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了,在家的日子却并没有象在部队想的那样。三年的时间, 平平淡淡的去,又平平淡淡的回。家乡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道 路宽了一点,楼房多了两幢。


回家没两天,家里就开始忙起了我的工作问题,整天大包小包的提进提出,可我哪都不想去,回到家就躺在了床上,什么事也不 做。家里人不停的劝说,烦了,把东西一扔:管我什么事!有个好工作行,坏工作也行,就是没有工作也行,还能把我饿死吗!其实以前也不是这样的,但退伍后就变了,家里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想部队了。


在部队的那些日子,虽然辛苦,但是很快乐啊。有那么多的战友在一起,平时打打闹闹,偶尔也有点小冲突,但很快就会过去。每天的清晨,嘹亮的口号震醒大山的黎明;每天夜里,我们的军号带来一天的宁静。每天训练结束,肩扛钢枪,吼着震天的歌声往回走。那份气势,那种感觉,是不可能在其它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有的。


训练场上,我们的身躯紧贴大地,摸爬滚打、苦练本领,为了大地的繁荣。我们用我们的青春守卫祖国的安宁,无论何时何地,随时可以用我们的生命去证实我们士兵的忠诚。


我们是那么的爱我们的部队,爱我们的军营,爱我们的战友,可退伍的日子说来就来,我们就要回家了。回到了家,可更想家,想我们共同的那一个大家。多少次半夜醒来,急急忙忙地裹被子打包;多少次半夜醒来,迷迷糊糊的穿上了衣服,却怎么也摸不到帽子和武装带;多少次半夜醒来,就再也不能入睡了,想着曾经一起同甘共苦的战友,想着那还未完成的任务,想着那半新不旧的老营房,想着那排长和连长,想着那部队的一切,还怎么能睡得着。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我们的脾气坏了起来,很坏很坏。动不动就火,见着谁都骂。常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面,放着那些古老的军歌,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家里人怎么叫门都不开。


终于,我们开始后悔了。曾经为当兵而骄傲过的我们,认为此生再也不会后悔的我们,开始后悔了。我们不停的想,不停的问自己,为什么要退伍?为什么不留下来?走的时候连长指导员,营长教导员都希望你留下来,你为什么要走!是因为三年的艰苦生活让你感到害怕了吗?是因为那一次连长指导员批了你?是因为你干得不好,留不下来?是,都是的。一定是的,不然怎么会退伍呢!现在后悔了吧,活该!


可退都退了,还能怎么办呢?每天早晨,我们早早的就起了床,换上了退伍时带回来的解放鞋,再回来时已是满头大汗。每天晚上,我们都有一段时间把自己关在房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出来时也是满头的大汗。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们除了在白天保持我们军人作风外,只有在没有人看到的时候,保持我们军人的军事本色:体能训练。每周五次五公里,每晚五个“100”,只有在这些时候,我们才能感觉到仍在部队,虽然没有战友在身边一起训练,可是已经够了,谁叫你当初要退伍呢!


是啊,已经退伍了。可却一点都不想呆在家里,我们总是每隔十天半个月就往部队打一次电话,问问部队的情况,问问连长指导员好不好,问问留队的战友怎么样,问问已成老兵的新兵有没有犯错误。够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我们几个战友找在了一起,大家说好:十·一时有大假,我们一起带上女朋友回部队去,大家一起回去,看看部队,看看战友,看看我们的训练场。等到我们再重逢的那一天,再一起放声把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