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三十一



当夜,王守义、李守清带着一连、二连从竖旗山出发,经山庄、从大石头绕潭子从于里东侧插过去直奔李家坡。又趁黑从李家坡隘口旁约一公里的西侧爬上山坡,由于该地区的山坡均不超过海拔500米高,所以在天亮之前他们两个连三百多人终于在外线日军部队的眼皮子底下翻过了两道山岭,在一处距李家坡隘口大约两公里、距管帅隘口约五公里的一个三处均为高坡的洼地里藏匿了起来整休待发。


在布置了警戒哨兵、两个连的官兵们奉命人挨人地休息了七、八个小时后的第二天下午,一连长田亮以及二连长朱涛一起到了王守义面前。朱涛道:“大队长,听说你和那支友军部队的人见过好几次面,他们刚在王家滩上岸时,你和王大爹还帮过他们,你给大伙讲讲这支友军的事情吧?讲讲为什么一支国民党的小部队在咱们这的鲁东南一带能够受到乡亲们的爱戴、支持和上级各级首长们的高度关心并不惜动用全支队的兵力来帮助他们?”


“这倒不假,”王守义笑笑道:“我和这支友军的军官和士兵们都很熟悉,咱们大队组建之前,一旦有大事小情他们都找我或是让我组织百姓帮忙、或是向我们了解情况、或是通过我买些生活用品等,就是他们招兵补充部队也是通过我的张罗和挑选再给他们送去的。”


“他们还花钱买生活物品?”朱涛道:“这倒挺新鲜,我头一次听说国民党部队还花钱通过老百姓买东西,他们给的钱够数还是象征性地表示一下?”


王守义闻言表情很严肃地道:“他们不仅给钱够数,还大大超出了实际价格的几倍!记得那次他们长途奔袭临沂城解救我们的70多位乡亲———对了,这70多个乡亲们在你们二连和田亮的一连以及三连都有好几个士兵参军,象刘小安、林玉生、贾二海等人都是那次让鬼子抓走而被友军救出来的。那次行动,他们让我爹准备了30匹驴子和10马,他们就给了20根金条,多出了两倍!现在咱们身上穿的军装和一些别的用品都是用这多出来的钱所购买的。”


“啧、啧!”身为五大队副队长的李守清也啧啧有声地称赞道:“这样好纪律的国民党部队可不多见,我也是头一次听说。”


“纪律好的部队肯定会有好的战斗力了!”二连指导员孙铁军颇有见地地说:“以前我们在苏区打白匪,那些部队只会烧杀抢掠祸害百姓,纪律是一团糟,俘虏的士兵们到了咱们的部队里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们变得像了点样子。可你还别说,他们一旦明白了为谁抗枪为谁打仗并有了自觉地纪律约束后,打仗也勇敢不怕死了!”


王守义见两个连的大多数官兵们都兴致勃勃地瞪大了眼睛围着他对这支国民党的小部队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同志们,我们现在所要完成的任务是为了替这支友军解围,那么,我就讲讲这支友军们的一些事情,也让同志们清楚地知道:这支友军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做出了许许多多甚至连我们都难以做到的或根本无法做到的英雄壮举!你们也会认识到:这支友军是绝对值得我们为之去解围、就是为了他们而牺牲我们自己的生命也是值得的!”


王守义说完又看看几百名默不作声、似乎在回味着他刚才所说的这几句话的众官兵们又道:“咱们的大队有三分之二还多的各级官兵们都出自本地,所以大多数人不仅亲眼见过他们并与他们一起做过事、更还间接、直接地得到过他们的帮助,因此,大伙知道的我就不讲了。你们几位连长、指导员都刚来不久,不太清楚的你们可以直接问我,另外还有别的什么想法、问题也可以讲出来我一一解答。”他说完又看看怀表道:“现在是下午一点整,五点之前咱们吃点东西,五点三十分开始行动。”


先是李守清问了这支部队打的几次在当时仍被当地的人们广为传诵的惊心动魄的战斗,如两次截击军火车抢物资、截文物,奔袭临沂城救百姓以及长途袭击日军顺路给六大队解围等等战斗事迹。这些活动,王守义除了因亲自参加而在叙述时讲得惟妙惟肖外,所听说的其他战例也介绍得生动传神!他的讲述,不仅让一些从红军部队过来的基层军政干部们听得十分入神,甚至十分熟悉这些事情的当地参军的官兵们也聚精会神地仔细听着王守义的讲述。在倾听的过程中,这些当地的官兵们在脸上自然地流露出了一种因为他也曾经亲自参与了一些事情并为该部队做出了某些贡献的自豪感和满足感!


“大队长,”在众人们听完王守义的详细讲述一阵长时间的沉默后,一连长田亮问道:“你说这个友军打得这几场仗,他们在敌我实力的悬殊上差距这么大,但又能以巧妙的用兵和一种顽强的意志以及强悍的战斗力来险险打胜,除了他们敢打、善打的作风外,这个韩大海有没有一点狂妄和轻敌的战斗观念呢?”


王守义闻言后许久没说话,反而垂下了眼睛慎重地寻思了一会儿,最后他道:“我熟知韩大海这个人,从他的脾气、秉性来看,再从他用兵打仗的指挥特点来看,我不认为他狂妄和轻敌。从‘九一八’东北沦陷至今,小鬼子从东北一路势如破竹打到了南方的上海,几百万国民党部队与他们打了很多的大仗,基本上都是以国军的惨败告终。象徐州会战死伤了十几万中国官兵,仅仅台儿庄一役消灭了一万多鬼子,可见那是死了多少个中国军人才换取的一个不成比例的胜利?面对装备精良的小鬼子,无论是咱们共产党的八路军还是国民党的中央军以及其他地方军,谁也不会轻视日军,反而是怕他们、不敢抗击他们、闻风而逃的倒占多数!


这只友军在王家滩上陆之前是同小鬼子们打过几次硬仗的,阵亡了不少国军弟兄,尤其是他们最后的登岛作战,消灭了四千多小鬼子,可是他们整整一个师一万一千多官兵除了这一百多人基本上是全军覆灭!经历过这些个惨痛的过程和教训,你说韩大海会轻敌吗?不会轻敌,他又何来的狂妄呢?


我看过《三国演义》和《水浒传》,诸葛亮布兵打仗讲究谋定而后动。这个韩大海是情报参谋出身,头脑慎密、思路敏捷、不骄不躁、处事周全。他和吴连长带着一百多人敢同比他们强大许多的小鬼子们硬碰硬地干是一种无所畏惧的气势而不是莽撞的战术手段!象百里奔袭临沂城一仗,吴、韩二人亲口对我爹和我妹夫说:这一仗他们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明知道是虎口拔牙但也毫不畏惧!只是他们的战术策略我至今深感钦佩!


按理说:一支一百多人的部队去救乡亲们,一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在了解了鬼子把抓来的百姓们关在什么地方之后,派出精兵偷偷地摸进去集中全力把乡亲们救出来撤退,然后再布置全部的力量阻击众多的追兵而达到脱身的目的。但是这样的战斗会出现一种仅仅一百多人的部队既要把乡亲们带走,又要面临着极不可能拦住上千鬼子的追击而绝对会全军覆灭的局面!严峻的事实面前谁也不会想到这个韩大海竟然能想出用仅仅一百二十多人的兵力分兵去七路攻击两千多鬼子驻守的临沂城的战术布置!除了他们的官兵们个个做到了以一当十、以一当百的战斗能力之外,这种胆大如虎的战斗决策和出类拔萃的战术布置也充分显示出了韩大海具有大将之才———不、仅仅是大将之才还不够准确,是一种超凡入胜的指挥水平!我经常在想:当时的战场条件下,韩大海怎么就会想到用自己这样少的兵力去在同一时间在不同的地点发起猛烈的进攻、让六路并不很强大的进攻扰乱并阻止鬼子的部署从而掩护另一路的解救乡亲们并在很短的时间内一起撤出险境!


常规的部队在兵力悬殊得不成比例的情况下打出了一场非常规的一仗、而且打得犹如鬼斧神工一般地让人无懈可击,古往今来,我实在想不出还能有谁敢打这一仗、还有谁能在这样少的兵力下设计、布置出这样绝对非常规的战术安排并把仗打得如此淋漓尽致、精彩绝伦?


古人所形容的‘取上将首级与百万军中!’仅仅是指骁悍的将军持矛挥刀冲杀敌阵来往自如,但从不会是以一己之力与万人之众相抗。可是,这支小部队在韩大海的布置下,所体现出的战斗意志和中国军人英勇无畏的精神气概岂不是要远远地胜过我们的祖先?而更难得的是,这种虎口救人的壮举和相应的行动,不仅仅是一种道义,更是作为中国人面对强敌而无所畏惧舍命相拼的大义和魄力、勇气和胆略的显现,而不是狂妄!


韩大海缺乏先谋定而后动的条件,但临战之际能够随时料敌先机、当机立断、沉着冷静、处置果断并恰到好处,这种指挥能力和超人的智慧总能让这支人数少的小部队以弱胜强、以小胜大。所以说,他有这样的才能和胆子,更配上这只小部队特别的战术方法和强悍的战斗力,才往往把一次次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把一些别人不敢想的与万恶的鬼子殊死拼杀的战斗变成了敢想、敢打又敢于胜利的现实!


另外,这个韩大海听说是个练兵狂,我看见过他们的训练,除了时间长以外,训练时非常刻苦认真,往往从实战的角度来进行一系列的科目训练。但他‘练兵狂’的说法是在他们半年的岛子上训练来论的。听说那个时候他不仅把全连一百多人的训练抓得如同小鬼子对待咱们劳工那样严格甚至残酷,他本人拉着吴志伟起着表率的作用也付出了更多的汗水!有人说他在全连的军事技术上射击第三、投弹第三和刺杀第三那都是掖着藏着的成绩,而实际上他的军事技术就像他的大脑思路一样深不可测、让人无从琢磨!”


“大队长,他究竟是个什么样子?高大威猛还是像个文质书生?”朱涛问道。


“这个人不高也不大,中等个头,略瘦了一点但不单薄。”王守义道:“平时言语不多,给人的印象好像是总在想事情,不爱笑,所以看不出来他的喜怒哀乐。他的样子吗,不像个文质的书生,更不像个大老粗,要是除去佩章和一个普通的士兵没什么两样!所以我也实在形容不出他的样子,什么都像又什么都不像,很普通一个人,不过今天晚间我们就可以看到他了!”


“大队长,”副队长李守清也兴致勃勃地问道:“除了这个韩大海,他们的最高长官吴志伟这个人有什么特点?还有他们几个当排长的,听说以前都是些当连长、副连长的材料,这些人都有什么特点?”


王守义思忖了一下慢慢地说道:“这支队伍的组成很特别,大概有三种:一是他们全部加起来一共一百二十多人,满一个连的兵力,但这一个连的人是从一个整师一万多阵亡官兵里面存活下来的,由此可见他们全是这个师的精英了!大家想:全师除了被炸死的就是掉进冰冷的大海里、那个时候可是一月的中旬,刺骨的海水就是我们这些在海边上长大的人也没有谁能熬过15分钟而不被活活冻死!可他们却活了下来并游上了岸!据他们讲他们这些人游了近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才上岸,这除了有一些天生特别强壮的体质之外还必须有着特别的意志以及高人的组织和指挥,真也算是个奇迹吧!


第二,这支部队的组成多为下级军官,有不少班长成了士兵,不少排长当了班长,连长、副连长当了排长,而堂堂的国军上校当了连长!那个韩大海又是于学忠第三集团军的上尉情报参谋。除了带军衔的在班、排任职之外,其司务长、炊事班长等都是校、尉级军官。而这样的组成,无形中就把部队的战斗力以及部队的综合素质提到了相当的程度!另外,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在使用人方面不拘一格,以前的班长能当战士,而优秀的士兵又可以提升为排一级的军官。象有一个叫刘刚的士兵,当兵刚半年多,说起来还是咱们的乡亲,是胶州人。这个刘刚的枪天生就打得好,靠自己的射击体会摸索出了靠感觉打枪的经验,吴、韩两人不仅在全连推广,还破格地从全连打枪最准的士兵里抽出了三十多人组建了一个射击队并让刘刚担任队长!


另一个刺杀教官叫戴云飞,是个虎将,原来就是师特务营侦察连的副连长,武功不错,他自创了一套对付小鬼子的拼刺刀的动作,但仅仅是一个招式。还有一个叫李小山的投弹教官,他个头不高,瘦瘦弱弱的倒像个书生,可手榴弹甩出去就是60多米并且投哪落哪!


射击、刺杀、投弹这三项主要的军事技术在这个小部队里基本上人人都得到了最大的掌握和发挥,你们想一想:这三项军事技术能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就可见一斑了!


在和他们几次的行动中,我亲眼目睹了他们的射击和投弹,那真是让我目瞪口呆、钦佩不已!射击时不仅是用双臂,甚至还可以单臂挥枪从来不瞄并指哪打哪!打枪时射击、拉栓退弹壳再上子弹再射击,一气呵成但从不瞄准,直看的让你眼花缭乱!投弹时他们都用缴获的小鬼子甜瓜式手榴弹,不光能嗖地一下甩出去60多米,还能让它提前爆炸、延时爆炸、定点爆炸和空中爆炸以及大面积爆炸。我亲眼看到他们的一个士兵在炸一个目标时前后在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内甩出去四枚手榴弹分前后左右四个爆炸点消灭了鬼子的一个战术小组!


刺杀我还没亲眼见过,但我在支队部听罗大队长讲过。他们那次被友军解围,亲眼目睹了友军一对一的与小鬼子拼刺和一排长戴云飞一对三再对三和小鬼子用大刀对敌和用步枪对敌的拼杀!向罗队长这样身经百战的老红军都说:‘看了戴云飞这样的拼杀才感觉到了什么是中国人的血性和中国军人的杀气!看了友军士兵们与小鬼子一对一的拼斗而仅仅一个招式就干掉了小鬼子才懂得了什么叫肉搏!’他还说他和全大队的官兵们在目睹这一场拼杀时,觉得四周的空气都凝结了,那铁一般冷硬的杀气让他们所有的人都喘不过气来!”


“他们的刺杀有那么厉害!那结果呢?”朱涛忍不住问。


“结果就是几十个小鬼子全部被干掉,而友军无一阵亡。那个带兵祸害乡亲们的谷村鬼子大队长让罗大队长只用了一招———用枪托子把他的脸给捣了个稀烂,然后我的小兄弟、也是友军里面的一位士兵姜大岭冲上去一刀给剁下了脑袋!”王守义不无自豪地道。


王守义说完,身边呈站、蹲、坐三层紧紧地把他围住的两个连的官兵们均默默无语,似乎都被他所描述的那场惊心动魄的厮杀而震撼并为友军同胞身上所蕴含的英雄气概所感染,以至一些当地入伍士兵们的眼神里流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他们的军事技术和士兵素质真是没得比、也真是屡次取胜的保证啊!”李守清对着两个连的官兵们说道:“几个月前大队长就和我说过这个射击和投弹、刺杀的练兵方法,我也曾在你们中间不露声色地试了试,发现无论是射击或刺杀以及投弹,没有相当的基础和一定天生的体能是没办法在短时间内练到这种程度的!具体一点说:最少也要一年以上的时间并且要通过几次的实战才能有所一定的提高,而要想达到友军的程度不是没有可能,但多长的时间我却不敢保证了!”


李守清说完后田亮又问王守义:“大队长,你只说了两点,还有一点呢?”


王守义笑笑看了一眼这个打起仗来也是生死不顾且有勇有谋的一连长道:“第三点,这个连队的所有官兵均有着一个在惨烈的战场上和冰冷的大海里捡了一条命的观念,所以再也没有人惧生死!打仗时每个人都敢于冲锋陷阵并且在平日的战术训练中学会了独当一面而发挥出了最大的能量去作战。他们把对小鬼子的民族恨深埋在心里,把自己变成一个最直接最纯粹的杀敌利器!因此就是他们单个的力量也绝对地不容轻视,而全连一百多人的力量加起来就绝对不能以一个常规连队的力量来看,这也正是他们人少但战斗力强大的主要原因之一。”


“大队长,你刚才说了他们的几个基层指挥员,象戴云飞、刘刚、李小山等人,另外几个又怎么样?”一连指导员于长生问。


“连长吴志伟嘛,”王守义说道:“差不多四十岁了,为人和气、宽厚仁义,不仅对老百姓好,对自己的属下更是爱兵如子,在部队里有很高的威信和凝聚力的人物。但以前他是国民党一个师的作战科长,打仗肯定习惯于正规军的部署计划,所以目前在鲁东南和鬼子打仗带兵的决策全由副连长韩大海来定。


司务长刘飞是个少校,为人精明善于计算,是个理财当家的好手,他手下的炊事班长也是个尉级军官,加上几个炊事班的士兵个个都善于动脑筋,所以能变着花样地把粗粮细做而尽量地改善连队的伙食,除了做饭、练兵之外,他们就那么几个人还种了不少菜、养了不少鸡、栽了不少果树等等。”


“大队长是说这些炊事班的士兵也参加练兵?”二连指导员孙铁军问道。


“当然练了。”王守义道:“平时他们做饭,战时他们一样和其他的班排上战场打仗,包括那个瘦高的司务长刘飞也一支步枪一把手枪地冲锋陷阵扔手榴弹打枪、和连部人员编成一个班执行任务。”


说完后王守义又道:“二排长王志刚,是个平时嘻嘻哈哈爱说风趣话的家伙,但在这个部队里他却是个文化水平很高的军官,一打起仗来,心眼子特别的多,往往能够利用他的20多个人打胜照别人来看根本不可能打胜的仗!据他们内部讲,他的二排一直不服一排的战斗力,都在暗地里憋足了劲下功夫练兵比本事。


三排长原来叫赵杰,也是个打仗勇敢头脑冷静的军官,但上次打临沂城救百姓时牺牲了,现在的三排长就是投弹教官李小山,以前也是特务营的一个排长,还是保定陆军学校毕业的。他不善多言,但真有受过正规训练的素质,打仗肯动脑子,沉稳坚毅。


四排长孙守田也是个很有特点的人,四排在他们的部队里是个机炮排,有三门炮和两挺重机枪。这个家伙也是个练兵狂,除了每天的正式训练之外,他带队去吃饭、出操还不停地竖起大拇指目测距离、方位,然后让士兵们拉上绳子看看准不准。不仅他天天如此,还逼着他排里的所有人天天这样训练,所以他的四排这些官兵就像受了刺激似地整天念念叨叨地定方位、量距离,抱着和迫击炮一样重的树干甩来甩去地练架炮、滚爬、上弹、冲锋等等。最后他们练到了目测距离在三百米之内的误差不到一米,更有多数炮手操作迫击炮在三百米内发炮能够打中一只土篮子!


还有刚才提到过的射击队的队长刘刚。这个刘刚现在还不到20岁,和他哥哥在去年一起从胶州当的兵,打无名岛鬼子飞机场时 他的哥哥死了,他自己当时以一名副班长的身份组织了20 多人炸毁了小鬼子联队的炮兵阵地,后来靠神枪般的枪法当上了射击队长,从一个当兵刚到半年的小兵一下子成为让人无不钦佩的军官!他总结出的射击经验在半年之内让他们的全连所掌握并人人从打得准到打得快,而且他打步枪靠感觉的方法还让迫击炮的射手们掌握并发挥应用,这一下子就奠定了他们具备极大战斗力的基础!平时这个刘刚腼腆的像个大孩子,一脸的稚气,见到谁都笑嘻嘻地称大哥并轻声慢语,即使战场上也很少直接地下令而总是以商量的口气布置任务,所以全连的官兵们都喜欢并尊重他。


刘刚这个人带着他的射击队很被吴志伟和韩大海看重,有什么艰巨、危险比如打头阵或者掩护全连的任务都基本上让他们来做,其地位几乎就与戴云飞的一排齐头并进。而刘刚也几次在危机的关头不负众望,在付出了比别的排都要多的代价后都能出色地完成了使命。打个比方吧,在友军这个部队里,一排和二排可算是吴、韩二人的左膀右臂,三排是他们的中军,四排就是他们的杀手锏,而射击队就是他们的尖兵和护卫了!”


“能组织起这样的五个排级的单位各尽所能,又在这区区百人之中挑出这五个人来统帅士兵,这个连队的指挥官、也就是吴志伟和韩大海真是了不起,确有过人之能!”李守清感慨地道。


停止了讲述,王守义看看怀表道:“全体官兵结束休息马上吃干粮,15分钟后副大队长带一连向管帅隘口运动等待进攻命令,二连做好接近李家坡隘口的准备并在距隘口的一公里处等待接应友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