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四部 尔虞我诈 第三十五章 五尺之童(七)

绿城一剑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URL] 第三十五章 五尺之童(七) “不让摆,我拉走还不行吗?”曾清婷对着两位城管执法人员要扣留她的三轮车十分不服,与他们发生口角和争执,大声嚷嚷道:“大不了你们没收我的果好了,要罚款我现在就给你们。你们不能拉走我的车!” “你干什么,干什么?我警告你,别以为你是女的就撒野,我们这是在执行公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三十五章 五尺之童(七)


“不让摆,我拉走还不行吗?”曾清婷对着两位城管执法人员要扣留她的三轮车十分不服,与他们发生口角和争执,大声嚷嚷道:“大不了你们没收我的果好了,要罚款我现在就给你们。你们不能拉走我的车!”

“你干什么,干什么?我警告你,别以为你是女的就撒野,我们这是在执行公务,你给我放老实点!”一位手执对讲机的城管执法人员挤进人群里,看似个带队的领导人物。他板着一副凶狠的面孔训斥着曾清婷,突然出手把她从三辆车边用力推开,丝毫不顾忌这个女人一屁股跌倒在地上,扭头对那两个部下命令道:“少跟她啰哩啰嗦,把她的三辆车给我搬上卡车。”

街上不少的行路人都停下了脚步。许多人围拢过来瞧着热闹。人群中,一些旁观的市民对城管如此的执法态度实在是有些看不顺眼,他们绝大多数人心里同情这些在街边靠着辛苦和自力而谋生的人,谁都知道小商小贩也真是很不容易。故而,这时街上城管执法人员逮捉小贩的现场由此惹来不少围观群众的指责和声讨。

“你不要走!” 韦建国就站在人群当中,心头燃起了一股抑制不住的怒火。他先是急忙蹲下身把曾清婷搀扶着站起来,又弯腰用手在地上抓起了半块板砖藏在身后,然后发狂似的紧追几步,伸出左手当胸抓住那个手拿对讲机的城管执法人员,红着双眼,厉声喝道:“你凭什么打我老婆?”

“谁打她了?你没看到她是装的吗?她坐在地上耍赖管我什么事?”这位城管执法人员毫不示弱地挺着胸脯,还用手指着韦建国的鼻尖,喝道:“我警告你,你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你给我松手……”

“我让你打我老婆!” 韦建国真是怒从胸头起,恶向胆边生。一瞬间,他已彻底地失去了理智,大力地抡起手里的半块板砖,根本不计后果地向这个城管人员劈头盖脸地的砸下去,一下比一下狠,嘴里发狂地叫骂道:“我让你打我老婆……我让你打我老婆!”

“韦建国,你疯了……”曾清婷没料到丈夫会有如此的野蛮暴力行为。眼看着这个城管执法人员被韦建国砸得头顶上到处冒着血柱,慌忙冲过来挡在丈夫的面前,紧抱着他哭喊道:“老公,住手,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我求你了。”

这个城管执法人员突遭如此的暴力袭击,实是无法预料的事情。他整个人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头破血流地瘫软在地上了,握在手里的对讲机也飞出了几米开外。这时,附近的其它城管人员见状皆闻讯赶来。他们马上将韦建国围困在当中,个个是义愤填膺,捋衣袖亮掌头,十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扑将上来要制服这个凶手。

再说韦建国出了一口胸中恶气,瞅着妻子抱着他的身体已哭成了一个泪人。此时,他渐渐地清醒了过来,也知道自己的暴力行为已铸成无可挽回的大错,严重地触犯了国家的刑法。于是,他也不再使用暴力打人了,而是扔掉手里的半块红砖,老老实实地蹲在地上束手就擒。之后,那个受重伤的城管领导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而韦建国也被众多城管执法人员拳打脚踢得鼻青脸肿,然后五花大绑地被押上了城管的执法卡车,将他送往公安机关的当地派出所处理。

那位被打伤的城管执法人员姓李,三十出头的模样,是市江南区城管大队的一名副大队长。由于韦建国为了一时泄愤的原因,竟然出狠手将他拍成了一个严重脑振荡,差点没把他变成一个再也醒不过来的植物人。两个月后,韦建国被江南区人民法院以妨碍公务罪和故意伤人罪判了十年徒刑。他不服,上诉至市中级人民法院遭到驳回:维持原判。与此同时,城管大队的李副大队长在病床上躺了百日后伤愈出院,返回到原工作岗位并获得了一次立功授奖的机会,不久他又被提拔为该城管大队的正职。

就在韦建国被刑事拘留的期间,叶丛文为了想帮助一下子陷入生活困境的曾清婷母子俩,这让他跟毕自强之间又发生了一段让人不得不说的故事。在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使得叶丛文跟毕自强这两位多年来一直都保持着坦诚相待和无话不说的好友之间开始产生了一条让人难以察觉的痕缝,并隐隐约约地灼痛了叶丛文的心灵和良知。而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那日,韦建国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曾清婷摆水果摊的三辆车也被城管大队没收了。当晚,叶丛文和孙玉洁夫妻俩就听闻此事了,并商量着如何帮助曾清婷渡过眼前的生活难关。孙玉洁首先向丈夫提出,自己的商店因为开门时间太长而本来就人手不够,不如让曾清婷暂时先来店里帮工,这样便可以解决他们母子吃饭的问题。而为曾清婷的丈夫韦建国请律师辩护和托关系讲情的诸多事情,孙玉洁一个下岗后开小店的女老板就是有心想帮忙那也是无能为力的,只能让比自己见多识广的丈夫帮着曾清婷再想些办法。对此,叶丛文心里也明白自己在社会上那点人事关系是根本不济事的,但清楚地知道好友毕自强在南疆市却有着一张无所不在的关系网。于是,叶丛文盘算着找毕自强详说此事,心里期盼着由他出面去疏通一些社会关系或是请个好律师帮韦建国一案辩护也好呀。

第二天上午,叶丛文来到了银华商业大厦二十二层的中天实业集团的总部。在公司总经理的接待台处,叶丛文被毕自强的女秘书李丽挡住了进门的去路。

“您事先有预约吗?”李丽见叶丛文摇着头,便彬彬有礼地说道:“毕总正在会议室开会,现在不可能接见您。”

“那我就在这等会儿吧。”叶丛文打不通毕自强的手机。他冲着秘书小姐有些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补充道:“我跟毕总是朋友。”

这样,李丽才把叶丛文领进了一间宽大豪华的接待室。叶丛文坐在舒适的沙发上看了一个多小时的报纸,抬头时看到毕自强走了进来。

“丛文,你什么来了?我刚才在和董事们开会呢。”毕自强坐到叶丛文对面的沙发上,给他扔过一支烟,微笑着问道:“你急着找我,一定有什么事吧?”

叶丛文很少听到毕自强这么客气地称呼自己的名字,但他忽然意识到了:这是在毕自强的公司里,那种待人处事的礼节和客套理应如此呀。

“呵,我路过,”叶丛文点燃手里的那支烟,也没急于说出真正的来意,故作轻松地说道:“上来看看你在忙些什么呢。”

“哦,这样呀。”毕自强略停了一下,解释道:“本来应该让你到我办公室里去坐坐,喝杯茶,好好聊聊。不过,我等会儿还真有事要办,实在是陪不了你了。我现在就要赶去见城建局的领导,真不对起了啊。”

“没事,那你先去忙你的吧。” 叶丛文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跑来公司找毕自强欲说曾清婷的事情,本身就是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

叶丛文和毕自强都站起身来,两人一起走出了公司接待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