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三卷 北伐》 七 黑阳山 下

mulinsen444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URL] 这时宋军马不停蹄,己赶到了阳武,这里离黑阳山大约只有十余里了,几乎是片刻皆到。杨炎见这时天色尚早,于是按万显声为他提供的一个僻静靠水的山凹之地,暂时做为驻军休息之地,让全军休息、进食、饮马,等天黑之后再去袭击黑阳山。不过杨炎也不敢大意,一面派下十余拨斥候分散去打探消息,一面也叫魏昌将飞鹰放出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这时宋军马不停蹄,己赶到了阳武,这里离黑阳山大约只有十余里了,几乎是片刻皆到。杨炎见这时天色尚早,于是按万显声为他提供的一个僻静靠水的山凹之地,暂时做为驻军休息之地,让全军休息、进食、饮马,等天黑之后再去袭击黑阳山。不过杨炎也不敢大意,一面派下十余拨斥候分散去打探消息,一面也叫魏昌将飞鹰放出去,从空中侦察金军的动向。


而这时女兵们才终于有机会去洗一洗身上粘满瓜鲜血,不过谁也没胃口吃东西。


士兵都在休息的时候,杨炎却招集将领,分派任务。由于陈亦超被派走了,第一营体指挥只有刘复武一人,杨炎将王世隆也调第一营做刘复武的副手。接着杨炎令留下辛弃疾和魏昌领五营在这里看守多导的马匹、淄重、车辆,并监视金军的动向。其他四营都去烧粮。


杨炎本想把女兵也留下,但赵月如执意也要去烧粮,而其他的女兵也不甘示弱,都要求一起去。杨炎无奈,也只好同意了,将她们也编入了四营。


这时两只飞鹰在空中上下飞舞十分急促,魏昌脸色一变,道:“后面有金军,大约离这里有六七十里地。我看过一会儿就会有探子回来报信了。”


六十七里地,如果是骑军的话,要不了两个时辰就可以赶到了。杨炎看了看天,这时己是黄昏时分,不过现在是五月时节,昼长夜短,太阳虽以西沉,却还是很亮。但现在以不能再等下去了,杨炎立刻下令,一面命人继续监视金军的动向,一面传令士兵准备出发。




金军的粮仓位于黑阳山脚下,背山结寨。由于是临时选定在这里做为屯粮之地。因此大寨建得比效简陋,只是用一排木栅扎作围墙,里面就是数不清的粮垛子。一个个都垒得向小山一样高。驻守在这里的金军约有一万五千人,不过大多教都是充当杂役,真正的士兵只有不到五千,面且还都是一些老弱之兵。


不过因为黑阳山是在金国境内,远离战场,因此黑阳山粮仓都守将博里并不但心粮仓的安全。除了到粮和发粮的时候会忙一些以外,平时也没有多少事可做,因此博里平日无事总是和几个交情不错的头目一起饫酒为乐。反正这酒有的是,少个几坛又算得什么。


由于金国将全国大多的粮草都调集在这里,因此南京路、中都路、河北路、山东路等地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了粮荒。于是博里私自买了些粮食,做无本的买卖到是发了一笔财,反正这里屯轵着近百万石粮食,少了千八百石谁察得出来。博里到是希望能这样长期驻守下去,这样可就会财源不断。他都以经开始计划,回去以后可以买多少亩地,到是时辞了官做个地主也不错了。


这时博里又在大营里和几个头目正喝得醉熏熏的。因为天气炎热,他们一个个都赤着上身,只穿了一条短裤,犹自还在推林换盏,划拳行令,不亦乐乎。


这时,一个士兵连滚带爬的跑进了大帐,杀猪般的叫道:“大人、大人、有军队杀来了,有军队。”


但己喝得醉亦膜肽的博里却毫不在乎,含含糊糊道:“军队来了……一定是来……来运粮的,你们……你们自己安排就行了,不要来问我了……来,来……我们再喝……喝。”


那士兵急得直跺脚,“大人,可不是来运粮的,是来烧粮的。大人,你醒醒,了不得了。”


博里哈哈大笑道:“烧……烧得好……这酒烧得……烧得有劲。”


他正说着,只听“朴”的一声,一支羽箭穿过营帐的顶上落了下来,“夺”的一声,正好钉在桌孑上,箭头上迮燃着一团火焰。


“当啷”一声,博呈手中体酒碗摔到地上,摔得粉碎。虽是五月的天气,也惊出了一身冷汗,酒意立刻醒了一多半,耳中只听到“嗖,嗖”的箭矢划破空气的响声不绝于耳。博里知道大事不好了,也顾不得穿衣服,光着膀子冲出了大帐,借助黄昏夕阳的余辉一看,只见在五十步开外,无数身披白袍的宋军一字排开,数以千计的带火箭矢如同飞蝗一般落到大寨之中,寨里也是一片混乱,士军、杂役中箭倒地的人己有不少,其他的人都在四处找地方躲箭。有的箭矢落到帐蓬上,粮垛上,将帐蓬、粮垛烧草,虽然这时火势并不大,但星星之火以呈燎原之势。


这时那个报告的士军也跟着跑出了大帐,犹自还在博里的身边叫个不停“大人,大人,这个怎么办啊,您快想个办法。”


博里气得踢了他一脚,道:“想办法?想什么办法?还不快去救火,快去救火。”其实当初在这里建粮仓时为了防火,特竟挖了十几口水井,可是现在宋军的箭矢如雨点部般落下,谁还敢出来救火。


原来杨炎率领宋军一路来到黑阳山粮仓前,根本没有受到任何阻挡,一直冲到金军粮仓的木栅前五十步左右时,杨炎立刻下令宋军呈扇形排开,一齐向金军大寨中射出火箭。宋军射箭都不是平射,而是向斜上方射箭,箭矢划出一道道抛物线,火雨一般落到粮仓之中。


连续射出十余轮箭雨之后,杨炎发现粮寨之中以经毫无还手之力了,连零星的抵抗也没有了。杨炎立刻下令向粮仓里冲。曹勋、高震、刘复武,王世隆四人率领着一营、二营的人马向金营冲去。冲到木栅附近,宋军纷纷抛出套索,套往木栅,千余名宋军一起用力向后拉,只听“哗啦”“哗啦”顿时将木栅拉开十几个缺口,宋军纷纷纵马涌入粮仓之中。


杀进金营的宋军都是一手执马刀,一手拿火把,杀进金营之后并不急点火,而是逢人就杀,欲帐就砍向粮营的最深处杀去。营里的金军毫无抵抗之力,被宋军杀得尸横满地,四散奔逃。而逃出粮营的金兵都被右营外宋军的三营、四营射杀。就在宋军杀入粮营之后,外面守着的三营和四营就停止了向金营里射箭,但驴果有金兵逃出来,那么将绝不留情的射杀。


这时一个斥候跑到杨炎身边,道:“禀扳统制,后面有一队金军,约有一万五千人,向黑阳山方向赶过来了,现在离我们不到三十里地了,请大人定夺。”


杨炎道:“你继续打探,金军每近五里向我报告一次。”


那斥候答应一声,立刻走了。杨炎接着传令,金军的援军不到,宋军只管烧粮,不许回头应战。


这时杀入粮营的曹勋、高震、刘复武、王世隆也己杀到了粮营的最深处。当下四人分头,曹勋领一军向左杀,高震领一军向右杀,刘复武和王世隆率军转头向回杀出。这一次一路杀着,一路开始点火烧粮,烧帐蓬。


这时天色己渐渐暗了下来,等到宋军再从粮营中向外杀的时候,一座座小山丘一般得粮垛子都已被点着,熊熊大火燃烧起来,立刻映红了半边天空,连月亮也被染上了一层红霞。在这晴朗夏日的傍晚格外耀眼,随着宋军不断杀出,整个粮营顿时变成了一遍火海。刚才还在四处躲蔽宋军的金兵这时也藏不住了,纷纷从躲藏的地方逃出来,不过己有不少人己葬身在火海中。但逃出来的金兵也并不幸运,等待他们的是宋军的箭矢和马刀。


尽管离着五十多步的距离,宋军仍然可以感党到热浪灼人,在大火的映照下,一切有如白昼一般的清晰。金兵们带着火惨叫着四散奔逃,有的被砍杀,有的被射死,还没有死透的倒在血汨中呻呤,被大火烧着的挣扎着哀号,以及火焰燃烧时发出的“猎猎”声音交织在一超,仿佛地狱一般的惨烈。


血腥味,焦糊味和肉体被烧时发出的恶臭味弥散在空气中,呛人的肺腹。


尽管没有亲自上阵,只是远远的看着,以经经历过一场战斗的女兵们这时仍然受不了,赵倩如、韩照静、张文珠等人一个个跟本不忍再看下去,闭着眼睛又趴在马背上干呕,刚才休息的时候她们都没有胃口吃东西,而这时连胃液都吐出来了。其实不只是她们,就是以算久经战场的杨炎、虞公亮、王世隆等人也都看得心惊肉跳。


倒是赵月如,乃然咬紧银牙,强迫自己睁着眼腈,看着这一切,她终于明白了,这才是真正的战场。


这时又一个斥候跑到杨炎身边:“禀报杨统制,金军现在离饿们只有五里了。”


杨炎听了,立刻回头看去,在月光的照耀下,远处依稀有黑影摇动,隐约也听到有马蹄声。杨炎立刻下令:“吹号,收兵撤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