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记者为你解密德国A片工厂的猫腻

阴暗的角落 收藏 0 4141
导读:[center][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0_5_8966_8008966.jpg[/img][/center] 多特蒙特色情影视制片厂曾多次向德国记者联合会发邀请,欢迎记者参观采访。我以德国《莱茵通信》记者身份,带着几分好奇和东方式的腼腆,与其他三十多位记者来到多特蒙特市达蒙路44号,走进了制片厂接待大厅。   负责接待的拉尔夫·多尔曼是该厂的负责人之一,他举止潇洒口若悬河,是位称职的广告宣传科科长。他介绍全厂二十一名正式雇员,十多名临时演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多特蒙特色情影视制片厂曾多次向德国记者联合会发邀请,欢迎记者参观采访。我以德国《莱茵通信》记者身份,带着几分好奇和东方式的腼腆,与其他三十多位记者来到多特蒙特市达蒙路44号,走进了制片厂接待大厅。


负责接待的拉尔夫·多尔曼是该厂的负责人之一,他举止潇洒口若悬河,是位称职的广告宣传科科长。他介绍全厂二十一名正式雇员,十多名临时演员,去年影片销售额达一千二百多万马克。摄影棚背景是一个酒吧,七名年轻吧女、七名健硕男客都一丝不挂。


只见导演比比划划在给演员们说戏。然后退出来喊“重新拍摄,开机”,三架摄影机发出嗡嗡声开始工作。随着背景音乐,这群裸男裸女毫无生气、麻木而机械地重复着简单的动作,让笔者一下子想起二十多年前下乡时在公社配种站看到的家畜交配场面。


这时只听导演叫停。他指责演员表情不够生动,男演员动作太懒散。有个记者注意到,男演员居然没有一个雄风竖立。多尔曼听到记者议论,连忙内行地解释说,只有剧情需要时才要求演员“硬起”,刚才表演的是远景。多尔曼领着记者到会客大厅,这里有六、七个临时演员。


马可是波鸿大学机械系学生,二十二岁,已拍了三部片子,因为学习任务重,所以每月只来三、四次,每次拍一、两个小时,一个月只能挣五、六百马克。彼得二十六岁,在多特蒙特屠宰场冷冻库工作,拍片是他的第二份工作,彼得每周来两次,每次都单独与一个女演员配戏


二十九岁的贝申是波斯尼亚战争难民,1993年被德国收容,曾是前南斯拉夫国家体操队队员,曾拿过国际比赛铜牌。已在该制片厂工作快三年了,是作为勤杂工受雇,兼任临时演员。他深深明白自己的处境,趁现在年轻气血足多挣点钱寄回萨拉热窝去资助家人。


在特技制作室记者发现几瓶牛奶和白色蜂蜜,影视画报记者告诉大家,色情片中那些汹涌的精液是由牛奶和白蜂蜜合成的!特技师给演员的XX粘上一个圆珠笔芯粗的肉色软管,离管二十厘米处有一香烟盒大小的"精囊袋",摄影师将镜头调整到较佳的角度,按动电子遥控器就可以了。


演员们以性生活表演为主题,极容易染上各种性病,加上近摄镜和特写镜头前绝对不可以用安全套,所以有感染性病、艾滋的高度危险。为把染病的可能降到最低,演员和临时演员每周定期检查,专业医生除检查口腔、肛门,还要将演员的血液、尿液、精液和阴道分泌液取走化验。


如果有谁采取不合作态度拒绝检查,就意味着不适合从事这一职业而自愿退职。严格的检查涉及到了庞大的医疗费用,由国家补贴的医疗保险公司一般都拒绝为色情演员投保,财大气粗的制片厂只得去寻求收费高昂的私人保险公司。


记者问要是男演员勃起不了怎么办?多尔曼回答说,很简单,立刻换下去!我们早就作好准备,有候补演员和状态极佳的临时演员,第二个不行还有第三个第四个,直到拍好。临别时,多尔曼先生三句话不离本行,他说不喜欢看色情片的人,看了两三部之后就没兴趣了。


而喜欢的人则看了一百部还等着看第一百零一部,而且一直看下去,正是这些主要顾客,才为色情影视行业提供了滚滚不尽的财源。原来在德国,色情片只是影视业中一个门类,像其它电影一样。那么,作为观众,知道了这一切,还有必要把这些当真吗?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