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称哈尔西和斯普鲁恩斯为美国海军的双壁,哈尔西的勇猛和斯普鲁恩斯的冷静对比强烈。相比之下,日本人对后者更为推崇,曾经见过在一个网站对斯普鲁恩斯的评价是“以冷静、致密的指挥闻名”还提到他“不喜欢文书工作,不善于写作,担任第五舰队司令期间,明确具体的命令都是由参谋长穆尔上校完成。”哈尔西则只有“绰号‘公牛’”的一句。


有“沉默的勇士”之称的斯普鲁恩斯相貌平平,极讨厌出风头,为人非常谦逊,其中一个例子是他在日本签订投降书的时候呆在新泽西舰上,原因是尼米兹害怕日本人会搞阴谋,在密苏里舰上如果发生什么事故,美国海军能够还有斯普鲁恩斯来指挥,虽然说这是尼米兹的意思,我想斯普鲁恩斯本人不会不知道参加受降仪式的意义,但他仍然愿意留守。虽然他的功劳非常大而且每战必胜,包括几次最重要的战役,但在公众中的名声远不如哈尔西。不过在美国历史学家眼中,斯普鲁恩斯的形象远大于哈尔西。无疑,哈尔西是一个非常好的将领,他极受官兵的欢迎,精于海军业务,出身于水面舰艇部队,同时也精通航空兵,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猛将,但哈尔西也会犯一些错误,比如说在莱特湾战役丢下圣贝尔迪纳诺海峡北上。纵观斯普鲁恩斯在二战中的表现,除了在中途岛战役初段对航空兵的运用有一些不适应外,其他的表现可以说是无懈可击,他很多重要的决策令我赞叹不已,特别是从战后日本人的记录上看,当时他的一些被同僚认为是过于谨慎的决策实际上是正确无比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斯普鲁恩斯近照


斯普鲁恩斯虽然个性沉默内向,不善交际,但由于他本身具有卓越的能力,因此他的上级都非常之器重他。最初在哈尔西部下担任驱逐舰舰长的时候,豪放勇猛的哈尔西竟能和沉默寡言的斯普鲁恩斯结成至交,虽然两人的性格相差如此之多。二战开战后,斯普鲁恩斯又被调到哈尔西指挥下,然后在中途岛战役前,哈尔西将他推荐给尼米兹。实际上尼米兹在中途岛战役前就决定将斯普鲁恩斯调任为参谋长,中途岛战役后有些人认为斯普鲁恩斯的调任是由于他在中途岛表现不佳,这是不正确的。在斯普鲁恩斯担任参谋长的这段时间里,他和尼米兹的关系很密切,两个人合作的非常好,一起制定了對日反攻的战略计划。金上将以能干、固执出名,也以对人粗暴见称,严格非常的金对斯普鲁恩斯的评价也非常高,因此在许多战略问题上,愿意采纳斯普鲁恩斯的建议。他推迟了哈尔西晋升海军五星上将的提议,原因就是斯普鲁恩斯不能一起晋升,虽然在议员〔可以说是公众〕的推动下,哈尔西最终获得了第五颗星。有尼米兹和金的支持,斯普鲁恩斯的才干得到了完全的发挥。


和哈尔西受到部下完全的、无条件的拥护不同,斯普鲁恩斯并不如哈尔西那么受士兵的欢迎。他并不善于和别人交际,他在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的部下形容他为“精干、刻板、实事求是、总是一本正经”甚至有人说他古板,也有的人形容他“老绷着脸”。但也有人认为他受到开朗乐观的尼米兹影响,没以前那么严肃和一本正经了。而在海上的时候,一些较低的指挥官则宁愿接受斯普鲁恩斯的指挥,虽然他们仍然无条件的拥护哈尔西。一位舰长曾这样说:“在哈尔西手下工作,从不知道下一步干什么以及应如何干,因为指示从不按时到达……他从来不按计划行事。在斯普鲁恩斯手下,能按时收到指示,一切行动均有章可循。”


斯普鲁恩斯喜欢精干的指挥部,一九四二年任参谋长时,珍珠港较小规模的司令部他能够充分掌握。一九四三年后期开始,新舰只大量服役,越来越多的后勤、陆战、航空单位参加战斗,太平洋舰队司令部不可避免的需要扩充,也许由于尼米兹感到斯普鲁恩斯不一定能掌握急速扩大的司令部,他将斯普鲁恩斯调到海上,担任新的第五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掌握大舰队的能力要比哈尔西强,哈尔西很喜欢带领第一线的部队冲锋陷阵,因此出现了莱特湾战役时,航空母舰部队的指挥官米彻尔无所事事,因为哈尔西直接指挥了航母部队。但斯普鲁恩斯则能够考虑全局,只作重要的决策,具体的实行交给下一级。如在马里亚那他放权给米彻尔,只是除了不让他在战斗开始前主动向西航行迎击日军的舰队。


一九四二年六月三日~六日发生的中途岛海战,这是斯普鲁恩斯负责指挥的第一场海战。


关于战役的详细情况就不说了,直到六月四日上午美军一架卡塔林娜式水上飞机发现了南云的舰队前,斯普鲁恩斯的第十六特混舰队一直按照战前的计划,徘徊在预定的阵位。在接到敌军航空母舰部队的位置报告后,斯普鲁恩斯立刻命令全部飞机出动,包括所有的战斗机、轰炸机和鱼雷机。他后来在为渊田美津雄和奥宫正武合著的《中途岛海战》一书写序的时候写道:“本书的作者赞扬我们能够准确的选择了日本航空母舰处于最不利的状况时——飞行甲板上摆满了加了油、装好彈藥、等待起飞的飞机——实施攻击。其实,不是那么一会事。我自己认为唯一可以自诩的是,我十分敏感的意识到,亟需采取出敌不意的行动,并极力要求在接近敌人之后立即用我方的全部实力打击敌航空母舰。”这个决定正确极了,从当时的角度上看也许看不出来。当时的情报显示只有两艘航空母舰,因此第十七特混舰队的弗莱彻只出动了一半俯冲轰炸机,另一半他用来保留攻击可能出现的另外两艘航空母舰,后来这个保留下来的中队用于搜索,发现了飞但斯普鲁恩斯并没有预料到起飞的速度如此之慢,一个小时还没有完成起飞,所以前面我说他最初的时候不熟悉航空作战,不过也许是哈尔西的参谋们误导了他也不一定。总之,他对于起飞用了如此之久非常不安,因此在起飞开始一个小时后,他下令完成起飞的中队立刻飞向敌军舰队。这个命令的正确性可以在战果中体现出来:刚要起飞飞机攻击美舰的三艘日军航空母舰完全失去战斗力,其中最大的两艘由企业号的飞机完成攻击。不过大黄蜂号的飞机运气不佳,所有战斗机和俯冲轰炸机在预定地点没找到敌人,之后在寻找敌人时飞错方向,鱼雷机队找到了敌人,但全军覆没。龙号。假如当时连这个中队也派出去,飞龙号很可能连起飞他的飞机攻击约克城也办不到。我看来,斯普鲁恩斯的决定非常的正确。


但斯普鲁恩斯并没有预料到起飞的速度如此之慢,一个小时还没有完成起飞,所以前面我说他最初的时候不熟悉航空作战,不过也许是哈尔西的参谋们误导了他也不一定。总之,他对于起飞用了如此之久非常不安,因此在起飞开始一个小时后,他下令完成起飞的中队立刻飞向敌军舰队。这个命令的正确性可以在战果中体现出来:刚要起飞飞机攻击美舰的三艘日军航空母舰完全失去战斗力,其中最大的两艘由企业号的飞机完成攻击。不过大黄蜂号的飞机运气不佳,所有战斗机和俯冲轰炸机在预定地点没找到敌人,之后在寻找敌人时飞错方向,鱼雷机队找到了敌人,但全军覆没。


之后发生的事情,飞龙号起飞的飞机两次攻击了约克城号并重创了约克城,在第二次攻击的时候,从约克城起飞的侦察用的俯冲轰炸机发现了飞龙号,斯普鲁恩斯立刻起飞所有的飞机实施攻击,将飞龙号也了结了。需要提到的是斯普鲁恩斯对于第十六特混舰队第十六特混舰队实行着完全的指挥权,弗莱彻的指挥很有限,第一次起飞是斯普鲁恩斯下完了起飞的命令,弗莱彻的命令才来到。第二次起飞则是下完了命令再向弗莱彻请示,弗莱彻的指示是让斯普鲁恩斯自行决定行动,并将除了一些护航约克城的驱逐舰和座舰阿斯托里亚号重巡洋舰外的其他舰只交给斯普鲁恩斯指挥。


完成了对飞龙号的致命一击并收回所有飞机后,斯普鲁恩斯指挥第十六特混舰队转向往东走,然后在天亮再返回。他本人解释这样做的原因是担心日军可能会有第五艘航空母舰,可能还有从西南开来的进攻舰队,这些部队可能会对他的舰队进行夜袭,同时日军也可能使用这些部队继续攻占中途岛。既然他完成了打击敌人的任务,那么原来的任务即保卫中途岛仍然有效,他认为在五日上午他的舰队应当处在一个既能够追击撤退中的敌人〔如果敌人撤退〕,又能够保护中途岛的位置〔如果敌人打算继续进攻〕。同时这个决定也可以避免在夜间与优势的敌军遭遇,他也知道这两艘航空母舰的重要性。这个决策的正确性在战后日军文件披露后得到了证实,当时日军的确打算进行夜战,但发觉没有进行夜战的可能性后,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决定全军撤退。不过在当时,这个决定是斯普鲁恩斯被同僚批评得最多的,因为他当时没有马上进行追击。


接下来的两天是漫长的搜索和追击。斯普鲁恩斯在第二天即六日发起了几次空袭,击沉了三隈号重巡洋舰,重创了最上号。然后在当天晚上,他下令撤退。他后来回忆道:“这时,我有一种预感,也许是一种直觉,认为我们已经冒险向西挺进的够远的了。因此,我们向东返航,直驶尼米兹海军上将指定的跟油船会合的地点。”这个决定的正确性也由日军的文件证实了,当时山本大将的确打算进行一次反击,结果没有发现美军舰队而作罢。


中途岛战役的意义怎么说也不会过分的,在这次战役中斯普鲁恩斯居功至伟,而这才是他指挥的第一场战役。他的表现简直无懈可击,既充分打击了敌人,又很好的保存了自己。战役中两军兵力的数量和素质对比就不说了,斯普鲁恩斯首先面对的是第一机动部队指挥官南云忠一中将,他是当时经验最丰富的航空母舰作战的将领,从珍珠港、南太平洋、悉尼、印度洋一直以来未尝败绩;其次是第二航空母舰战队指挥官山口多闻少将,他的才能在日军内部广受肯定,被认为是山本五十六的接班人;最后斯普鲁恩斯还要面对布下层层陷阱的日军联合舰队总司令山本五十六大将。面对这些优秀的敌军将领,斯普鲁恩斯展现出更高一筹的指挥才能,并将他们击败。日后斯普鲁恩斯还遇到并击败另一位公认的优秀将领小泽冶三郎。


值得一提的是,他在航空母舰的飞机摸黑返航的时候下令开灯,冒着被敌军潜艇攻击的危险收回飞机,这也体现了他爱护飞行员的一面。在日后的马里亚那战役中,斯普鲁恩斯在米彻尔开灯收回飞机保持沉默,实际上他是默许米彻尔这样做。


其中有本写得很好关于中途岛战役的书命名为《中途岛——难以置信的胜利〔Midway: The Incredible Victory〕》,我将难以置信这个词用在斯普鲁恩斯的身上:Midway: The Incredible Spruance。


斯普鲁恩斯在第十六特混舰队返回珍珠港之后,按原先的安排,就任美国太平洋舰队总参谋长,辅佐尼米兹上将。他在这个位置上一直到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庞大的第五舰队建立,尼米兹放他出去担任舰队总司令。关于斯普鲁恩斯在这段时间里的描写并不多,斯普鲁恩斯无疑是一个非常睿智的人,但他也非常讨厌文书工作,因此负责具体制订作战计划的任务都交给手下的参谋负责,自己则很少过问具体细节。斯普鲁恩斯对于尼米兹来说,是一个智囊人物,不过也许他并不是一个统帅整个参谋部的最理想人选,幸好在他担任参谋长期间,珍珠港的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的规模一直不大,他和尼米兹都不喜欢太过臃肿的机构。一般认为,他在制定中太平洋的反攻计划上有着很大的贡献,同时作为一个参谋长也表现得不错。


一九四三年三月,为了适应将来舰队的扩充,金上将决定将各个海军舰队重编,其中位于中太平洋海区的舰只编为第五舰队。尼米兹随即将这些舰只编为第五十特混舰队,预定在新的兵力加入后再改称第五舰队。四月,尼米兹向金提出任命斯普鲁恩斯为第五十特混舰队司令。金上将同意了尼米兹的推荐并将晋升斯普鲁恩斯为海军中将,同时也同意了斯普鲁恩斯所要求的部下:两栖作战舰队指挥官——凯利·特纳海军少将,两栖作战部队指挥官——霍兰·史密斯陆战队少将,参谋长——查尔斯·穆尔海军上校。于是斯普鲁恩斯开始制订具体的作战计划,第一个目标是吉尔伯特群岛。


上面已经就斯普鲁恩斯和哈尔西作过一些比较,这里我说一下两个人的用人特点。斯普鲁恩斯曾经自述自己的指挥方式是选择适当的人选,给予足够的资料和指示,然后在一旁看着,让部下自行完成任务,在必要的时候才会下达不同的命令。一旦部下得到了斯普鲁恩斯的肯定,斯普鲁恩斯就会给予完全的信任。比如说最初第五舰队〔第五十特混舰队〕的航空母舰部队指挥官是波纳尔少将,但由于在最初几次任务中表现不够“进取”,下面的基层指挥官如航母舰长就要求换人。于是尼米兹将马克·米彻尔〔原大黄蜂舰长,曾在瓜达尔卡纳尔任航空部队司令,当时在西海岸任航空部队司令〕调来。虽然斯普鲁恩斯并不愿意这个换人,原因是大黄蜂舰在中途岛表现不好,但米彻尔本身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很快就得到斯普鲁恩斯的完全信任,在马里亚纳几乎是完全放权给他。哈尔西则完全是一名猛将,他最喜欢就是带头冲锋陷阵,具体的作战指挥他也一手包办,令米彻尔无所事事。哈尔西号称“水兵的海军上将〔Sailors’Admiral〕”,形容他深受部下的爱戴,特别是普通水兵的爱戴。斯普鲁恩斯则被称为海军上将中的上将,但实际这个翻译并不恰当,因为原文是“Admirals’


Admiral”,即“统帅海军上将的上将”!


斯普鲁恩斯被尼米兹选中担任中太平洋地区的舰队司令,第一个攻击目标便是吉尔伯特群岛。


最初参谋长联席会议的目标是马绍尔群岛,在一九四三年六月命令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制定作战计划,十一月打响进攻作战。这个时候也是新舰只开始到达的时候,第一艘新航空母舰“埃塞克斯”号在六月初抵达,到吉尔伯特群岛登陆时这些新舰只已经成为一支庞大的舰队了。在作战目标和作战计划的确定上有过不少争论,最初的计划甚至要求舰队同时攻击五个岛屿,各种意见在珍珠港和华盛顿间来来往往,争论同时也在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内部展开。最终在七月份,第一个攻击目标定为吉尔伯特群岛,当时联席会议给太平洋舰队的命令中是攻击塔拉瓦岛和瑙鲁岛,由于这两个岛距离太远,约四百海里,在尼米兹和斯普鲁恩斯的坚持下改为塔拉瓦岛和马金岛,两者距离不到一百海里。


作战代号“电击行动”,斯普鲁恩斯的谨慎作风在作战计划中得到体现。他要集结一支包括六艘舰队航空母舰、五艘轻型航空母舰、五艘新式战列舰、七艘老式战列舰的庞大舰队来攻击两个小岛,当时很多人认为出手过重了,其中包括当时太平洋海军航空兵司令托尔斯。托尔斯对于斯普鲁恩斯担任第五舰队司令一直耿耿于怀,他认为这个职务应该由一个海军航空兵出身的将领担任,也就是托尔斯自己才是合适人选。斯普鲁恩斯对托尔斯有不好的印象,他曾写道:“要是你不吹捧托尔斯,不加入他的小圈子,一旦你落到他手里,你就没有好日子过……托尔斯是个野心勃勃的人。”斯普鲁恩斯虽然外表古板,不善于与人沟通,不过象这样对他人的批评则很罕见。


斯普鲁恩斯动用如此庞大的兵力理由有二:第一是在遇到日军舰队的迎击时能够将其击败,其二是斯普鲁恩斯认为这样的登陆作战时间是最重要的,在最短的时间内占领岛屿,舰队暴露在敌军面前的时间就越短,舰艇的损失就会越小,在短时间内占领岛屿,使用大规模兵力是必要的。


吉尔伯特登陆作战在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十九日以快速航空母舰的空袭为开始,美军舰队不但瘫痪了吉尔伯特的日军航空兵,也瘫痪了马绍尔群岛的日军航空兵部队,切断了吉尔伯特群岛的的外援路线。二十日,美军在塔拉瓦岛和马金岛开始登陆,当天就占领了马金岛,塔拉瓦岛则花了三天。在这三天里独立号轻型航空母舰被鱼雷机击伤,护航航空母舰里斯库姆湾号被日军潜艇击沉,这证明了上面第二个理由的正确性,大家可以比较一下在冲绳时的情况。


吉尔伯特登陆作战结束后,第五舰队相继进行了攻击马绍尔群岛的“燧发枪行动”和空袭特鲁克的行动。一九四四年二月四日,斯普鲁恩斯晋升海军上将。


攻击马里亚那群岛的作战也是经过了一番讨论才定下来,一九四四年五月,计划制定了出来,预定六月十五日登陆塞班岛,十八日登陆关岛,然后是提尼安岛,罗塔岛则被略过。


马里亚那海战,日军第一机动部队分为了主队和前卫两部分,指挥官是小泽治三郎中将。主队分为甲部队和乙部队,前者以第一航空舰队〔大凤、翔鹤、瑞鹤〕为核心,小泽治三郎兼任甲部队和第一航空舰队的指挥官;后者以第二航空舰队〔飞鹰、隼鹰、龙凤〕为核心,第二航空舰队指挥官城岛高次少将兼任乙部队指挥官。前卫舰队以第三航空舰队〔瑞凤、千岁、千代田〕为核心指挥官是栗田健男中将,第三航空舰队指挥官是大林末雄少将。联合舰队司令丰田副武大将坐镇本土。除此以外还有马里亚那群岛上的部队指挥官,包括在塞班岛上的陆军四十三师团长斋藤意次中将、海军中太平洋方面舰队指挥官南云忠一中将和第六舰队指挥官高木武雄中将,提尼安岛上的海军第一航空舰队角田觉治中将,关岛上的陆军二十九师团长高品彪中将和第三十一军军长小畑英良中将,以上六名中将全部在登陆作战中阵亡,不过和本文关系不大就不作介绍了。


刚刚接替意外身亡的古贺峰一担任联合舰队司令的丰田副武在海战过程中基本上只是发出一些情报通报和鼓励性的电文,没有干涉作战的具体指挥。战场总指挥官小泽治三郎的才能在日本海军内广受肯定,有人认为只有他和山口多闻两个才配得上作为山本五十六的接班人,他有很多地方和斯普鲁恩斯相似,例如是水面舰艇部队出身,担任过联合舰队参谋长,也担任过航空母舰部队的指挥官,他平时脸上也是没什么表情的,不过原因是在他担任驱逐舰舰长的时候,曾经脸上受伤。日军投降的时候他正在联合舰队司令的任上,军衔和开战时一样,仍然是海军中将,应该说官运不好。栗田健男一直在水面舰艇上干,从未担任过航空兵职务。另外两个将领则都是航空兵出身,成岛高次担任过翔鹤舰长,大林末雄担任过瑞凤舰长。


美军方面第五舰队司令官自然是本文主角斯普鲁恩斯上将,上司是在珍珠港的尼米兹上将。第五舰队主要可以分为第五十八特混编队和登陆舰队两部分,前者指挥官是马克·米彻尔中将,后者指挥官是凯利·特纳中将。第五十八特混编队分成四个航空母舰部队〔第一~第四特混大队〕和一个快速战列舰部队〔第七特混大队〕。其中第七特混大队是临时编成的,由从四个大队中抽调的护航舰只组成,通常配置在航母舰队前方。四个航母大队指挥官分别是约瑟夫·克拉克少将、阿尔弗雷德·蒙哥马利少将、约翰·雷福斯少将和威廉·哈里尔少将,战列舰部队指挥官是威利斯·李中将。


尼米兹上将在海战进行期间也是没有对具体的作战指挥进行干涉,只是发出了一些情报通告和作战提示。米彻尔中将是接替原先不受欢迎的波纳尔少将担任航空母舰部队指挥官的,除非部下表现真的不好,斯普鲁恩斯一般都会给予部下完全的信任和支持,波纳尔的撤职是因为他在指挥航空母舰部队时不够“进取”,因此下面的指挥官对其颇有异议,虽然斯普鲁恩斯不赞成撤换,感觉波纳尔没有什么大的错误,但尼米兹仍然换掉了他。斯普鲁恩斯不喜欢米彻尔的原因在于大黄蜂舰中途岛表现不佳,不过米彻尔接手航母部队后的几次行动中表现不错,斯普鲁恩斯也给予他全面的信任。四位航母大队的少将级指挥官全部是航空兵的,克拉克少将之前是新约克城号的首任舰长;蒙哥马利担任过突击者号的舰长,第五舰队组建之前在西南太平洋哈尔西的手下指挥航母编队,指挥过第二次突袭拉包尔日军舰艇的行动;雷福斯曾担任过黄蜂号舰长;哈里尔的情况不详,但可以肯定之前也是搞航空兵的。统帅战列舰部队第七特混大队的威利斯·李中将之前指挥过击沉雾岛号的夜战,水面舰艇出身,他被认为是一个具有战略眼光的优秀将领,以前担任过金上将的助理参谋长。


一九四四年五月二十七日,麦克阿瑟的部队在比阿克岛登陆。六月十日,美军潜艇发现部分日军舰只离开塔威塔威锚地。十一日,第五十八特混编队开始空袭马里亚那诸岛。十三日,美军潜艇报告日军航母部队也离开了塔威塔威锚地。十五日,在进行了持续的空袭和舰炮的火力准备后,美军按计划在塞班岛登陆。同日,潜艇报告两支日军舰队分别离开了菲律宾向东前进。


鉴于有关日军舰队行动的情报,斯普鲁恩斯认为日军舰队准备发起一次海战,于是推迟了原定十八日登陆关岛的行动。十七日,美军潜艇再次报告发现日军舰队向马里亚那群岛前进。在珍珠港的海军航空兵第一把手、太平洋舰队兼太平洋海区副总司令托尔斯中将向尼米兹建议,让第五十八特混编队主动向西迎击日军舰队。他的理由是日军航母飞机的航程要比美军航母大,假如日军舰队进入关岛半径六百海里内,就可以用穿梭轰炸的方式攻击美军舰队。这个时候美国航母却不能對日军舰队进行攻击。尼米兹认为自己坐在离开战场很远的珍珠港,然后发电告诉战场指挥官应当如何如何做是错误的。不过尼米兹还是发电给斯普鲁恩斯,向他指出日军进行穿梭轰炸的可能性。十八日晚,美军再一次发现小泽舰队的位置,小泽打破了无线电静默,美军的无线电测向部门立刻测出发文地点。尼米兹立刻通报斯普鲁恩斯,日军舰队位置在北纬十三度、东经一百三十六度,位于关岛以西六百海里!


米彻尔立刻向斯普鲁恩斯提议,连夜将第五十八特混编队全速西移,尽量靠近日军舰队,第二天就有可能對日军舰队展开空袭。从日后的战斗情况看来,这是一个好主意。假如按照米彻尔的主意,美军很可能会将日军航母一扫而光,一场海上的歼灭战。马里亚那海战的战后总结就是这样认为的,根据这个总结,莱特岛登陆作战计划中,将第三舰队的首要任务定义为掩护登陆作战,但当歼灭日军舰队主力的机会出现时,歼灭日军舰队主力就成为首要的任务;而原先在马里亚那登陆时,第五舰队的首要任务就只是掩护登陆作战。哈尔西在莱特登陆作战时,丢开圣贝尔纳迪诺海峡,全速向北的行动,撇开造成栗田舰队通过海峡的错误不谈,是一个极为精确迅速的战术行动。侦察机发现北面日军小泽的航母时是下午,哈尔西直到天全黑了,才将航向改为向北,全速前进。经过一晚疾驶,第二天拂晓出发的侦察机立刻发现日军航母——处在美军飞机攻击半径内,美军飞机随即击沉了小泽的所有航母。这是一个精彩的战术机动,干净利落,完全体现了哈尔西的战术修养。我在进行斯普鲁恩斯和哈尔西的比较时,感觉哈尔西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将领,他的平易近人和勇猛的性格令部下对其忠心耿耿、保持着高昂的士气,其战术修养也是一流的。


斯普鲁恩斯当时的决定是将第五十八特混编队按兵不动,保持在塞班以西海域待机。他的理由如下:

一、关于日军舰队的位置的情报来自无线电测向,这个会不会是日军的诡计?


二、日军舰队的编成仍不明,按照以往日军舰队的行动模式,日军很喜欢采取分兵的策略,将美军舰队诱开或进行夹击、侧击等行动。如果这是一支诱敌的舰队,会不会有另外一支主力舰队在另一个位置,从侧面攻击美军的航母舰队或是登陆舰队?


三、根据命令的主旨,斯普鲁恩斯认为保护登陆舰队更重要,不能冒险,虽然他认为就战术而言,主动出击干掉日军航母比等敌人来攻击更稳妥。


按兵不动,这是斯普鲁恩斯在马里亚那海战中作出的最重要的决定。


斯普鲁恩斯的决策在战役结束后一直受到批评,他的上级尼米兹和金却给予了正面评价,特别是金更是认为他的决策非常正确。如果从日军舰队的布阵上来看,斯普鲁恩斯没有主动出击也不失为一个正确的选择。假如按照米彻尔的建议,当晚向西急进,的确有可能抓到日军舰队,但很可能只能发现和攻击担任前卫的栗田舰队,作为主力的小泽舰队仍然可以在美军攻击范围外发起攻击。结果很可能是美军将栗田舰队的三艘轻型航母全部击沉,但由于要派出战斗机为攻击机队护航,从而削弱了战斗机防护网,日军的飞机也会有可能突进美军舰队中,从而有机会击沉几艘美军的航母。


讲回战况的发展,十九日整个白天,日军不停的派出飞机攻击在关岛以西海面的美军航空母舰部队。小泽派出四个攻击波共计三百七十三架飞机,美军出动拦截的战斗机共计三百多架。一天下来,日军共计损失飞机三百一十五架,包括出动损失、随大凤和翔鹤两舰沉没的飞机、关岛上角田第一航空舰队损失的五十架飞机;大凤号和翔鹤号被潜艇击沉;最终小泽只剩下一百三十架飞机。美军方面损失二十九架飞机〔二十三架战斗损失和六架操作损失〕和二十七名飞行人员;南达科他号战列舰被命中一弹,二十七人阵亡、二十三人负伤;一枚炸彈在黄蜂号上空爆炸,一人阵亡、十二人负伤,飞行甲板短时间无法运作;邦克山号中两枚近失弹,弹片导致三人阵亡、七十三人负伤,另外导致左舷升降机受损并且由于几处燃油管道被击穿,引起几场小火灾,不过迅速被扑灭。情况正如列克星敦号的VF-16中队长布伊〔Lt-Cdr. Paul D. Buie〕少校所形容的:这是一场“伟大的马里亚纳猎火鸡〔Great Marianas TurkeyShoot〕”。


在这一天里,斯普鲁恩斯除了让米彻尔进行防御外,另外下达指示,让他派出部分飞机继续压制关岛和罗塔岛上的日军机场,直到黑夜降临。这个措施除了防止这两个岛上的日机对美军航母的攻击外,还使得进行穿梭轰炸的日军航母飞机在降落时困难重重,损失惨重,少数侥幸降落的日机也由于跑道弹坑密布,受损无法再飞。


当天下午空袭结束后,斯普鲁恩斯向珍珠港的尼米兹报告战况,并表示鉴于日军航母飞机损失严重,他打算向西寻找日军舰队并歼灭之。米彻尔命令哈里尔的第四特混大队留在原地继续压制关岛和罗塔岛,第五十八特混编队以李中将的第七特混大队为先导,米彻尔率领其余三个航母大队紧随其后,斯普鲁恩斯的旗舰印第安那波利斯号也同第五十八特混编队一起行动。整个十九日晚和二十日白天的大部分时间,第五十八特混编队都在向西疾行,追击日军舰队。


看回小泽的行动,由于大凤号沉没,小泽在十九日晚被迫转到羽黑号上。羽黑号的旗舰设备和通讯设施完全不能满足要求。小泽以为没有回来的飞机降落关岛,于是当晚下令两个舰队回合并向北航行,计划在第二天〔二十日〕为舰队加油,并在当天〔二十日〕或次日〔二十一日〕再次发动攻击,同时关岛的飞机也可以配合发起攻击,另外回到航母的飞行员的夸大报告也使他以为美军损失不小。二十日清晨,前卫舰队的栗田健男中将综合各方情报,认为战况并不乐观,建议迅速撤退,小泽并没有采纳,下令向西北退避并准备在中午加油。直到二十日中午小泽才登上瑞鹤号,获得了飞机损失的正确报告,但他仍未放弃,打算在二十日加油,二十一日继续发起攻击。


二十日下午三点四十分,美军一架复仇者终于发现小泽舰队,收到报告的米彻尔立刻命令准备出动攻击机群。大约在四点的时候,收到了日军舰队的位置报告,在攻击半径边缘上——二百七十五海里。米彻尔没有考虑多久,随即在大约四点十分下令:“送他们下地狱,孩子们,真希望我能与你们同行。”


四点二十一分,舰队完成转向向东迎风航行放飞飞机,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内,起飞了二百三十六架飞机,四点三十六分,舰队重新转向西北全速航行,以尽量缩短飞机返航的距离。


在美军飞机发现小泽舰队的同时,日军也收听到了这个信息,小泽立刻下令停止加油,全舰队立刻全速向西北撤退。小泽为了争取时间,下令不要编组成防空队形,各个航空舰队各自行动,补给部队的油船和护航的驱逐舰各六艘则落在了后面。


战斗的情况其他文章描述的很多了,飞鹰号和两艘油船被击沉,瑞鹤号、隼鹰号、千代田号和龙凤号以及其他一些舰艇被击伤,空袭结束后日军只剩下三十五架飞机。空袭中美军损失二十架,降落损失八十架,飞行人员损失四十九名。


米彻尔在准备转向以收回飞机的时候,让李中将的第七特混大队继续追击,准备夜战。但斯普鲁恩斯否决了这个提议,原因一个是谨慎,其次以现在双方的距离,李根本不可能追上小泽。收回飞机之后,第五十八特混编队继续向西追击,但双方一直没有接触,到了次日〔二十一日〕晚,美军转向回航。


总结一下斯普鲁恩斯的决策,十八日晚按兵不动,十九日白天指示米彻尔继续压制关岛,晚上决定向西追击,二十日晚没有让李的第七特混大队向西追击。具体指挥都是由米彻尔完成的,斯普鲁恩斯除了重要决策外,其他的都放手让米彻尔干。


很多人批评斯普鲁恩斯没有歼灭日军航母部队,事实上这场仗已经歼灭了日军的舰载航空兵,虽然日军航母损失不大,但自此以后,日军航母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在莱特湾一役中只能充当诱饵角色,损失了飞机的航母和被击沉是没有两样的。更难得的是,美军的损失几乎不值一提,这是一场完胜,美军的战略目标也顺利达成,塞班岛、关岛和提尼安岛先后被攻占,B-29飞机获得了一个直接向日本本土攻击的基地,日军败局已定。


最后提一点的是,在米彻尔那个著名的开灯命令发出时,印第安那波利斯号上的斯普鲁恩斯保持着沉默,默许米彻尔的行动,值得一提的是,斯普鲁恩斯在中途岛战役时,也曾面对同样的情况,做出了同样的决定。日后回忆这个决定时,斯普鲁恩斯承认他当时十分紧张,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他在马里亚那海战中那一刻沉默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