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国庆杂感:现在革命传统教育还怎么搞?!

十一看电视,看见我们深受什锦八宝饭爱戴的胡哥率领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到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纪念革命先烈,一同参加的还有首都各界群众,深受感动,觉得这样的行动很有必要。


不过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也觉得有些不协调的地方,第一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离花圈太近,所以要拼命压着步子,显得好像不会走路了似的;第二是首都各界群众数量稍微多了一些,挤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基座上围着瞻仰,里圈的还容易,外圈的就要快走几步。不过从电视镜头上看,似乎没什么人认真瞻仰,只是走一遍了事。


有次我深有感慨:现在的革命传统教育,难搞啊!


说起人民英雄纪念碑,我是比较熟悉的,因为小时候我家里天安门广场很近,记得小时练习骑自行车就是在广场上,自然纪念碑也没少上去。这种首都各界群众参加的活动,我也有幸亲身参与过,记得好像是叫“万人大队会”还是什么的,“队”者,“少先队”也,所以当时还学了以前的队歌,是郭沫若作词,只记得当时就惊诧于还有这么难听的歌,词还记得几句,其中有“学习伟大的领袖毛泽东”。


最后一次上纪念碑,是在1989年5月17日,至今还记得这样清楚,是因为那是有报纸说当天有100多万人在广场上。不过我是另有原因。稍早以前自己去过一次,记得广场上人山人海,《国际歌》声此起彼伏,我挤上纪念碑的基座往下看,真觉得壮观,并且热血沸腾。这是出了个乐子,有个人爬到纪念碑上面那层基座上往下拍照,大概就和今天我们在旅游区费了半天劲找个高的地方往下拍照一样,角度好,视野大啊。但这就激怒了很多青年人,严厉地责令他下来,说他是爬在全国人民头上。最可笑的是这老兄下不来了——的确,纪念碑是很光滑的,没什么可抓的地方,下面的人就说“你是怎么上去的?!”这话看似有理,其实不然,因为往上爬容易,往下就不那么容易,这是很常见的事,过独木桥、攀岩都是这样的。


我回学校后把这事跟大家说了,好几个同学觉得有意思,我们就相约再去一次,这就是5月17日了。最能鼓起我情绪的是同伴中有个女生,是我很喜欢的,现在还印象深刻——那时她要上纪念碑去,但是挤不上去,人太多,于是我拉着她的手,在前面开路,她才上去了。这事我至今不忘——我们那时,男女生之间很少有肌肤的接触的。


后来就再没上过纪念碑,因为不到一个月以后,纪念碑就不允许参观者上去了,瞻仰也不行。可惜,一个很好的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基地没有能够发挥应有的作用。


这两天看网上有人说《谁是最可爱的人》要被删出语文课本了,还有人说《包身工》、《纪念刘和珍君》也要删去了,不知真假。但我想是可以理解的。


《谁是最可爱的人》被一些人誉为好文章,怎么好,我不知道,我只觉得一般,但也许是内容好,或者其中有股气势在主导着的缘故没所以看起来很连贯吧。为什么要删去呢,是不是与时具进,好文章太多了,不得不割爱呢,不知道。但《包身工》、《纪念刘和珍君》要删去,我是很赞成的。


我学《纪念刘和珍君》的时候,很不巧,是在1989年秋季学期,一开学也就差不多学到了。老师讲得规规矩矩,我们学得老老实实,但同学们都觉得这篇课文有点儿那个,好象说的事是很熟悉的,尤其是“说他们是暴徒”这一句,真实言犹在耳。可能有人不信,说你们那一班中学生怎么就都成精英了,但我要说至少这人不了解那是北京的情况,在上一个学期,我们学校是有组织的去过天安门声援的,外面是体育组的老师和高年级的同学,里面是低年级的同学,因此,广场上能有上百万人是一点儿不稀奇的。


至于《包身工》呢,也太容易让人产生联想,鲁迅说“不许联想”,但他自己就常常不服从政府,擅自联想,是啊,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呢?


所以,在现在中学生课业负担沉重的情况下,再来这许多容易让人产生联想的课文,是很不合适宜的,删去吧。


说起删课文,不是第一次了,这也要体现与时俱进的原则。我上学时有一篇《论“费厄泼赖”应该实行》,作者是王蒙,是作为鲁迅的《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的辅助,在“议论文”这个单元里的,好像是“阅读课文”,即不要求必讲的。我现在的看法是,王蒙的文章不适合给中学生看,因为距离较远,常常角度太独到——他是做过右派,又做过文化部长的。所以删了就删了,本没什么奇怪的。但只是时间也在1989年秋季,未免还是让我联想,觉得似乎从这时开始,就不必再讲“费厄泼赖”了。当然,也许还是我联想过多了。


这次在张家界天子山看到一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铜像,这革命家的老家就在这里。革命家的故事我从小就听过,印象很深,可见那时的革命传统教育是很成功的,比如说——两把菜刀闹革命。


现在看来,似乎也很少儿不宜,你想:地方盐务干部依法执法,虽然开了许多白条,但你要有意见应该逐级上访,通过正常渠道,以合法手段进行投诉啊,怎么带着人冲进去就把地方干部砍翻了呢?!这不是恶性袭警吗?!所以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还学不学这些了。


由此可见,如今要高革命传统教育是很为难的,有些题材吧,可能引起副作用,不好,要规避;有些场所呢,又不能去。怎么办呢?


最后,值此国庆长假收官之际,胡诌几句顺口溜,算是个小结,也博大家一笑吧:


时光飞逝九十年,桑田沧海又桑田。


“费厄泼赖”难实现,恶性袭警在眼前。


“芦柴棒子”要折断,刘和珍君休纪念。


但教领袖核心在,传统不值半文钱。


该此时距革命家制造恶性袭警案件已有92年,因此称“九十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