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烽燧 第三十七章 海畔云山拥蓟城 第三十七章 海畔云山拥蓟城1

renliangkelly 收藏 2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size][/URL] 原涞源伪警备大队起义后,成立了抗日义勇队,宣誓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接下来任江不得不面对的最艰难的挑战是弹药问题。囿于日军的夏季攻势的第三波讨伐,边区山里的兵工厂不仅原材料紧张,而且无法将生产的子弹和土制手榴弹运往前线各根据地。徐非文三次报告华北游击支队弹药告罄的情况,得到的答复是将尽最大努力从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


原涞源伪警备大队起义后,成立了抗日义勇队,宣誓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接下来任江不得不面对的最艰难的挑战是弹药问题。囿于日军的夏季攻势的第三波讨伐,边区山里的兵工厂不仅原材料紧张,而且无法将生产的子弹和土制手榴弹运往前线各根据地。徐非文三次报告华北游击支队弹药告罄的情况,得到的答复是将尽最大努力从三分区调配一部分手榴弹过来。不过,第三军分区的子弹本身已经捉襟见肘。

任江清早推开窗户,只觉得一股沁人心脾的空气扑面而来。让他的思维一下子豁然打开。凌零送来几次的废金属已经堆了一个仓库。农会主席几次三番来找邓为舆和凌秀要这批玩意。都被任江的人挡回去了。他一直在筹划一件大事。直到最近才有眉目。在北平虽然没找到正儿八经的几个有抗日取向的大学生。却意外收获一条大鱼。北大工学教授夏坚白获得柏林工业大学工学博士学位回国。想为危难中的国家出一份力的他却见到了大半国土的沦丧。人民生活在异族铁蹄之下的凄惨景象。无意中与任江派出的便衣人员相遇。交谈之后,深感八路军承载着拯救中华民族于危亡之际的重任,虽然已经要动身去重庆,却依然推荐了一名和自己熟识的工学毕业生胡仲文给根据地。

对于重工业基础设施薄弱的中国,所有的机床都需要靠从外国购买。1939年开始日本加大了对印度支那和滇缅的进攻力度。同时也封锁了北线的国际运输通道。美国的援助只能通过滇缅公路断断续续地运到后方。对于中共的外国援助基本上等于零。到1941年太行山等几个山区中隐藏的中共兵工厂实际上只能生产一些低劣步枪活维修步枪,生产子弹和土制手榴弹。

任江的高阳县那区区一小块根据地,更是一穷二白,连台机床都没有。他也没想过自己制造武器。没有工具,没有点焊,没有机床,没有优质钢材,没有铜,没有工程师,没有技师,甚么都没有。任江本来有的,只有一腔激情。现在有个工程师,还有一定数量的金属。

他面临两难的抉择。兵工厂的规模哪怕再小,也需要一定数量的技术工人。从而需要从队伍中挑选原来是工人的战士和动手能力强的学生兵新建兵工厂。说是兵工厂,实际上只能生产地雷和手榴弹。连步枪子弹因为无法铸造弹壳,只能用拣回来的弹壳重新装底火和填药。远远满足不了将来战斗需要。这些事纠缠在一起十分伤脑筋。任江恨不得将脑派劈成两半来使。

最后抽调了几十人组成了兵工厂的班底,又邀请几个铁匠加入。虽然无法生产子弹,仅靠敲敲打打,也足以生产手榴弹和地雷了。

一连老兵开始对新到的一连新兵进行整训。任江改而带着县大队四处活动。

转眼就是1939年的夏天。本多羽的增援早就不在了。他在集结战力,等待时机。仅凭他手上的两个中队加一个中队的伪军和一个中队的警备队和自卫团,自筹奈何不了同口的八路。四处据点倒是有不少部队,可总不成为了讨伐而把本来就左拙右支的据点守备队都抽调回来。他只能静观其变……

白洋淀的水婉约安详地躺在那里。如同沉睡的美人,眉宇之间散发着诱人的芳香。凫水的鸬鹚、黑嘴鸥扑腾着翅膀,成群在水中嬉戏。盛夏的和风熏得人懒洋洋的,让人的眼皮直打架。灼热的日光炙烤着人的皮肤,有些让人受不了。小舟泛过芦苇荡。婆娑的芦苇穗随着风势摇摆,放眼望不到边。荷花在光芒中盛绽,映日荷花别样红,那粉红色花瓣上的水珠晶莹剔透,宛若精雕细琢的美玉。船夫荡起双桨,发着 咯吱咯吱的声音。任江躺在小舟之首,枕着双臂,为白洋淀的自然风光所陶醉。轻哼《让我们荡起双桨》,微笑面对着船夫,相当惬意。那是一个地道的船夫,宽口阔鼻,浓眉大眼。县大队的同志大多出身此地。对白洋淀水域的情况可谓是了如指掌。任江冲他微笑,他也“呵呵呵”地笑个不停。这份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是引领着革命斗士们积极战斗的强大动力。

任江的手慢慢划在水中,将水分开两爿。仿佛快艇将水推开般感觉。虽然盛夏正午的温度也能高达25度以上,但伸在水中的手却溶解在冰凉的世界之中。头顶日头当空,偶尔从芦苇荡密丛总窜出来的风会突然让你泛起鸡皮疙瘩。蔚蓝的天际飘过一朵云都能让任江联想到其他的事物。这样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他当然不是去游山逛水的。才一个月,打起仗来,一连那些新兵蛋子恐怕见到鬼子就会抛了武器吓得哆嗦。老兵还不足以撑起一连。他还是带着县大队四处出击,破坏鬼子的公路。伏击日军的运输队。县大队已经获得了高阳县修械所制造出来的第一批处女手榴弹。胡仲文开玩笑的说,他的第一批处女手榴弹可须得让鬼子见红,否则要任江和他的位置换个个儿。

尽管自己水性不佳,但倚靠着白洋淀,总不至于将她优越的地理环境浪费了吧。唐河的水域经常有日军巡逻小队驾着小汽轮往来巡逻,偶尔为了避免在陆地运输时遭到游击队的伏击,也改走水道。鬼子的小汽艇上大多配备轻机枪,机动性和活力连续性良好。哪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伏击他们。

话回到赖仨儿身上,自从几次从皇军手里得到不少好处之后,眼珠子也不盯着战略物资了。而转向高阳县附近八路军的一举一动。只需要一张口,就能换来军票成千,比倒腾几千斤的棉花要轻松得多。人自来就是贪婪的动物,能省时省力换来锦衣玉食,哪有人会傻到弃如糟糠。

他成了县政府门前茶寮的常客。如今的他已今非昔比了。虽然仍穿着粗布长袍,但也弄了顶礼帽带,出手也阔绰不少。由于经常替凌零出面卖废金属。久而久之就县政府的警卫员小赵混熟了。熟稔之后事情就好办不少,吃个饭打个牙祭便成了平常事。小赵是个直肠子。见赖仨儿平日和县政府的人关系不错,说话时也就没有甚么顾忌。所谓酒后吐真言。几杯黄汤下肚,有些游击队的活动情况和县政府的工作内容就“顺理成章”被套了出来。

赖仨儿每次听到自认为有料的情报便如获至宝。次日必定化妆一番,前往保定日军特务机关的接头地点汇报。

县大队出动这般如此重大的消息自然成了他在日本人面前抬高自己身价的筹码。虽然在同口他依然是瘪三式的猥琐扮相,一旦到了保定这样的大市镇,便俨然一副大爷相。正所谓温饱思淫,有时候钱多了并不是一件好事。周围几个日本人控制的市镇里的青楼楚馆他除了逛了个遍之外,相好也找了不少。今个儿是在小翠家过夜,明个儿又到小凤那块暖脚。真是人生得意须尽欢哉,夜夜做得新郎官!只是平日间须得在同口,就受不少约束。

“太君。”赖仨儿脱帽鞠躬道:“据可靠消息,八路的高阳县大队会在唐河一带伏击皇军。”

翻译将此话译给了河北特务机关长松井源太郎听。

“なに。本当ですか。”松井源太郎听后大声质问。

“太君问你,你能肯定是真的吗?”

“真,当然真!”赖仨儿一边低头作揖,一边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翻译又在松井源太郎的耳边嘀咕一句。

“バールで 、何時に来る。”

“松井源太君问你,八路甚么时候过来。”

“八路昨天就开拔了。我这紧赶慢赶才到太君您这块儿来交待。”

“他妈的,八路都行动了,你才来汇报。有个屁用!”翻译官生气的踹了赖仨儿一脚。

松井源太郎见状拉住了翻译问他是甚么情况。翻译如实说了。

他蹙眉思索片刻,心思:如果此时八路已经动手,则必定能受到有关遭遇伏击的报告。但目前还没收到,那就说明尚有时间。事不迟疑,松井源太郎对翻译吩咐了几句,转而去打电话给高阳县的警备司令本多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