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件事看出梅德伟杰夫夺权成功

annaboby 收藏 2 708
导读:[size=16] 最近,国际政治舞台的一些事情让我们看到:俄罗斯总统梅德伟杰夫先生业夺权成功 俄罗斯总统一般拥有至少三大权力:外交主导权、军队指挥权和政府任命权。即,俄罗斯总统有权主导外交政策,决定国家的外交方针;有权指挥军队,"必要时"发动对内、对外战争;有权任命和解散政府,包括任免俄罗斯政府总理的权力。这话对旁观者而言,听起来犹如废话,但对一位总统而言,获得上述三种权力并非易事。笨蛋"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就让大傻耶利钦搞得什么权力都没有,等别人开完小会将"苏联"解体了,才终于醒过味来

最近,国际政治舞台的一些事情让我们看到:俄罗斯总统梅德伟杰夫先生业夺权成功

俄罗斯总统一般拥有至少三大权力:外交主导权、军队指挥权和政府任命权。即,俄罗斯总统有权主导外交政策,决定国家的外交方针;有权指挥军队,"必要时"发动对内、对外战争;有权任命和解散政府,包括任免俄罗斯政府总理的权力。这话对旁观者而言,听起来犹如废话,但对一位总统而言,获得上述三种权力并非易事。笨蛋"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就让大傻耶利钦搞得什么权力都没有,等别人开完小会将"苏联"解体了,才终于醒过味来。即宪法赋予一位总统的权力,需要通过政府和军队的各个部门和部门领导人或军队指挥官的"效忠"或在宪法框架内的"无条件执行"才能达成权力的"伸展"。虽然对政治权力的诠释多种多样,但"体制和人"是构成权力的两个永恒的"基本要素"。再好的权力体制,没有听你的"人",永远都是白搭。大白话就是,如果你的下属部门和部门领导不听你的,你就被"架空"了。梅德伟杰夫总统上台时就已经被世界"公认"为一位在"架空"的台子上跳舞的总统。


梅德伟杰夫是"普京时代"的一位或许是最成功的"幕僚"。这个幕僚估计是普京先生"个人崇拜"的功勋之臣。之所以说其"最成功",是其最终在一位有着克格勃背景的前总统手下能够最终"混出"了名堂,这本身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如果考虑到梅德伟杰夫的前任普京先生能够在喜怒无常的大傻耶利钦总统手下,从走马灯似的俄罗斯政坛中"脱颖而出",那么从具有克格勃背景的普京先生手下"脱颖而出",梅德伟杰夫先生自非等闲之辈。普京先生估计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其一手"拉着"并"拉上来"的梅德伟杰夫,在"架空"的体制下,迅速"夯实"了政治根基,反过来真真正正地"架空"了自己。几乎可以说给这位政治上的小老弟打了场"政治歼灭战"。当年的勃列日涅夫就曾被认为是个低能的笨蛋,可结果是勃列日涅夫将当时苏联政坛的所有聪明的能人都消灭了。赫鲁晓夫就在恶魔一样的"斯大林同志"手下生存下来,并"成功"变修。"装BI"并"能够装BI"是集权体制下政治人物的最重要能力。俄罗斯当今的权力体制显然是披着民主外衣的集权体制。君不见整日面部表情严肃、装作"恶狠狠的"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典型就是"酒"加"懦夫",关键的地方一个屁都不敢放,只是"克里姆林宫"权力体制外的一位"利益悠关者"而已。


几乎不需要揣测,俄罗斯针对格鲁吉亚的政治"躁动"和军事"冒险"倾向,肯定早有防范。要不,在俄格冲突之前也不会有高加索的军事演习,并且高加索军区能够作到"闻风而动",立刻"遂行"作战任务。相信俄罗斯政治和军事部门一定确定了"临战机制"即"命令下达程序"和"战争的门槛"即"红线"的确认标志。我们需要揣测的是,梅德伟杰夫先生应确实"利用"了这一"临战机制"中某种对于普京先生的在胸"成竹"来说存在的破绽,或者说利用了普京先生对"形势估计"的某种"不足"。北京奥运会只是适逢其会。不在俄罗斯国内的普京先生,为梅德伟杰夫先生提供了"百年难逢"的时机,而萨卡什维利则为梅德伟杰夫先生提供了"千载难逢"的良机。所以,梅德伟杰夫先生骂萨卡什维利最恶毒,所使用的语言是"泼妇式的",几乎没有任何的政治包装更没有任何的外交语言的包装,说明梅德伟杰夫先生"出离了愤怒"。一切都怪"大头"萨卡什维利。坦白说,恰恰是"俄格冲突",为梅德伟杰夫先生一举夺取俄罗斯的外交主导权和军队指挥权。不骂它,梅德伟杰夫先生骂谁呢?


梅德伟杰夫先生接着更是一鼓作气,首先大搞"万人级"的军事演习、大打战略导弹、视察军港和战略核潜艇(实地观察自己的权力好不好使),誓言提升俄罗斯军备,"成倍"因而也是真正的"大幅度"增加军费预算(也可理解为笼络总"吃不饱"的俄罗斯部队),似乎"冷战"已经到来,战争迫在眉睫,俄罗斯似乎正遭受全面安全威胁。对梅德伟杰夫先生而言,只要俄罗斯与周边的国际冲突加剧是"真实的",只要让全俄罗斯的百姓相信并认为这个国家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其总统权力就将无疑地逐步得到强化。夺取俄罗斯宪法赋予总统的一切权力,切实并正有条不紊地展开。这一切,似乎都没有普京的份,都脱离了普京的决策权限。


在全世界所有人中,个中滋味体会最深的当数普京先生。一个十分怪异的现象是,老得快走不动路的戈尔巴乔夫突然宣布要组建一个新的并可能是"反对的"政党。岂非梅德伟杰夫先生"夺权进程"中的咄咄怪事?戈尔巴乔夫总有"新思维",没准这次有高人指点? 俄格战争之后,普京先生只做了"三件事":


(1)忙不迭地从北京跑到高加索去"指挥军队"。需要说明的是,这事本身就是"反体制行为"。一个总理,既然作战命令不是自己下达的,更无权指挥军队。说穿了就是想在权力转移的千钧一发之际,希望扭转局面。不过即便普京先生眼明手快,也仍然迟了一步,晚了!或许勒令进攻中军队迅速后撤正是普京的主意也说不定,这也是他能够利用余威做得到的。与西方斗而不破从来都是普京先生的"外交路线",这或许是普京先生从中国的外交战略中学来的"经验"。普京先生更准备让俄罗斯加入WTO。俄格冲突如果演变为一场对格鲁吉亚的"军事占领",普京等于彻底否定了自己8年总统期间对西方的所有"外交成果"。战争结束后,不需要多长时间的"政治反思"将很快演变为对普京先生在位期间的对西方政治媾和的某种程度的"政治声讨"。俄格冲突之后,事实上,这种"反思"或低烈度的"政治声讨"已经在"流行"。毫无疑问,这将"腐蚀"掉普京先生业已积累起来的"俄罗斯硬汉"形象和俄罗斯当代"彼得大帝"的形象,因为相比于似乎更"强硬"的梅德伟杰夫先生,普京的"强硬"似乎只是嘴上的软工夫。事实上,俄格冲突之后,普京先生的被吹嘘起来的俄罗斯当代"摩西"的"历史地位"似乎正被放了"政治风筝"。其历史地位,除了"成功"打击"经济寡头"以及结束地方选举实行中央高度集权之外,其它方面,还真的泛善可陈。


(2)到远东跑了一趟,来了场"射‘幼'虎秀"。过路者估计普京先生大概是气晕了,无名之火不知道向哪发。其实远东行可被界定为政治上的"无厘头"。估计普京先生既骂萨卡什维利"煞笔"、"蠢鸟",更骂梅德伟杰夫"这小子"比老子还"黑"、比老子还"毒"。突然感受到"权力边缘化"的普京先生也许真正感到了某种对过去和未来的"双重""失落感"。虽然过路者对普京先生的远东行做过若干解读,但普京先生"不远万里"来到远东,除了让人诧异之外,似乎更体现出在"短暂的""思维错乱"之际,这位雄心勃勃而仍旧年富力强的他,企图重新引起某种注意并透出某种莫名警告的潜意识动机,也许是真正的"行外之意"。否则只有天知道普京先生,在俄格冲突的政治、外交事务格外繁忙之际跑来远东干什么?难道真的向中国和西方表明俄中的某种战略关系和经济密切程度"升级动向"?大概只有鬼才相信。亦或是担心远东地区不稳定或担心远东受到攻击?如果真是如此,俄罗斯对中国的内心担忧那就几乎到了变态的程度。不过杂毛有此心当属正常,杂毛确实从来就没有正常过。过路者想象一下,普京先生一定哼哼:竟然老子没回来你小子就开战!竟然作战命令不是老子下达的!!娘希皮,竟然能找出老子的破绽,一切来得这么快!!!


(3)普京先生做的第三件事情就是照例批评一顿西方的虚伪,但特别反复声明,对格鲁吉亚的作战命令是德伟杰夫总统亲自下达的,这是总统的权限,而不是他。只是梅德德伟杰夫"知道"他的"想法"。我靠,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普京先生话中有话,政治上的"无奈"几乎到了极点。


回顾上述不久的"俄罗斯故事",种种迹象似乎都"着实地"支持了过路者的"观点(过路者特地声明:此观点非剽窃,偶喜欢扯淡,但绝对不剽窃)":俄罗斯总统选举之后,梅德德伟杰夫利用俄格冲突带来的"政治便利",扎扎实实地夺取了宪法赋予的权力。从上位开始的"普梅"体制,真正转换成"梅普"体制。普京先生则从"权力无边"的俄罗斯"政治指导者",突然被约束在权力有限的"总理"权限之内。普、梅角各自的色业已完成了政治转换。普京要做中国的"小平同志",估计是越来越难了。开个玩笑式的"预言",俄罗斯政局也许正从"普没"完成了向"没普(/谱)"的转变。一个再清楚不过的有关俄罗斯未来政局的演变的政治考量,"结结实实地"要"落实在"普京先生是否安心"归位"并"淡出"俄罗斯政坛?但目前阶段,普京先生确实需要对自己在俄罗斯政坛的"政治定位",需要重新梳理一番。如果照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普京要想隔一届也就是踏着梅德德伟杰夫的"政治尸体"继续竞选总统,估计是什么戏都没有!不仅没有,俄罗斯必然因此大乱。或许,有着克格勃背景的普京先生"雷动九天"也难说。热中政治阴谋的毛子的事情,谁又能真的说的清?拆台、搭台本就是政治活动的一部分,不过既然戈尔巴乔夫都要组建新政党,为什么普京到时候为了"民主",不能将物是人非的"普京的总统党"拆吧拆吧?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