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 百姓喝稀饭留大碗饭给子弟兵

zhoushiming 收藏 0 26
导读:因为穿了一身军装,也就多了一层特殊的感受。在汶川灾区采访的每一个日子里,在我进入汶川的艰难程途中,因为我是军人,也就拥有了一份沉甸甸的丰厚情感经历--那是可亲可敬的灾区人民,对子弟兵的信任和一往情深,给了我无尽的感动,让我的双眼一次次地收获着感动…… 5月17日中午13时30分,我跟随武警水电部队三总队运送救灾物资车队,出成都,奔汶川。越野车刚一驶入雅安,就被当地群众质朴、浓烈的乡情所包裹:“人民子弟兵是灾区人民贴心人”、“同呼吸共命运你我心连心”等大红横幅映入眼帘。路边,儿童、大妈、姑娘、

因为穿了一身军装,也就多了一层特殊的感受。在汶川灾区采访的每一个日子里,在我进入汶川的艰难程途中,因为我是军人,也就拥有了一份沉甸甸的丰厚情感经历--那是可亲可敬的灾区人民,对子弟兵的信任和一往情深,给了我无尽的感动,让我的双眼一次次地收获着感动……


5月17日中午13时30分,我跟随武警水电部队三总队运送救灾物资车队,出成都,奔汶川。越野车刚一驶入雅安,就被当地群众质朴、浓烈的乡情所包裹:“人民子弟兵是灾区人民贴心人”、“同呼吸共命运你我心连心”等大红横幅映入眼帘。路边,儿童、大妈、姑娘、小伙站成一排排,拎着鸡蛋、水果、小食品、矿泉水……亲切地向你招手:“喝水吗?”、“饿了吧!”“谢谢!谢谢!”我忙不迭地向乡亲们招手致谢,有的竟拎着篮子跟着车跑过来。


越野车缓慢前行,又见几名中年人手中拿着一叠叠复制的地图挥动着。我摇下车窗,伸出手要过两张细看。原来正是一幅“雅安--汶川行车路图”,清晰地标识着我们正要去的行程。虽然只是一张普通A4纸,可也足见复制地图的人们对赶路人--所有去往汶川救援官兵的关切,对汶川灾民的深情……


车至岔路口。一位着制服民警先是一个敬礼,再是一个标准动作为我们指向通往汶川的路……


车队驶离雅安,我的情思却久久还在雅安徘徊……


黄昏时分,车至宝兴县城。我们走进一家餐馆用餐,另一张餐桌上,正在用餐的人立时停下用餐,一齐注视着我们这群穿迷彩军装的人,从那目光里我读出了深情和敬意。当我们的又一辆满装救灾物资的卡车停在门外,那片目光就一齐移向军车,紧接着是全体起立,掌声在小馆里响起……


当那片目光在餐馆消失,店主告诉我们,刚才用餐的人已替我们结了账。我立即奔出去,望着刚刚离去的身影招手,那是一对青年男女,回转身来也向我招着手:“前面就要爬山了!小心啊!保重!” 望着他们消失在小县城群楼中……我心里一热,眼泪爬出了眼眶……


当我重新回到饭馆用餐,店主和小店几乎全部服务生,或坐或站,或近或远,全都深情地注视着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催促我们再点菜,一定要免费赠送我们几道菜。我们婉言谢绝后,店主还是端来一大盆气腾飘香的西红柿煮鱼,执意为我们加上一道菜。


临别,店主和小店员工全都走出店外,为我们送行。我一一和他们握手,一声声饱含深情的嘱托送到我这个陌生赶路人的耳边:“慢点走!”、“保重……”我抬头看了店名,是“饕餮店”三字,我记下了。


车队驶离小店,道路两旁,行走着的人或驻足注目,坐着的人或一齐站起冲车队鼓掌,远远地有人招手喊着:“你们辛苦了!保重啊!保重……” 告别宝兴县城,充盈的泪水再次浮上我的眼眶,长久地打转……


漫漫汶川路!出发前,我只想这是一条险途,注定是一次艰难悲壮之旅!不曾想,这条路上早已盛满了人间真情,满载了灾区人民对去往汶川每一辆车、每一个人的牵挂和祝福!


18日早上,我们的车队昼夜兼行,翻越海拔4600多米的大雪山--夹金山,赶到阿坝州府马尔康。在卓克基镇,车队去加油,我们立在路边等,不远处是一个“抗震救灾服务站”,一位藏族姑娘立即招呼我们过去,给我们摆好了凳子,沏好了茶。我们要上路了,那位藏族姑娘又跑到我们车子里,取出所有人的杯子,加满开水,递到每一个人的手上。车开了,藏族姑娘长久地朝我们的车队挥着手……


当晚,我们的车队终于驶入让我们揪心、悲恸的汶川县城。我们驱车朝茂县前出27公里,去现场采访正在紧张抢通公路的武警水电三总队官兵(参阅:英雄本色--武警水电部队三总队官兵抗震救灾纪实 )。正是这些英雄的勇士昼夜奋战,从马尔康出发,沿理县一路抢通,才打通了唯一进入汶川县城的“生命通道”。眼下,官兵们又从汶川出发,向茂县挺进……


采访结束,在邻近村子一位老乡引领下,大家摸着黑,随官兵们去吃晚饭。水电官兵是在来不及带任何补给情况下,一路向前抢通的。官兵们吃得每顿饭,全是乡亲们自发送来。在一片废墟前空地上,村民们搬来一块块倒塌的残砖断石,让我们围着一块长石板坐下。


饭菜端上来了,摆满了一石板。米饭是用乡下的大碗盛着的,每碗都是满满的。据说,因食品严重奇缺,老乡们每天只能喝少许的稀饭,维持生存。可此刻,几位羌族大婶大妈关切地站在官兵和我们身旁,不时提醒大家添菜加饭。 一位大婶要给一个战士添饭,战士躲了。大婶说:“要吃饱……你们还不是为了我们呀!我们就是饿着也要让你们吃饱饭……”


说实话,那顿饭我吃得并不香,眼泪直想往碗里掉……


进入汶川灾区以来,身为一名穿军装的人,我每天都被这种浓烈的乡情感动着。夜幕下,我勿忙在手机草稿栏打出这样几行字:在这个灾难的日子里,也是我们收获的季节。我们收获真情,收获感动,收获力量……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