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黄昏浸染着女人的忧愁

又是一度黄昏,又是一阵细雨。

有桂花香远远袭扰,幽幽困惑,挂在漂泊异乡的蝙蝠的翅膀上。

它抖动了一颗心,一颗夕阳样艳红的心,寂寞便不可避免地在生活的池塘里荡漾开了。


你好吗,忧郁?

当黄昏的种子种上一个女人的心田,世界便不可能没有泪花没有大雨倾盆了。

菊花是属于九月的,属于伤感的。

秋天,好一个秋天。

叶子黄了,青春落了。我们一步一步地踩响了萎地的年轻,枯皱的笑容,我们的手中还有什么?


当一切成为过往,当一切不再青春,我们的瞳孔越缩越小,我们的敏感越伸越长。

不可能注水,不可能保鲜,不可能永远。

炊烟升起,依然那么轻盈,那么飘忽,那么有滋有味。

光着腚的娃娃长大了,嘴唇冒出了胡须,哑了声音,走出了村庄。

那些麻雀呢?那些燕子呢?那些黄莺呢?

一只一只地,都飞走了。


只有村头的那颗老樟树,悠然自得地站在村口,记录着岁月的风貌,历史的沉淀。

当初刻进树干的豪言壮语,已风化在某一块树皮之上,进了某家锅灶,化作炊烟缕缕。

像一只只蝴蝶,飘飞于一个个突兀的枝头,悬挂在某处诗的眼帘。


这是一个黄昏,永远属于乡村的黄昏,拽住了忧愁的脚步。

简简单单,清清楚楚,是鸡的叫,狗的跑,牛的凝视,马的沉思。

一圈又一圈的篱笆,一层又一层的黄土。

拨不了,挖不尽,钻不出,毁不坏。

真正矗立的丰碑,永不褪色的记忆,是游子永远的乡思,是母亲永远的渴望。


关于乡村,关于爱情,关于生命。

人世间所有兴衰悲苦,都包裹在女人小小的心里。

世界再大,也大不过女人的心。男人再飞,也飞不出女人的手。

因为海洋带着母性,因为大地带着母性,因为生命带着母性,因为乡村带着母性。


所以,乡村成了最古老的避难所,成了最坚韧的岁月之魂。

失落的心在这里获得了安宁,痛苦的心在这里获得了滋润,粗糙的心在这里获得了抚慰。

黄昏的女人在这里获得了美丽与光荣。

正像香气不是女人携带的,细雨也不是女人邀请的。

这一切的巧合,都源于秋天,源于黄昏,源于母性。


又是一度黄昏,又是一阵细雨。

走在乡下小路上,仿佛回到了童年,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回到生命不可企及的历史深处。

眼前的荒草芊芊,眼前的猪屎遍地,眼前的泥泞印迹,都变得那么的可爱与友善。

还有一丝丝的忧愁在里面,一丝丝的苦涩在里面,一丝丝的甜蜜在里面。

女人,带着梦的女人,带着泪的女人,带着诺言的女人,带着虔诚的女人;

黄昏,笼着酒的黄昏,笼着诗的黄昏,笼着慰藉的黄昏,笼着纯净的黄昏;

“相看两不厌”,在乡村特有的气息里,融为一体。


只有那雨还在细细地飘。

只有那归巢的鸟儿闪过困惑的眼。

只有那追逐嬉戏的狗不屑一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