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二次修改稿) 1208

中悦 收藏 17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URL] 1208 “比如次贷,借钱买房子的关心的是拿到买房子的本金,银行肯按次级条件放钱给这些信用不足的人,关心的是赚到更高的息,两房把次贷债权做成债券再卖出去,买债券的人放钱给两房关心的是拿到更高的息,炒家们是炒息差乘以利率倒数倍率形成的价格差,若是景况好,初始借钱的人还得起钱,大家就在滚滚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1208


“比如次贷,借钱买房子的关心的是拿到买房子的本金,银行肯按次级条件放钱给这些信用不足的人,关心的是赚到更高的息,两房把次贷债权做成债券再卖出去,买债券的人放钱给两房关心的是拿到更高的息,炒家们是炒息差乘以利率倒数倍率形成的价格差,若是景况好,初始借钱的人还得起钱,大家就在滚滚红尘里翻云覆雨的争那点息差价差,有输有赢,赢得多的就是大炒家,景况不好源头上还不起钱了,债权就空了,债权部分转移的债券也就空了,空就是无,表现上债券价格下跌,大家止损卖跌就越发跌的厉害,恶性循环,炒家们拿这债券做抵押借了不少钱,抵押物无了债务还不起了炒家就要破产,他破产了他借的钱就成为坏账,影响更多的人走向破产,哗一下子垮下来了,形成金融危机,金融海啸,都是平常暗自积累的表现,归根结底,还不起钱的人还是还不起钱,你硬要放钱给他,然后拿这债券去炒作赚点差价小钱,所谓金融创新,发明出一大堆建立在无之上的金融商品,这是拿无当有,无为有处有还无,只要经济基本面没有足够的进步,没钱的人还是没钱,那些放给还不起钱的人的次级债券和一大堆衍生金融商品就都是假的,从根上说都是零,零和零的差价还是零,所以拿这些虚拟金融商品赚钱的人赚到的小钱也是暂时的,这点小钱是真钱,是有人炒作输的真钱,小真钱赚的多的人是大炒家,有些人放款给大炒家或者买他的股票,都是说你赚小钱赚的比我好,我放钱给你你来操纵帮我赚钱吧,大炒家说好啊好啊,拿来拿来,我就是干这个的,一定帮你赚多一点,等到那个大的‘本’暴露出来归零了,大炒家的本也就无了,表现为他的股票没价值了债券废纸了公司破产了,这类的炒家都是以无当有去赚那些假有之间的差价,赚来赚去最后都是要归零的,买卖东西价格的高低是假,所买卖的东西本身的有无是真,既然高低是假也就没有真的顶和底,所以你们老大说没有底可抄。那些炒家美国政府自己都不救,就是因为他心里明白那是个没有的东西,救他是花钱买无,谁买谁傻,要我们买那些东西抄底救他,我们又不傻,干什么买。”

黑马问:“那美国政府还是接手了两房和AIG,他为什么管这几家?”

李中岳说:“这几家里有真的东西,无的成分少一些。两房的实质是一大堆真房子,有没有行情反正在地上戳着,还有一大堆对应这些房子的债权,握在很多银行和放款人的手里,两房是二者中间的联系链条,要是被打断,那些银行和放款人的债权成了废纸,就有可能破产,大面积破产造成经济崩溃那一大片戳着的房子的价值就更缩水了,没了,相应债权就真成废纸了,这是可能发生的真事情,所以中间链条不能断,美国政府接手两房,就是把房子和债权之间的中间链条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让它断了。 那个AIG呢,手里有一大块保险业务,遍布全世界,最大的一块,社会大众的保险总还是要买的,这也是真东西。当然这类比较真的东西我们也是少买为好,但是我们也不希望它的价格垮下来,怎么办呢,我们总理就信心喊话,说要有信心,一起救,这和兵法上的‘示形’的道理是一样的,不必动真的兵,作出姿态就够了。美国那些真东西的价格,基本成分决定于经济价值,浮动成分决定于人们的信心,看你值你就值,喊话增强信心,就帮他稳定价格了。下面有些小人物就趁机炒作说中国要出手买美国的什么什么了,那是他们没看懂,或者是利益动机下的一厢情愿。”

黑马说:“那我们还是买了不少两房的东西,还有大大一堆美国国债,为什么?是不是腐败分子搞的?”

中年人停下脚步,目光灼灼看着黑马说:“你这是愤青式的看法嘛,两房的债券我们买了一些,这里面有操作失误,主要还是国家对美政策的政治经济的总体考量,这是借钱给美国政府,当然,不是白借,有些事你日后会明白的。美国国债的数额我们买得更大了差不多第一了,够上天文数字,这倒不是看着美国国债好、投资性地去买,而是不得不买,自然而然就得买,懂吗? 不是你想象的腐败问题,不要什么事先往腐败上想,要先想事情本身的内在道理。”

李中岳说:“这个内在道理我来解释一下。不过我觉得,愤青的精神实质还是以国家利益为第一,以天下兴亡为己任。我也想当愤青,不过年龄大了人家不要了,就当个愤中吧。”

中年人说:“那我就当个愤老罢。”

李中岳说:“你既然还在官场,就没那么老嘛,愤老不算,老愤中吧。”

中年人说:“约你来是想听你看法的,不是请你挖苦我们。现在军队不能经商,经商的不能干军队,这中间又有国家的需要,让你抓着机会了,你可别得便宜卖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