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舞步 一 017

過山風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size][/URL] 017 巨蛇猛地把头一调,面对着爱瑞斯,一边啪啪作响地笔直吐出粉中带蓝的芯子,一边贴近他的脸,同时用尾巴末端在地面上左右敲打,发出节奏紧凑的哒哒声,嘴里还不停地发出呼呼的恐吓声。爱瑞斯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身体却几乎一动也不能动。由于和它面对面,爱瑞斯把它的脸看得一清二楚。它的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


017



巨蛇猛地把头一调,面对着爱瑞斯,一边啪啪作响地笔直吐出粉中带蓝的芯子,一边贴近他的脸,同时用尾巴末端在地面上左右敲打,发出节奏紧凑的哒哒声,嘴里还不停地发出呼呼的恐吓声。爱瑞斯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身体却几乎一动也不能动。由于和它面对面,爱瑞斯把它的脸看得一清二楚。它的两粒黑眼珠嵌在月黄的眼眶里,在明亮的灯光下已经眯成两条黑线。在它每侧的鼻孔和眼睛之间,都有一个朝前开的三角形小裂孔。它的脸上分布着斑斑红褐的印记,象被溅上了血。那张紧合的,几乎裂到脖子的大嘴就象刻在两边脸上的余弦曲线,令它好象时时都在狞笑。


巨蛇用舌头嗅了一会,并没有攻击爱瑞斯。它掉过头去,前半身快速滑过爱瑞斯的背部,朝大白鼠爬了过去。大白鼠亟速地喘气,动作大到令它浑身都跟着它的呼吸在颤动。


巨蛇的头部在大白鼠和爱瑞斯之间停了下来。它冲大白鼠不停地吞吐着芯子,同时让身体的其余部分滑过爱瑞斯的身躯,在大白鼠和爱瑞斯之间盘蟠成一团,然后蜷起脖颈,全身顷刻静止。几秒钟后,它弯曲的颈部突然如张开的弹簧般弹了出去。它那张血盆大口突着两根白色的长牙,朝大白鼠咬了过去。两颗毒牙一下子就扎进了大白鼠的背部,从毒腺分泌出来的毒液立刻顺着中空的管牙流进了大白鼠的血管里。


大白鼠的背被蛇咬住,后腿拼命朝地上一蹬,并且发出吱的一声惊叫。巨蛇并不继续咬住大白鼠,它在咬中的瞬间就松开嘴,把头往回一撤,放开了大白鼠,恢复了攻击前的姿势,不停地吞吐着芯子,观察着大白鼠的动向。大白鼠只顾挣扎,没料到巨蛇会松口,以至于因为挣扎的力量过大而原地跳了起来,把屋里的人都吓了一跳。大白鼠侧着身子嗵的一声落在地上,爬起来就拼命逃窜。它一头撞开了墙上一扇不显眼的小门,仓皇地钻了进去。


小门刚一被大白鼠撞开,周围忽然响起警报。孔英文趁乱朝出口跑去。秦保军和佐愉民一见孔英文跑了,也争先恐后地向外跑。没想到他们刚跑到门外,就发现门外几米远的地方,有一扇闪亮的金属门把金属通道堵死了。他们三个冲着金属门又踹又撞,但丝毫不起作用,最后累得倚着门坐在地上,绝望地僵住了。


警报持续了一分钟左右。


大白鼠逃进的那个房间寂静无声。巨蛇展开身躯,沿着大白鼠逃走的路线缓缓地爬行,最后钻进了大白鼠藏匿的那个房间。


黑地滋查看了秦保军他们的情况后,轻轻走到爱瑞斯身旁,对爱瑞斯说:“路被堵住了!看来得另找出路了!”


爱瑞斯听见黑地滋的话才回过神来,对黑地滋说:“你刚才说话的声音那么大,蛇听不见吗!?”


“我想不会!”黑地滋说,“因为它的耳朵主要是用来感知震动的!”


爱瑞斯:“刚才它发现我了吗!?”


“它当然发现了!”黑地滋说,“我想你一定注意到它的鼻子和眼睛之间有两个孔!那两个孔叫颊窝!那条蛇可以通过颊窝看到红外线!也就是说,它可以看到你身上散发出来的热量!所以即使在没有一点灯光并且你一动不动的情况下,它也能把你看得一清二楚!如果你的皮肤被衣服盖住,并且保持静止,那么对它而言,你就不会那么显眼了!”


爱瑞斯:“那么为什么它刚才不咬我,而去咬那只老鼠呢!?”


“谁知道呢!?也许它的目标本来就是傅博士,而不是你!现在我们应该假设这条蛇拥有不亚于正常人的智力!”黑地滋一边说一边打量着这间实验室,“一般来说,傅博士这种人的住处都会有紧急逃生的密道!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密道就在老鼠现在所在的那间屋里!”


爱瑞斯和黑地滋不敢接近巨蛇,就走到远离并且正对那扇门的地方,向里面望去。只见巨蛇正盘在地上吞噬着一个人。那个人一动不动,腰部以上已经被巨蛇吞了下去,只有双腿还留在蛇口之外。巨蛇大张上下颚,轻轻地左右摆头,费力地把人往里吞。同时为了配合吞咽的动作,它不时用两颗细长锋利的毒牙插进人的身体,一点一点地把人往它的嘴里勾。当它的嘴外只剩一双脚的时候,它仰起头,大嘴朝天,使劲一咽,那个人的一双脚也陷入了蛇口中。巨蛇运动着颈部,使劲把处在食道里的人往它的胃里挤。


爱瑞斯:“那个人是傅博士吗!?”


黑地滋:“极有可能!如果是的话,很明显,他还可以从老鼠变回人类!”


这时巨蛇张大嘴,嘴的左右两边相对独立地做着张合运动,以使它略微脱臼的颌骨归位。它那对被白肉包裹着的毒牙随着随着张合运动时而弹出,时而收拢。调整好它的颌骨后,巨蛇张嘴打了个大哈欠,然后慢慢爬向那间屋子的深处,从他们的视野里消失了。过了一会,巨蛇又出现在他们的视觉范围内。它慢慢地爬出了那间屋子,在墙角里盘踞起来。它的面部正对爱瑞斯他们,头微微抬起。


爱瑞斯对身旁的黑地滋说:“它在干什么?”


黑地滋:“我不知道!也许在消化食物!”


爱瑞斯:“我想它并不打算杀死我们。我必须到那间屋里去,也许可以找到出路。你到钱芬那去,如果我找到出口,你就马上把她背过去。”


黑地滋:“好吧!好象也没有其它办法了!你必须记住,虽然它现在不攻击我们,但是它正在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所以千万不要作迅速的或者幅度很大的动作,否则它可能会改变主意!”


爱瑞斯慢慢地走向那扇小门,两眼紧紧盯着盘踞在角落里的巨蛇。巨蛇的头跟着爱瑞斯的身体慢慢转动,不停吞吐着芯子,身体却一动不动。


黑地滋出了实验室的门,来到被金属门堵死的通道里。他查看了一下钱芬的情况,发现她没什么大碍,就放下背包,坐在背包上,对秦保军,孔英文和佐愉民三人招了招手。


秦保军他们正蜷缩在角落里,见黑地滋向他们招手,小心翼翼地爬了过去。


“黑地滋先生,蛇死了吗!?”孔英文浑身哆嗦着。


黑地滋:“没有!它就在里面!”


三人一听,大惊失色,赶紧爬回到铁门前。


爱瑞斯已经进了巨蛇吞人的那个房间。这里或许是傅博士的卧室,但不见傅博士的身影。肮脏的白色床单上有一床散发着霉味的破被。一张写字台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个保温杯,几个零食包装袋,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资料。屋子里的一面墙上有一扇电梯门。爱瑞斯走到电梯门跟前,发现门的旁边有一个按钮,上面有上升的标志。按钮旁边有一个读卡器,好象和实验室入口的那个一模一样。他按了按门边的上升按钮,电梯没有反应。


爱瑞斯拿出手机,想给黑地滋发短信,可是收不到信号。他只好来到这间卧室的门口。他看了看巨蛇,发现它还在原地,又朝实验室门口望去,发现黑地滋正站在那里,朝这边看,就大声喊道:“黑地滋,我发现电梯了!但是我不能启动它!有个读卡器!”


“你过来背上钱芬!我进去开门!”黑地滋喊完,马上背上背包,朝爱瑞斯走过去。


爱瑞斯小心翼翼地从门里走出来,在巨蛇的注视下,他来到钱芬身边。刚把钱芬背上,他就听见黑地滋的喊声:“电梯能用了!快走!”


秦保军他们三个听到了爱瑞斯和黑地滋的对话,于是战战兢兢地来到爱瑞斯身边。


爱瑞斯背起钱芬,走向傅博士的卧室。秦保军,孔英文和佐愉民紧紧跟在爱瑞斯身后。


巨蛇静静地注视着爱瑞斯他们进入傅博士的卧室,始终没有动作。


一走进傅博士的卧室,爱瑞斯就看见黑地滋正站在电梯里,用手撑着打开的电梯门。黑地滋大声喊道:“快点!”


爱瑞斯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向电梯。走着走着,身后传来秦保军他们的惊叫。他回头一看,见巨蛇已经把它的头探进屋内,正吐着芯子朝电梯方向爬来。


巨蛇依次从一动不动的佐愉民、孔英文、秦保军和爱瑞斯的身旁爬过,但并没有袭击他们。它贴着墙根慢慢地爬到了电梯门口,面对着正在撑住电梯门的黑地滋。它见黑地滋不动,就迅速钻进电梯里,在电梯间里盘踞起来,冲黑地滋吐着芯子。


黑地滋和蛇对视了一会,慢慢把他的身体挪出了电梯间。电梯门立刻关闭,电梯朝上升去。


“我们安全了!”黑地滋对面前惊魂未定的人们说道,“看来它对我们没兴趣!”


“我们也必须尽快离开这。”爱瑞斯说,“我们必须尽快把钱芬送到医院。”


突然,孔英文冲到电梯门前,快速按了几下上升按钮,可是电梯毫无反应。


“看来每次使用这架电梯的时候都必须使用磁卡!”黑地滋说,“换句话说,我们可能没有机会再到这来了!”他把背包卸下,把里面他认为没用的东西都扔了。在洗劫了傅博士卧室里几乎所有的资料之后,他又拎起了写字台上的那台笔记本电脑,然后才使用磁卡打开电梯门。


他们进入电梯,发现电梯里面的按钮非常眼熟,好象和学校教学楼里的电梯一样,只是顶部用于照明的灯没有亮。黑地滋按下了通往二楼的按钮,可是按钮上的指示灯没有亮。他再按更高楼层的按钮,也都没反应。这时电梯的门自动关闭,通往一楼的指示灯自动亮了起来,电梯载着他们六个人缓缓上升。


几秒钟后,一楼到了,电梯门自动打开。黑地滋用手电照亮了电梯外面,原来这里竟然是那座黑地滋和爱瑞斯找到磁卡的教学楼的一楼大厅。


黑地滋让其他人待在原地,他自己先出了电梯门。他没有发现巨蛇的踪影,却发现大厅的值班室里的灯还亮着,而保安没了踪影。他拔出匕首,走近值班室,看见一个保安正哆哆嗦嗦地躲在一张写字台下面,就赶紧回到电梯那,让里面的人悄悄出来。


黑地滋撬开了106房间的门。他们进了房间,翻过窗户来到操场,朝学校的出口走去。黑地滋叫了救护车,又告诉赵刚他的女朋友得救的消息。赵刚得知自己的女友获救,激动万分,马上赶到女友身边。


钱芬,秦保军,孔英文和佐愉民被送上了救护车。黑地滋和爱瑞斯二人虽已疲惫不堪,但还是先回到水房,把那里的痕迹清理干净以后才各自返回住处。


钱芬只是暂时昏迷,没有生命危险。秦保军,孔英文和佐愉民的烧伤本无大碍,经过医院的简单处理之后,他们三人几个小数之后就出院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