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舞步 一 003

過山風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size][/URL] 003 第二天一早,天空晴朗。 警方已将发生命案的那座山团团包围。与其说是将山包围,不如说是将山腰包围更恰当,因为早在几十年前,这座山自山腰以下的部分就已经被毁坏,用来搭建房屋,警察现在包围的区域,实际上位于山腰处。现在山腰以下已经梯度分布了很多新建的房屋,房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4/


003



第二天一早,天空晴朗。


警方已将发生命案的那座山团团包围。与其说是将山包围,不如说是将山腰包围更恰当,因为早在几十年前,这座山自山腰以下的部分就已经被毁坏,用来搭建房屋,警察现在包围的区域,实际上位于山腰处。现在山腰以下已经梯度分布了很多新建的房屋,房屋中间交错着灰色的马路,其中一条马路从山腰处一直通向下面一座小巧而宁静的广场。马路和广场的交界处有一座陈旧的三层小楼,这座楼就是几十年前建成的。


在古旧的红色木门后,在那条阴暗的走廊里,有一面带着几条裂纹的落地镜。镜子里的年轻人穿着灰色的西裤,白色的衬衫。他个子很高,又黑又瘦,头发黑褐,梳着背头。他长着高大的鹰勾鼻子,那两条眉角发散的粗长眉毛跟眼睛贴得很近,两个深陷的巨大眼窝里镶嵌着一双冰冷的大眼珠。他用射着寒光而又炯炯有神的双眼打量着镜外的自己,神态如同一只盘踞在树叉上的饿鹰。他慢慢地抬起头,借助从走廊里唯一的一扇窗户穿进来的几缕阳光,望向墙上陈旧的挂钟。


看清了时刻,“鹰钩鼻”踏上楼梯。深褐色的皮鞋踩得刷着红漆的旧木楼梯嘎嘎作响。拉开面前的门,他来到楼顶的露天平台上,向西走到平台的边缘,目光越过楼旁的小广场,望向低处的城区和远方的大海。烟尘把城市和大海蒙上一层淡淡的灰色。即使拥有大海和绵延的丘陵,这座长满了钢筋和水泥的城市也依然了无生气,仿佛一座灰色的炼狱。灰白的城市和灰蓝的大海令人伤怀和迷茫,可他的眼里却流出一丝轻笑。


三辆警车默默地经过楼下,朝山上急疾驶而去。他回到屋里,拿出一架小巧的双筒望远镜,在平台的水泥护台上支起镜架,向东南方的山上望去。通过观察,他发现通向山林的一个入口处站着两个警察,都一动不动,不知在做什么。他看看手表,赶紧收回望远镜,来到由地下室改成的车库里,驾着一辆灰色微型面包车离开了这所房子。


十分钟后,鹰钩鼻把车子停在一所大学校园的门口。这里熙熙攘攘的,校门口进进出出的几乎都是年轻人。门旁有个白底黑字的牌子,上面写着“黄帝学院”四个字。他下了车,给车上了锁,就朝校门走去。刚进校门,眼前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和他撞了个正着。


“抱歉。”那个人抬起右手,微笑着与鹰钩鼻对视。


“没什么!”嗓音尖哑的鹰钩鼻定睛打量着那个人,“希望我没撞伤你!”


对方左手提着一个黑色的手提箱,年纪和鹰钩鼻相仿,身高大约比鹰钩鼻高4CM,也就是大约191CM,上身雪白的衬衫,下身乌黑的西裤,衬衫领子上系着血红色的领带,脚上穿着系带的黑皮鞋。再仔细看,那人耳顶齐眉,鼻子小而挺,嘴小而唇薄,微笑时右边嘴角上翘,尖下巴,宽额头,小小的脸上棱角分明,两条带勾的浓眉与眼睛距离非常近,眼眶不大但眼球很大,一双下不露白的吊睛放射着锐利的光芒。他那一头长长的藏着血红色的乌发又直又亮,背过头顶,别在耳后,随风一动,就流动着血光。


“希望如此。”那个人声音粗重,稍带鼻音和沙哑,说话的频率不快不慢,“我一下飞机就赶过来了,还没来得及买保险。”


“来这上学!?”鹰钩鼻问道。


“是的,从今天开始。”那个人答道。


“那我们就是同学了!”鹰钩鼻伸出左手,“黑地滋!很高兴认识你!”


“爱瑞斯。”那个人伸出右手,“我也是。”注意到对方伸的是左手而不是右手,这个叫爱瑞斯的赶紧换用左手与黑地滋握手。


黑地滋:“把什么东西忘在车里了!?”


爱瑞斯:“什么?”


黑地滋:“时间快到了,你还往外面走!”


“不,只是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人。”爱瑞斯说,“我想我认错人了,我们进去吧。”


黑地滋:“很好!”


于是两人一起进了校园。


“这所学校里有不少外国人!”黑地滋边走边观察,“看起来我们还不算太孤单!”


“这样最好。”爱瑞斯打量着校园里的环境,“你为什么选择这所学校?”


“啊,我被古老而神秘的东方文明吸引了!”黑地滋观察着附近的几座楼上的窗户,“我忍不住要到这里来一探究竟!你呢!?”


“也许和你一样。”爱瑞斯侧身躲过了一位迎面冲来的矮小女学生,“近来发生的一些事使我不得不将视线转移到这里来。”


两人走到一座黄白相间的楼前,看见门的上方写着四个大字:黄帝学院。


“我想我们该去109房间!”黑地滋跨上门前的台阶,“所有的留学生都必须去那报到!”


“希望他们的工作效率足够高。”爱瑞斯边上台阶边说道,“否则今晚我恐怕就得睡在旅馆里了。”


黑地滋:“还没找到住的地方!?”


爱瑞斯:“是的。”


黑地滋:“也许我能帮你!我知道一个适合你的住处!”


爱瑞斯:“谢谢。”


在109房间报到的过程中,两人被校方分到了同一个班级。报道之后,校方工作人员让两人去206房间开会。


两人一进206房间,就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两人一直走到最后一排,在墙角处相挨而坐。房间里静悄悄的,大约有四、五十人,大概都是同一个班的学生。教室前面的黑板上有一句用黄色粉笔写出来的口号:热烈欢迎国际友人学习指导!


“看黑板上的字!”黑地滋低声对爱瑞斯说,“似乎是指我们!”


“但愿不是。”爱瑞斯说,“我还没搞清那句话的确切含义。”


这时,一个50岁上下的妇女走了进来。这个妇女的个子约有1米5几,满眼皱纹,戴着一副厚眼镜。她皱着眉头,龇着龅牙,一双凸眼珠子贼溜溜地乱转。她站上讲台,自报姓名,而后声称自己是负责该班各项事物的教师。紧接着,她就用她粗俗的语言和举止开始了连续不断的啰嗦和威胁,其主旨为━━谁敢找她的麻烦,准会倒霉。当这位教师结束了她那两个多小时的“慷慨陈词”之后,她将一个名叫秦保军的男学生叫到身边,然后任命其为班长。


这个叫秦保军的人身穿一套黄色西装,上衣领口露出淡黄色衬衫的领子,领子上系着金黄色的领带。他头发不多,有点谢顶,梳着油亮的背头,长着啤酒肚、小短腿、疏短眉、三角眼、塌鼻子、蛤蟆嘴,满脸横肉,面带假笑,喊了一番毫无意义的口号之后,他结束了他的就职演说,返回到他的座位上。


还没等班长秦保军坐稳,教师又张嘴道:“下面,我再向大家简单地介绍一下校规……”


“请原谅,女士。”坐在最后的爱瑞斯打断了教师的话,“我刚下飞机,还没找到住的地方。我可以现在离开吗?”


此话一出,全班的视线全都集中到了爱瑞斯一个人身上。


教师盯着爱瑞斯愣了一会,露出一丝假笑,尽量和颜悦色地说道:“这位外国同学刚来,还不适应,有困难可以理解!好,你去吧!”


“谢谢。”爱瑞斯抓住箱子把手准备走。


这时,一个坐在最前排的男学生腾地站了起来,面对爱瑞斯大声质问道:“这么多同学,谁没有困难!?个人利益应该服从集体利益!要是打仗的时候,千军万马,就为了你一个人影响整个局势吗!?”大家一听这番话,都把目光集中到这个人身上。此人上身穿一件印有五环标志的白色体恤衫,下身穿一条灰白色的仿Nike运动裤,脚穿一双崭新的白底蓝条的仿Adidas运动鞋,身材高大魁梧,头发中分,浓眉大眼,戴着一副大厚眼镜。他瞪着一双死羊眼,咬牙切齿地盯着爱瑞斯。


爱瑞斯盯着那个人,平静地问道:“请原谅,先生。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你说呢!?”那个人反问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从哪来的!还有你旁边那个!你们这些人一直都是亡我之心不死!你们是来搞破坏的吧!?”


“原来我们是一伙的!”黑地滋冷笑着对爱瑞斯说,“看起来那位先生正时刻准备着和什么人作战!而我们已经成了他的假想敌人!”


“这位同学,”班长秦保军离开座位,来到那个男学生身边,“你怎么能这么跟国际友人讲话!?大家都在一个星球上,应该和平共处嘛!”


那个男学生一看班长出面,马上转身坐下了。


教师看到气氛已经缓和,立刻对爱瑞斯说:“那位同学,你不是还没找到住的地方吗!?你快去吧!”


爱瑞斯和黑地滋站了起来,一前一后朝教室门口走去。


到了校门口,黑地滋对爱瑞斯说:“你的行李在哪!?”


“都在这。”爱瑞斯把手提箱提到胸前。


“很好!”黑地滋说,“灰色的面包车!”


爱瑞斯很容易就发现了黑地滋的面包车。“我看到它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