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回眸:法军密码分析员破译德军进攻方向

sosyangchun110 收藏 0 137
导读: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已经接近尾声。为了挽回日趋不利的局面,德军集中了近500万人的兵力,向协约国发动了猛烈的连续进攻。   在德军发起进攻前几天,法军突然截获了一份德军电报。这是一份采用全新密码加密的电报,电文中的所有单词都由A、D、F、G、X五个字母拼成,因此被称为ADFGX密码。德军突然采用全新的密码,这预示着德军很可能发起一场决定战争胜负的攻势。破译德军新密码成了当务之急。法国人的心一下子揪紧了。   这份ADFGX密电摆到了法军密码局优秀的密码分析员——29岁的乔治·潘万中尉面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已经接近尾声。为了挽回日趋不利的局面,德军集中了近500万人的兵力,向协约国发动了猛烈的连续进攻。


在德军发起进攻前几天,法军突然截获了一份德军电报。这是一份采用全新密码加密的电报,电文中的所有单词都由A、D、F、G、X五个字母拼成,因此被称为ADFGX密码。德军突然采用全新的密码,这预示着德军很可能发起一场决定战争胜负的攻势。破译德军新密码成了当务之急。法国人的心一下子揪紧了。


这份ADFGX密电摆到了法军密码局优秀的密码分析员——29岁的乔治·潘万中尉面前。


从截获的第一份使用ADFGX加密的电文中,潘万毫不费力地猜到了对方使用的是古希腊学者波利比乌斯的坐标式换字密码的一个变种——棋盘式代替密码。因为只有这种密码才能只用5个密文字母来代替所有的明文字母。


潘万猜得不错,德军使用的就是无线电军官弗里茨·尼贝尔设计的ADFGX密码体制。这种密码密文中只用到A、D、F、G、X五个字母。德军之所以挑选这5个字母,是因为它们的莫尔斯电码简明突出,无论在发报还是收报时,都不容易出错。但是,潘万通过对其中字母的频率进行统计,发现情况并不像想像的那么简单。他估计这种密码是在棋盘式代替的基础上又作一次换位变换。就是说,这是一种双重加密的密码。这在当时是很高级的密码,纯粹依靠人的大脑来计算是很难破译的。


4月1日愚人节,大战打响的第7天,法军截获了18份用ADFGX加密的电报。潘万机敏地发现电文中的某些部分十分相似。他马上抓住这一点,通过对两份开头相同的密文的对比研究和详细的频率统计的验证,首先破译出棋盘的密钥。而后,还是根据频率统计规律,潘万最终破译出长达20位的换位密钥。连续工作了48小时后,潘万终于掌握了破译这种密码的基本方法。事后证明,他的思路及方法是完全正确的。


6月1日清晨7时,德军的15个师对法军的塞明德达梅斯高地发起攻击。法军被迫撤至离巴黎只有48公里的马恩河畔。德军的下一个目标直指巴黎。法军总司令部面临着生死攸关的抉择:在何处设防以抗击德军下一步实施的主攻呢?司令部的目光齐刷刷地转向了潘万。然而就在这时,本已明朗的情况再次变得复杂起来,因为当天截获的70多份密文电报中多了一个字母——V,也就是说德国人将他们的棋盘扩大为6×6了,从而实现直接加密,使得这个密码在理论上进一步完善了。


下午5时,潘万开始破译当天截收的3份相似的电文。经过24小时连续的工作,他找到了德军6月1日的棋盘密钥和换位密钥。6月3日凌晨4时30分,法军又截获了一份非常重要的密文电报。无线电测向表明这份电报发自德军统帅部,收方是位于雷马奇的德军18集团军参谋部。另一位密码分析员吉塔尔用潘万6月1日破译的密钥解了一下。随着一个个字母的破译,塔吉尔的手不由得颤抖起来。最后他飞一般地跑到总司令部,忘情地大喊:“译通了,译通了!”译后的明文是:“速运军需弹药如不被发现白天也运。”


情报官们马上意识到,电报中提到的弹药就是德军进攻准备用的,收报单位所在地将是德军的进攻方向。于是德军的攻击地点确定了:蒙迪迪埃至贡比涅之间。法军赢得了宝贵的时间,立即开始调集部队加强防线。


6月9日夜,长达3个小时的炮击几乎将蒙迪迪埃至贡比涅之间法军阵地翻了个遍。拂晓,德军15个师发起了冲击。然而,提前6天得知秘密的法军早已进行了有效的防护,严阵以待。德军进攻失利。从此,形势向有利于协约国的方向发展。战争发生了转变,历史也发生了转变。


当得知德军真的从预期的方向发起攻击时,精疲力竭的潘万颓然地瘫在了工作台上。在破译密码的时间里,他体重减轻了15公斤,各项生命指标也严重失常,不得不在医院里休养了6个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