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劳佛高地---纳粹垂死挣扎的地方

WATERTIGER 收藏 46 10468

泽劳佛高地---纳粹的柏林垂死挣扎的地方

1945年4月16日,当地时间凌晨3点,密度达到每公里600 门的大炮万炮齐鸣发起攻击。半小时后4万多门大炮把100万发炮弹和火箭倾泻到了在奥得河西岸46米高,1。6公里长的泽洛夫德军高地。与此同时,第18航空集团军的735假轰炸机飞过升起的弹幕,向泽洛夫高地投下了3000吨烈性炸药。


3点30分,以183米的间隔安置在出发线上的143盏探照灯突然打开,照亮了苏军阵地的正前方地带,刺穿了炮火扬起的浓烟与灰尘,随后,苏军的攻击部队匍匐前进,开始进攻。但是他们的处境很快变的不妙起来。步兵发现自己正趟在齐腰深的沼泽中,这是因为德军士兵正在322公里远的一个人工湖中 放水 把这一片平川变成了沼泽。此外士兵们发现探照灯与其说是一种帮助不如说是一种妨碍,因为被浓烟反射的光束照花了他们的眼睛,当他们在泥泞中前进的时候,己方的探照灯衬托出了他们的轮廓,高地上被以为以被摧毁的德军阵地突然焕发生机,使空气中充满了数百挺MG42型机枪的金属呼啸和数千枚迫击炮弹呼啸。苏军这是的处境比起1916年英军进攻索姆河时还要惨。红军的整个战斗队在几分钟内被消灭。没有死的员则淹没在这一平川的泥水里。第2和第3梯队踏着成堆的尸体竭力前进,结果也被消灭。战地指挥官们传回命令,要求关闭探照灯,但刚下令关闭又有命令打开,操作员们只能按命令不停的开启和关闭探照灯,情况变的更加混乱。不久,德军包伙准确的间断攻击更加恶化了这一局面。


愤怒的朱可夫几乎失去了理智,他放弃了预先精心准备的计划,中午时分把原打算突破阵地后使用的第6装甲军投入了战斗。于是140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发起冲锋,力图扫清向上通往泽洛夫高地的道路。但是苏军的坦克被限制在不多的几条道路上前进,其中许多被德军的88炮击成碎片,其他到达通过狭窄通道和反坦克壕的装甲车辆则被近距离发射的反坦克火箭摧毁。根据黄昏时分飞过战场的德国侦察机报告,奥得河和泽洛夫高地之间的地带堆满了正在燃烧和被击的粉碎的坦克,散布着成堆的尸体和垂死的伤员。朱可夫的第一白俄罗斯方面军的进攻完全被遏制了。


在泽洛夫高地上的德军将领是德军最著名的防守专家-----戈特哈德。海因里希,他在苏军即将发起炮火准备前放弃了他的阵地,待弹幕升起后,又回到了阵地------这一过程仅在1。1个小时里完成,无疑是一次非凡的战术胜利。


4月16日晚狂怒的斯大林同朱可夫进行了2次长时间的电话交谈。斯大林用对待一个犯错误的下士的口吻向他的首席指挥官训话,要求泽洛夫高地必须要在次日攻克。他补充说:如果朱可夫不能完成这一任务,大本营将命令科涅夫调动他的2个坦克集团军从南面攻入柏林。 由于这个巨大的战利品面临着丧失的危险,朱可夫和他的参谋们在疯狂的行动中度过了这个夜晚。黎明前。800多架轰炸机攻击了德军的阵地,10点钟时无数门大炮再次把雨点班的炮弹倾泻到泽洛夫高地上。随后又是苏军飞机一波接一波的轰炸。10点15分,第8近卫集团军的主力和第1近卫坦克集团军发起进攻。德军使用反坦克炮从斜坡上向下射击,将苏军的整个坦克部队变成了一堆堆扭曲燃烧的废铁。苏军任在进攻,后继续梯队把他们无能的同志挤到路边。将受伤的步兵和坦克成员碾在坦克的履带下。此时,德军的18装甲掷弹兵师在FW109和ME262式飞机的支援下,猛然切入了第1近卫坦克集团军的侧翼,大量地杀伤苏军。截止下午,苏军的人力几乎枯竭。军官们不得不把后勤上的每一个合适的人集中起来作为步兵送往第一线。在南面和中间地带,进攻部队仍然无法到达高地顶部,但在背面坦克旅设法攻入了泽洛夫镇。苏军的坦克成员们从居民的房子里取出床垫将它们绑在坦克的前装甲上以对付德军的反坦克火箭。到傍晚时苏军已经完全控制了该镇,但仍然无法取得突破。


此时克涅夫已度过施普雷河,准备向柏林南郊发动进攻。由于柏林面临丧失的危险,朱可夫在4月19日早晨向他的指挥官们下达了一条充满威胁口吻的命令:苏军将在19日12点发起最猛烈的进攻,如果仍然无法取得突破,他们将承担个人责任------那就是被降为列兵,送入惩戒营。朱可夫恢复了对泽洛夫高地的进攻,不能渡过奥得河的人将被处以死刑。可是现在,许多支步兵部队都是由后勤人员组成,他们缺乏最基本的战术和知识。到了晚上,进展仍然不大。每一次进攻都会由于受到德国步兵和反火箭筒兵的反击而举步维艰。


4月18日午夜,在元首地下避弹所召开的军事会议上,气氛十分乐观陆军部长威廉。凯特尔元帅宣布苏军连续第3天发动进攻再次被击溃地9集团军的报告宣布(实际上低估了)4月16 日击毁了211辆苏军坦克。17日317辆,18日的数字很可能超过200辆。海因里希报告说战斗正在达到高潮,不久就会有结果,但弹药和人力储备将要告罄。希特勒把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投了进去。4月19日早上满载着人民冲锋队的汽车驶出柏林城,向东朝着泽洛夫高地这个正在消失。流血。死亡的大旋涡驶去。


4月19日10点30分30分钟的密集炮火和飞机轰炸后,第8近卫集团军再次发起进攻。德国人把预备队投入了前线虽然他们都是老人和儿童,但许多人仍然勇敢地战死。中午过后德军的防线出现了缺口。右翼的第5突击集团军成功地突破了第9伞兵师的防线,在它北边的第3突击集团军也在德军的阵地上打开了一个大洞。到了下午,德第56装甲军被向西击退19公里,但是着一突击使苏军付出了可怕的代价---第56装甲军摧毁了第一白俄罗斯方面军在4月19日损失的226辆坦克中的118辆,可是这一消耗战开始向着有利于朱可夫一面发展。根据苏联人自己的统计在泽洛夫高地上4天的战斗中,付出了3万人战死,近800辆坦克被毁的代价。4月19日晚排着长队的难民开使从东面涌入柏林。泽洛夫高地附近的零散战斗任持续了一段时间,但已无法阻止朱可夫的部队涌向柏林。




泽劳佛高地---纳粹柏林垂死挣扎的地方。


纳粹分子的一切抵抗都是徒劳的,就如一只已经被刀割断了气管的猪,闹得再凶,哪怕踢伤了几个人,都无法挽救自己小命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0-5 17:19:31 被WATERTIGER编辑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