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四部 尔虞我诈 第三十五章 五尺之童(八)

绿城一剑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URL] 第三十五章 五尺之童(八) 当晚十点多钟,叶丛文正在家里看电视,忽然听到有人敲门。原来是毕自强来了。叶丛文赶忙倒茶和招呼着他,两人一起进了里面的那间书房。 “看你家客厅开着灯,就知道你在家。”毕自强浑身酒气,一看就知道他才从外面应酬回来。坐下后,他把手里的夹包搁在茶几上,端着茶杯品了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三十五章 五尺之童(八)


当晚十点多钟,叶丛文正在家里看电视,忽然听到有人敲门。原来是毕自强来了。叶丛文赶忙倒茶和招呼着他,两人一起进了里面的那间书房。

“看你家客厅开着灯,就知道你在家。”毕自强浑身酒气,一看就知道他才从外面应酬回来。坐下后,他把手里的夹包搁在茶几上,端着茶杯品了一口茶,说道:“呵,你别瞒我,你今天到我公司去,肯定是有什么事要找我吧?现在说吧。”

“你今晚没喝多吧?”叶丛文用打火机替毕自强点燃烟,话里有话地问道:“从上午忙到现在?”

“是呀,这也没办法。”毕自强坐着的样子显得非常放松。他随手把领带结往下拉到前胸处,似醉非醒地说道:“这想做赚钱生意就得先打通所有的关系,没有人脉关系你什么事都办不成。跟政府部门哪些个官员们打交道,不巴结他们行吗?唉,我每天整得就跟一个龟孙子似的在酒桌上、麻将桌给人家陪笑脸,恐怕就差没当婊子了。一个字:‘累’呀。哎,你知道今晚上我五星级酒店请这帮城建局的头头们吃一餐饭花了多少钱吗?不多,五千块。”

“呵,”叶丛文听后不禁惊讶,貌似恭维地说道:“你现在请客是越来越大手笔了。”

“花这点钱算啥呀,小意思!”毕自强脸上露出一副不在乎地样子,微笑道:“你知道吗?这项城区改造工程的合同过几天要是能跟他们签下来,我就能在三个月内赚到一百万。值了!”

“难怪你对生意场上的事这么用心呀。”叶丛文不禁一番感慨。

叶丛文听着毕自强扯着生意场上的那些道道,已经真切地体会到了:在如今这个社会里的身份和地位上,自己跟毕自强比较起来所显现出来的巨大差距。他低着头琢磨了一下,还是把韦建国出事的情况和曾清婷的现状都跟他详细地说了一遍。却根本没想到,从毕自强口中蹦出的又一番话,竟让他闻之黯然失色。

“有句话我不知当说不当说?”毕自强在沙发上坐直了身体,有些激动地说道:“四眼,在我和曾清婷的这件事情上,有一点你到现在都始终没有明白过来:我跟她早就不是同一个层次上的人了,根本没有必要再扯到一块来。不错,我现在社会上是有钱的‘大款’这不假,可我的钱也不是偷来抢来的,是我凭着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在商场上赚来的呀。而她现在下岗后以至于生活无着落,这也根本不是我的错嘛,那是当今这个社会的经济发展趋势所造成的结果。说到她丈夫哪个韦什么国打伤城管的执法人员,那是公然对抗整个社会秩序的一种暴徒式行为,如果重判他也是罪有应得的事情。再说了,你知不知道?你总想让我出面帮她这帮她那,你告诉我,能不能先给我一个站得住脚跟的充足理由啊?”

“我听出你话里的意思了,”叶丛文的心情顿时变得异常沉重起来,不由冷静地问道:“你现在跟我那也不是在同一个阶层上的人了吧?”

叶丛文心里并不十分明了,毕自强从来没有想过这辈子要失去像叶丛文这样一位相知甚深的好朋友。

“四眼,我的好兄弟,你千万不要曲解了我说的意思。”毕自强听到叶丛文这样的质问,不禁一怔。在他心底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已经永远抹不掉叶丛文带着当时的女朋友吴燕玲去山区里的劳改农场探望他的那一幕。而心中珍藏着这样一份情感的触角,是毕自强这么多年来对人生友情最为深刻的理解和诠释。他冲动地伸出手来紧握着叶丛文的右手,深有感情地说道:“你我那就要另当别论了。四眼,说真的,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位真心的朋友。”

此时,叶丛文的心情却颇为复杂了,实在说不出是哪般滋味:真不知他说的是心里的实话还是酒后的醉话。叶丛文只是默默地注视着毕自强,竟然一时无言以对……

说起来,韦建国一时冲动而出手伤人的结果,其后来的境况是非常悲惨的。他不仅仅是把自己送进了大墙铁窗内将面临着十年的无奈时光,也使他那贫困而负债的三口之家失去了强力支柱,既将陷入经济困境之中。当站在法庭被告席的韦建国听到法官宣判后,他不禁挂念起了家中的娇妻幼儿。妻子已没了工作和收入,而五尺之童的儿子将来还要供养上学,而现在他却完全失去做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的人身权力,自己再不可能为了他们母子的生存下去帮上什么忙了。想到如此因小而失大,他得到的这个人生教训真是刻骨铭心呀。顿时,一种说不出来的悲哀感觉揪痛了他的全身,竟让他当场双手抱着脑袋而流下了两行无比懊悔的泪水。只可惜,为时已晚矣。

那天上午,当曾清婷在法庭的听众席上听到对韦建国判决后,不禁泪如泉涌。法庭上,韦建国已被两名法警押走了。而曾清婷仍然傻呆地坐在那儿,她的心里一片茫然而不知所措。她为丈夫如此的结局感到无比的难过,也为自己今后的生活感到心灰意冷,完全看不到一丝一毫生存下去的希望。好在还有叶丛文和孙玉洁夫妻专门陪着她一起来听判决。见状,孙玉洁这时只好从旁劝慰曾清婷,让她别太难过了。之后,叶、孙夫妻俩又将曾清婷从江南区法院护送返回到了她的家里。

“阿婷,韦建国的事情都这样了,你也别太难过了。要注意保重自己呀,你以后还要照顾你儿子呢。”孙玉洁挨着曾清婷坐在客厅里的木沙发上,见她的情绪一直非常低落,同情而关切地说道:“商店还有我和我妹妹看着呢,你先在家好好休息吧,过几天再到店里来上班。”

“嗯,好的。”曾清婷擦干净脸颊上的斑斑泪痕,有气无力地站起来,送着孙玉洁和叶丛文两人离去,心怀感激地说道:“玉洁,这段时间真让你们夫妻为我们家的事情操心了……”

“别那么客气,我们是好姐妹嘛。”孙玉洁转过身来,不让曾清婷走出家门外,还宽慰着她说道:“希望在商店里和美美在一块玩呢。你放心吧,我会照看好他的。你快回去休息吧,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