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


八 由被动到主动是一个质的变化




如果说上次我无故被人打,村里的伙伴跑去帮忙我还是被动的话,那么这一次因为被班里体育委员陈军打了而让伙伴们去打陈军,我就多少有主动的成分了,毕竟我是主动同意他们去的,而且让他们多去人。




这个陈军是干部子弟,父母都在政府部门工作,家里也算有些权势,而且据消息灵通的同学讲,我们的班主 任章老师过去也曾教过陈军的姐姐,陈家还给章老师帮过一个什么忙,为此章老师对陈家是非常感激,对陈军更是另眼相看,尽管这个陈军学习很差,人缘也不怎么样(这小子仗着体格健壮、老师照顾,总是欺负人,就是围在他身边转的学生惹着他他也照打,所以他真正的人缘并不好。许多同学表面上跟他不错是因为怕挨他打),章老师还是让他当了班里的体育委员,这更让他嚣张跋扈了。


我和陈军这个人自开学以来一直没有冲突,因为我那时胆儿还小,下课也不怎么敢离开座位去玩,影响不到他,所以尽管班里有不少同学挨过陈军的打,我到他打我之前却还没挨过一次,这不是我幸运,实在是因为我影响不到他,估计他那时对我都没什么印象,可我最终还是被他打了,打的还非常重,因为这世界上有许多事你就是即使想躲也是躲不开的。


陈军打我的原因其实是很小的一件小事:因为我捡掉在地上的课本挡了他的路。


那天课间我和往常一样没出去玩,就在座位上收拾整理课本,一不小心,我的一本书掉在地上了,我就赶紧去捡。没想到我刚捡到书身上就重重地被踢了一脚,肩膀和脑袋也同时撞在了课桌上。这一脚踢的我几乎岔了我气,当时就疼的我是哎哟一声叫,书就又掉在地上了。可没等我直起腰,接二连三的打击就又紧跟着来了,动作也非常连贯,几乎是间不容发,打得我是连抬头的机会都没有,我最少也是挨了十几、二十几下打,并且打得我是连头也抬不起来,那书是也被打我的人踩的快没法要了。


等打我的人不打了,我才有机会直起身看看打我的人,原来是陈军气哼哼地站在我面前。我摸着自己被打疼的地方,声音嗫嗫地问道:“你干嘛打我?我又没招你?!”


“你他妈的没招我?你他妈的挡我道了知道吗?!”陈军气势汹汹地骂道。


“我书掉地上了,我是去捡书!”


“捡书?!”陈军就势从地上捡起我掉在地上的书问我:“是这本吗?”


我小心地点点头,就想从他手里把书接过来,没想到他高声骂了一句:“去你妈的吧!”顺手就把我的课本从教室的窗户里给扔了出去。


“你干嘛扔我的书?”我当时有些急了,声音也高了些。


“扔你丫的书?还打你丫的呢!”我的脸上马上就又挨了一拳,鼻子当时就被打破了,鼻血立刻流了下来,我哎哟惨叫一声,随之而来的第二拳就又紧跟着狠狠地打在了我的左眼上,这一拳打的我当时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我又是哎哟一声叫,人就重重地摔在座位上,陈军可并没有就此罢休,依旧不依不饶地照着我的身体就又是一连几脚,一向家教森严的我是连手都没敢还。我们家是这样的,如果哪个孩子在外面和人打了架,不管有理没理,回到家我爸爸照样是先揍一顿,有理等打完再说,所以我们兄弟几乎是不敢在外面和人打架的。


就这样打完我,陈军是扬长而去,班里的同学是只有干看着,没有一个人敢拦,也没有人敢去喊老师,学生们都被他打怕了,而且关键也知道章老师护着他。


上课的铃声响了,我捂着被打封的眼睛流着眼泪坐在座位上。


这紧跟着上的课可巧就是班主任章老师的课,她一进门就看见我浑身是土,鼻子下面流着血,眼睛也被打的睁不开,这情景当时也真把她下了一跳,她顾不得上课,紧走了几步走到我面前紧张地问我:“韩永,怎么回事?你和谁打架了?是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


我委屈地声音哽咽道:“我没和谁打架,是陈军打的我,他还把我的书扔到楼下去了!”我本以为她会为我做主,可我真的想错了,因为事情并没有按公正的方面发展,一听是陈军,本来应当公正的天平立刻倾斜了,原本声音还有些严厉的章老师声音立刻柔软了下来:“陈军,是你打的韩永吗?你为什么打他?不知道打人不对吗?”声音到了最后,几乎就是平常人在说话聊天,镜片后的眼睛也显得温柔了许多,往日的严厉是一丝也看不见了。


那陈军一听章老师丝毫没有指责怪罪他的意思,态度也不严厉,立刻大声嚣张道:“是韩永先打的我,所以我才还手打了他,不是我先动手的,他打不过我我失了手才打伤了他鼻子!他打的我也疼着呢!”这陈军眼见老师护着他立刻是倒打一耙,先把责任推到了我身上,同时还哎呦哎呦地叫了几声,话说的也是避重就轻。


章老师听完他的话用眼睛把教室扫了一遍,口气又是一缓,向班里的学生问道:“有谁看见他俩打架了?是陈军说的这样吗?”现在她已经定性是我和陈军两个人互相打架了,这性质立刻就变了,这是一种明显的袒护,我被打跟和陈军两个人打架性质是截然不同的。


班里这时没有人答话,大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还不明了老师的态度,因为老师平常和陈军说话都是有说有笑的,他们摸不清老师是否会把水端平,所以学生们都静静地看着自己的老师。我被打的真实的情况班里其实有不少人都看见了,可陈军是大家都惹不起的人,一是老师偏袒,二他也是孔武有力常欺负人的人,这个问题学生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看同学们没做回答,我忙向章老师申辩道:“不是陈军说的那样,是陈军打的我,我根本就没动手,同学们都看见了!”


我的话还没等说完,章老师就嫌恶地向我喊道:“闭嘴,我没问你,是问班里的同学们呢!他们看见了会不说吗?!”她的语气里明显带着厌恶我的口气,这让班里所有的同学都明白了她的取向,几个平时跟着陈军转的学生立刻响应了起来:“老师,没错,是韩永先打的陈军陈军才还的手,这事不怪陈军,都是韩永招的,那书也是他自己扔下去的!”


天哪,这天下真是没有公理,假话才说了一遍就成了真理,这真让老实人无法生存。


章老师一看形势明显有利于陈军,就狠狠地看了我一眼道:“事实清楚了,你先去水池那里洗洗,然后到楼下把书捡回来,课先上,下午一上学你把你家长请来,你这样的孩子得让你家长好好管管,不然以后不定会怎么样!”说完她就走回了讲台。


我的头一下子大了,后面的课也不知道是怎么上的,中午回到家家里人一看我的样子就急了:“韩永,这是怎么回事?是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老师知道吗?”


我哭着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两个哥哥就吵着让我父母去找老师评理,他们两个人老实,觉得在学校的事就得找老师,让老师一碗水端平。父亲看我被打得很严重也就一反常态地没先打我,同时这事让他们也很气愤,作为人民教师,这老师怎么能这么处理事?!这明显是偏袒干部子弟,普通老百姓的孩子就不是人?!那天中午我爸是气得连饭都没有吃。


下午一上学,我爸骑着车带着我就去了学校。开始父亲还很生气,质问章老师为什么这样处理问题。可章老师坚持是我先挑衅惹的陈军两个人才打的架,又找来上午帮陈军作证的那几名男生替陈军作证,这让我爸哑口无言了,同时章老师又说我经常在学校淘气,还和校外的人在校门口打架斗殴(说的就是上回我被打的那件事,那事她以前一直没问过我,估计是中午陈军等人和她说了她才知道的),几句话说下来,我在她的嘴里已经是十恶不赦。我刚想为自己申辩几句,我那气急了的父亲一脚就把我踢了出去,要不是有办公室的门挡着,我肯定就会被踢了出去,他显然是相信了章老师的话,他觉得老师是不会骗他的。


当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我父亲正给章老师不停地道歉,说我尽给老师添麻烦,要章老师以后尽管全力管教我,要是我不听话打也没问题,作为家长他是绝对配合老师工作的,是绝不会偏袒我的。这番话让章老师听的是满心欢喜非常满意,居然给了我父亲一个笑脸。最后我父亲向她告辞,请她一定严厉管教我,章老师笑着道:“那都是我们当老师的应当做的,每名学生的好坏、进步退步,都牵着我们当老师的心哪!”


我父亲又是连连称谢,章老师就把他送到了办公室门口。当他走到我的面前,狠狠地对我说了一句:“晚上回家再跟你算帐,让你和人打架不遵守学校纪律,尽给老师家长添麻烦!”


章老师一听,还劝我父亲道:“孩子不听话要尽量说服教育,轻易不能打!”


我父亲嘴里称着是,眼睛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一拉办公室的门,陈军的几个狗腿子跑掉了。……我父亲走了以后,章老师又训了我一通,尽管我很委屈,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等我回到教室,陈军早已经得到消息,他坐在教室的窗台上看着我是哈哈大笑,那几个狗腿子也是围着他跟着笑。我望着他们,胸膛里满是怒火,陈军挑衅道:“怎么着?还没挨够我的打啊?哈哈哈,今天我不打你了,你还是晚上回去等着你爸打吧!”


我从来没有和人打过架,四兄弟里在此之前我是唯一没被父亲打过的,在父母的严格教育下,我一直也是逆来顺受,嘴还笨,不会告状拍马屁,可这陈军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陈军看我愣愣地站在那里又哈哈笑道:“晚上的帐怕不好算吧?”


一想到晚上会狠狠地挨顿打我一下子就泄了气。看着陈军那得意忘形的样子,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默默地走回自己的座位,这一下午又是不知道怎么过的,脑子里全是自己也算是个男孩子的,怎么这么受窝囊气啊?!自己怎么也算是个男人,不能这么不要面子!而且凭什么打人的不挨训,被打的却还要被打?凭什么挨了打还要受气?整个下午我想的全是这些,老师讲的是什么我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尽管我很不情愿,也非常害怕,但我放了学还是赶紧回了家。


当天晚上,果不其然,我父亲并没有因为我眼睛被打封而饶过我,还是狠狠地揍了我一顿,他打骂我的声音,街坊邻居全听见了。我母亲看着我挨打想去拉我父亲而不敢,只好在一旁劝道:“咱们自己的孩子自己还不知道吗?他什么时候跟人打过架?”


我父亲愤恨道:“那老师还能骗咱们?人家是有根有据啊,说的头头是道!”


我母亲没有答言,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等我父亲打完我她就把我拉进了里屋,看着我红肿被打封了的眼睛轻轻哭泣了起来。从那天开始起,我对这个社会就充满了怨恨,其中最恨的就是我们的班主任章老师,对于对她的怨恨,我甚至远远超过恨陈军。


(未完待续我的QQ是385845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