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宠妃珍妃另一面:贪婪

道无门 收藏 2 480
导读:慈禧的曾孙叶赫那拉根正推出的又一新作《我所知道的末代皇后隆裕:慈禧曾孙口述实录》(中国书店出版),以叶赫那拉家族记忆为切入点,解密家族疑案。本文摘自该书。   宫里曾裁减后宫的用度,每人的俸禄越发少了。   而珍妃显然是花惯了钱的,裁减后,她的花销根本不够用,亏空越来越大。这个时候,珍妃的堂兄志锐也听说了这件事情。当时社会上买官卖官的事情已经很多了。加上自己有这个方便条件,于是志锐就向珍妃建议这么做。卖官的事情由志锐去执行,而珍妃只负责在光绪耳边吹枕头风就够了。   光绪由于深爱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慈禧的曾孙叶赫那拉根正推出的又一新作《我所知道的末代皇后隆裕:慈禧曾孙口述实录》(中国书店出版),以叶赫那拉家族记忆为切入点,解密家族疑案。本文摘自该书。


宫里曾裁减后宫的用度,每人的俸禄越发少了。



而珍妃显然是花惯了钱的,裁减后,她的花销根本不够用,亏空越来越大。这个时候,珍妃的堂兄志锐也听说了这件事情。当时社会上买官卖官的事情已经很多了。加上自己有这个方便条件,于是志锐就向珍妃建议这么做。卖官的事情由志锐去执行,而珍妃只负责在光绪耳边吹枕头风就够了。



光绪由于深爱珍妃,并没有察觉珍妃的意图。当年珍妃甚至把上海道台都卖出去了。这个上海道台叫鲁伯阳,根本什么都不懂,就是有钱,于是花钱买了个道台当当,过过当官的瘾。



当时是光绪十一年(1885年),这一年有海军在海上进行演习,于是光绪被珍妃怂恿秘密出海,同时将自己推荐的上海道的名单交给了光绪,并嘱咐光绪随身携带。光绪将珍妃的字条交给了礼亲王,让鲁伯阳出任上海道。当时的上海是对外通商口岸。在这里,各个国家的人非常多,与官方的交涉也非常频繁。因此,这个上海道通常只有有声望、有才干的官员才能充当,否则一旦处理不好,引起外交纠纷,也非常麻烦。



前任上海道聂仲方是中兴元勋曾国藩的女婿,素以干练著称,只知道贪财,这个职位肯定是不能胜任的。



当时光绪都不知道这个鲁伯阳到底是什么人,朝中大臣也没有人知道。礼亲王没办法,只好问光绪这人的基本情况,结果,光绪皱了眉头说:“我也不知此人的底细,你们回去查查看吧。”



没办法,皇上让查,于是军机处一帮人就回到军机处查阅所有因为政绩优异而奉旨将档案交到军机处登记的人的名单。结果翻来翻去,也找不到这个人。军机处的人就纳闷:为什么皇上要推荐这个人呢而且也不见得是慈禧推荐的,如果是慈禧交代什么事情,光绪肯定就会说是太后老佛爷交代的。



军机大臣非常聪明,就对光绪说:“皇上果知此人可用,那就下旨简放吧,他过去的履历恐怕吏部也没办法查到。”于是,光绪装着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那就别查了,军机处可以发布这件事情了。随后,光绪又从朝服内拿出珍妃给的另外的纸条给了礼亲王,并告诉他说:“内阁学士长麟、詹事志锐才可大用,现在侍郎有缺,可各酌量迁授。”礼亲王一见,这可是皇帝要亲自提拔的



官员,所以也就不多参考其他意见了,于是低头看光绪给自己的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内阁学士长麟可户部右侍郎,詹事志锐可礼部右侍郎。两人由从二品与正三品擢升正二品侍郎,无可挑剔。礼亲王只好按照光绪的要求,下发了圣旨。其实,长麟也是珍妃的关系,而这个志锐则是珍妃的堂哥。珍妃仗着光绪对她的宠爱,买官卖官越来越顺畅,因此也得到了不少的银两。



除了卖官,珍妃还把自己的老师推荐给了光绪,真可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后来发生了更可笑的事情,珍妃把四川盐法道的职位卖给了一个叫做玉铭的人,这个职位在四川相当重要,所以光绪在召见他的时候,问了一句惯常问地方官员的话:“你以前在哪里当差啊”这个玉铭也是一个糊涂蛋,张嘴就来:“回皇上,奴才以前在木器厂当差。”光绪当场就愣住了。随之而来的是满朝文武官员掩面偷笑。于是光绪就叫他把自己的履历写出来。这个玉铭根本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手,因为他根本不识字,只是靠着自己有几个钱,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找到了珍妃这条线,想捐个官员做做,给祖上也增点光,所以也写不出自己的履历来。



不但是珍妃没想到,光绪也没想到,满朝的文武百官也没想到,这个玉铭竟然是个大字不识的人。这回可捅了马蜂窝,朝中那些正直的官员有人直接将这一年来前后发生的事情奏报了慈禧。这个时候光绪刚刚归政时间不长。慈禧马上就觉得事态严重了。慈禧于是紧急传唤光绪,把这些事情一五一十地问了光绪,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懦弱的光绪最后不得不讲出了实情。于是,慈禧命人将珍妃毒打了一顿。并且吩咐:念在你年龄还小,就不从重处罚你了。将珍妃、瑾妃降为贵人。



这件事情成了一个药引子,很多事情最后都被牵连出来。根据清宫档案记载,珍妃在十月二十八日这天遭到了“褫衣廷杖”,就是被扒去衣服进行杖打。在清朝的历史上,皇妃遭受这样的处罚还是第一次。这个时候,无论是光绪还是翁同都在为珍妃、瑾妃求情,建议大事化小。但珍妃的倔脾气上来了,根本不管不顾,还在跟慈禧顶嘴。珍妃说自己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学慈禧。而且说破坏了祖宗家法,也是在学慈禧。慈禧愤怒了,她没有想到自己平日里喜欢的珍妃这么不给自己面子,所以一气之下,决定从严办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