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湘江北去 魂归来兮---湘江之战失利原因的最新揭秘

上尉的橄榄绿 收藏 11 3473
导读:[size=16]湘江北去,魂归来兮。近日,央视《百家讲坛》正在播出军旅作家王树增讲长征系列节目。 通过王树增先生的精彩讲评,我们得以重新解读和省视湘江之战那段红军长征时期最惨烈、最悲壮的历史。湘江战役是我党我军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所遭受的最惨重的一次失败。关于那场战役的是非功过,历史学家一直众说纷纭。 有关湘江战役失利的原因,大多数文献和历史刊物的观点基本上可归结为以下三个方面: 一、博古、李德在军事上的左倾路线错误。毛泽东在遵义会议上把这归结为进攻中的冒险主义,防御中的保守主义和撤退中的逃跑主义。

湘江北去,魂归来兮。近日,央视《百家讲坛》正在播出军旅作家王树增讲长征系列节目。

通过王树增先生的精彩讲评,我们得以重新解读和省视湘江之战那段红军长征时期最惨烈、最悲壮的历史。湘江战役是我党我军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所遭受的最惨重的一次失败。关于那场战役的是非功过,历史学家一直众说纷纭。

有关湘江战役失利的原因,大多数文献和历史刊物的观点基本上可归结为以下三个方面:

一、博古、李德在军事上的左倾路线错误。毛泽东在遵义会议上把这归结为进攻中的冒险主义,防御中的保守主义和撤退中的逃跑主义。

二、撤退计划的盲目性和撤退组织实施中的拖拉混乱,

三、没有做好敌后统一战线工作。

这三点总结无疑都是十分正确的,也是当时确实存在的问题和事实。但湘江战役是否因此就注定了失败的命运呢?上尉的橄榄绿却有不同的看法。

1934年11月中旬,被迫进行长征的中央红军相继突破了国民党军队设置在江西、广东、湖南等省的三道封锁线进入湘南的嘉禾、兰山、临武地区。11月19日,红一军团攻克湘南重镇道县,成功渡过萧水。这时,我中央红军距离湘江只有80多公里的路程。蒋介石精心设计的第四道封锁线,第一步计划在萧水沿岸歼灭我红军主力的企图彻底落空。当时的情况对我非常有利。而恰恰在此时,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蒋介石第一步计划失败以后,随即又在湘江建立起第二道封锁线,先后调集国民党中央军8个师、湘军7个师、粤军6个师、桂军5个师共30余万兵力,在零陵至兴安之间近300里的湘江两岸重兵布防。正当蒋介石以为大功告成,洋洋得意之时。11月21日,在湘江防线的西段,驻守兴安、全州、灌阳的白崇禧桂系部队突然回撤。致使以兴安、全州、灌阳为中心的铁三角地带顿时无兵可守。这就直接导致湘桂军阀联合防御的湘江防线上出现了一个60多公里宽的缺口。直到1934年11月28日整整7天时间里,这个无人防守的真空地带一直向东大大敞开着。如果中央红军能够充分利用此千载难逢的良机,果断穿插挺进。那么就完全可以用极小的代价轻松渡过湘江从而避免一场牺牲三万人的惨烈血战。

但是根据历史资料记载。红军强渡湘江的命令直到1934年11月25日才发出,就是说红军部队渡过萧水之后在道县停留了将近五天的时间,就是这短短的五天,使本来可以逃出生天的6万红军陷入了背水绝战的死亡之地。通过查阅众多红军长征时期的历史资料发现,从1934年11月20日至11月25日这五天的具体情况都几乎没有记载。这一段历史也很少被人提及。在描述湘江之战时大多从1934年11月25日开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全都避开了这一具有改变历史进程、意义非常重大的五天时间段。这五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们知道从道县到湘江渡口只有80多公里的距离,按部队正常行军速度只需一天就能到达。当时攻占道县的一军团如果派出前锋部队对湘江沿岸进行预先侦查,应该会很快发现那个60公里宽的缺口。照合理推算,中央红军于11月19日占领道县。主力部队11月20日全部渡过萧水,如果21日探明情况,最迟23日就可全部出发(注:即使是行动非常缓慢的中央纵队,从11月25日强渡湘江命令发出到11月30日抵达湘江渡口也只用了4天时间。)至11月28日通道被重新封闭以前,完全有足够的时间渡过湘江,跳出包围圈。但就是这个能挽救红军于危亡的救命良机却不知什么原因被贻误了,并最终导致了三万红军战士浴血湘江的惨剧。

上尉的橄榄绿认为,如果把贻误战机的责任全部算在博古、李德的头上似乎有些牵强。强渡湘江,与湘南的红二六军团会合,是博古、李德所力主的战略转移方案,当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出现的时候。笔者实在想不出博、李有什么理由耽搁和怠慢。而朱、毛当然也不可能耽搁和怠慢。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对于11月21日湘江对岸的变化,红军并没有及时探知,对于桂军一系列的“送客”动作,从前线部队到中革军委都毫不知情。作为身经百战,肩负着劈山开路重任的红一军团,更是不可思议的犯下了一个天大的低级错误!

通过查阅当时的资料,上尉的橄榄绿注意到几个细节。在11月15日,中央红军刚刚通过第三道封锁线之后,红三军团彭德怀就给周恩来发去过一份电报,电报内容是:“建议以红3军团迅速向湘潭、宁乡、益阳挺进,威胁长沙,在灵活机动中抓住战机消灭敌军小股,迫使蒋军改变部署,伺机阻击、牵制敌人;同时中央率领其他兵团,进占溆浦、辰溪、沅陵一带,迅速发动群众创造战场,创造根据地,粉碎敌军进攻。否则,将被迫经过湘桂边之西延山脉,同桂军作战,其后果是不利的。”恰巧这个时候,毛泽东也向中革军委建议:“湘南地区有过暴动的历史,党和群众基础比较好,而且不是国民党军防守的重点,兵力不多,构筑的堡垒很少,有利于红军的机动作战,乘国民党各路军队正在调动,“追剿”军主力薛岳、周浑元两部还没有靠拢时,组织力量进行反击,寻歼国民党军一部,以扭转战局,变被动为主动。”可见当时的中央存在着不同战略方向的争论。出现这些情况并不是偶然的,关于红军长征的转移路线和行进方向,一直在红军内部就有着不同的意见。这个问题在遵义会议以前也一直困扰着每一个红军指战员,由于对前途命运的迷茫困惑使得每当面临重大战略抉择的时候,红军领导者们总是犹豫不决,瞻前顾后。从以上情况分析,中央红军渡过萧水之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相当一部分军政领导并不倾向于渡过湘江,而是要在湖广交界地区创建新的根据地。坚持这种意见的还包括三军团的彭德怀和一军团的林彪。平心而论,毛泽东的方案是比较符合当时实际情况的,也不失为一种合理的选择和出路。而且根据当时的情报分析和对蒋介石用兵的了解,大部分军事指挥员事实上也都认为湘江已是重兵把守,正常情况下成功强渡过去的机会微乎其微。所以就地留下打游击的想法可能占了上风,各级部队从上到下,都没有真正为强渡湘江做好充分的准备。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在渡过萧水之后,红一军团并没有马上派出前哨部队对湘江沿岸渡口进行预先侦查的原因。博古、李德虽然还占据着中央的最高位置,但自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到被迫放弃中央苏区进行长征之后。博、李其实已经失去了基层部队的信任。挺进湘江的计划并不能得到彻底的贯彻执行。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在11月21日这一天,形式突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白崇禧的桂军因为与蒋介石的军阀派系斗争,居然慷慨大方的让出了60多公里的安全通道,对红军网开一面。当红军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五天宝贵的时间就这样在徘徊和犹豫中白白的浪费了。虽然中革军委于11月25日最终做出了强渡湘江的命令,但最佳渡河时机已经失去。湘江上的一场血战已不可避免。

也许短短五天里发生的事情还远远不止这些,历史的真相可能将永远成为解不开的迷。逝者如斯,而未尝往矣。谁该对湘江之战的失利负责已经不再重要,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军队作为一个整体,一起经受着血与火的考验,一起在失败和挫折中完成由茧成蝶的涅槃。湘江之战就像是中国革命悲壮而凄怆的奠基礼,见证着中国革命者坚强地挺过黎明前最阴霾的黑暗,并终于走向光明!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