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茉莉(原创小小说)

孙悟空1986 收藏 15 521
导读:去年在我的QQ空间里写的一篇小小说,关于对越自卫还击作战题材的,并加了些浪漫气息。希望大家欣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南方一个中等城市,一个宁静的住宅小区的公园里。


此时正值傍晚,夕阳西下,血色的余晖照映着高大的梧桐树,遍地落满了斑斑点点的树影。旁边的一个休闲长椅上,坐着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和一个文静可人的女孩。


“远,你真的要放弃高考?”女孩问。


“是的。我要当兵,我要去前线,去打敌人!”那个叫远的男孩说,他攥紧了拳头,眼睛恨恨地望着前方,似乎那里是战火硝烟的边境。


“你这是何苦……去当兵打仗的人那么多,少你一个又怎样?”那个叫静的女孩不敢直视远的怒目,她小声说道。


远凝望着前方的夕阳落影,没有说话。


看到远没有反应,静鼓足了勇气,继续劝导:”远,我们一起拼搏了三年,为了什么,不就为了今年的高考吗?如果我们一起考上大学,将来一起找个好工作,我们可以过得不比任何人差啊……”


“不要说了!”远打断了她的话,“我已经决定了,这是我从小立下的志愿,我要当解放军!”


看着静的一脸忧伤和失落,远缓和了口气:“我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现在我们国家的边境正在打仗,而我堂堂一个男子汉,却在这里舒舒服服地上课、学习。我无法心安理得地看着那些军人用流血牺牲,来换取我们考大学,找好工作。我无法做到……”


静的眼里透出了晶莹的泪光,她低下头,选择了沉默。因为她知道,男孩的话,不会再说第二遍;男孩决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让他改变主意。


夕阳终于没入了地平线,最后一道光亮也消失了。只有天边如火的晚霞,还在缓缓地流动着,映照着昏暗的小区……



……



参军的时候到了。在火车站里,静默默地把已经穿上军装的远送上了军列。她拉着男孩的手,把一朵洁白的茉莉花送到远的手里,哽咽着说:“远,不要惦记我。这个茉莉送给你,是我亲手种的。我奶奶相信茉莉是圣洁的宝物,它会保佑你平平安安的……说着,女孩已经泣不成声。


远深情地把茉莉夹入了自己的日记本里,他抚摸着女孩的秀发,说:“静,等着我。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永远在你身边,永远不会离开你……”


列车开动了,白色的烟雾淹没了小站。静奔跑在站台上,追赶着喷烟吐雾的火车,哭着喊道:“远,答应我,一定要平安地回来呀……”远拼命地向她招手,火车速度越来越快,远的眼中,那个美丽的连衣裙身影渐渐消失成了一个黑点……



……



男孩进入部队了,他被分到了装甲兵营。静的心中从此多了一份牵挂和担心,她把全部的精力用在了高考复习上,但无论学习多么紧张,到了晚上7点,她总是准时打开电视,收看央视新闻联播。希望可以从上面看到关于男孩的消息。前线的战争打得很激烈,新闻里时时提到我军参战部队某些阵亡的消息。每当提及,女孩的身体总是颤抖着,她紧张地捂住自己的胸口,生怕心脏从自己的嗓子眼里跳出来,手心都捂出了汗水。好在播音员一直没有提到远的部队番号。静每次过后心情才会轻松了很多。“大概新兵还不能被马上命令上战场吧!”她祈愿道。


三个月后,全国高考开始了。女孩的汗水得到了回报,她如愿地考入了北方一所大学。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静心里很高兴,捧着通知书看个没完。当天晚上,她同父母一起去爷爷奶奶家道喜,也就是在那晚,女孩看到了当天的新闻——


自卫反击战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程度。为了争夺老山主峰这座战略要冲之地,中越双方投入了大量的坦克、步兵、战车、导弹部队,在缠绵千里的战场上打得难解难分。我军伤亡率急剧增大,许多部队的番号甚至都没有了。为了补充兵力,华南、华中军区部分集团军立即向前线开拔,远所在的部队也在其中……



女孩怀着一份更加担忧和惦念的心,开始了大学生活。在大学里,她每隔几天就要写一封信给远,当收到回信报告平安的时候,静才稍微放松了心情。


靓丽美貌的静,很快在大学里得到了诸多男生的追求,其中一个叫明的男生追在最前面,明出生在一个富裕家庭,父母都是高干。然而,面对明以及其他男生的求爱,静始终不为之所动,她的心思始终放在前线的远身上。


对于明百般的缠绕,请吃饭,请跳舞,请逛街,静始终以冰美人的态度,冷冷地回绝。有一次,明竟然捧着99朵玫瑰在静的寝室楼下,当众向她示爱,闹的全校沸沸扬扬。但是静一直不为所动,并说明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让他不要再心存幻想。以至于自小就具备足够自信心和优越感的明,一次次试图虏获芳心却无功而返,心情很是郁闷。


一天,女孩所在的班里,担任收发员的明拿着一叠从传达室收来的信件,分发给各位同学。正巧静出去了。当明看到了静收到的信封上的远的名字时,他知道这就是静心里一直惦记的那个白马王子,只要这个男孩一直在静的心里,静的空间里就永远不会容下第二个人。


“臭当兵的!”明在心里恨恨地骂道,紧盯着信封……


那封信的内容是这样——

“……静,我马上就要上战场了,大概就在这几天。不要为我担心。临战之前,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我希望你能用快递给我再邮来一朵茉莉,你给我的那朵茉莉已经枯萎了……这次要夺回敌人占据的一个边境城镇,我不知道我这次去还能不能回来。我希望我能再能看一看你亲手栽植的茉莉,看到了它,就像看到了你一样……”



……



半个月后,有同学告诉静,学校大门口有一个当兵的在等她。静顿时欣喜若狂,难道远回来看她了!她急急忙忙地下楼,一路奔跑。然而,到了大门,静的心一下子凉了。门口站着一位素不相识的军人。


“你就是静吧?”那位军人面色凝重地问道。


静点了点头,从军人脸上沉重的表情上看,静感觉到一种不祥的征兆。难道……不,不会有事的!她努力地克制住自己。


“我是远的战友,我很不幸地告诉你,远,他已经牺牲了……”军人沉痛地低下了头。


一直担心和忧愁的事情,最终变成了现实。尽管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静,还是受到当头重重一击,大脑里一片空白,一阵眩晕,身体一软差点坐到地上。


军人把一个包裹递给了静,里面是一个日记本,从封面到里面已经被鲜血浸透了。其中还有一朵枯萎的茉莉花,洁白的花瓣也已被血染成了红色,但似乎仍在娇艳地绽放……


远的战友告诉静,远在战斗中表现非常英勇,他几乎杀红了眼。在攻克了半个城镇的时候,他们遇到了敌人坚固的防御工事顽强抵抗,许多步兵战士陆续成批地倒在敌人疯狂的火舌下。远在身受重伤、血流不止的情况下,把怀里揣的夹着那朵枯萎的茉莉的日记本交给了他的战友,也就是那位军人。远孤注一掷,不顾战友们的劝阻,独自驾驶着坦克,冲入到敌人的防御纵深,连续轰掉了三个机枪碉堡,碾倒了两个狙击围墙。最后,远的坦克被敌人的一颗反坦克导弹炸断了履带,侧翻了。当许多敌人围上来要活捉他时,挣扎着从座舱里爬出来的远,抱着炸药包拉开了导火索……战友还告诉静,远的姑姑曾经到部队里看过他,他已经风闻到静在大学里被人追求的事情。远希望静能够忘了他,嫁给一个好的人家,但他希望最后时刻能够再看一下静亲手栽种的茉莉,然而,直到最后战死沙场,他的愿望也没有实现……


静再也控制不住感情,抱着远的包裹,放声大哭,泪如滂沱,悲痛欲绝……


在寝室里,舍友们百般劝慰,静的心情稍稍平静了。静想起了那位战友的话:远希望静能够再给他邮寄一朵茉莉,可是自己并没有得到消息。她反复地思考了良久,突然好象明白了什么。她飞身下楼,到了班里,不顾周围同学惊异的目光,推开明,发疯地翻腾着明的抽屉。果然,她找到了那封信,被明出于报复和泄愤目的,偷偷扣下了的信件!


静撕开了信,果然内容和那位军人说的一样,静的泪水簌簌流下来,掉在信上。明知道事情已经被揭穿,干脆摊牌了:“没错,是我扣留了你的信!静,不是我说你!你说你跟一个当兵的在一起有什么好!看看我,高干子弟,生活优越,哪些条件不比那个当兵的差!最近我父母还要送我出国留学呢,那我就是海归了……今天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我正式向你提出求婚,请你答应我,嫁给我吧……”


“啪!”回应明的,是一个响亮的、火辣辣的耳光。静恨恨地盯着面前这个无耻的男生,她觉得没必要跟他再多一句废话了,那是浪费自己的生命!她把那封信揣在胸前,默默地走出去了。后面,是一群惊诧的同学,和满脸羞愧和窘迫的明……



……



秋风萧瑟,落叶飘飘。又是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血色的余晖照得地上斑斑点点。在市郊的烈士陵园里,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站在一座墓碑的面前。


“远,我很后悔,因为我的大意我没有收到你的信,没有实现你的愿望。如果我知道你可能永远回不来了,我一定会拼命拼命地阻止你!我承认我不懂得国家民族大义,我只懂得你是我最爱的人,我只要你好好地活着,好好地在我身边。为此我会遗憾终生。同时,我想告诉你,我对你的真心,永远不会变更!无论天涯海角,我的心永远追随你,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把你从我的世界里夺走!今天,把我的茉莉花种在你的墓前,如果你地下有知,希望它们能够告诉你,今生今世,在我心中,你是我的唯一!”


碑前的土地里,是一朵朵迎风飘扬的茉莉花。女孩惊异地发现,这些洁白的茉莉花,每一颗花瓣上,居然都隐约透着点红,被风一吹,竟显得十分娇艳,就像血一般……


秋风依然萧瑟,这些血色的茉莉,在夕阳下绚烂绽放,随风起舞,就像盛开的一朵朵赤若烈火的太阳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