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来到海边出公差(我的军旅生涯:六)

小西天的兵 收藏 14 2297


那是秋冬相交时季吧,处里送我到招待处集中,主要人员是我局各处的人,由招待处的柴科长负责指挥,在会议室柴科长召集我们十来个人开了第一次会,讲了一些注意事项,和我们的主要任务,然后车送我们去火车站, 我们乘坐到河北唐山的一个县(我给忘了地名了)下车,然后坐汽车到乐亭县城。

当时吸引我的主要有三点:

一、乐亭是中国共产党的先驱李大钊烈士的故乡,人杰地灵;

二、乐亭处于唐山地震的范畴,有很多地震遗址可以看;(这个想法后来帮了我的大忙,我看了许多地震遗址和当地人聊天知道了地震的现象,学到了一些地震的知识,这可是人家实践中得来的宝贵经验哟,我在今年的5.12大地震中和震后防震生活中就利用了很多学来的经验)

三、乐亭是海边,我还没有去过大海边玩,想到要去和大海亲密接触,内心很兴奋!

由于我们这帮人都是来自机关,平时基本上都是在北京城里办事,很少有走出城这么远的机会,所以大家都很激动和开心,我们来自不同的处,平时都不认识,现在我们成了新朋友,都在说着一些新鲜事儿,到了乐亭后,柴科长带上我们住进了当时乐亭县里最好的一招待所,在食堂吃饭,吃的很不错,和北京的菜不同,是具有当地风味的做法,有多半是海鲜,厨师的水平也很不错,我们大享口福,晚上当地县上的武装部长和政委来陪我们这些总部下来的人,主要陪柴科长,那个政委好历害,一人二瓶五粮液下去还没事的一样,当然酒是柴科从北京单位带来的,我们只拣那些鲜的海货吃,真的好舒服,饭后县上用车送我们去我们的目的地,虾场,在一片大海边,当地发展了海滩涂地来养虾,因为养虾成本大,还要技术,所以当地人搞不定,我们局就去租了1500亩来我们养,技术员是我们的,民工是当地的,用配合料养,每天三次投料,用汽车拉回饲料在场部,然后用拖拉机拉到各个大池子边,再用小船运到池子中部撒泼,白天还有一个大车去附近的几个县拉回小鱼来加给虾吃,大约是十一月十二月就要收虾了,在收获期我们主要是去巡夜,不要让人偷了虾,还有收虾的时候不要让民工拿走了虾,平时场里只有三个部队上的管理人员,其余全是当地民工,在成熟收获期我们来加强夜间执勤,每晚三班,每班四人,穿着军大衣,每人一根手电在场子内转悠,其实当地民风特淳,我在的时期并没有发生过偷盗事情。

晚上值班后白天睡觉,但不能成天睡吧,中午起来后,就去场子的大海边玩,无边无际的大海,使我这个内陆人兴奋不已,以前只在电影里见过大海,这下来到了大海边,平时天气好的很,有时有云彩漂过,美丽极了,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人山人海的拥挤,一切自然而然的天然,记得当时我也经过实习车了,看到运饲料的拖拉机就手痒痒,叫民工师傅给我开,我上去起步走一切正常,但到了一个池子角要转弯时,我按开汽车的开法打方向盘,慢慢打,可打了快一圈了车头还是直行,没有一点要转变的意思,我急了,忙又快速打了一圈,车头才开始转弯,但角度太小了,转不过了,只好倒车,原来这个车的方向盘自由行程太大了,打了720度还没反应。

白天民工们开始喂虾的时候,我们也上船玩,你划着小船在池子中行走,虾太多了,自己会跳起来落在小船里,活蹦乱跳的,可爱极了,我们就拿虾去海边的发电机房,(那时没有电源,是自备的柴油发电机)放在柴油发电机的水箱里煮一下后剥皮吃,多年以后我在上海,深圳看到酒楼招牌说是生猛海鲜,心里想那有我在虾场吃的虾生鲜呢,那才叫自然呢!

最边上一块池子边就是大海了,涨潮的时候海水还有一尺多点就进我们的池子了,退潮后就是有一百多米的滩涂地,当地人在这时挖蚯蚓,听说是出口去日本的,一个人一天要挖来卖一百多元钱,所以,退潮后的滩涂地上很多人的;在一片池子中间有个小河沟约二十米宽,临海口边有闸门,是为了给池子加水用的,退潮后关上闸口,就是条小河,我们就在这小河里海钓,用一根化学绳子,扎上七八个钩,每个钩上掛上点面团,往小河里一扔,马上有鱼来吃,你一抖动,一会再抖动,等有几次后再拉回绳子,呵呵,上面就在五六个海鱼了,我们十来个人,每天都有人去钓,这海鱼瘦瘦的,我们用刀剖开,除去内脏,放在房顶,风一吹,几天就风干了,收起来,给家里寄回些,让家里人也享一下口福,我记得我就邮回了差不多三十斤吧,时间长了就不想搞了,钓起好玩,再也不想风鱼干了。

在场子附近二公里有个小场所,好象是个大队级的场,北方叫集,我也去过几次,采购些日常用品,这里的海干货真是便宜,可是我们当时没有多少钱可以买的,和北京比起码是三倍以上的差价,而且是纯天然的海产品;

在日常工作中,我们和当地民工建立了友好的关系,轮休的时候,他们也请我们去他们家玩,有些地方也种水稻的,有个叫小齐的和我关系不错,去过他家几次,家里的老人也很欢迎我,在他们家北边几公里的地方,有当年政府为地震后的灾民修建的房子,居民定居点,可惜地震后人都走了,不愿在这住,一来地区太偏僻,二来土地不好,是盐碱地区,种不好庄稼,成片的居民房就闲置在那里,让风吹雨打的,后来年底招兵,小齐去体检过关了,但名额有限,开始没有要他,他找到我,让我帮他,我请我们头去给当地武装部长沟通了一下,于是小齐就入伍去青岛的海军某部了,后来他退伍后留在当地当了上门女婿,没有回老家了,和我保持了很多年的联系,春节时他家里还给我老家寄过海米,由于我工作变动,近十年来断了联系了,很遗憾!

那年的虾获得了大的丰收,我们选十九公分长以上的送去冻库冷冻,然后用大车拉回北京保障相关单位和上级领导使用,小于十九公分的就冻来出口;领导很高兴,组织我们去县里的一个末开发的小岛玩,我们坐车去的,在海边有个小小的水泥码头,早上出海打鱼的船回来在这交易,很大的海鱼,螃蟹是半斤至一斤一只的,才五元钱一斤,我们包了一只鱼船离开了海岸线,经过约半小时的航行,来到一个没有码头的小岛屿,听当地人讲,此岛五平方公里,有九户人家,都是自耕自作,加上下海打点鱼,生活能过得去,由于离陆地有半个小时的行程,和外界接触不多,除了定时上陆地买点日用品外,都在岛上生活,这里很清静,有树有灌木,有淡水,还养的有羊、猪、鸡等家禽种的有土豆,玉米,红暑等作物,现在想想,什么香格里拉,这里才是香格里拉啊,很多年以后,我还怀念这个小岛,想过无数次要返回去生活一段时间,可一直没有实现!(这个地方当地叫快乐岛,不知有没有朋友知道或去过的,也不知现在开发没有,如果那位朋友有时间和一定的能力,想休闲的,我介议去乐亭的快乐岛)

在虾场的食堂里,有位当地的厨师,年纪约三十来岁,除了做鱼做的好以外,有个拿手好菜是做的叫“土豆粘”的菜,用土豆做原料做的好吃极了,有点象烤过的粘粘的甜脆脆的,我敢说比现在米国的快餐里的土豆好吃多了,可惜在北京没人会做的,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吃过这样的“土豆粘”了;

我们这次出公差的人中,大多数是刚学完车回单位的人,有参政的陈建国,一服的,二服的,招待处的小张,王府井的老周,京西宾馆的老闰,西山管理处的,我是局管理处的,还有小杨(lie帅家的杨秘书的独子)我们虽然来自不同的小单位,但我们很友好和团结,在这短短的近三月相处中,建立了很深的感情!

年底的时候,我们副处长带一辆丰田面包车来虾场巡视,因为和县上有些事要谈,所以,县里又请我们大海一顿,我记得蒸的螃蟹都是一斤以上的,好肥好鲜的,吃惨了,从那以后就没有吃过那么好的螃蟹了,现在的阳澄湖的极品蟹比起当年我们在乐亭吃的蟹来说起码是儿孙辈的的了,记得我们副处长带的也是五粮液,把县委书记喝得抽烟都不知那是过滤嘴那是点火的了,还是武装部的凶,二斤下去没事,可在我们副处面前,又不敢放纵,喝酒还得陪着小心(我们副处是副师,他们是副团,再说我们单位牌子硬,又是他们的财神爷)当晚在县上的一招住下了;第二天我们副处就给柴科打个招呼,把我接上坐我们处的丰田车返回北京了,当天中午是在天津的东郊我们局供应处的农场吃的午饭,那个场长是我老乡,威远人,当时正团,很能干的一个干部,少不了又是一桌鸡宴大全,因为这个农场有鸡场,鱼场,猪场,农产品是相当的丰富。

回北京的路上有个小插曲,同行的有另一个处的处长带的是超豪华的丰田小客车,我们两部车一起从京津唐公路往北京走,在京津交界处,天津的交警拦下我们的车,说是超速了,要收司机的驾驶证,司机当然不肯了,争起来,这时那位处长发言了,说,:你看看我们的是什么车,超豪华的就是和一般的车不一样嘛,小张(司机)你把证给他,回去我给你办一个,那时没军衔看不出是大校正师,交警问司机,这是你们领导吗,司机说是我们师长,交警于是就归还了证放行了,并说不要超太快了,也是为了你们的安全,想想人家提醒得也对哈,必竟十次事故九次快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