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两耳不闻窗外事是做不到的。谢亚龙暂离足协去深造,远避漩涡中心还是阻挡不了滔滔口水。一篇中新网“谢亚龙上万言书打动总局,足协掌门有望执掌竞体司”的报道又将他置于风口浪尖。


据该文报道:奥运会后,总局某副局长“大动肝火”,谢掌门“心事重重”,在彻夜长明的办公室里“夜以继日”地敲击键盘,终于拿出一份“洋洋万言”的汇报,对男足存在问题的深刻反思“言之凿凿情真意切”,看过的人无不对谢的“睿智博学”赞叹不已,传闻总局领导对该大作“非常赏识,大加赞赏”,权威人士并爆内幕“亚龙将被上调到总局,任竞体司司长”云云。


虽然升迁仍是未知数,不过这篇貌似“忠心”的“御前带刀行走”之作不像新闻报道,更像是普及成语的中学生范文。果然,《京华时报》马上回应一篇“总局官员:谢亚龙高升基本无望”的报道,针锋相对。


关心亚龙的去向,就不能忽略一个神秘的链条“总局-空投-平调-高升”,只要足协还是隶属总局领导,干部任命大多是空投,而任期结束后不是平调就是高升,王主席也好阎主席也好谢主席也好,足协主席不过是仕途中的一个驿站,不是终点。所以,近年来的足协领导,翻脸比翻书还勤,脱身比脱衣还快。明白这点,有利于节省“水资源”,谩骂抨击不是战斗,过嘴瘾有很多种方式,比如喝奶吃饭咬鹅神侃。


解决中国足球问题最关键的一点:要实干家,不要口号家;要行家,不要过家家。点名指派的空投制都逃不脱走马观花、口号一箩筐的后果,也难免出现“叉腰肌”和“一个进球、一次助攻等于进1.5球”的雷人语录。一个本应以成绩论成败以政绩定升迁的足协领导岗位,因为空投任命制而演变成局级干部的轮岗跳板。对一位以辞职以示负责都不屑的掌门人,对一位没出任就已定好出路的掌门人,你现在才忿忿不平于他的转岗平调高升,有P用!咱们的足协掌门人,从来就不是靠奶水滋润的,而是在口水中茁壮的。


·张文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