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大学专家对中国军力发展放豪言[4P]

鲍尔斯 收藏 1 135
导读: 强大的国家不一定就必然成为霸权国家 楚文认为,中国军力不以赶超美国和俄罗斯为目标,“因为道理很清楚,中国不是美国那样的超级大国,也不搞霸权,更不是一个有能力在全球来保护自己安全利益的国家。”但笔者认为,中国不能因为不称霸就不强大。强大和霸权之间,没有一种必然等同的绝对关系。历史上的霸权国家,总是强大的国家,但是强大的国家不一定就必然成为霸权国家。霸权国家总是把自己的强大,作为争霸和称霸的资本。霸权和扩张是需要强大的,但是强大并不必然导致霸权。 一个国家在军力建设的性质上,不在于强大的“目标”是什么,


强大的国家不一定就必然成为霸权国家

楚文认为,中国军力不以赶超美国和俄罗斯为目标,“因为道理很清楚,中国不是美国那样的超级大国,也不搞霸权,更不是一个有能力在全球来保护自己安全利益的国家。”但笔者认为,中国不能因为不称霸就不强大。强大和霸权之间,没有一种必然等同的绝对关系。历史上的霸权国家,总是强大的国家,但是强大的国家不一定就必然成为霸权国家。霸权国家总是把自己的强大,作为争霸和称霸的资本。霸权和扩张是需要强大的,但是强大并不必然导致霸权。

一个国家在军力建设的性质上,不在于强大的“目标”是什么,而在于强大的“目的”是什么。中国建设强大的军事力量,不是要重复当年冷战时期美苏对抗、东西方对抗的老路,而恰恰是要防止和制止这种局面的重演。中国证明自己不称霸、不争霸的根本问题,不是在军力上永远弱于美国和俄罗斯,而是把自己强大的军事力量永远运用在捍卫自己合理的国家利益上,运用在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上。那种认为中国既然不搞霸权就不必强大,中国不搞扩张,就不必具有像美国和俄罗斯那样的全球性军事力量,甚至中国永远不要去赶超美国和俄罗斯的军事力量的思维是奇怪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未来的军事力量必须具有能够在全球范围内有效维护国家利益

衡量一支大国军队的性质,最根本的也不是看这支军队是否是全球性的力量,而要看它是一支侵略性的力量还是一支和平性的力量。一支地区性的军事力量也会搞地区霸权,也会侵略别的国家。而一支全球性的军事力量也并不必然就是侵略和扩张力量,不一定就是争霸世界的力量。中国的国家目标是“强而不霸”——追求强大而又反对霸权。中国的军队建设目标是强大而不侵略。中国越强大,对世界和平越有利。中国的国家利益需要中国军队的强大,世界和平与共同发展的利益需要中国军事力量的强大,一个富而不强的中国,不利于中国的国家利益,也不利于世界和平与共同发展的利益。强大,不会使中国扩张。强大,不会使中国变质。强而不霸,是中国军力的本质特征。

正因为中国现在是一个缺乏在全球保护自己安全和发展利益能力的国家,所以中国才需要大力发展自己的军事力量。同时,遏制世界霸权、维护世界和平,需要中国建设和储备世界一流的军事力量。中国的军事力量在未来不必采取美国式的世界驻军、世界存在的方式和模式,但是中国未来的军事力量必须具有能够在全球范围内有效维护国家利益、有效维护世界和平与共同发展的战略能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把国家利益寄托于国际法制是危险的

一个富而不强的中国,不利于中国的国家利益,也不利于世界和平与共同发展的利益。强大,不会使中国扩张。强大,不会使中国变质。强而不霸,是中国军力的本质特征。

楚文还认为,“中国和现在的其他国家一样,其海外投资主要依赖所在国法律和政府的保护,而不是依靠自己的军事力量保护。”笔者认为,把国家利益寄托于国际法制是危险的。现在的世界是讲法制的,但是现实的世界还不是一个法制世界,不仅有“强权政治”存在,也有“强权经济”存在。纵然是在经济全球化的潮流中,“市场”与“战场”的联系依然十分密切,当今的“石油市场”与“石油战场”,就有密切的联系,超级军力对国际法制的践踏也屡屡发生。国际法、对外关系和国际合作的积极作用在扩大,但是它们的局限性也很明显。一些国家把“关键地带的安全”视为国家生存和发展的生命线,在这样的地带是不惜一战的。当国际法、对外关系和国际合作等常规手段与和平杠杆失去作用的时候,军事力量就是最后的杀手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具有强大的军事力量正是维护国际法制、保持国际合作的重要保证

中国当然不需要在“每一个自己船舶运输可能经过的地方”都运用军事力量,但是在关系国家复兴和发展大业、关系国家核心利益的“关键地带的安全”,必须有保卫的决心和力量。楚文说,俄罗斯、英国、法国、日本等国都难以做到这一点。此话没错,但做不到与尽力要做到是两回事,其实这些国家就是在加紧建设这样的力量。何况,其他国家难以做到的,并不能成为中国不应该朝着那个方向去努力的理由。中国具有强大的军事力量正是维护国际法制、保持国际合作的重要保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也不能因为西方的怀疑和担心而自限武功

这些年来,国际上一些人鼓噪“中国威胁论”。“威胁论”的逻辑是:强大就是威胁,别人的强大就是对自己的威胁。这等于说,新的年轻人的成长和强壮,就是对原来的成年人的威胁。但是一个人不可能因为别人感到威胁就不长大和不强壮自己。中国也不能因为西方的怀疑和担心而自限武功,把自己的强军目标锁定在世界三流的水平。

楚文说,日本、印度等把中国军事力量的发展前景看作是“威胁”和“对手”,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是他们自己需要解决的自己的问题,不是中国要解决的问题。我们认为,确定中国军事力量发展的目标,不是根据别人对中国威胁的感受程度,而是根据中国对自己受到威胁的程度。就是说,不能以别人感到不受威胁为标准,而是要以自己感到安全为标准。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对于本国军力的目标,都不是以国际社会的评价和感受为标准,而是根据自己国家的利益和条件来决定的。中国尤其不能以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担心和怀疑为军力目标的基本考量。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