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士兵 第一部 吴王争霸 第二卷 天地 第二节 先王骨血

北宋杨六郎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size][/URL] 在这黑夜之中,就连月亮的光芒也无法穿透笼罩在建业的黑暗,无数的阴谋在这座石头之城酝酿。   在这黑暗之中,仍有一行人穿越黑暗,在建业城内穿行。   这一行人来到了天牢,一个脸带青纱身穿两品官服,脚蹬一双别致官靴的青年男子走在最前面,如果我见过这双官靴,一定会想起来,他就是让我饱尝“满清十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6/


在这黑夜之中,就连月亮的光芒也无法穿透笼罩在建业的黑暗,无数的阴谋在这座石头之城酝酿。

在这黑暗之中,仍有一行人穿越黑暗,在建业城内穿行。

这一行人来到了天牢,一个脸带青纱身穿两品官服,脚蹬一双别致官靴的青年男子走在最前面,如果我见过这双官靴,一定会想起来,他就是让我饱尝“满清十大酷刑”的张奉。随着他们走过一道又一道铁门,跟在他身后的人越来越少,直到走到最里面的一个房间,他身后还跟随着最后一个人。

“父亲大人请进,孩儿在外面恭候。”罩着青纱的青年官员恭恭敬敬的向身后头戴斗笠,全身包裹在黑色斗篷中的人行礼。

黑衣人轻轻挥了挥手,青年官员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这间房间没有任何的窗户,也就没有任何的光线可以照射进来,就算有窗户,今夜的黑暗也会把透射进来的月色星芒都吸收了下来,而不让其通过。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内,应该是看不见任何东西的,但这个黑衣人却准确的走到了我的泥床之前,因为先前遭受两遍“满清十大酷刑”而无法行动。

“凌阳侯,我知道你醒着,仔细听我说,”黑衣人拿掉了斗笠,如果有光线照射进来,看见这个黑衣人的人都会惊奇的认出来,此人正是江东廷尉张绍。

“水,给我水。”躺在床上的我发出了呻吟,张绍面无表情的望着我:“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身受牢狱之灾,世子为什么一定要治你谋逆之罪,非要杀你吗?”

“我怎么会知道。”仿佛从从牙缝里面向外挤字一样,我确实不明白,本来是贾华谋反,怎么他们非要说我谋反,还把我打成现在这样,我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恐怕骨头都断了。我真正体会了什么叫生不如死。

“你是先王遗腹子,这就是原因。”张绍突然动情跪倒在床前道:“老夫蒙先王特典提拔于草莽,追随先王多年,深受先王恩宠,得赐显官厚爵,老夫又怎么能够眼睁睁看着先王仅存的一点血脉被奸人陷害。”

先王遗腹子,开什么玩笑,我脑子一片空白,老大,这个玩笑开大了。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我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向外挤,没办法,身上皮肉几乎被张奉全部松了一遍,连骨头也沾光享受了一顿大餐。我要是有机会,非要张奉也尝一尝竹板炒肉,火炭烤里脊之类的大餐不可。

“你必须相信老夫,老夫身为廷尉十多年,门生遍布天下,加上老夫负责缉拿天下盗匪忤逆之徒,部下耳目众多,知道的事情自然比别人多一点,此事他们自己还觉得做的非常隐秘,却不知道我也有自己的特殊渠道得知此事。”

张绍把头弯向疼得一动也不能动的我,低声道:“老夫还要告诉你的是在贾华诬告你五日之后,你的养父养母就已经被送进了天牢,就关押在你现在的这个牢房之内。这张床就是他们曾经待过的地方。”

“曾经。”

“是,”张绍叹了口气,“他们已经在三日前被吕蒙下令处死了,可惜我不能带你去看他们安息之地,最可怜的是你的妻子,她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啊”我用尽自己最大的声音咆哮了一声,但只发出了一点微弱的声音,还没有冲出牢房就消失了,我伤痕累累的身体让我无法做起来,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用自己的右手抚摸身下冰凉的石板,泪水无休止的涌出了眼眶,我的亲人,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和我深爱的妻子就这样离我而去,他们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老父再也不会在我跌倒后慈祥安慰我了,我的老母再也不会在我玩耍一天后慈爱的拍打我身上的灰尘了,我的妻子也不会再和我一起养育我们的后代,深情地看着我舞刀弄剑了,再也不会在我忙碌了一天后,做好饭菜等我归来了。我的亲人们永远的失去了。

“老夫自知无法营救公子你出天牢,因此只能把实情告诉公子,让公子也好明明白白上路。”

“怎么确认我就是先王骨血的,我并没有听说父母说过我不是他们的亲生骨肉呀。”

“很简单,公子的养父母并不知道公子就是先王骨血,所以也不可能告诉公子什么了。”

张绍站了起来,“江东有一个传国宝贝,是用海外进贡的翡翠汇合一颗东海夜明珠由能工巧匠欧冶子后代花费了全部心血打造而成。此宝物在白天是只是一只名贵一点的镯子,但到了晚上,它吸收了日月的精华,就会散发出绿色的光芒,里面隐隐有一条白龙在里面飞翔,堪称无价国宝。先王太后准备把这个白龙翡翠夜光镯传给先王的王后,世代相传下去。但先王得知王太后要他迎娶的是江东士大族乔家的长女大乔后,离家出走,并未将白龙翡翠夜光镯留给王太后,王太后大怒,生了一场重病,先王知道消息回宫后,王太后已经病危,迫于孝道和江东的利益,先王与大乔成婚,可是先王并没有把这个白龙翡翠夜光镯交给新王后,王太后追问夜光镯下落,先王说丢了,王太后一怒之下仙逝,白龙翡翠夜光镯再也没有出现在王宫。”

“白龙翡翠夜光镯,我见过。”我原来听父母说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小时候经常拿出来晚上看白龙飞翔,原来这个东西是传国之宝呀。

“先王大婚后三个月就出兵攻打江夏刘表,刘表部将吕公用诡计害了先王,先王弥留之际,告诉老夫和如今的大王他的弟弟孙权,先王出宫时结识了公子的亲生母亲,回宫前公子的母亲已经怀有身孕,让我们迎接她入宫。并传下遗诏,如果生女,立为公主;如果生男,立为太子,由孙权辅佐长大后成为江东之主,立公子母亲为王太后,废掉大乔。大乔为了不失去王太后之位,让他的父亲乔国老派出杀手,暗杀公子的母亲。我赶到公子母亲住处的时候,你母亲已经投江自尽”

“谁想到公子你福大命大,公子母亲并没有在江中丧生,而是被一对农夫农妇救下来后,逃到了新野,剩下公子后,你母亲就去世了,她并没有告诉他们公子你就是先王骨血,因为她不希望公子再入宫庭,卷入那些腥风血雨之中,希望公子能够做一个平凡的人,但因为公子是先王骨血,她还是把那个白龙翡翠夜光镯留给了公子。公子的养父母是一对极其善良的人,他们一生没有生育过其他孩子,这些年来辛苦耕作抚养公子长大,从没有把公子看做别人的孩子呀。”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挣扎着问道,

“有些事老夫当年亲身经历,有些事孙和和吕蒙逼问公子养父母后得知的情报。”

“吕蒙,孙和,我不会忘记他们的。”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孙权就没有再找我?”

“王位就摆在他的面前,在权力面前,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他没有动手杀你母亲,就已经很仁慈了,权力的。不过公子也可以放心,当年大乔已经被孙权毒死,也算替你母亲报了大仇了。”

“公子成婚后,公子的养父母就把白龙翡翠夜光镯交给了公子的妻子保管,若不是贾华诬告公子谋反,公子的养父母和妻子也不会被捉拿起来,也就不会再有白龙翡翠夜光镯重现世间,也不会给公子你全家带来灭门之灾。”

张绍说到这里老泪纵横,跪在地上喃喃自语,“梆梆梆”磕头磕得山响。

“老夫自问深受先王厚恩,无以为报,如今眼看先王遗留得这点骨血也不能够保全,老夫是再是愧对先王,无言日后在地下再见先王亚。”

张绍又在“梆梆梆”的磕头,直磕得满头献血,哗哗的从头上流了满脸。

我艰难的翻了个身,支撑起身子劝阻还在地上磕头的张绍:“老人家何必如此,此事与老人家无关。”

“如今白龙翡翠夜光镯已经落入了孙和手中,再也没有东西可以证明公子乃是先王骨血,正统的王位继承人了,老夫实在是无能至极亚。”他又要磕头,我看他这这样磕下去,血非流光不可,今晚只怕出不了这座天牢了。

“该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争也无用。”我接受了现实,“我对天盟誓,如果能够逃过此难,必将孙和和吕蒙碎尸万段,以报养父母和妻儿之仇,有违此誓言,天诛地灭。”

张绍突然不磕头了,抬起头来:“老夫年迈,有件事差点忘了,当年先王遗诏还有一段内容,是公子母亲如果生女就单名一个引字,叫孙引。如果生男就单名一个陵字,叫孙陵。公子可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这个老糊涂,我怎么会知道为什么给我取个名字叫孙陵。

“因为你的母亲乃是大汉公主刘引陵。当年汉室遭董卓迫害,国之将亡,皇室不保,引陵公主逃到了江东,与先王相识,两人情投意合,可惜天不遂人愿,终究未能成全这段千古佳话。”

“孙陵,”我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心中热血沸腾:“我是孙陵,我就是孙陵。父王在天之灵请保佑我逃脱此难,报仇雪恨吧。”

张绍掏出来一个纸包放到我的身边:“这是先王当年从海外进贡的宝物中赏赐给老夫的雪参灵芝丸,对外伤的恢复有很好的疗效,我儿张奉前日把公子打得皮开肉绽实际上都是外伤,并无严重内伤,外人看起来公子几乎变成废人,实际上并无大碍,公子服下此药,五日后外伤就会愈合,不妨碍活动,但是要想放公子逃走,老夫实在是无能为力。”

“老夫也不敢再过多耽搁,今日一别,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公子了,老夫真是愧对先王亚。”

我见他又要磕头,急忙拦阻:“老人家不用担心,我孙陵有先王在天之灵保佑,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以后等我脱险,一定百倍报答老人家的子孙,决不会怪罪于张奉。”但我也不能就这么饶了张奉,非要好好修理他一顿不可,这个自然不能告诉这老头了。

张绍大喜,跪倒磕头称谢。

等他走了,我把雪参灵芝丸退下,此丸入口即化,化成一股温暖的力量流向了我的四肢,让我浑身暖洋洋的,痛疼锐减,虽然思绪万千,心如刀割,但我实在是太疲倦了,仍然不由自主的昏睡了过去。

一切事情,就等待我重获自由的时候再说吧。

现在的我只想把自己交给大地,交给苍天,我的命运还无法任由自己作主,那我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蛰伏,等待破壳而出的一瞬间,让天地为之惊叹。

我不要再做鱼肉!

我还有血海深仇要和他们算帐,人本有情,天灭我情,既然如此无情,我就要让血与火让他们后悔生于天地间。

我要让这天,在我剑下颤抖;我要让这地,在我脚下驯服;我要让这漫天诸佛,从此向我摇尾乞怜。

这大地充满了罪恶,那我就用血雨腥风来洗刷这罪恶,还大地一个纯洁之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