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的世界 奇遇 第七章:莲花本生

zxj6900520 收藏 6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size][/URL]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1995年的6月到9月初之间就是在一种清静的心态下度过的,除了每日的修炼外,几乎也没什么闲事找上门来,自己也没去制造什么闲事。唯一的事,就是考上了陕西财院的半脱产本科函授,也算是对的起1989年从新那失去的大学生活而已,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7/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1995年的6月到9月初之间就是在一种清静的心态下度过的,除了每日的修炼外,几乎也没什么闲事找上门来,自己也没去制造什么闲事。唯一的事,就是考上了陕西财院的半脱产本科函授,也算是对的起1989年从新那失去的大学生活而已,只是理科换成了文科、自动化换成了金融,虽然每年只有2个月的面授,但是哈哈…总也算是聊胜于无吧,总比没有强啊。

9月11号的面授报道日,泽新却于5号就跑回西宁了,当然除了学习的目的,毕竟想见到佛爷,求他帮忙解决宝券剩余7个心咒的认读问题和相应的手印。回到西宁的家,没坐多会就跑出去了,因为他知道佛爷说过在城西区某处有一道场,也就是他的诊所或家。除去在寺院和外出化缘外都在此处坐诊。

泽新的出现,并没有让佛爷有什么意外的表情,反而泽新惊讶的是,这诊所的生意还真不错,来得人还真不少,并且好像汉族比藏族还稍多些。佛爷冲他点了下头,目示他先坐会而已。从新就顺手坐在了靠门口的长凳上,随即才观察起这里的环境来,小院不大,坐北面南,一正房为两层,左右为一层的东西厢房。屋檐和墙壁上的装饰有些藏族特色而已。院中央有一燃放柏树枝的铁薰炉,其他没什么特别的。青海藏、汉族好像都有用柏树枝的薰烟驱邪的习惯,只是藏族作佛事时也用这个,只是在里面加进去金银或珍珠炒面一起薰罢了。

:“对了,我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金银。”来到薰炉前,伸手进去就抓了一把,一看除了草木灰,还有点没少尽的炒面而已,金银压根没有。:“如果烧香都用金银,那佛爷还出去化哪门子的缘呢?”想到此,他自己都想笑了。

转了七八圈后,最后的病人也走了,佛爷在门口招收让他进去,坐下后,后面出来一个小阿卡给端来两碗酸奶。佛爷拿起喝了一口,泽新也跟着喝了一口,:“这是什么酸奶啊?简直和醋有一拼啦,压根没放一点糖。他知道这是从草原上带来的牦牛奶酸奶,和市面上卖的根本不是一回事,喝不惯的人,是喝不下去这样的酸奶的。

告知了自己的困惑和问题后,佛爷告诉他,只有在初一或十五的时日,在寺院的经堂里,祈求诸佛加持后,方能展开经券。而他也必须在这两天内将7个心咒与相应的手印熟记在心。

而且后天就是初一,按照佛爷的要求,除了准备一些酥油,包好后天去寺院的车以外还得沐浴、尽量吃素,这两天得老实呆在家里…..

第三天的早上四点租来的面包车准时接上了他们,顺着宁张公路向北开去,在大约30公里处转向东,又走了大约10多公里,就来到了郭莽寺,透过车前窗可以看到入口处的两座白塔,一为殊胜塔,一为菩提塔,是该寺的标志建筑。

他们的车没有开向山门,而是绕过山门向后开去,停在了一个院门前,看着该处房脊上的宝鼎,明黄的院门以及院内高耸的法橦,熟悉藏传佛教的都知道这里一定住着一位黄教密宗活佛。这是佛爷在寺院里的修行处所,每年他都要在这里闭关半年左右。我们一下车,只见呼啦啦从两边厢房里跑出四五个小阿卡和年轻喇嘛,深深地鞠着躬无比恭敬的把佛爷迎进对着院门的正房中。几个小阿卡也在一个管家的吆喝中抱着柴火去烧炕搬车上的东西。从泽反倒闲着没事似的在院子里溜着小步看他们跑进跑出。过了一会后,有个三十多岁的喇嘛过来把他引到了正房右边的一间屋子里,里面架着烤箱,炕也烧得有些温度了,他就盘腿坐在炕上,听着旁边的屋子里来了不少人,他们在用藏语说着什么……,反正也不懂,只是明白一定和自己有关系。

过了一会,隔壁安静了下来,看来人也都出去了。一个小喇嘛进来请从泽去隔壁的正房。进去后,发现佛爷已经穿着全套的藏红袈裟,外套一件明黄马甲。

随后佛爷带着他和几个喇嘛走向前面的经堂。进入前面的经堂,这里满地铺着藏毯,摆着几十个矮小的书案中间只有能容两人并肩的一个过道,通向坐北面南的三尊金佛面前的香案,周边的墙上全是供佛的佛龛。坐在书案前的几十个喇嘛已经开始诵经,很有节奏,经堂内至少有数百盏酥油灯在燃烧,堂里的柱子上挂着不少的毯制图画(唐卡)好像是他们举行这个仪式必需的坛城,整个气氛庄严而肃穆。

按照佛爷事先的教导,泽新打坐于经堂的香案前念起七字真言作“莲花本生观法心经”的观想。五个年龄大的老喇嘛坐周围,象征五瓣莲花。佛爷庄重的将“莲花金刚降魔心咒”卷轴双手抬到额前,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慢慢展开,慢慢在读。此刻从新正处于观想境界中,只觉得有很多的文字和声音通过周围的五个喇嘛不停的围绕自己绕圈,并不时地用他们的手拍打自己的头顶,随着这样的拍打不停的往他心里灌注着……,然后又突然停了,随即又有不明白的文字和声音连同变幻的手印被灌注进来,一遍一遍的,泽新当时感觉心灵都要被胀破了似的,憋焖的异常难受,而他所能做的只是不住地把这憋闷得感觉化解到观想心中的莲花上去。奇妙的是,一个隐约的佛像也逐渐出现在心的位置上,只是还看不清晰而已,那尊佛就像是活的一样,不停的演示着不同的手印,配合着不懂意思的各种密咒。更神奇的是保持着七支坐法的泽新不由自主地也不停的随着作出那些自己还不理解的密教手印。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觉得憋闷感逐渐减轻了。似乎自己也记住了一些文字的发音,随即收敛心神去扑捉那些速度已经缓慢的文字和他们的发音了,随着自己默默地念诵,发现观想中的莲花有不少开始变得呈现出金黄色泽。呵呵一定是自己的能力又在提高了。随着“波”的一声轻响。泽新进入了收功状态。等他睁开眼睛时,发现外面天已经大亮,经堂里的喇嘛们也不在了,只有佛爷和两个老喇嘛在一旁说话。泽新此刻剩下的感觉就像是得了重感冒似的头疼欲裂。

见到泽新醒来,他们好像很高兴,忙着叫外面喇嘛把饭给端进来,他只喝了两碗的酥油茶,其他的都没有动。佛爷说,泽新已经被用密宗灌顶的方式进行了经文的传授。说着就把依旧展开着的经卷交到了从新手里,看到经卷是展开的,吓得他差点没敢去接。佛爷说不碍事的,经文已经没有了,现在只剩下一个牛皮卷而已。当泽新看到牛皮卷果然是空白一片时,感觉非常惊讶!想当初第一次打开时,看到是满卷用黄金书写的经文,现在怎么就没有了呢? 看着泽新怀疑的表情,佛爷告诉他,那经卷上的 “空行文”,已经被灌注到他的心灵中,故而上面的文字才能消失。此经文上的那个富楼那弥多罗尼子是佛祖的弟子,至于此经世怎么到这里的谁也不知道。但是该伏藏之在富楼那的《伏藏标题明亮钥匙》中有授记:

我富楼那弥多罗尼子,为未来末世之佛教,

利众埋下此伏藏,于念青雪山下,

右方隐秘空行洲,我以神力大加持,

稀奇白岩聚之所,神通变换此伏藏。

至于该宝券如何被掘藏师发现,如何流传下来的,现在没有人知道。但是在泽新得到之前,没有人打开过经卷。因为上面的预言指定该经卷传授于泽新。他只是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算密教的哪一派?为什么与这经卷有如此大的关系?再就是佛爷离开时说的凤凰涅磐与自己何干系?这些都是自己的问题,等着别人解释或自己去发现因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