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失业之后[乌龙山]

茉莉Tee 收藏 32 1124
导读:[color=#4F1406] 失业有一阵了,我周围的人都知道。 10月以来这几天,外面就是一直的下雨,我开了暖气,躺在床上再盖了帛被暖暖的。在床上支了条几,一边看书一边品茶,一边再用点茶果。每天过的也很快,不知不觉我的生日就到了,今年因为几个熟人都不在这里,我是根本就不计划庆生了。每天早晨睁开眼我就很感谢神,让我还活着;霞、惠文几个就今天来电话,还收到远方寄来的贺卡,这也让我很安慰,知道还记挂我,就很满足,也算心安。 今天我烤了个大大蛋糕,准备请楼里的一众人等,用用就算过了;

失业有一阵了,我周围的人都知道。

10月以来这几天,外面就是一直的下雨,我开了暖气,躺在床上再盖了帛被暖暖的。在床上支了条几,一边看书一边品茶,一边再用点茶果。每天过的也很快,不知不觉我的生日就到了,今年因为几个熟人都不在这里,我是根本就不计划庆生了。每天早晨睁开眼我就很感谢神,让我还活着;霞、惠文几个就今天来电话,还收到远方寄来的贺卡,这也让我很安慰,知道还记挂我,就很满足,也算心安。

今天我烤了个大大蛋糕,准备请楼里的一众人等,用用就算过了;在楼下的布告墙上,我帖了告示,首先来叩门的是楼上的胖大妈,照例见面就是热情的拥抱,还有一盆正开的好的鲜花,这是我爱的,我门还没说几句话;楼下的美女也来了,平常我很少见她,她是在法院里工作的,下了班还有很多的活动,难得聚在一起聊聊天。

过了一阵我的邻居,马大帅几个来了,他们是新疆当地人,是学音乐的学生,有节假日,就有聚会的;从这几个帅哥搬进来这栋楼,原本安静的地界,现在充满了生机!今天还有他们的几个新鲜朋友和几位大大的美女,有一位就是很合8712口味的碧眼,是不多见的;大家就一一认识了,中间有个姓里有‘冯’的,是当地的贵族姓,来过几次;也有姓‘买酒’的,还有一位‘渔民’,,,接下来是他们的不满;

‘Tee啊?你过生日就不好好请我们,太节约了吧!平常就让哥么们帮忙。’

‘汉人都很小气,呀呀。。。’

‘做姐姐的就这样,看不出来,哎呀,,,’玩笑闲话一大堆;美女就都笑西西的看着我!

吓,平常我都有请过他们,只是他们的胃口奇佳,用我的小锅瓢,得忙一天。吃顿饭害的我就头昏眼花的!实话说,我也没心劲儿。

冯这时提议说,请我们一起去他家去庆祝!就算是答谢我们了。是这样的,前两个星期,马大帅开聚会,冯也来了,但有个胳膊就痛的抬不起;很简单,我用汉人都会的刮痧、拔罐等,当时他就轻松了许多,很快几天之后就好了。而且已经送了很多的礼物给我!其他的几个人,听说可以去他家玩,就发出一阵惊叹声!马上就说准备去。我和胖妈几个人也没留意,只是觉得很打搅。

浩浩荡荡,一个小车队,开了有约两个小时的路程。终于到了,我和胖大妈几个邻居也是一声惊叹;我们面前是,一片美丽的石头城堡。围着城堡是高有一米的熏衣草,香气溢满了四周,整齐干净的草坪,和翠绿的地毯无有区别;另个方向是望不到边的葡萄园。实话说,这里姓冯的很多,我们认为贵族,早就过时了。看来不是这么回事!先是我心里嘀咕这老房子里,可能象恐怖电影似的,阴森森的;没有,里面装修的很现代化,木制的家具色调柔和明亮,感觉舒服的很。顶很高,而且也不冷。通风很好,我是说空气很好。我是带了相机的,但是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在人家乱照。

冯的父母和祖父也在,冯把我们隆重的介绍给他的家人。他的父母就很友好,祖父那个老老头就很凶,马大帅悄悄的咕哝‘老NAZI!’冯听见了就笑。我们都偷偷的兹兹的笑!

我们一行人,之后就进了葡萄园,每个女人手里都提了小篮子,里面不仅有葡萄,还有各种的浆果,我喜欢一种黑紫色的!一面采就一面尝,嘴巴很快就变了颜色;头回试了下新鲜的绿橄榄,开始是很苦不好的口感,然后就好起来了。‘买酒’就不知,摘了一个绿核桃,咬了一口,很快嘴就肿起来了,看上去很敦厚的样子;还好他只是玩,没往下咽。我们在人家的园子里,折腾了一顿,最能祸害的就是马大帅!他去骑了马还带了碧眼的美女就跑的不见了影子。到了开饭的时间,我们往回弯,也没看见他门回来;冯说,他们很熟悉这里的,不用等,原来那个美女是冯的叔叔家的小女儿;往回走的时候,冯一边我指给我看园子,一边和我聊天,告诉我说他妈妈的身体很不好有糖尿病,,,我的地方话不太好,倒是冯可以讲一些标准的普通话,我有些意外,不过我都没有问什么。

我们走回去到城堡时,马大和美女已经是先跑了回去,再一次说明,四条腿比两条腿跑的快。中午我们就享用了,在当地人来说极其丰盛的午宴。我得到一只手链和波罗皮包做生日礼物。虽然我有注意,但还是最近有点担心健康状况,就服了一粒随身的丸药,冯夫人见了就去包了一个很精美的小银匣子给我,专门放药丸用的,还有一套六枚手工做的银勺黑忽忽的,但很好玩上面有人物什么的,她说年代很久远了。我们正小声的聊天,不料马大突然间大声的提议,‘明年我们一起去非洲吧!’哦-------马上渔民他们很加符喝,我反对了,就说他喝多了红酒。其实我很想去,但我明年肯定没时间,我就说,‘我怕非洲的生番,抓了去被烤吃了就遭了!’。

回来的路上,马大说,认识冯家很多年了,除了很盛大的节日是不会这么丰盛的款待客人的。我心里是温暖的,一直认为当地的人是比较看不起外来民族的,很高傲。胖妈就说下次有好玩的地方,一定要带上她,她也几十岁了还没有这么阔气过。在汉人来说这可能没什么,但是在当地人是不多见的!马大见我不说话,就问我:“Tee,你不会以为我们只是想利用你吧?”实际上我心理很清楚,他们这么做要告诉我什么。“你虽然远离家乡,但在这里有朋友,我们是欢迎、尊重你的。”我知道,这是对中华文化的欢迎和尊重。“Tee你哭了!”我自己并不觉得。我在心里思想我人生的奋斗!

我也想起另一件事!现在我们非也的承认我们叫China吗?这不过是在清晚期英国人对中国人的蔑称‘支那’,试想中国历代有国号的,国际上是对中国有尊称的。我们的国家一直被尊称为‘中心帝国’。我们还要支那到何时。

本文内容于 2008-10-5 19:31:55 被茉莉Tee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