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2.10.23帝都大逆事件(翻译练笔)

十月二十三日凌晨三点,一个身着帝国军服的将军抵达巴黎popincourt军营,要求与国民卫队指挥官紧急会面。他自称拉莫特将军(G.Lamotte),新的军政府宣布拿破仑在莫斯科阵亡,因此帝国议会紧急委员会宣布建立一个临时共和国(provisional republic)同时国民卫队必须在vendome宫前面紧急集合。他交给指挥官一份晋升令,命令他去接管其他部队并且去释放两个国家监狱中的囚犯--贵达将军和拉杜尔将军(G.Guidal ,Ladurie).他的指令有逼真的敕令作为依据,因此指挥官服从了他的命令。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这个计划顺利进行,拉模特将军走遍了巴黎卫戍部队,无人对他的指令提出异议。同样贵达和拉杜尔两位将军也深信不疑,他们在餐馆里吃大餐。不少于13名高阶军官接受了并不存在的共和国的命令。包括卢森堡宫的卫戍部队指挥官,那里应该是紧急议会的召开地,他什么都没看见,却毫不怀疑。


事情在大量国民卫队在温度宫前集合的时候发生了变化。在和胡琳将军(G.hulin)会面的时候,胡琳是被拉模特解除了指挥权的那位,拉模特被要求自己发出指令。拉模特没有发出任何指令,他开枪爆了胡琳的头。然后他在接见其他指挥官的时候被他的一个前战友认出,那人狂吠道,他不是拉模特!他是马勒!这名阴谋者随既被解除了武装绑了起来。。。


克劳德*弗兰克斯*马勒 1754-1812,生于jura,他在雅各宾执政时期是一名准将。早就退出了现役,他曾经被拿破仑政权监禁并审讯,因此对皇帝怀有极深的仇恨。他在狱友的帮助下完成了政变计划。阿贝*拉风(abbe lafon)是个死硬保皇党,他为马勒伪造了所有的文书。他的老婆从一个剧院租了那身将军制服。真正的拉模特将军确实是一名共和分子,不过他当时被流放去了美国。


马勒和拉风午夜的时候翻墙越狱。马勒回家梳妆打扮,然后去兵营。拉风就直接跑路,直到复辟才出现。法庭记录中马勒供认自己是唯一的密谋者,不过这救不了那些接受了他指挥的军官们。他最后的请求是给行刑队下达开火处决的口令


马勒事件反映了拿破仑帝国的真相。他正确计算了帝国的命运取决于一个人的生命。在皇帝被假设为死亡的那一分钟里,居然没人想到罗马王-拿破仑的太子。结果法国离一枪不发恢复共和国非常的近。小事件有潜在的能力去改变历史的轨迹啊。

minor incidents can have the potential to make major changes to the course of history....










下面是我写的文言文随感

一八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拿破仑统兵六十万伐俄,十月二十三日,雅各宾旧将马尔勒冒称共和派将领兰墨特,手持伪诏,单人独马,遑夜入禁军大营,诈称皇帝兵败身死于外,议会恢复共和于内,遂得兵权!城中诸营皆从之。朝中衮衮诸公,竟无一人奉储君罗马王正位登基。勋旧亲贵尽为酒囊饭袋。匹夫一人作乱,掌握羽林禁卫终夜。 咄咄怪事!


法皇万里伐沙俄

悬师深入音讯隔

心吞天地比亚历

岂料帝都变颜色

雅各旧将马尔勒

一纸伪诏九营降

三千国士与猛将

竟无一人是子龙

随感:正始十年大草包曹爽猎于高陵,城中有变,尚有桓范出奔献策,禁军立鹿岩以御仲达。波拿巴英明神武战无不胜,身边竟无托孤之人,身前尚如此,死后如何可至万世?其用兵过于孙吴,政治却与项羽吕布相若。百战百胜而兵败国灭,无他,内无范增,萧张耳。奈何万乘之主,以身轻天下。轻则失其君,躁则失其身。--老子若是此人与任何一个密谋集团合流,一代战神兵败莫斯科之际,后院火起,岂不变作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高祖之才只能将十万兵,波拿巴远胜之,仿佛韩信。然韩信政治力不足,终不免长乐宫钟室内亡于妇人之手。 法皇手下无陈平,而妻不如吕雉远矣,兄弟宗族皆庸才。 于是终有枫丹白露行宫之变,妻离子散,众帅逼宫。英雄总是以史诗般的悲剧谢幕。天下神器,非权诈奸雄不可有。故国虽大,忘战必危,好战必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