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可恶的武士道,可悲的乃木三典!

白得空间 收藏 96 22733
导读: 日俄战争中,可恶的武士道,可悲的乃木三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倭国的所谓武士道精神,不但危害世界,也危害了倭国,更是危害了始作俑者自己的家庭。------编者:白得空间

1912年7月30日,倭国第122代明治天皇睦仁(1852—1912年)病死。同年9月13日,也就是明治天皇殡葬之日,一直为其守灵的倭国陆军大将乃木希典(1849—1912),与妻子静子一起在家中剖腹自杀,以死效忠天皇并致谢天下,为“大倭国”天皇陛下殉葬。

在当时,乃木希典这个中世纪封建时代的武士行为,为外国各列强所不理解,而在倭寇国内却得到了国民上下一片赞赏,并把他视为倭国的“军神”,推崇为倭国武士道精神的典型代表。其牌位被视为神灵般的放在臭名昭著的靖国神社中,而且还是放在显要的位置上,以供军国主义分子定时参拜。

乃木希典1849年出生于倭国江户长府毛利藩士之家,系乃木希次的第三子,小时候曾以藩兵身份遴选为天皇的“亲兵”。乃木希典的父亲乃木希次,没有什么作为,只是一个极度狂妄的武士道信徒,他的可怕之处就在这一点上。受老乃木的熏陶和教诲,乃木希典打小就练成了冷酷无情的武士性格,时常佩刀挂剑的四处游荡流串,未成年时,便因好勇斗狠而被刺瞎了左眼。有鉴于此,后人常将乃木希典戏谑称为“独眼将军”。

1868年,明治天皇发起讨伐幕府战争。1877年在倭国西南征讨叛军的过程中,乃木希典因军旗被叛军所夺而获罪,进而亲自向天皇乞以赐死,终被天皇赦免,乃木希典遂对天皇“纯忠至诚”、“一意奉上”,誓为天皇肝脑涂地,死而后已。在随后的战争中,乃木希典因战功卓著,被明治天皇授予陆军少佐军衔。此后,乃木希典凭接着对天皇的无比忠诚以及赫赫战功,其官阶屡屡擢升,很快就成为倭国军界炙手可热的人物。他曾于1886年赴欧洲留学,并先后率部侵占过中国的旅顺、辽阳和台湾等地。他在甲午战争入侵中国之前,曾写诗公然表白其侵华狼子野心和狂热的军国主义思想:“肥马大刀尚未酬,皇恩空浴几春秋。斗瓢倾尽醉余梦,踏破支那四百州”。攻入我国东北后,他便纵使部下欺辱奸淫、抢掠烧杀,无恶不作。同时,他还指挥官兵大肆虐杀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百姓数万人。

1904年2月,日俄战争爆发,时为陆军大将的乃木希典出任新组建的倭国第三集团军司令官,与奥保巩将军的倭国第二集团军协同攻打俄军据守的旅顺口。

受命的乃木希典当然知道,由俄军据守的旅顺口要塞是易守难攻的,他也明白此番必有一场恶战在等待。因此,为了在这场战争中能够取得赫赫战果,他煞费苦心的于出征前专门做了战前动员,还颁布了昭和天皇的《军人敕令》,对部下竭力鼓吹效命天皇的武士道精神。为了能够以身作则,表达自己的誓死尽忠的意愿,乃木希典还让自己的两个儿子乃木胜典(长子)、乃木保典(次子)也参加这次战役,同时还自备了三口棺材随军进发,并对外宣称不惜“三典同葬”!以效命倭国,尽忠天皇(本来,一个将军让自己的儿子为国捐躯,是一件高尚的事情,可这件事搞在乃木希典身上不行,因为是他发明了倭国式的肉弹攻击方法作战,间接或直接造成两个儿子以及许多东洋子弟无辜阵亡的)。

协同作战的奥保巩将军,率领倭国的第二集团军数万人,于同年5月5日在今天的大连貔子窝附近登陆,并向金州(现在的大连金州开发区)奔袭,乃木胜典也紧随其中参与冲击拼杀。

金州是通往旅顺口方向的交通要道,其战略位置极其重要。俄军南满支队的官兵在设防坚固的阵地上,利用新装备的马克沁重机枪(口径11.43MM,射速600发/分)拼命射击抵抗,将密集的弹雨泼向嚎叫冲锋的,同样是密集排列的日军步兵集团。预设阵地的前面,日军象被收割的稻谷一样,被俄军的防御火力成片成片的放倒,以至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哀号之声响彻云霄。

奥保巩将军所部发起进攻的第一天,日军就伤亡近5000人,乃木希典家的大儿子乃木胜典,也在近似于自杀的集团式冲锋中被俄军击毙。

乃木胜典阵亡的消息传到倭国第三集团军,乃木希典旋即亲去南山追悼其阵亡之子。他到南山后,亲笔写下“山川草木转荒凉,十里风腥新战场。征马不前人不语,金州城外立斜阳”的诗句(乃木希典人不咋样,他的诗写得还是蛮不错的),表达他此时的愤恨之情。紧接着,他便“化悲痛为力量”,乘机渲染自己大儿子的“忠勇”,并期望次子乃木保典一定要继承兄长的遗志,以兄长为楷模,奋力冲杀,英勇作战,为天皇尽忠。

奥保巩将军的第二集团军于5月26日以惨重的代价拿下金州以后,倭国明治天皇遂即命令乃木希典攻占旅顺口,而且是不计代价立即进行。

俄军占领下的旅顺口具有完备的防御工事,在战前,俄军就建有岩石和钢筋混凝土永久性的战斗堡垒四十多个,炮台七十多座,另有大批的机枪掩护火力点,共储存各种口径的炮弹二十七万发,枪弹无数。同时,俄军还大量的配置新装备的,属于当时最先进的马克沁重机枪和迫击炮,还初步实现了世界战争史上的首次运用:给阵地上的铁丝网通上了高压电!

有了这些,加上旅顺口四面环山,地势险要之得天独厚条件,俄军统帅特塞尔声称,旅顺口是“永远攻不破的要塞” !

而另一方的乃木希典,他自恃在甲午战争侵华时,有攻打金州、旅顺的经验(大多是杀人放火、奸淫抢劫的经验),恃强自恣、狂妄自大,认为区区旅顺口乃复经之地,对此甚不以为然;倭寇国内朝廷及军部也认为此战由乃木希典出场,必定稳操胜券,马到成功。

在倭国军界,乃木希典素以冷酷无情著称,这也是他自小以来多年养成的积淀,这次作战当然不能例外。为了自己胸前的勋章和头上的桂冠,对自己的敌人,该出手时就出手,对自己的士兵,就该下手狠点!

为了首战胜利,搞它个开门红,以贯彻好大本营“速攻旅顺要塞”的命令,乃木希典在8月19日开始的首次总攻击中,就投入了五万兵力,并在炮火的支援下,向俄军的预设阵地发起连续猛烈的进攻。

于是,俄军的预设阵地前立刻就乱成了一锅粥,日军在嚎叫呐喊声中,就象铺天盖地般的蝗虫,连续不断的向前扑去。

可在俄军的马克沁重机枪和迫击炮面前,日军的攻击显得很苍白无力,不断的败下阵来。

由于俄军顽强抵抗,日军的进攻屡屡受挫。于是,乃木希典在气急败坏中下令使用了空前绝后的,惨绝人寰的“肉弹攻击法”,即让广大官兵以武士道精神不计伤亡的连续冲锋攻击,让部下以血肉之躯铺平前进的道路,迫使敌军丧失作战意志而放弃抵抗,最终精神崩溃而导致缴械投降。

很快,成建制的,准备送死的日军官兵,立刻排着密集的队形,冒着敌方的炮火和枪林弹雨,浩浩荡荡的,义无返顾的,前仆后继的冲向俄军编织的火力网。

一波又一波接连冲击的日军,很快便被俄军的钢铁火网吞噬,他们在阵地前翻滚着成群成片的倒下,不久便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部分侥幸未遭火力杀伤的日军,在冲至俄军阵地前时,又被外围带高压电的铁丝网电击毙命。

纵观整个战场,其惨象犹如大型的屠宰场,阵亡日军的尸体堆砌如山。在夏季烈日炎炎的照射下,这些尸体散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迫使堡垒中的俄军官兵,不得不捂着浸过樟脑汁的毛巾遂行战斗任务。

倭国第三集团军对旅顺口的第一次总攻击至8月24日结束,日军共阵亡一万五千八百多人,平均一天阵亡三千余人,损失非常惨重。

面对如此惨状,面对俄军如此强大的火力,乃木希典根本就无动于衷,他若无其事的继续坚持他的理念,顽固的继续推广使用“肉弹攻击法”进行战斗!

日军经休整补充并舔平伤口,它们的第二次总攻击行动准备就绪,此次作战的目标是夺占俄军旅顺防卫体系的制高点:203高地。日军一旦占领了203高地,就可轻易的控制整个旅顺市区和旅顺口港口,因此,203高地具有非常高的战略价值。

9月19日,第二次总攻击开始了。为确保203高地能被攻占,乃木希典组建了督战队,并以机关枪督战,号令冲锋的官兵只准前进,不许后退,违令者一律就地正法!

在乃木希典的严令驱使下,日军官兵以武士道 “精神不死”之精神,又排起了送死的队伍,重复着与上一次类似的自杀冲锋行动。

同样是伴随着猛烈的炮火,同样是连续不断的猛烈冲击,同样是冲向俄军阵地,同样是成群成片的倒下!就这样,经过四天的自杀攻击,又有七千五百余人倒在马克沁重机枪的子弹和炮兵火力的联合绞杀中。换取的结果是,仅仅攻占了高地外围的几个微不足道的小炮台,俄军占据的203高地安然无恙。见此情景,乃木希典不免心急如焚,导致病倒在床,攻击作战行动只好停止。

过了一段时间,为了完成天皇下达的任务,乃木希典只好带病坚持工作。自10月26日开始,日军又发动了第三次总攻击行动,结果阵亡了三千余名官兵,和前两次总攻击行动一样,又以失败告终。

俄军占据的旅顺口久攻未果,令远在倭国国内的明治天皇大为恼火,他专门召开了御前紧急会议,以商讨对策。并严令乃木希典限期拿下旅顺口,同时,将国内增援满洲的第七师团陪送给乃木希典的第三集团军,以补充兵员,增强攻击力量。

接到明治天皇的命令以后,乃木希典不敢怠慢,立即在11月26日,将四个师团的主力部队全部投入到第四次总攻击中。

这一次,乃木希典离开了指挥所,亲临跑到前线督战。他命令以机关枪威逼官兵冒死冲杀,去争夺俄军堡垒。俄军也不含糊,他们也多次发起反冲锋,顽强的收复失去的部分阵地。激战至当天晚上,日军才攻占了203高地东侧的老虎沟山,但是,到了半夜,它又在俄军的攻击中被夺了回去。

仗都已经打到这个份上了,乃木希典这才想起了祖传的看家本领:偷袭。于是,他从四个师团中抽选出三千名精壮的士兵,组成了六个敢死队,实施所谓的“肉弹玉碎攻击”。他对这些已下必死决心的士兵要求是:不期生还,决死战斗,临阵脱逃,斩杀不赦!

11月28日晚上,日军敢死队打枪开炮的不要,悄悄的上山,突然之间就冲入俄军阵地前面。俄军发现他们偷袭以后,在探照灯的照扫下,立即使用机枪和炮火覆盖,并且派出部分兵力跃出堡垒,与突入阵地的日军敢死队员展开白刃格斗。这场混战一直持续到次日凌晨2时许,眼见日军敢死队队员死伤大半,惟有再一次不情愿的败下阵来。

这下可惹火了乃木希典,他在12月1日来到前线的倭国驻满洲军儿玉总参谋长的协助下,调来了280mm重炮,向203高地倾泻了一万一千发炮弹,使整个山头被削去了三米,俄军的表面阵地全部被毁。

但是,残存的俄军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继续拼死抵抗,在己方的火力支援下,他们依然顽强的坚守着核心阵地,一批批日军的敢死冲锋队员,很快就变成了异国他乡的冤魂野鬼,阵地前依旧是尸体成山,血流成河,乃木希典的次子乃木保典也被击毙在203高地的西北坡上。

高地上还在战斗拼杀,还在流血死亡。俄军的弹药用尽了,他们就用石头往山下滚,向山下砸(俄军在这一点上,颇有我八路军狼牙山五壮士的风范)!同时,他们还利用自己身高马大,身体素质好的特点,经常以肉搏战的方式,将身材矮小的倭国兵反击下去。阵地上钢铁撞击声与人的呼喊惨叫声不断,战况极为惨烈,交战双方的损失都很惨重。

战斗持续到12月6日,俄军残部才被完全消灭,203高地渐渐的安静下来了。

在这短短的九天攻防战斗中,日军为了攻占203高地,共伤亡官兵一万七千余名,而俄军仅仅伤亡了五千余人。

俄军据守的203高地终于被拿下了(乃木保典也“壮烈玉碎”了),旅顺口的俄军防线也被突破了。因此,俄军的防线全线动摇,其抵抗意志已降至最低点,因而是节节败退。此时,乃木希典决议拼其全力与俄军决一死战。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俄驻旅顺要塞司令斯特塞尔将军,忽然派出军使,手持白旗,于1905年1月1日向日军递交了投降书。于是,乃木希典在第二天委派其第三军参谋长伊地知幸介与俄军达成协议,旅顺遂为日军所占领。之后,乃木希典北上增援日军驻满洲总司令官大山岩,参加日军主力与俄军主力在奉天(今沈阳)等地的会战。

一九零五年六月,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基本停止了,日俄战争基本结束,后日俄两国于同年九月五日,在美国签订了《朴兹茅斯和约》。

一九零六年一月十四日,乃木希典抛下数万日军的白骨,当然也包括自己两个儿子的白骨,风风光光的凯旋回国。途中,乃木希典洒泪赋诗一首:“皇师百万征强虏,野战功城尸做山。愧我何颜见父老,凯歌今日几人还。”其丧子亡兵的惨然心地可见一斑。

乃木希典归国后,明治天皇给他组织了盛大的凯旋祝捷大会。会上,乃木希典对前来祝捷的人群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吾乃杀乃兄乃父之乃木是也!”这倒也是句真话。听明白了此话的人群顿时痛哭一片,没有埋怨,只有思念。此情此景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在向倭国明治天皇复命时,乃木希典将攻打旅顺口付出的惨重代价引以为咎,再一次亲自向天皇请罪并乞以赐死,而明治天皇理所当然的又一次将他赦免(人家两个儿子都在这场战争中阵亡了,你还想怎么样?),并赐他功一级,从二位,晋伯爵,并补军事参议官,可谓关怀倍至,恩宠有嘉。至此,乃木家的老少三典,只剩下最后一典了,并一直延续到了本文的开头。

乃木家的老少三典,最终都在武士道精神的鼓舞下死了,其结局不但可悲,也实在可恶。不过,倭国军队把与集体自杀行为无二的进攻作战方式,经过历代效忠天皇的送死分子们的不断发扬光大,竟然延续到了一九四五年本国战败之前,其国民如此忠勇精神在令人惊奇之余,也实在值得世人“钦佩”!

需要提醒各位的是,在对倭国讽刺挖苦之余,有一点我们决不能忘记:时至今日,倭国的军国主义者们,依然把乃木希典视为倭国的“军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