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四卷 印度支那 第二十八章节 锋矢(四)

月亮下的船 收藏 45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与被打得零七八乱的第8师第22步兵团相比,被困于在两军战地之间、进退两难的‘越人阵’伞兵107旅就显得悲惨多了,这些倒霉蛋深陷在狭窄而纵深又极其有限的阵线上。

在中国军队铺天盖地的炮击下,困守在阵地上的这些倒霉鬼死伤极为惨重,轰落下来的炮弹带着刺耳的尖啸不断的砸在这已然是如同月表样的开阔地上。烈火浓烟之中,一片血肉飞溅。

更为糟糕的是,在接连不断而下的炮弹轰击下,很多惊慌失措的越南人在倾踏之间触动了那些致命的死神信差,在微型反步兵雷此起彼伏的爆炸中,不断有人倒在那绽放的火光中。

“这他妈的简直成了一场杀戮。”皱着眉头看着远处的那片烟火升腾之处,岳海波说道。

“废话,这不是杀戮好吧。”一旁的萧扬撇撇嘴,显得很是不屑的说道。“你见过有这样的杀戮的吗?”萧扬翻了个白眼,甩头看着那东方已经渐渐泛出一丝鱼肚白的天空。

“是不是杀戮我也不想去管,毕竟这是你们253团的作战。”岳海波耸了耸肩头,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改怎么打你们看着办,我绝不多插手。”岳海波嘿嘿的笑道。

“别啊,这场好戏,你岳大处长怎么能够不看呢。”萧扬揶揄说道。“再说了,师里不是让侦察营、轻装甲营以及255团在另一边忙和嘛。再怎么说,我们也不能落下了啊。”

岳海波翻了个白眼“哎,我说萧扬,你小子什么时候能够不把这帐算得这么明白啊。”

“什么是不算帐啊。”萧扬的声音几乎是从鼻子深处哼出来“他娘的集中优势兵力一点突破,老子可没他刘天年那样的大手笔,我就这么点兵力,也就只能守在家门口啃我的肉骨头。”

“得,你小子继续发你的牢骚吧。我继续观战。”岳海波说着举起手里的夜视望远镜。

萧扬哼了哼,似乎是被岳海波的话语给噎住了似的,只是撇了撇嘴,而没有开口。

远处的地平线处一片浓烟滚滚,闪动着的火光几乎将天幕映射得一天火红。对于身处于这片阳光即将升起的战地上的‘越人阵’伞兵107旅来说,这片并不是很宽阔的开阔地此时已经等同于是成了他们的坟场,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不断有人化作浓烟中飞洒的一团血肉。

尽管防线上的‘越人阵’部队几次试图派遣工兵和军火专家上去,在那该死的雷场中间打开一条通途,但很显然,他们的每一次努力都无功而返,在猛烈的炮火与枪林弹雨之间,要想完成这项能够让伞兵107旅救逃出来的任务几乎成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几番折腾下来,不但伞兵107旅没有能够救回,反倒是派遣的工兵和军火专家死伤了不少。更加糟糕的是,随着黎明的脚步悄然而至,被困在开阔地上的107旅也是越发的凶多吉少了。

焦头烂额的‘越人阵’还能怎样,之前的‘荣市防御司令部’被中国人的特种作战部队给一锅端了,包括第3师、第5师指挥官在内的十余名高级军官以及五名法国顾问在袭击中丧生,这已然是已经使得整个8号公路防线的作战部署出现了很大的漏洞,本想着是以一场有限的进攻来多少迟缓下中国人咄咄逼人的势头,结果反倒是把伞兵107旅给折腾得搭拉进去了。

左翼位置上的情况同样好不到哪里去,第8师第22步兵团在中国军队的疯狂进攻下,依然是到了随时可能会全线崩盘的地步,如果不是第8师的师部迅速做出调整,让23团从侧翼掩护一下,估计这个时候,整个8号公路防线已经被中国军队的这一剑给刺穿了。

不过总算还好,大概是中国人也的确是丧失了他们的锋锐,要按清化作战那样的情势,两个团的兵力是压根顶不住中国军队的进攻的,但从现在两个团的兵力已经能够支持住中国人的一个数字化机动步兵团和一个轻装甲营的攻击来看,中国人大概也实在是太累了。他们不是有句古话是“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嘛。估计中国人这个时候也就是这个意思了。

虽然左翼还能勉强支持着,但整个8号公路防线的局面也实在是让人太不放心了,谁知道中国人还有没有梯次兵力投入呢,有限的防御部队已经不能再支持中国军队新一轮的进攻了,要想守住8号公路线,就必须将更多的部队投入到这条防线上来。可是这样做是否正确呢?没人知道。‘越人阵’国防委员会自己也说不清楚。另外,由于左翼上的漏洞需要去填补,去顶住中国军队的进攻,那么被困的伞兵107旅怎么吗?毕竟堵住了左翼,也就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接应伞兵107旅了。难道要坐看着107旅被消灭吗?对于这一点,同样没有人知道。

纠缠的战事在让整个8号公路线乱得如同一锅粥的同时,亦让处于西贡的‘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头疼不已。伞兵107旅的被困使得荣市一线的防御力量更加显得严重不足,而中国军队在侧翼的进攻又需要更多的作战部队去填补随时可能会被中国人打开的缺口。

尽管已经向前线派遣了原先作为机动力量的11eBP(第11 伞兵旅)-第1伞兵轻骑兵团,但究竟中国军队还有多大的力量能够投入进来,别说是那些‘越人阵’国防委员会的酒囊饭袋们难以搞清楚了,就连EMF-2的法国军官们也是搞不清。从各个方面综合来的情报不仅仅是无法证实中国人的最终作战目的,甚至还是自相矛盾的,这让情报分析人员们着实头疼不已。

这一夜似乎显得比过去的每一夜都要漫长,这个漫长的黑夜里,设立于西贡-新山一空军基地的‘法军越南派遣部队司令部’以及其上属机构-EMF-2都在为前线糟糕的战事而忙碌着,如同一部出了故障的机械一样,尽管在全速的运转,但这台机器却已经是问题重重。

不管‘越人阵’或者法国人在做什么打算,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便是正面的中国军队是不会给予那些倒霉蛋什么太多的时间的。起码被围困在开阔地上的伞兵107旅不得不去面对着中国人渐渐高举起的那柄锋利的战刀。对于这些倒霉蛋来说,怎么活下去才是最值得思考的。

“那就开始呗。”望着那一缕被黎明的夜风给扯散的烟云渐渐淡离,岳海波扭过头来,对身旁同样远眺着前方的萧扬说道“看你急不可耐的模样,是不是摩拳擦掌了。”

“哼哼,老子这边反正是吃独食,还有什么急不急的。”萧扬冷笑了下,冲着侧翼那255团进攻的方向,挑了挑下巴“看看,侦察营、255团再加上轻装甲营,三个单位在忙得那个不亦乐乎,一个个还扯得发慌。再看看咱们这边,哼哼,这才有点意思。”

岳海波轻笑了下,对萧扬说道“知道你小子从来都是连肉带骨头囫囵吞个干净,可是我可跟你说啊,好歹人家也是一个旅,虽然损失不小,但你还是得估摸着自己的牙口。”

“废话,就这么屁点部队,老子填牙缝差不多。”萧扬拍着胸脯哼哼的笑道。

“团长,炮兵连准备好了。”一个团参谋从指挥车打开的舱门处探出脑袋来,对着这边喊道。

萧扬头也没有回,直接的抬手摆了摆,很是优雅的说道“开始吧。”

岳海波咽了口唾沫,没有吱声,只是静静地看着那片战地。不消多时,一阵尖利的嘁啸从头顶上划过,那刺耳的破帛声是无数钢铁弹丸划破长空时,所带来的狰狞的狂笑。

-轰轰轰-一团又一团刺眼的火球在远处绽放而开,尽管这里距离那片杀戮之地还有足够远的距离,但岳海波依然感到那扑面而来的热浪,仿若整片战区的空气中都涌动着那股灼热似的。是生命燃烧时所带来的火焰?还是那钢铁消融时候的热度?或者是鲜血沸腾时留下的吧。

烟与云的纠缠,火光之间最不缺乏这样的缠绵爱意。在肆虐的热浪之间,一朵朵扁平样的蘑菇云缓缓的升腾而起,而浓黑色带有着略许暗红之色的火焰便是在这其间纠葛着,相互之间的缠绕着、翻滚着,在这蘑菇烟云之中嬉戏、狂舞,便随着那刺耳的爆鸣声,而渐渐舒展。

短短的五分钟,却又是极其漫长的五分钟,三百秒的时间内,数百枚120毫米温压爆炸部的炮弹被雨点样的砸在这片早已经是宛若月表样的战地上。气浪与热焰、浓烟与钢铁,死神用这样一张充满着浓浓血腥气味的地毯覆盖了这片大地,将数以百计的生命包裹在其中。

烟与云的纠缠在晨曦下渐渐的升腾着、耸入云霄,与那天地之间的淡蓝融为一体,而这片已然是宛若修罗场的战地上却是狼藉一片,钢铁与血肉,铺满着这片土地,鲜血早已然是渗入了焦土之中,或许这些此时看上去焦黑一片的土地在若干年之后又满是勃勃生机,可是又有多少人会嗅觉到芬芳的泥土气息中间,那残留几许的血腥味道呢。还有谁到时候会记得这片土地曾经被生命和鲜血所浸润呢。或者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些成群徘徊着找寻着自己失去的肢体,因为烈焰的灼身而哀嚎不休的孤魂野鬼会记得,会记得这里是他们生命的终结地。

天依然是那抹淡淡的昏黑,尽管天边已经泛出了鱼肚白色,可是也许是朝阳也不愿见到这残酷的战争,又或者是那轮红日不想地面上的猩红猩红来掩盖过自己的鲜艳,故而迟迟没有跃出于地平线,于是大地依然笼罩在黎明的黝黑之中,只不过,这黝黑的天幕却是在火光与照明弹的光亮中,一次次被渲染上一层昏黄之色。那夜风之中的呜咽似乎便是这天地一幅的油画上的画魂在呻吟、在哀嚎、在幽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