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十一章 大风起兮云飞扬 第六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4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周峰和孟晓云为了京京,连蒙龙的婚礼都没参加,躲回了鼎湖老家。京京的情绪极其糟糕,本来对女儿的“无行”恼怒异常的周峰也压下了对京京的恼怒,尽量哄京京高兴。闻知刺杀案的消息,急急赶回帝都,看到的情景令人肝肠寸断。二十多年亲密相处情同姐妹的二人一死一伤,孟晓云简直无法相信短短几天便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周峰和孟晓云为了京京,连蒙龙的婚礼都没参加,躲回了鼎湖老家。京京的情绪极其糟糕,本来对女儿的“无行”恼怒异常的周峰也压下了对京京的恼怒,尽量哄京京高兴。闻知刺杀案的消息,急急赶回帝都,看到的情景令人肝肠寸断。二十多年亲密相处情同姐妹的二人一死一伤,孟晓云简直无法相信短短几天便与崔静阴阳相隔,永无相见,而那边林小如仍未脱离危险,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孟晓云在崔静的灵前痛哭了一回,没有见到龙行键婉儿苏洁,将京京留在龙府,跟着周峰到陆军总院探望林小如。

总院戒备森严,周峰进入林小如病房的楼层,竟然出示了三回证件。在走廊口看见吕晓斌和贺小枫,周峰特意走过去握握贺小枫的手,表示安慰,贺小枫眼睛红红的,看得出他极为内疚。

医生向周峰介绍了情况。林小如的伤比预想的还要重,子弹伤及内脏,出血止住了,因为子弹带毒,危险尚未脱离,人刚醒过来,还目前不宜探视。周峰和孟晓云也只是隔着玻璃看了在重症监护室中的林小如,龙行键和苏洁在里面,看到周峰,两人便出来了。

“一定要顶住,你千万不能垮。”周峰握着龙行键的手,不知道怎样安慰他。苏洁则被孟晓云拉到一边,两个女人嘀咕了几句,开始低声啜泣。

“谁负责缉凶?高天成吗?”周峰问。

“嗯,我没有多过问。齐平和克定都有参加,案子已经有眉目了。”龙行键神情委顿,坐在外间的沙发上,掏出烟点了一支。

“我想还是去天成那里吧,破案是大事,希望不要出乱子。”周峰心思缜密,现在全国都在关注着这件大案。

“好吧。”龙行键使劲吸烟。

“府里就交给晓云吧。婉儿呢?”

“她去太阳堡了。”

“哦,阿龙,不要穷追了,适可而止吧。我听说你调童山的部队进京了?”

龙行键的眼神立即变得锐利起来,“你什么意思?要我的家人生活在无穷无尽的担忧中?周峰,你不要犯糊涂,我死了,包括你在内,我们这帮人全部完蛋。”龙行键的声音很大,周峰不禁向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苏洁和孟晓云吃惊地望着他们,苏洁指指内室,龙行键点点头,不说了。周峰将龙行键拉出室外,隔着半透明的磨砂玻璃,孟晓云和苏洁看见两人争论着什么,龙行键不停地挥手下劈,那是他情绪激动时的表现。两人说了一会儿,龙行健推门,招手叫苏洁出去,孟晓云没有跟出去,很快,苏洁回来,低声说,“他们去看阿静的坟地了。”

“要回祖坟吗?”

“不,他的意思是就葬在帝都,也好常去看她。在落霞山那边,风景很好,他买了一块墓地------”

话题太沉重,孟晓云收住不再问了,她虽然出身平民,二十年的经历早已将她锻造成半个政治家,她清楚周家和龙家已经是密不可分的利益共同体。龙行键如果遇刺身亡,帝都的政治局势定然大变,周峰的命运就难以捉摸了。好在龙行键躲过了一劫,从苏洁口里得知当时的情景,孟晓云感慨万千,崔静和林小如这两名柔弱的女子,用她们柔弱的身躯护佑了丈夫的安危,也化解了一场政治危机。孟晓云很难相信谦和文静向来与人无争的崔静竟然能在危机关头奋不顾身地将凶手扑倒在地,用她的身躯挡住了凶手后发的子弹。换了自己,能不能做到?孟晓云不停地问自己。

“进去看看小如吧,她还不知道阿静的事。”苏洁低声说。

林小如看见孟晓云,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孟晓云在她身旁的椅子上坐下,用手轻轻握着林小如冰凉的手。“不要说话,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林小如微笑着点头。医生进来给林小如检查。示意孟晓云出去。孟晓云在总院工作过很长时间,大部分医生都认识。

晚上孟晓云就和苏洁住在套间的外间。林小如睡的很沉,俩人为了不打扰林小如,忍住不说话。晚饭的时候,孟晓云问了龙府的情况,张罗的人很多,便决定留在医院陪林小如。她躺在黑暗里,睁着眼睛想事情,现在的关键是龙行键下一步采取什么措施,孟晓云已经听说了龙行键调兵进京的事,是苏洁在晚饭时跟她说的,几万绝对忠于龙行键的部队进京,意味着龙行键将要用强力铲除一切阻挡他前进的障碍。下午丈夫究竟跟龙行键谈了什么,孟晓云很想知道。原来只是从书上看到政治斗争的残酷,现在她真切地感受到了。

“为什么要调兵呢?”孟晓云感到害怕,忍不住低声问苏洁,她知道睡在一张床上的苏洁根本没睡着。

“我也不知道。我们也是事后才知晓,婉儿还和行健争了几句。”苏洁也是忧心忡忡。

“会是谁干的?”孟晓云问苏洁,又像是自言自语。

“不知道。行健这一段时间得罪了很多人,我劝他总不听,我也不想管他们的事。”苏洁坐起来,“晓云,我很害怕,总觉得行健他其实是知道谁干的。”

孟晓云吃了一惊,也坐起来,“你说他知道?”

“我猜的。但事实上很多事情他都知道,但不和我们说。帝都的各种势力太庞大了,比战场上的兰斯军团强大十倍。他孤立无援,只能相信他的部队。”

“段鹏的部队不可靠吗?几个月前,他就是凭着段鹏取得胜利啊。”

“不是不可靠。如果只是王家或者什么人,事情并不难办。”黑暗里,苏洁的眼神有些发亮,“晓云,这二十多年,我们过过几天安生的日子?和兰斯人打,和帝国军打,和那些潜藏的轩辕寂的人打,死了多少人啊。现在连阿静都死了,多好的人,都逃不过去。他累了,累坏了------”

“如果只是王家?”孟晓云咀嚼着苏洁的话,感到彻骨的寒冷。

8月18日,崔静的葬礼低调举行,尽管没有声张,帝都官场的主要人物都来了,落霞山再次封山,龙行健家人和崔家的人来的时候,几百辆轿车将山道占的满满当当,费了二个多钟头才进入墓地。典礼仪式很简单,崔静的棺木在龙行健的注视下放入墓室,龙行健象征性的填了第一铲土,等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迅速将墓室封好。

崔静的墓地很简单,白色的大理石基座,白色的墓碑,“爱妻崔静之墓,龙行健敬立。”碑文很不规范,倒是很像龙行健的为人。墓地是一块平坦的所在,摆满了花圈花篮。放眼望去,周围是密密的桃林,春天的时候,这里应当是很美丽的地方。

“阿静,你喜欢花草,喜欢安静。今天人太多,吵着你了,”龙行健肃立在墓碑前,他身后是苏洁婉儿和孩子们,“等人散了,这儿会很安静的,春天来的时候,满山的桃花开了,你会喜欢的。我会常来看你,在你的旁边,留了我的地方,将来会永远陪着你。”龙行健平静的声音让家人再次哭成一团,“我们会照顾好小爱,不会让她受委屈的,你放心吧。杀害你的凶手有的已经抓住了,我会给你报仇的。”龙行健回身对孩子们说,“过来,给你们的崔妈妈叩头吧。”

等家人行礼毕,站立一旁,参加葬礼的客人们按照职务依次走上向墓碑行鞠躬礼,和龙行健及家人无言握手,离开。整个过程用了三个多小时。崔煜留下来,显然是要和龙行健说话。今天崔群没来,他是崔家出席葬礼唯一的长辈。

“总长,”龙行健轻声打招呼。

“这边说话,”崔煜看见婉儿跟过来,住了口。龙行健对婉儿说,“我们谈点事,你回去吧?”婉儿凄然一笑,“还用背着我吗?崔总长?”

“也是,帝国本没有能瞒过永平公主的事。龙帅,今天凌晨,就在我们来这里的路上,高天成下令将主要人犯全部枪决了!”

“什么?”龙行健惊呆了,“枪决了?谁下的命令?不经过审判就枪决了?”

“高天成说他怕你心软,斩草除根嘛。王林、王宁,初雪林等十二个主要涉案人全部被枪毙了。王家子弟占了七个。”

“杜金呢?也枪毙了?”

“没有。高天成说他并不知情,留了他一条命。”崔煜冷冷的地看着龙行健,“阿静的仇算是报了,对吧?”

“混蛋!”龙行健勃然大怒,脸色铁青,转脸看着婉儿,“公主殿下,这事你知道,对吧?”

“不,我并不知道。”婉儿肯定地说。

龙行健脸上阴晴不定,“童山!”

站在不远的童山跑步过来,这两天,这位银星中将和龙行键寸步不离,成为龙行健的贴身警卫。

“龙行健,你冷静些!”婉儿大惊,拉住丈夫的胳膊。

龙行健盯着婉儿,“不愧是轩辕家子孙,好手段,好手段。当我是三岁的孩子,任你玩弄于股掌之上?”龙行健冷冷地对童山下令,“带兵去总局,将高天成、齐平、陶克定、周峰一并抓了。嘿嘿,保安总局,保安总局。”童山楞了一下,这四人可都是龙行健线上的大将,他看着婉儿和崔静,“你多带些人,保安总局可不是一般地方。”龙行健补充一句。

“不用你抓,”崔煜的声音很冷,“他们现在就在你的府上。龙帅,阿静是为你死的,你看着办吧。”崔煜转身离去。

“崔煜,你为什么离间我们夫妻情分?”婉儿大叫,她被丈夫从没见过的阴冷表情吓坏了。

“公主,阿静和行健就不是夫妻?他们之间有没有情分?”崔煜没有回头,站住丢下了一句话,然后走了。

“夫君,此事我确实不知,具体是怎么回事,回去一问便知,何必如此激动?”婉儿深吸一口气,尽量温柔的声音对丈夫说。

高天成等人确实在龙府。在夕阳的余晖里,龙行健用半小时看完高天成给他的卷宗,“啪”地丢在书桌上,屋子里只有高天成和周峰。他俩表情木然地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

“有什么问题吗?”高天成问。

“问题?为什么不经审判就枪毙?十二个人,集体枪决,轩辕寂灭亡前的大屠杀?说,为什么不让我见他们?”龙行键想起王林,那个曾跟他一起养伤的少校军官,那个在景湖战役被俘的中校军官。那时的他将王林当成自己的朋友,但是,毫无疑问,王林参与了针对自己的行动。朋友,也许在自己拒绝王林生意上的要求后就没有朋友一说了,没有共同的理想和利益,就没有朋友。

高天成好整以暇地端起孟晓云给他上的茶喝了一口,“龙帅,我将这帮人渣交给你,你怎么办?”

龙行健默然无语。

“我就知道,你一定捡起那套迂腐的法制理论,组织什么法庭来审判。没错吧?能枪毙几个?”

“该是几个就是几个。”龙行健冷冷地说,“你以为这样就能掩盖真相,蒙蔽天下人?笑话,我龙行健虽然不是什么天才,这点脑子还是有的。说,太阳堡参与到什么程度了?”

高天成叹了口气,“行健,我知道瞒不过你,也没想瞒你。至于今早上的事,却和公主无关,完全是我的主意。为此我负我应负的代价,总要给天下一个交代嘛。周峰,你来说吧。”

“阿龙,这事我参与了。高兄的办法恐怕是最好的,舍此别无良策。”周峰说。

“是轩辕博还是轩辕禾?对,轩辕博没有这个魄力,一定是轩辕禾,恐怕你们还漏掉一个人吧?”龙行健冷冷地说。

“当然,她是皇帝的生母,总要留点面子嘛。”高天成说。

抓获初雪林及王家涉案的主要人犯后,特别是查明初雪林的资金来源,高天成和周峰便意识到王家背后还有人。初雪林只能算是王家生意的合伙人,并不是王家的走狗,在这灭门危险下为什么做这没头生意?就算龙行健整治王家,又没有涉及初雪林的安全和财富,何苦搅这趟浑水?这是一道并不复杂的算术题,初雪林就是皇室与王家的联系人!

果然,第一遍提审初雪林,初雪林便全部招认了,他是受轩辕禾的指使和王家联系的,除掉龙行健的动机双方都有,王家是避免走司马家族的老路的唯一机会,轩辕禾担心的却是轩辕王朝的千秋传承。在除掉龙行健这个“千年一遇之祸胎”(轩辕禾语)的问题上,双方一拍即合。轩辕禾是无法单独完成这一“壮举”的,他久居深宫,社会关系很有限,策划这一行动容易,实施起来就难了。这样就需要在帝都势力盘根错节的王家来主打。他们之间的联系人便选择了初雪林。初雪林从黑道洗白,走了轩辕禾的路子,当时是新朝甫建,轩辕台感念轩辕禾“大事不糊涂”的品质,对这位四弟很是优容,轩辕禾经常出入太阳堡,开始建立自己的关系网,初雪林就是那时结识轩辕禾的。后来王家得宠,王林组建联合投资银行,轩辕禾通过初雪林将自己攒的几十万金元投入了这家私人银行,用的是初雪林的名义。这回谋杀龙行健,在“3.30”事变后不久就确定了,王家开始针对龙行健可能出现的场合有计划地培养杀手。但龙行健爱好很少,几乎是两点一线,除了太阳堡就是家。在严密防范下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视察军队的机会更不要想。机会很难找,几次计划都流产了,直到蒙龙结婚,场所定在了桓泰,王家意识到机会到了。但没想到功亏一篑,竟然被两名女人用生命阻止了一次必成的谋杀。以婉儿的精明,事后不久就意识到了真正的主谋可能就在太阳堡,她抑制悲愤,一面料理崔静的后事,一面跑到皇宫责问皇帝,轩辕博却是一无所知,婉儿想起当时的情景,皇帝可能真不知道。她逼问轩辕禾,这位老谋深算的四皇叔自然是一口否认。直到龙行健不和任何人商量就调童山、孙恪的部队进京,空军全力空运,婉儿意识到丈夫对于一切都心知肚明。在帝都的军事力量,婉儿都可以施加影响,唯独童山她是不行的,这个人只认龙行健,在龙行健的命令下连她都可以抓。婉儿大急,时值高天成的案子进展神速,婉儿跑到皇宫威胁轩辕禾,她将案件的进展及龙行健调兵入京的事一说,轩辕禾立即知道大势已去,对婉儿坦白了一切,婉儿恼怒万分,在她心中,丈夫的安全比皇帝要重要的多,但轩辕禾用轩辕王朝的安危说服了她,“我当然会给你一个交代。现在龙行健安然无恙,我死了,皇族恐怕再难对尊夫有任何企图。现在要做的是保住博儿的皇位。我来问你,你是不是轩辕家子孙?你就忍心将千秋霸业毁于一旦?你就看着龙行键篡位成功?”

婉儿矛盾万分,这几天家里的事太多,她没时间跟伤心过度的丈夫深谈,也怕丈夫盛怒之下清除皇族。她夹在其中,九泉之下如何见父亲?至于废掉王朝自立,像一层薄薄的纸,隔着这张纸,是一片更加神奇的世界。婉儿想过,那样她的儿子将可能是皇帝,而不是外戚!婉儿不知道如何办,或者来不及想明如何办,事情已经透明了。

事已至此,龙行健面对满脸愧疚的婉儿,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夫君,博儿并无害你之心,他还是个孩子。轩辕禾要给你我一个交代,也许,他现在已经自戕。他不自戕,我也会派人干掉他。这回就这样算了吧?”

“龙帅,他们培养的其他杀手我正在缉捕中。王氏毕竟是皇帝生母,一介女流,这回确实没查到王氏和外界来往的证据。公主说的甚是,政治斗争,妥协是免不了的。经此一役,王家已经凋零,他们其余人的处置全按你的意思办。至于皇室,轩辕禾一去,群龙无首,怕是无所作为了。轩辕家传承千年,先帝遗泽尚在,即使是轩辕禾,在帝国名声也很好,处理轩辕禾我没意见,但不宜公开。”高天成说道,“为了龙帅的令名,我明日便辞去总局局长,请龙帅物色人选,总要有人牺牲嘛。”

龙行健没说话,目光落在他们全家的照片上,崔静微笑着看着他,“阿静,是我害了你------”当着高、周,龙行健潸然泪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