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大揭秘:“人文始祖”黄帝死得极惨

风流探花 收藏 55 18763
导读: 作为“人文始祖”的黄帝,几千年来,在华夏后裔中都享有难匹其二的殊荣,后世不仅以他作为远古文明的象征,更尊为共同先祖。中国历史学家似乎更理性一些,众口一词地封他为部落联盟长,是“天下为公”的楷模,禅让制度的奠基人。至于他的发明创造则更多:是黄老学说的开山鼻祖;是中国医学亦即岐黄之术的创始人之一;那个时代,是一个科学技术大爆炸时代,连《辞海》都说:“有很多发明创造,如养蚕、舟车、文字、音律、医药、算术等,都创始于黄帝时期。”  果真这样,那真是一个令人想之往之、神驰不已的王国。然而,事实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为“人文始祖”的黄帝,几千年来,在华夏后裔中都享有难匹其二的殊荣,后世不仅以他作为远古文明的象征,更尊为共同先祖。中国历史学家似乎更理性一些,众口一词地封他为部落联盟长,是“天下为公”的楷模,禅让制度的奠基人。至于他的发明创造则更多:是黄老学说的开山鼻祖;是中国医学亦即岐黄之术的创始人之一;那个时代,是一个科学技术大爆炸时代,连《辞海》都说:“有很多发明创造,如养蚕、舟车、文字、音律、医药、算术等,都创始于黄帝时期。”

果真这样,那真是一个令人想之往之、神驰不已的王国。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

时代呼唤的英雄

黄帝是有熊国少典的儿子,姓公孙,名轩辕。据《史记》记载,轩辕同后来在历史上有作为的那些人一样,自小就十分聪明,及长,更敦厚机敏,果断刚毅。黄帝年轻时,其胞兄神农氏当政,亦即今天所说的炎帝。炎帝被称为神农氏,大概当时已进入农业社会,这是划时代的重大事件,故以领袖做代表加以锁定。时代进步了,与时代俱来的,则是领袖以及大大小小权势者贪欲的膨胀。与渔猎比较,农业社会的生产相对稳定也有了剩余,占有弱势群体剩余劳动的恶欲也会强烈;国家与国家、族群与族群、甚至一个国家一个族群内部的冲突也自然地频繁起来,丛林社会的特征日益凸显。炎帝末年,社会矛盾日益突出,先是各路诸侯之间的相互掠夺日渐激烈并发展成之间的战争,致使广大民众遭受兵豕战火的蹂躏难以逃脱。当政的炎帝却束手无策,只能在一边听之任之;更严重的是,炎帝不仅不能消除内部的你争他抢,却依仗手中权力,主动地侵凌诸侯,天下当然就更加混乱。古人都好说天命,其实天命就是时代的呼唤,民众的呼唤,民众需要英雄人物站出来,带领他们推翻现有当权者,恢复良好的社会秩序。公孙轩辕将这些看在眼里,实现个人人生价值的愿望,对华夏第一家庭权势的觊觎,同对民众疾声呐喊的关切交织在一起,这个善于把握时代脉搏的青年人应命而出。由于轩辕的皇族血统,由于轩辕的能力及敦厚品德,他登高一呼,影从者云集。轩辕乘机将民众组织起来进行训练,待到兵强马壮时,出兵讨伐那些不服从中央命令,不向中央贡献方物的诸侯。在威德并用之下,各路诸侯感德怀威,纷纷脱离炎帝神农而归顺轩辕。

昏庸贪婪的炎帝这时候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更对胞弟的崛起不能容忍,终于爆发了“阪泉之野”的内战。内战的实质,类似于积极进取的军事集团,与腐朽没落的军事集团之间的政权争夺。战争性质确定了战争结局,以神农、轩辕各为代表的双方经历了激烈的三次大战,轩辕取得了夺权胜利。至于炎帝是怎样的结局,已不重要也无法得知。无疑的是,炎帝的无能与贪婪,已遭到整个社会的唾弃,其历史痕迹和口碑都很不好,不值得称道。至于后世史学家将那个时代称之为原始社会,将炎黄称为部落联盟长之类,纯属想当然罢了。

靖边之役

黄帝取代炎帝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讨伐蚩尤。当时,蚩尤部落凭借强盛的兵力,“不用帝命”,并在边界不断地进行烧杀掠夺。严格地说,“不用帝命”的罪名有些勉强,是大一统思想作怪;但是骚扰边境、掠夺财富、杀戮百姓就难以容忍,轩辕决定御驾亲征。

考虑到这次战争的残酷和必须胜利的结局,他决定从各路诸侯那里抽调兵力加强自己,又访来善于用兵的常先担任指挥。轩辕知道,有了兵权就有了一切;丢失兵权,一切通统都不存在,自身性命都有危险。所以自起事以来,就由玄嚣、昌意等几个儿子分别率领着主力部队;这次出兵时,依然保持着这种格局。

兵至涿鹿与蚩尤部相遇,在常先的指挥下,两军展开了厮杀。这是怎样的厮杀呀,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声震九霄,煎熬五内;血流漂忤,尸陈荒郊……敌人也够顽强的,尽管经历了两次损失惨重的失败,却仍然不肯放下武器,表示臣服,还在节节败退中组织力量。轩辕明白,蚩尤部是一劲敌,如此时收兵,无异于放虎归山,遗患无穷。于是决定乘胜追击,予以全歼。在涿鹿北边不远处追上慌张撤退的敌人,常先立即命令部队发动攻击。这一战收得全功,连敌酋蚩尤也被生擒。为擏效尤,将这个冥顽不化的危险人物当众杀掉,将俘虏予以桎梏带回中原。

专制制度的奠基者

靖边之役的完全胜利,奠定了轩辕的领袖地位。回到中原后,各路诸侯莫不臣服,遂共推轩辕为天子,称为黄帝,取代神农共主的地位;同时盟约:天下有不顺从者,愿追随黄帝予以征讨。之后,诸侯们果然实践了自己的诺言,为中国统一作出了贡献。当时,华夏大地还处在从原始社会向文明社会过渡阶段,周围诸侯臣服了,四边还有不知黄帝不服从号令的部落存在。黄帝乘全盛时期的余威,将周边一个个征服。为取得对全国的有效驾驭,随着征伐战争的完成,黄帝随即指挥部队劈山修路,拓展交通。故此,终他一生,虽建有豪华宫室,却从未宁居,总是辛苦在四处征战和道路的修建之中。

由于黄帝的拓疆展土,当时中国的疆域已初具规模,西边到甘肃平凉,东边至于东海、黄海,南边到达湖南湘江,北边至于合符釜山,国都设于涿鹿之阿。为给天子地位蒙上神秘色彩,黄帝专门登泰山举行封禅仪式,借祷告上天名义,昭示天下百姓:轩辕黄帝是“奉天承运”,是得到上天承认的、唯一合法的天子。由于“往来无定处”和天子的特殊身份,特别抽调忠实将士成立了“营卫”,就是后世所说的羽林军,用以保护黄帝安全。黄帝虽不在国都,考虑到对四方的驾驭,专门成立了中央政府。中央设立四辅、三公、六卿、三少、二十四官,官员共有120个。官吏遴选制度是尊亲合一,即皇帝亲属主要是儿子担任要职。考虑到人才的不足,杂之以荐贤,即从非血缘的平民贱民中选拔少数人出来做官,常先、力牧、风后、大鸿这几个就属于这类。当时的国体是分疆列土,诸侯们承认一统的国家,承认黄帝独一无二的共主地位;中央政府承认诸侯分治辖区的权力。为了监督各诸侯国,黄帝还设立“左右大监”,监督万国。

有人考证,黄帝有四房妻室,分别是正妻螺祖、次妃方雷氏、彤鱼氏、丑女嫫母。然《史记》记载,黄帝有二十五个儿子。若以儿子与女儿大致相同的比例计算,螺祖仅生了两个儿子,那么,其他三个绝对完成不了生育四十八个子女的浩大任务。显然,惟我独尊的天子地位,黄帝已经是妻妾成群了。

可怜可叹可悲的中国史学界,不知依据了什么资料,宁说黄帝是部落联盟长,实在令后学不敢恭维。黄帝之后,依次接班的是颛顼、帝喾、唐尧、虞舜、夏禹,把这些人物的血缘关系摆出来就一目了然。

自黄帝开始,在中国就已经开始了家天下统治,亦即开始了专制社会,黄帝则是专制社会的奠基者。

非同寻常的荆山铸鼎

自轩辕去世之日,就存在一个美丽的神话传说:黄帝采掘首山铜矿,于荆山下铸鼎,鼎铸成时,有髯龙自天而降,接他上天。黄帝就骑上龙背,同时骑龙上天的,有大臣和后宫嫔妃七十余人。还有一批官职卑微的小臣没能攀上,以至攀援时,拔掉龙须又堕落下来。就连黄帝的靴子、雕弓也弄落在地。髯龙驮黄帝上天去了,百姓们知道后,或抱着黄帝的靴子、雕弓等遗物,或捧着散落在地的龙须仰天哭号。为了证实这一惊心动魄、鲜艳绚丽的美妙神话,有人指着地上的龙须草说:你看,龙须草是髯龙胡须繁衍的,所以,只有这里才长有。

司马迁是诚实不过的史学家,对这几千年中流行甚广、不曾走型的传说,在《史记·封禅书》中照录下来,并以著史的通例,对史料不加臧否。然而,他的常识同时令他认识到,御龙殡天是欺人之谈,所以在《史记·黄帝本纪》中写下了:“黄帝崩,葬桥山”以正视听。奇怪的是,自黄帝至今近五千多年间,从没有史家怀疑黄帝疑点幢幢的死因,看来,神化英雄伟人造成的惰性思维定势,已经严重妨碍了对历史真相的认识,致使历史研究变成了对偶像的崇拜宣传。

专制制度是一种不能自我救治的病态系统,由它本身激化的社会矛盾,统治集团内部实力派此消彼长的权力角逐等,都是专制社会崩溃的内在动因。黄帝确立的这种病态制度,连他自己也不能规避。荆山铸鼎是解开黄帝死因的金钥匙,“黄帝作宝鼎三,象天、地、人”。这有其深刻目的,可惜的是,其铸鼎目的一直被后世大意疏忽。那时的铸鼎十分艰难,非具有重大象征,不贸然为之。伏羲铸鼎一,反映普天之下对部族之间不断冲突的厌烦,呼唤大一统局面的出现。夏禹铸九鼎,象征最高统治者君临九州的权力。黄帝意识到以自己为中心的权力内部出现了严重裂痕,裂痕已不能以语言化解,因而“铸鼎三”作为盟誓的信物,以要求怀有非分之想的不和谐因素,认识天、地、人三者的尊卑等级,摆正自己的地位。

血腥的宫廷政变

可惜的是,黄帝虽然发现了裂痕,却不知裂痕已发展到难以弥合的程度,而且自己已处于危机之中——一场宫廷政变已潜伏身边。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当黄帝欣赏地审视着刚刚打掉范模的三只宝鼎,措词着盟誓程序和誓言时候,营卫亲兵未经召唤就冲了进来。他猛地一愣,尚未来得及斥责,大刀长矛已一阵乱砍乱戳,黄帝倒在血泊之中,后宫傧妃在一阵阵惊叫中倒在血泊之中,大臣们有的想拔刀抵抗,有的想拔腿外逃……然而这都是徒劳枉然,政变者早已布置了绝对的优势兵力和层层包围,就连那些不太可靠的观望着,也无一幸免地死于非命。

黄帝毕竟是海内人望的天子,是国人敬仰影从的旗帜,如今怎能以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向世人交代?好在政变者在政变前已有了熟虑,在秘密掩埋了尸体之后,政变操纵者遂对外宣布:黄帝铸鼎成功后,天上忽然飞下一条虬龙,迎接黄帝上天去了;同时骑上去的,还有后宫傧妃和大臣七十余人。这些位卑官小(实为弑君凶手)的,因龙背的地方有限,攀援中,以至弄掉了黄帝的靴子、雕弓,还拔掉了虬龙的胡须……说时,还指着地上的龙须草。在那种愚昧时代,人们普遍相信这是真的;即令有些人怀疑,然而看着煞气腾腾的阵势,只好将想说的话咽进肚子。为稳定人心,丧事主持者以十分虔诚的态度,在今陕西北部的桥山给黄帝举行国葬。黄帝虽御龙宾天,然遗物还在,埋葬遗物是对先帝的最好悼念,也是对民众最好的安慰。声势够大了,动员了几十万民众,耗时经年,巍峨雄壮的黄帝桥山陵终于完工,由新继位的天子颛顼担任主祭,隆重的祭奠仪式,给这场血腥政变画上了完满句号。

不信么?那就不妨推理一下。

黄帝有大队御林军寸步不离地加以保护,有大批官员和后宫嫔妃贴身相随,当然不会发生落崖、落井,为猛兽吞食,为洪水冲没,进入原始森林迷途不归等诸类偶然事件的发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原因,只能有一种解释——他被凶残地杀害了,尸体已不能示人,否则阴谋就暴露无遗。于是销尸灭迹后,编造出一个美丽的神话故事——驭龙宾天。在十分迷信十分愚昧的那个时代,这一瞒天过海的谎言,足以使局外人信以为真。龙须草又名马莲草,到处都有,尤以坟园、塄坎为最多。缚粽子时,就用它捆绑芦苇叶,是纯正的绿色食品。只是当时人们足迹难遍于其他地方,不知它适应性极强的特性,被谎言骗得晕头转向。

那么杀人的凶手又是谁?杀人的凶手很准确,就是自称官小未能骑上髯龙的一伙!至于谋主,黄帝的两个儿子——玄嚣、昌意的嫌疑最大。这是当时最有势力的两个集团,没有他们的示意,其他人不敢动作,也不会有取而代之的觊觎。在研究资料极其缺乏的远古史时候,严密推理是重要手段。

在尊亲合一的那个时候,至少,由黄帝赐予姓氏的十四个儿子参与了中枢管理;黄帝死后,接班人也应在他们中产生,然而却没有!而是在最有势力的昌意、玄嚣子孙中转换。从这段历史中可以看出:(一),不传嫡长而在两支后辈中交替转接,是昌意、玄嚣两个政治军集团既激烈争夺又相互妥协的产物。至于昌意儿子颛顼一任,其后都是两任后转交,正如篮球比赛中的主客场,这显得更加公平。(二),它证明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专制政权,自诞生起,已带有血腥的原始罪恶,首创者黄帝本人,做了第一个试刀的牺牲。(三),宗法血缘关系,无法抑制后代骤然膨胀的恶欲,昌意、玄嚣们做下弑君弑父的大逆,是私欲恶性膨胀的必然结果。后世还有商臣弑君弑父;蒯聩父子争战不息;李世民杀兄杀弟逼父退位;赵匡义烛影斧声等等,都反复证明了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

专制制度是一种掠夺制度,是公开掠夺原本属于民众权力的掠夺制度。对权力的巩固、觊觎和你争他夺,必然派生出阴谋、算计、迫害和血腥屠杀。所以,它不仅曾经引发过无数次军阀混战,无数次农民大起义,还引起过无数次血腥的宫廷政变。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