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一百三十六节 浴血托卜鲁克3——苦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三十年(1941)四月十一日凌晨 托卜鲁克外围 隆美尔指挥部

就在我伞兵部队在埃及境内重创了英国皇家陆军第七装甲师的同时,托卜鲁克的隆美尔也收到了一份他期盼了许久的礼物——意大利最高统帅部送来的他们当初防守托卜鲁克的时候的详细的防御计划。

现在,隆美尔终于明白自己面临的是什么了。原来,意大利士兵在撤退之前,曾经沿着托卜鲁克的外围修建了五十五公里长的环形防线,这道防线分为内外两层。第一道防线由地堡和反坦克壕沟组成。反坦克壕沟有两米五深,全部由木板覆盖,上边再铺上一层薄沙。地堡的顶部也用沙土覆盖,在外观上同地面处于同一水平线,进攻者只有脚踏在上边才能够发现,每个地堡的直径约一百米,由几个地下混凝土工事组成,可以容纳30—40人,堡垒的四角设有机枪射孔,配备有反坦克炮和反坦克炮炮位,各堡垒之间有交通暗壕相连,防守者可以随时从地堡中钻出来发起突袭。

第二道防线距离第一道防线大约2500米,结构大体相同,只是没有装备反坦克壕沟罢了,整个环形防线总共有一百三十八个户相联接的地保,此外防线的四周还有密密麻麻的铁丝网和拒马等东西。看到了这些东西的隆美尔第一反应就是大骂意大利的指挥官们都是一群草包,拥有这样的防线居然能够让英国人十分轻易的战领了托卜鲁克。

可是抱怨毕竟不是办法,在收拢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隆美尔迅速的召集中、德、意三国的指挥官到一起研究作战计划。虽说是再研究着,可是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对这座城市发起总攻也就不能让英国人就那么舒舒服服的呆着了,在隆美尔将军的强烈要求要陈欣然的火箭炮营对托卜鲁克的英国守军展开了破坏性炮击,当然了,在打击英国人,破坏其表面工事的同时,隆美尔还有另外的一个目的,那就是向在座的意大利指挥官们展示第三帝国军队的强大战斗力,毕竟谁都愿意跟着强者打击弱者,意大利人就更不能例外了。

在研究的过程中,陈欣然将军认为现在的条件已经完改变了,托卜鲁克要塞的防御工事在我军强大的炮火压力下已经严重遭到破坏,坦克集群可以实施比几天前的突击厉害得多的攻击 。另外,根据情报显示,英军海军业已明确表示,由于太多的力量被投送到巴尔干地区,当我军部队再次围攻托卜鲁克时,帝国海军是支援不上的。

隆美尔的设想同陈欣然将军的设想恰好相似。托卜鲁克被团团围住。意大利在西面,南面;“的里雅斯特”师和德军侦察营在东南和东面,德军和陈欣然所部在甘布特地域。隆美尔决定:在炮击结束后立即发起进攻,四月十一日五时二十分,意大利空军的飞机和三国联军的炮兵应集中对一侧的守军展开了打击,装甲部队则通过头天晚上由工兵在外围地雷场开辟的通路,尔后在反坦克壕后面的狭窄地段突破设有坚固防御工事的阵地 ,接着工兵在反坦克壕上为坦克架桥,这时坦克即可通过打开的缺口,冲向托卜鲁克要塞。

这个计划是很灵活的。其实这种计划就该这样灵活,隆美尔没有具体规定攻击目标和分界线。协调了航空兵的直接支援问题,意大利人还答应使用本来要撤回欧洲的一些飞机进行支援。整个坦克集群的炮兵都在阿德姆以东的高地占领了阵地。

四月十一日四时整,在猛烈的炮击结束后,陈欣然将军的副手指挥一支一百多辆坦克和坦克歼击车组成的突击部队向东推进,发现敌人已经放弃了巴尔迪亚。我方侦察机在巴尔迪亚和古比井之间的广阔地域内进行侦察,只遇到了英军一些轻装部队,并查明,这一带的敌军对我向托卜鲁克进攻不会有很大的阻滞行动。

四月十一日四时十五分,德军开始由甘布特向要塞东南的集结地域前出。行军的准备工作非常周密,行军也很顺利。到了这一天的四时三十分,第5装甲师报称,全师“已充分作好准备,等待向托卜鲁克进攻。”

四月十一日五时,陈欣然和隆美尔站在阿德姆东北的高地上。战斗指挥部就设在这里。在这里他们俩可以把托卜鲁克的轮廓看得一清二楚。

正好五点二十分,意大利空军的机群飞机飞来了。加里波尔蒂还是很守信用的,他派来了能够找到的上百架的轰炸机,编成密集的队形。他们采取了那种洋洋大观的攻击队形对要塞俯冲。飞机俯冲攻击之处,出现了大片的烟云尘雾。当我军的炸弹落在防御阵地上时,中德意军的炮兵一齐进行猛烈而协调的射击。

炮兵和飞机的联合轰击非常激烈,我军前线部队不久就发现,这对那一地区的英军部队士气影响是很大的。轰炸机不断地轰炸这一地区,炸弹用光了,就飞回的黎波里机场去补充炸弹,尔后再返回去轰炸。在这种情况下,飞机投弹都通过隆美尔指挥所的作战组来指挥,这是很见成效的。

过一段时间,工兵的突击队施放了橙色的烟幕,这表明,需要向纵深延伸炮火。六时三十五分工兵报称,在敌人第36号支撑点的正面,铁丝网已被切断,意大利的步兵群和德军的步兵向设有掩体工事的第一道阵地发起攻击,并在微弱的抵抗之下迅速前进。

七时零三分,第八机枪营伯纳斯上校报告称,印军一个连被俘。七时四十五分,已经打开了一个宽阔的突破口,拿下了约十来个支撑点。在反坦克壕上架起了车辙桥,坦克攻入外围阵地的道路已经打通。

防御者的抵抗所以微弱,主要是由于我方轰击的厉害。而意大利人在这里构筑了坚固的掩蔽部似乎也是个原因。英军的主要组成部分的印军在炸弹和炮弹的猛烈轰击之下,躲进了比较安全的地下工事,这样,他们就不能对我们在拦阻射击掩护下进攻的部队发扬什么火力。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英国人的炮火太弱,他们的大炮大多数都在撤退的时候丢弃了或者是破坏了。况且,在我军强大的电子干扰下,敌人的各炮连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协同。在我军突破时,南非军的几门炮曾进行射击,但负责直接支援印度野战炮兵团,直到七时四十五分才开始射击。该团的火炮只是负责打坦克,由此看来,英军是指望中口径火炮去轰击外廓阵地上突破口部位,以及还在突破口以外集结的德军。

但中口径火炮却保持沉默,直到八时四十五分才开炮。这时中国装甲集群报称,敌军炮火“正在加强”,特别是“大口径炮”火力正在加强。亲自观战观战的隆美尔和陈欣然见到托卜鲁克守军炮兵进行那样稀稀拉拉的射击感到十分惊奇。这时,隆美尔和陈欣然甚至到了前边,亲自指挥部队实施突破。

对付象托卜鲁克这样的防御外廓有三十五英里长的“环形要塞”,只要实施决定性的强攻,必然会在防御中打开一个口子 。按照我们一般的原则,装甲兵不应用于攻打要塞,但象托卜鲁克这样的“环形要塞”属于例外。一旦坦克能进入突破口粉碎反冲击,就能对整个防御起到很大的破坏作用。 真正的考验是要看敌人将要在哪里实施反击,以及将采取怎样的措施。

大约一周前,陈欣然将军的的一些坦克(大约二十辆)曾经实施过深远的突破,而且抵近了公路交叉点,后来遭到英军坦克和支援炮兵的猛烈反击,受到很大损失,被迫退出阵地。但是这一次不同,经过补充的陈欣然所部有200多辆坦克,这还不包括从英国人那里得到的英国坦克和意大利坦克(被英国军队缴获的),我们的坦克是集中使用的,航空兵和炮兵的联络军官使用我军提供的摩托罗拉步话机联络,随我军的先头坦克前进,以保障给坦克以及时的支援。

此时的英军防线的内部地雷场已经遭到破坏,或者说是名存实亡,已经不再成为什么严重障碍。实际上,英军也没有实施象样的反击,因为英军是分散投入战斗的,根本没有统一的指挥。

九时三十分,德军坦克也越过反坦克壕,进入防御外廓后展开。第5装甲师师长施特莱彻将军随先头坦克前进。他亲自侦察内部地雷场情况,并给坦克指引道路,隆美尔也紧跟先头部队前进,随时准备在紧急时刻亲自指挥部队。

十一时,第5装甲师报称,击毁坦克15辆,生俘1500人。中午,两个装甲师均抵达内部地雷场一线,在这里遇到英国坦克和几个炮兵连的激烈抵抗 。于是展开激战。战斗中,我军坦克以机枪火力消灭敌人的炮手,摧毁其阵地。

十四时,陈欣然所部在一次抵达公路交叉点以北的沙丘。到了这个时候,托卜鲁克战役,从它要达到的目的来看,可以算是结束了,剩下来的只是发展胜利和肃清要塞各区的残敌。下午,陈欣然将军亲自率领所部部队下了沙丘,向托卜鲁克港口开进,主要抵抗来自英军的重型高炮连,该连最后被我们的一些伞兵所俘获。天刚黑时,德军第5装甲师已打出一条道路,冲进因焚毁军需品而迷漫在硝烟之中的托卜鲁克城,并由码头向准备逃往公海的英国海军船只开火。英军若干船只被击沉或击伤。

意大利人向皮拉斯特里诺岭的警卫旅发起进攻,歼灭了警卫部队的大部,并生俘旅部人员。在捉了大量俘虏以后,该军退到公路交叉点附近休整。这一天我们满载而归。入夜以后,情况已明,托卜鲁克已处于危急状态。

四月十一日夜,摆在托卜鲁克守军面前的唯一的出路,就是从这座变成陷讲的要塞突围。尽管中德意三国联军部队缴获和击毁了大量的运输车辆。但是还有相当数量的运输车辆,留给了英国人,使它的许多部队可以乘车逃跑。显然,莫斯埃德将军是想突围的,但他不清楚中东英军司令韦维尔将军是什么意思。另外,他的想法也遭到一些属下人员的强烈反对 。于是,什么事也没有干成。

四月十二日拂晓,托卜鲁克的西区已处于一片混乱之中。由于有大量被打散的后勤补给部队,头一天由东区逃到这里,使情况更加复杂了。四月十二日天刚亮,莫斯埃德将军的指挥部升起了白旗,英国人两万九千官兵被俘。尽管英国人进行了破坏,但仍有装满食品、汽油、服装和弹药的仓库,完整无损地留给了联军部队。许多火炮、车辆和坦克成了联军部队的战利品。

而另一边我们威廉爵士所率领的第七装甲师的“增援”部队一直到四月十三日大沙暴来临的时候才赶到了托卜鲁克的外围(由于电子干扰的存在,开罗至今不知道托卜鲁克的真实情况。)虽然在收拢了部分溃散的英军部队后手中的实力多少有些增长,可是威廉还没有傻到就用这几十辆坦克反击的,可是,就这么回去,威廉不想也不会,在一处隐蔽的沙坑里,威廉正在酝酿着自己的行动。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