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纵容泡沫是金融危机之源

fengyimin 收藏 0 4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金融危机如同地震,无法精确预测,一旦发生,首先要在黄金72小时内解救伤员,然后再反思地震预警和灾害应急处理机制。目前,美国政府连同各国央行已明确加入了救市大军中,接下来反思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便是当务之急。9月24日的英国《金融时报》有文章表示,这轮金融危机格林斯潘难辞其咎,也许我们正在接近真相。


上世纪末拉美、东南亚和俄罗斯分别爆发了引起全球震荡的危机后,金融危机一度被认为是发展中国家或新兴经济体的专利,但这轮美国次贷危机席卷全球,让那些对美国金融创新和监管高山仰止的人士大跌眼镜。而且,此次危机对《货币战争》中渲染的国际银行家在发展中国家制造金融危机席卷全球财富的“阴谋”也打了问号,因为通过这次始于美国本土的金融危机可以发现,那些银行家们都自身难保。《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近日也表示他还没有发现谁在次贷危机中赢了。因此,把金融危机简单推在市场上闪转腾挪的金融家们身上是草率的,金融危机除了表面上是由投资者盲目的自信和非理性造成的,市场失灵的背后还有政府失灵,政府蹩脚的经济政策和宽松的监管手段确实难辞其咎。


对于每次危机的成因经济学家一直莫衷一是。在东南亚金融危机后,许多人把矛头指向了以索罗斯为首的浩浩荡荡的货币投机者,但美国学者德罗萨在《金融危机真相》中就坚定地认为,金融危机的主要成因都来自于发生国内部的经济政策而不是资本自由流动下金融家们的资本投机行为。如果不是东南亚国家的固定汇率制度引发了看起来无风险的利差交易,不是无效率的投资导致了经常账户逆差,不是高估本币大量举借外债,东南亚国家就不会依次陷入泥沼。投机者只是盯上有缝的蛋罢了。金融危机并不像SARS病毒一样传染力极强,它只传染那些抵抗力差的国家,新加坡在亚洲金融危机时鹤立鸡群就得益于完善的银行监管和雄厚的资本实力。


以德罗萨的视角审视美国次贷危机,发现美联储在2000年网络泡沫破灭和2001年9·11后的低利率政策(将基准利率降至1%并保持两年之久)、特别是对于衍生品场外交易市场的监管真空,才是次贷危机的罪魁祸首,格林斯潘确实难辞其咎。在平息了1987年10月的股市大崩盘、上世纪90年代初的房地产崩盘、1998年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破产以及互联网泡沫后,格林斯潘自认为对泡沫的处理得心应手,纵容泡沫等泡沫破裂后降低利率,或拿着纳税人的钱救市已成其屡试不爽的法宝,但此次对衍生品市场的纵容让他制造了他所认为的“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而伯南克和保尔森只能拿着他发过的牌继续着没有赢家的赌局。


次贷危机的爆发告诉我们,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已经走下神坛,政府对金融市场合理的监管必不可少。但政府既有可能是市场不可或缺的“帮手”,也有可能是助纣为虐的“抓手”。当政府在危机中解救落水者时,先要弄清楚是谁把他推下去的,如果是政府的有形之手将投资者推向深渊,政府的拯救也只能算是亡羊补牢。在次贷危机后,如何克服自身的盲目自信,重塑与市场的关系,做到未雨绸缪也许是各国金融监管部门首先要思考的问题。


(作者崔宇,财经评论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