的生死元老院是有权过问的。高天成书面答复了元老院,自称出于义愤,一帮猥琐小人为了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竟然谋刺帝国重臣,证据确凿,虽然不合程序但罪无可赦。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当然,他愿意为程序不合而辞去总局局长及最高军政委员会成员的职务。元老院尚未从这件事中反应过来,中午,也就是龙行健遇难的夫人崔静下葬的同时,皇室的代表人物轩辕禾急病暴亡,又让元老院忙成一团。第二天就是8月19日,是圣武大帝宾天一周年的纪念日,为此,纪念规格降低了许多。活着的远比死去的重要,王家千年巨族,一夜之间冰消雪融,似乎连司马家族当年的境遇都不如。帝都高门多有与王家结亲为友者,不免兔死狐悲。这些人将恨意结在龙行键身上是必然的。大部分人想,没有龙行键的授权,高天成敢那样干?少数人则捏了把汗,幸亏高天成见事明快,处理果断。如果不是这样处置,不知有多少人头落地了,岂止十几颗脑袋?岂止几百个倒霉蛋?

元老院至少三分之一的元老去了太阳堡吊唁轩辕禾。他们都是旧派领袖,是彻底的、铁杆的保皇派,“3.30”政变后,轩辕禾成为他们的精神支柱,现在这位德高望重的老皇叔也去世了,他们心中没着没落的,感到世事沧桑,变换难测,这世道真的不同了。

8月19日下午三时,在元老院的大会议厅,陈凤远缺少音韵感的声音回荡在会议厅里。下面坐着稀稀落落的听众,大部分是元老院的人,还有是政府及军队系统的代表。卢秀首相坐在最前排,旁边是傀儡皇帝轩辕博。今日的场景令他感慨不已。卢秀盯着台前悬挂着的轩辕台的巨幅画像,谁能想到呢?建立了不世功业的轩辕台打下的江山竟然在自己去世一年后便面目全非?世家大族一个个沦落?轩辕禾的死,可以瞒得过一般人,岂能瞒得过卢家?轩辕禾以自己的死换取了皇室的暂时安全,但这种安全能维持多久?君权不敌军权啊。卢秀在心里叹息,先帝一世英明,怎么就没看出那位谦恭礼下的驸马竟然是篡位的枭雄?而龙行键又是凭借什么牢牢掌握了军权?忠于皇室的国防军怎么就成为了他的私人武装?

在桓泰刺杀案发生后,当晚惊魂未定的卢秀边和卢砚等几个族内大佬研究局势。卢砚长叹龙行键命好,命太好了。怎么就能娶到如此忠烈的女子?奇女子啊,这是要上史书的。娶到这样的女子,对龙某是大幸,对卢家也许就是大不幸了。

卢家绝对没有参与谋刺,在座的诸人心中很清楚。卢砚的话大家却是听懂了。“经此一变,龙行键的报复定是惨烈无比,不出意外,王家这次彻底完了!”席间有人这样分析。

“何止王家!”卢砚哂道,“还看不出次子的狼子野心?不铲除世家大族,他的地位就很难稳固。可笑崔家还在做梦!”

“叔父,您的意思是龙行键会篡位?”卢秀总不愿意相信这个推测。

“如果不是,我情愿自抉双目!”卢砚的神情不容怀疑------

叔父的话言犹在耳。卢秀收摄心神,听着陈凤远冗长乏味的讲话,心想,这个人能力实在平凡,元老院在他手里已经四不像了,很快就会被龙行键整合成他自己希望的东西。龙行键对政府系统迟迟不动,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呢?

会场传来的嘈杂声惊断了卢秀的沉思,回头一望,见全副武装的士兵涌进会场,站立周围,龙行健在几名军官的簇拥下进来。开会的众人吃惊地看着龙行健,想这位越来越远离轨道正在变成独裁者的帝国元帅为什么来元老院,难道在座的还有参与“8.13”刺杀案的?自今年春天政变起,帝国的高管们便失去了以往的安全感,随时可能失去人身自由甚至生命。帝国官场的传统被打破,历来以在帝都做官为荣耀的官员们企盼着外放,卢秀便收到手下部长副部长的不少请求,希望到各州任职,令卢秀大为头疼。卢秀不禁怀念轩辕台在世的日子,即使在规模巨大的战争中,虽然累,但日子安心,舒心。不像现在,堂堂首相,帝国行政系统的最高首脑,竟然不时考虑家族和自己的安全问题。

陈凤远见龙行健进来,匆匆收住了他的讲话,“请龙行健元帅讲话。”他不知道龙行健来干什么,但请他讲话总没有错。

龙行键缓步走上主席台,接过陈凤远递上的话筒。会场寂静,没有欢迎的掌声。

“先生们,今天纪念圣武大帝逝世一周年。我必须来说几句话。圣武大帝是我的岳父,是我一生事业的领路人,是我永远的导师。我对他的怀念和崇敬没有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淡漠,反而更加强烈。

圣武大帝的功业都写进了史册,早已盖棺论定了。我觉得,他最大的功绩是战胜了外敌,让神华帝国的亿万臣民摆脱了外敌的威胁,收回了失去的领土,解放了三千七百万在兰斯人奴役下的南五州和北安州人民。他建造了一支亚伦大陆最强大的武装力量,一句话,圣武皇帝让我们扬眉吐气。

先帝在世的时候,跟我谈过无数次的话,有些是军事上的指导,有些事民生问题的教诲。先帝临终念念不忘的就是帝国的繁荣富强和长盛不衰。先帝的遗愿,行健须臾不敢忘怀。

帝国战胜了宿敌,取得了军事上从未有过的霸权。这个霸权,我负责任地讲,只要我们不放松警惕,五十年内,没有能威胁帝国安全的强敌出现。可以这样说,千万忠勇的帝国将士用他们的忠诚鲜血和生命,为帝国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安全环境。但是,我们必须承认,帝国强则强矣,富则未必。帝国的国民生产总值是大陆诸国的最高者,是兰斯联邦是1.4倍,但论及人均,我们只超过了罗卑。因此,富裕帝国的任务尚很重要。这也是我将治国的大政方针放在内部的主要原因。没有富裕的帝国,就不可能支撑强大的军力,靠战争可以破坏一个旧世界,决不可能建设一个新世界。坦克大炮只是花钱,不会直接挣来钱。靠掠夺他国更是短视的行为,播种下仇恨的种子迟早要开花结果的。我们必须抓住帝国军事霸权的良机发展经济,致富臣民。这是一个长期的,坚定不移的目标,谁赞成并实施这个目标,谁就是先帝遗愿的执行者,反对这个目标,就是背叛先帝,人人得而诛之!轩辕磐罔顾先帝的遗嘱,对外擅动刀兵,对内纵容贪污,贤愚不分,黜退良臣,滥用奸人,帝国面临极重的内忧,行健不得已而行兵谏,目的就是将帝国的大政回到圣武大帝所确定的正确轨道上来。

行健乃一介武夫,对经济一途完全是门外汉。但先帝临终叮嘱,言犹在耳,不敢稍有懈怠。行健以为,帝国就自身条件讲,完全有成为大陆第一经济强国的条件,论帝国的资源,论帝国的科技水平,我们应当有这个信心。帝国所欠缺者,或者帝国的现存弊端有三,一曰民智未开。教育基础亟需加强,人口素质亟需提高;二曰贪污盛行。国家的财富被一些贪官污吏以种种卑劣的手段据为己有,财富日益集中在少数人手中,他们生活腐化,奴婢成群,但更多的人并没有享受到应有的生活,甚至有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者!这是执政者的耻辱!三曰分配不公,其重点是贱民制度。姑且不论贱民的起源和当时将民众划分几类是否正确,帝国传承千年,贱民的意义早已变化。据警察总监史大祯先生给我的数据,帝国境内,尚有贱民三千九百余万,这还是不完全的统计。他们的祖先或许犯过罪,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守法良民。剥夺三千九百万人民的生存权利,迫使他们从事下贱的行业,或者沦入黑社会。这是帝国的一大耻辱!在座的诸公都是帝国的精英,手中掌握着很大的权力,如果无视贱民这一块的生存环境,或囿于传统,不敢面对现实,就是严重的失职!有这四千万贱民存在,帝国将永远不可能实现先帝的遗愿!行健不才,愿意行前人未有之事,尽终生之力改良帝国的三大弊政。解放贱民,消灭贪污!”

龙行健目光炯炯地看着台下,“行健清楚,有很多人不希望我出现在这儿,更不希望我活着。原因是我的存在打破了他们升官发财的美梦。升官可以,凭本事没有话说。发财也可以,只要不违反帝国的法律。但如果依靠祖上的荫功,或者凭借皇帝和民众赋予的权力牺牲帝国的利益而肥了自己,那就是我的敌人,就是皇帝和亿兆臣民的敌人。今天我正式宣布,由帝国监察系统和司法系统着手制定有关条例,建立财产登记制度,所有臣民,都要详细申报财产并说明财产的来源。这件事,从中枢开始,从我龙行健开始。凡是有过贪墨行为的,在监察部给定的期限内退赃,既往不咎。这件事需要很长时间,阻力会很大,监察部做不来我就改组它,建立新的机构接着做。第二,首相府着手研究新的户籍管理办法,限期取消贱民制度,贱民这个称呼,早该扔到历史的垃圾堆了。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先生们,针对我龙行健的暗杀,8.13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六天前,刺客的子弹夺去了我至爱之人的生命,但吓不退我龙行健。扪心自问,我没有背叛先帝的遗愿,没有违背我的良知。富强帝国,让我神华民族走上自由幸福的将来是我毕生的追求。

最近有很多说法,很多议论,说我龙行健蓄谋篡权自立为帝。铲除王家就是扫清我称帝自立的障碍。可笑啊,贪污遍地的王家竟然成为帝国的保护人。先生们,据不完全的统计,王家的动产部分高达21亿金元!足够我们打一次大规模战役的!这还不算它遍布全国的土地房产,这还不算表面上合法经营的企业!他们的薪俸有这么高吗?皇帝给他们的赏赐有这么多吗?这样一个丑陋的家族竟然是我正义的维护者?还有些朋友或者陌生人写信给我,都在劝我放弃军权,将军权还给陛下。帝都大学一位著名的教授就写了署名信给我,指责我是奸臣,心怀叵测的巨奸!必须说这位学者的行为是光明正大的,我龙行健为他的行为赞赏。他署名了嘛,不是鬼鬼祟祟嘛。我是奸臣,而且是巨奸。理由就是手握军权不放,借此欺凌皇室,威慑群臣!先生们,我龙行健十八岁从军,每战必奋死争先,我身上的伤疤数都数不清。二十多年,除了我的薪水和皇帝给我的赏赐,我没有贪污过帝国一分钱,没有私自处死过一个人,我因此就成为不可容忍的奸臣!我想问问大家,我们的学者每天在研究什么?国家还有没有正义和公理?先生们,我说过,现在我再说一遍,我绝不称帝!现在我再做承诺,我可以归还军权。但现在不行。我知道,今天将军权放弃,明天就有人灭我满门!在没有保障我和我家人人生安全的制度出现之前,我必须紧握军权,以保障国家改革的顺利进行。我已经失去了一位亲人,绝不想再蹈覆辙!谁给我恐怖,我就十倍归还他恐怖!

谢谢你们耐心地听完我的话,补充一点,元老院的改革必须在三个月完成,否则我就解散元老院。”

没有掌声,连礼貌性的鼓掌也没有。会场死一般的寂静。龙行健在卫士们的簇拥下离开元老院很久,会场仍然死一般的寂静。

龙行健的讲话被全文发于当日的《帝都日报》号外。一百万张号外被帝都居民抢购一空。第二天,全国各大媒体均转载了这篇讲话。8月21日,帝都居民和学生为此举行了游行,至少有一百万人上了街,他们打着支持龙行健元帅,铲除贪官的横幅,浩浩荡荡穿越主要街道,警察没有干预。大陆诸国和国内的政治势力意识到,8.13案件促使龙行健强力推行他的政治主张,神华帝国的巨变起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