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程师为女儿"清华北大梦"下嫁外省老农

法制晚报10月5日报道 2005年10月,教育部和公安部联合发文打击“高考移民”之后,天津市宁河县爆出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因高考移民引发的离婚闹剧。 闹剧中的两个主角,一个是土得掉渣的天津乡下老农,另一个却是河北唐山一位年轻靓丽的女工程师。尹长林是宁河县的一个50多岁的农民,与妻子离婚后一直鳏居。没想到却娶了一个38岁的女工程师。但是,几个月过后,这段婚姻就草草地收场。尹长林也成为了国内首例因高考移民引发离婚案中的主角。


降低门槛征婚只求天津户口


天津市宁河县农民尹长林早年离婚,鳏居若干年后,腰包日渐鼓起来。2004年年初,年近五旬的尹长林走进婚姻介绍所,希望在这里能找到如意媳妇。可是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婚介所也没能给老尹找来一个对象。


为给老尹一个交待,2005年年初,婚介所的工作人员把目光投向了与天津毗邻的唐山。在唐山的一家婚介所,他们发现一条几乎没有设置门槛的求偶信息,惟一算得上的条件就是应征男士具有天津籍户口。婚介所的人马上与唐山那家婚介所取得了联系。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几天以后,唐山的那家婚介所回话说,女方答应和老尹见面,并从网上发来了女方信息资讯。这一信息让老尹既喜出望外又忧心忡忡。喜的是,他做梦也没想到,和泥土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他,有一天会和一位知识女性走到一起。忧的是,人家能看上自己这个“土老帽”吗?


尹长林始终闹不明白这个问题:一个女工程师为什么要嫁给一个农民呢?这中间该不会有什么所图吧?可自己有什么值得人家图的呢?思前想后,尹长林觉得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蹊跷。但他还是决定见见这个女工程师。


寡居多年寄希望于女儿身上


应征的女人叫马丽娟,38岁,是河北省唐山市某单位的一名工程师。10多年前,马丽娟与丈夫离婚后一直带着女儿晓茜过着寡居的生活。其间有很多热心人帮助马丽娟张罗过婚姻大事,但都被马丽娟一一谢绝了。已经尝够了婚姻苦果的马丽娟对婚姻生活心灰意冷,她不想因为性格的不合而互相指责,更不想因为维持表面的温馨与和睦而改变自我。


和很多有个性的知识女性一样,不向不幸婚姻妥协的马丽娟,决定将单身生活进行到底。马丽娟不是那种既潇洒浪漫又放得下的女人,走出婚姻围城后的她,把全部热情和希望都寄托在女儿晓茜身上。


异地择偶只为孩子高考移民


为了让女儿晓茜将来出人头地,马丽娟可谓是煞费苦心。女儿刚会牙牙学语,马丽娟她就对她进行外语启蒙。应该说,马丽娟的付出没有白费。当别的孩子母语还说不利索的时候,晓茜就已经能用英语说出不少的日常用语。


随着孩子的成长,一个梦想也深深地扎进了马丽娟的心:一定要让晓茜考上清华、北大,受中国最好的教育!


然而,晓茜考上一所重点高中以后,成绩不再像小学、初中那样显山露水了。这意味着她的“清华、北大”梦就要破灭。女儿进入高三以后,马丽娟的整个生活都围着“高考”转。与同事聊天也都是与高考有关的话题。一天,同事跟马丽娟说起了“高考移民”的话题。


这时,马丽娟才知道,前些年南方一些省份高考竞争十分激烈,一些人为了避开激烈的竞争环境,纷纷把孩子的户口迁到新疆、西藏等高考不太激烈的地方。这些孩子有的在本省只能考一般本科,可“移民”后,有的还考上了清华、北大。同事的一句无意的话,让马丽娟心里七上八下地翻腾。


几经辗转反侧过后,既谨慎又要强的马丽娟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把自己嫁出去,然后通过婚迁、投亲把女儿晓茜的户口迁出去。经过再三权衡,马丽娟把目标锁定在与唐山毗邻的天津。


闪电结婚为女儿上名牌大学


打定主意时,离高考还剩下不到5个月的时间。为了尽快实现“高考移民”,马丽娟一气来到好几家婚姻介绍所,像“清仓大甩卖”那样,几乎没有门槛地将自己低价“甩卖”。对应征者而言,只要有天津市户口即可。没几天,马丽娟就收到了婚姻介绍所的消息:一位来自天津市宁河县的男士符合应征条件,问她是否见面。


“见!”2005年2月,在婚姻介绍所的安排下,马丽娟很快与尹长林见了面。这次见面,令马丽娟一想起来就五味杂陈。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怎么可能与眼前这样的人同床共枕呢?然而,马丽娟很快就否定了自己。因为这次征婚的目的不是为了找个男人结婚过日子,而是通过自己的“下嫁”,来实现女儿的“清华、北大”梦。已经为女儿的锦绣前程焦头烂额的马丽娟顾不了那么多,对她而言,当下最急的任务是尽快把女儿户口迁到天津市。


在这种功利目的驱使下,和尹长林见面的时间总共加起来可以用秒来计算的马丽娟,以闪电般的速度与尹长林走进了婚姻登记处,把自己“悄悄地”嫁给了尹长林。


就这样,2005年3月,农民尹长林走进了女工程师马丽娟的生活中。


机关算尽赔了夫人又折兵


然而,令马丽娟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当她拿着盖有红印还没有风干的大红结婚证书来到有关部门为晓茜办理户口迁移手续时,工作人员的一句话,让她顿时掉进了冰窖里。“你孩子的年龄已经超了,按照有关户籍管理规定,无法接收。”工作人员对她说。马丽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该户籍管理所的。


在回家的路上,她为自己的愚蠢行为深深地懊恼。她恨自己太冒失了,太天真了,不探听好有关情况就和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人草率结婚。在马丽娟看来,她和尹长林的婚姻原本是冲着“高考移民”而来的。既然女儿的“高考移民”的梦想破灭了,那么她和尹长林之间这段荒唐的婚姻也应该结束。


但为了女儿能够考个好成绩,马丽娟决定先将其隐忍下来,等女儿高考结束后,再将其与尹长林之间的婚姻做个了断。现在,她要做的事就是疏远尹长林,让他有所觉悟,知难而退。所以,马丽娟跟尹长林领取了结婚证后,找了很多借口躲避着尹长林。


忍无可忍高考之后提起离婚


然而,马丽娟再一次打错了算盘。尹长林娶了一个比他小10多岁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一名工程师的传闻,在十里八乡引起了轰动。人们用羡慕的目光看着尹长林。但是妻子不上门,也让他恼火。于是,他决定上唐山找马丽娟。


尹长林的到来是马丽娟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女儿正处在高考的紧要关头,她不想在这个关头与尹长林闹矛盾。为了稳住尹长林,更为了女儿的前程,马丽娟选择了忍让。尹长林每次来找到她时,她都极不情愿地回到尹长林的住处与其同居。尹长林似乎发现了马丽娟的软肋,只要马丽娟稍有不从,他就去她的单位和家里去找去闹。


尹长林的捣乱,严重影响了晓茜的学习成绩。在2005年的高考中,晓茜的成绩连重点本科线都没到。高考结束后,马丽娟,决定与尹长林做个了断,可是遭到尹长林的强烈反对。在双方几次协商仍没有结果的情况下,2005年11月,马丽娟一纸诉状呈到天津宁河县法院,要求与尹长林离婚。


法院判决女方赔偿对方2万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的婚姻根本没有感情基础,这段婚姻完全是原告出于个人目的,骗取被告信任以后形成的。马丽娟对婚姻的破裂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经过法庭调解,双方自愿解除婚姻关系。马丽娟补偿尹长林2万元经济损失。


自此,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婚姻闹剧就此拉上了帷幕。(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