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9/

炎炎烈日,万里无云,非洲南部,扎桑比克共和国,盖北省。

一个被焚毁的村庄外,数十名戴着上面印有“UN”字母的蓝色钢盔,左臂佩戴法国国旗臂章,右臂佩戴联合国旗臂章,全副武装的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士兵捂着鼻子,围聚在一个大坑前窃窃私语,指指点点。大坑里横七竖八地倒满了身上布满弹孔的尸体,有男人,有女人,有大人,也有小孩。

闷热的气温下,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散发出难闻的臭味,吸引了无数苍蝇,嗡嗡地在坑里乱飞。

嘎!

一辆插着联合国国旗的军事越野车停在了不远处,扬起了漫天的灰尘,吸引了士兵们的注意。

啪!

越野车刚停稳,一名戴着墨镜、穿着迷彩服、套着防弹背心、背着M16步枪、身材高大的黑发青年从主驾驶的座位上钻了出来,两个人高马大、和黑发青年一样打扮的中年白人拎着DV从车后座下来,神情严肃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法国维和部队领头的上尉迎了过去,冲着黑发青年敬了一个礼,向他介绍了这里的情况。

黑发青年点了点头,快步走到坑前,无视那冲天的恶臭,摘下墨镜,眉关紧锁,默默地注视着里面的遇难者,那两名白人严肃地举着DV记录着坑内的惨象。

和那名上尉交流了一番,黑发青年领着两个白人急匆匆地离去,上尉随后指挥士兵们有条不紊地掩埋那些尸体,看得出来,他们经常处理这些善后工作。

“邱,看来又是伦克族人干的,这是第十七起了,估计是有组织的报复行为。”

飞驰的越野车上,戴着眼镜的白人耸了一下肩头,无奈地望着开车的黑发青年。

“屠杀,赤裸裸的屠杀,这帮刽子手,种族主义者,法西斯!”

另一名有些消瘦的白人关上DV的镜头,咬牙切齿,显得义愤填膺。

“中国有句老话,既来之,则安之。”

黑发青年通过后视镜看了两人一眼,微微一笑,踩下了油门,越野车呼一下向前一窜,两个白人赶忙抓紧了扶手。

王少杰,二十一岁,高级观察员,隶属于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特别事务观察团,虽然年纪轻轻,但已经为联合国工作了5年,先是在联合国本部当了1年的同声翻译,随后进入特别事务观察团,曾经去过中东和东欧等焦点地区,监督停火情况和人道主义救援等事务,经验丰富。

由于母亲早丧,王少杰自幼由大姨母抚养,八岁时跟随在纽约开酒楼的舅舅从中国来到美国求学,十四岁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哈佛大学冷僻的语言系,攻读语言学博士学位,两年后被导师推荐去了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担任翻译。

戴眼镜的白人是麦克卢斯,消瘦的白人是卡比特,两人是王少杰的助手,助理观察员,监督扎桑比克双方停火协议的执行和人道主义救援。

扎桑比克总人口两千八百万,由伦克族和莫库族组成,掌握政权的伦克族占百分之四十,占据着富裕的南部地区,而莫库族则占百分之六十,聚居在贫困的北部地区,为了争夺政府的控制权和矿藏资源的分配权,双方已经进行了3年的内战,死伤数十万。

在特殊的历史因素下,为了保护各自的利益,扎桑比克周围的几个国家都或明或暗地卷入了这场战争,以各种方式支持伦克族或者莫库族,并且有些国家还以志愿兵的名义向扎桑比克派出了参战部队,直接参与军事行动,使得扎桑比克的的局势更加恶化。

随着战争态势的不断扩大,整个非洲南部大陆都受到了扎桑比克内战的影响,社会动荡,经济下滑,使这些原本就十分贫困的国家雪上加霜。

为了维护非洲的稳定,避免出现一场大规模的局部战争,联合国秘书长南斯召开了旨在结束扎桑比克内战的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关于扎桑比克内战的5348号决议。

在联合国的调停下,扎桑比克交战双方以实际控制区分界线为基准达成了停火协议,展开了漫长的谈判。

由于曾经对其进行过数百年的殖民统治,非洲是欧洲国家的传统势力范围,为了对停战双方进行监督,在欧盟特别是法国的推动下,联合国大会特意派遣了一支由中、美、法、德、俄五个国家人员组成的联合国维和部队,总人数为八千人。其中,法国六千人,德国五百人,俄国五百人,美国五百人,中国五百人,

扎桑比克地势平坦,草原面积辽阔,道路四通八达,路上行人稀少,空旷的道路使得王少杰过足了车瘾,越野车过处,泥土路上掀起了一条长长的灰尘土龙。

轰!

忽然,车窗外传来了沉闷的爆炸声,随即,远处的一个村落里响起了急促的枪声。

眉头微微一皱,王少杰一打方向盘,越野车离开了大路,轧过草丛,快速向那个交火的村落驶去,麦克卢斯和卡比特苦笑着对望了一眼,打起精神,不约而同地拿起了一旁的M16步枪。

一群男女老幼惊惶失措地从村子里跑了出来,嘎一声,王少杰停下车,端着M16冲了过去,指挥着人们撤离。

哒哒――

伴随着一阵枪声,几名落后的村民身体一晃,倒在了地上,一群端着AK47的黑人武装人员叫嚣着从村子里跑了出来。

“我是联合国特别事务观察团高级观察员王少杰,请表明你们的身份!”

王少杰冲着那些黑人武装人员前方的地面开了几枪,用当地土语大吼了一声,然后平端着枪,枪口朝前,凭直觉,他判定对方是某个组织的民兵武装。

那些武装人员没有料到半路上会杀出一个程咬金,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对准了王少杰。麦克卢斯和卡比特以越野车为掩体,做好了攻击的准备,双方随即对峙了起来,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

趁着这个机会,逃难的村民们远远地聚在越野车的后面,惊恐地望着场上的一幕,他们知道,自己的命运掌握在王少杰等人的手里,如果王少杰退却,他们将被那些凶残的武装分子杀害。

忽然,对峙中的武装人员让开了一条道路,十几名举着AK47的彪形大汉簇拥着一名头上帮着红布条、右手拿着一把银色左轮手枪的青年走了过来。

“这是我们的内部事务,希望你们不要插手。”

青年打量了王少杰一眼,一挥手,他身后的人收起了武器。令王少杰奇怪的是,青年竟然说了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

“内部事务?这里现在是联合国监管的停战区,禁止交战方进入,你已经违法了停火协议。”

王少杰对扎桑比克的语言还不太熟悉,这下倒省了不少麻烦,用英语回复了他。

“联合国?哼哼,你好像没弄清现在的局势,这里可有超过100名的战士,他们会把你撕成碎片。”

冷笑了一声,青年打了一个响指,右手掌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个杀头的动作,然后双手叉腰,不屑地望着王少杰,他对这些道貌岸然的维和人员没什么好感。

得到了青年的指示,围聚上来的武装人员们再度举起了手中的武器,黑洞洞的枪口一起瞄准了王少杰。

面色冷峻,王少杰端起枪,枪口稳稳地对准了那名青年,麦克卢斯和卡比特也调整了射击方位,把青年作为自己的目标。

顿时,场上的气氛再度凝固住,王少杰和青年相互对视着,谁也不肯退让,周围的武装人员纷纷握紧了手里的武器,随时准备开枪射击。

“哦,救救我!”

突然,一具嵩谕跎俳芎颓嗄曛涞氖寤味艘幌拢幻苌说暮谌四凶映粤Φ叵蛲跎俳芘廊ィ砗罅粝乱惶趸胱堑难!?

王少杰眉头微微一皱,押在扳机上的右手食指微微颤动了一下,心中有种不好祥的预感。

砰!

青年嘴角露出惬意的笑容,举起手里的左轮手枪冲着那名正在奋力爬行的黑人男子开了一枪,黑人男子的后脑勺上被子弹轰出一个大洞,身体一晃,抽搐了几下,倒在地上不再动弹,一股白色和红色的粘稠状液体从伤口流出。

“记住,这里是我的祖国,你们这群侵入者迟早会被我们赶走!”

青年悠闲地吹了一下枪口,把左轮枪往腰间一插,伸手冷冷地一指王少杰,挥了一下手,领着手下的人上了停在村中的七八辆卡车,鸣着喇叭离开。

目送卡车消失在远方,王少杰放下手里的M16,转身向麦克卢斯和卡比特打了一个OK的手势,两人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又躲过了一劫。

村民们也陆续返回了村子,一些女人围坐在那些被枪杀的尸体前呼天抢地痛哭着,口中说着一些王少杰听不懂的言语,其余的人则忙着收拾行礼,收拢家畜,准备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王少杰倚在越野车上喝着瓶装水,几名黑人小孩好奇地围着他,有一个胆大的还伸手摸了摸越野车。笑着摸了摸一个小男孩的脑袋,王少杰从车里搬出一箱军用罐头,一一散发给周围的小孩们。

小孩子们得到了罐头,开心地返回村子里找他们的大人,王少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残酷的战争和血腥的杀戮并没有湮没他们的童真,依旧玩耍嬉戏,恐怖的死神随时随地都能夺走他们稚嫩的生命。

半个小时后,王少杰领着这个村子里的村民们上了路,带着各种家畜和坛坛罐罐开始了一次特殊的行军,目的地是一百多公里外的一处由联合国开设的难民营,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也许有第三方势力庇护的难民营是最好的避难场所。

一个月后,扎桑比克山区,一座重兵把守的钻石矿。

宽阔的操场上,一个身着军装的年轻少校和几名军官正在交谈着,周围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

天空中传来低沉的声响,少校抬头望去,远处的空中出现一个小黑点,小黑点越来越大,逐渐显出了身形――一架印有联合国标志的中型直升机。

待直升机在操场的一处空地落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军装,少校领着手下的军官们迎了上去。

两名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法国维和士兵率先从机舱内跳了下来,随后,一高一矮两名穿着笔挺西装的男子走下了直升机。

“是你!”

少校子和高个男子看清了对方的面容,不由得愣住了,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高个男子是王少杰,年轻的少校则是先前在村子里遇见的红头巾,王少杰此时终于清楚了他的身份,扎桑比克总统莫莱的次子,巴图拉。

巴图拉自幼便被莫莱送到了美国,接受西方教育,一年前回国参军,被授于少校军衔,组建了自己的卫队。

王少杰身后的矮个男子是世界著名的法国珠宝公司――法兰西珠宝集团的代表,总经理辛伽,此次前来跟巴图拉商谈合作事宜,而王少杰是此次合作的中间人,负责牵线搭桥,抽取一定比例的佣金。

虽然有些尴尬,但王少杰还是迅速反应了过来,主动上前,按照当地的风俗,友好地向巴图拉伸开了双臂。巴图拉犹豫了一下,还是和他进行了拥抱,这意味着他把王少杰当作了朋友。

在大批士兵的护卫下,王少杰和辛伽随着巴图拉去钻石矿区进行参观,两名法国维和士兵则和驾驶员被领下去休息。被参观的矿区是莫莱的私人产业,扎桑比克国内最大的钻石矿,盛产优质钻石,每年可以带来数亿美圆的财富。

莫莱已经通过私人代表向法国政府承诺,一旦他获得扎桑比克的控制权,那么他将把扎桑比克百分之五十的矿产交给法国公司开采,包括钻石、金矿和其他的稀有金属。据传,“叛军”也正在积极与法国联络,以期得到它的支持。

“这是非洲最好的钻石矿,能打磨出最优质的钻石,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矿洞入口,巴图拉顺手从一辆驶出的矿车上拿下一块红色矿石,顺手抛给了辛伽。

辛伽把红色矿石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阵,满意地点了点头,无论色泽还是质地都是上品。

闲聊了一阵后,两辆矿车开了过来,王少杰、辛伽和巴图拉上了前面的一辆,几名护卫了后面一辆,一前一后地向洞里驶去。

一路上,巴图拉不停地向辛伽做着介绍,王少杰倒轻闲了许多,左右打量着狭长潮湿的坑道,每个几米洞顶就有一盏灯,散发着炙热的光芒,两旁不时闪过一些赤着上身、穿着短裤、扛着工具的黑人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