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不可割肉奉美,虎口前三思。

珂南 收藏 0 74
导读:中国金融体制与其说是需要改革还不如说需要发展来得更准确,其目的是让它更好地适应和满足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而不是特意要和西方金融体制接轨;其效果应该是提高社会资本的利用率,为企业发展提供有效的流通,而不是为了提高投机市场的流通杠杆。社会主义国有银行应该是服务的职能要加强,商业营利的性质要弱化,因为国*家机器的运转不以营利为目标,否则社会资本会一定会通过金融机构大量涌向股票投机、房地产投机市场,而实业发展却出现资本贫血甚至窒息。最后,中国的一切改革都必须明确这样一个使命,那就是:我们的终极目标不是融入西方的体系

华尔街的金融大鳄过去几年狂炒垃圾贷款的衍生品,巧取豪夺之后,又恶意做空被他们做局落套的各大银行和贷款公司,给美国金融体系撕开了约63万亿之巨的口子。被金融寡头拥有并操控的美联储助纣为虐,一手以低利率,高杆杆政策为华尔街的金融劫掠提供流通保证,另一手通过安插爪牙(如高盛前总裁、现任财长保尔森和花期集团高级参事、克林顿内阁的财长鲁宾)、栽赃陷害、排除政治障碍(如制造前纽约州长斯匹茨的性丑闻事件,因他主张限制华尔街)等手段,挟持美国行政当局,为华尔街的抢劫活动提供法律和政策保障。拨开现象看本质,这次所谓金融风暴不过就是华尔街的一盘赌局,在账面上一些赌徒赢了,另一些赌徒输了而已。美联储降低利率,为赌徒们不断输送低成本赌资。就这么还觉得不过瘾,进而允许1块钱当60块用,也就是所谓高杠杆(leverage)。一场输赢下来,不但银行借来的钱输得精光,还因为杠杆,账面上欠了60多万亿赌债。现在美国把这个60多万亿的帐单摊在了全世界面前,让全世界来替输了钱的赌徒还债。保尔森这时候又拿出个7千亿所谓“救市”方案来做引子,哄骗其他国家跟进一起拿钱出来。一个骗局套一个更大的骗局,这就是这次所谓的金融风暴的真面目。


罢了,华尔街那黑窝里的龌龊事天天有。良善人家的子弟避而远之,不去无端惹那个麻烦。今天可倒好,中国某些人,说是要挺身救美市,不知深浅地来趟这个浑水。不仅如此,还在西方那些个插着袖子隔岸观火的各大富国面前为保尔森的7千亿幌子免费吆喝了起来,说什么美国是讲信用的,国际社应该携手救灾云云。在西方大国那些脑满肠肥的老油子面前你算老几?见过什么市面又看得懂什么行情?实在不过是金融的乡巴佬,轮得到你出来说话吗?某些人这个时候毫无自知自明跳将出来充阔佬,实在有些不自量力到了可笑又可嫌的地步。中国这些年无非靠卖资源、卖环境、卖苦力、甚至卖性命换得点血汗钱而已,讲得不好听点实在是卖儿卖女、卖血卖身讨来些个可怜的活命钱,而且一大半拿不回来,以债券的形式变成永远要不回来的应收款。某些人不为中国长期做这种冤大头找不到出路而有半点愁苦,反而自我膨胀起来,飘飘然要当金融风暴中婆娑起舞的“芙蓉姐姐”,真让人感到有些厌恶,若拿劳动人民的血汗来搞 “割股奉君”,那就让人感到极端愤怒了。中国不是介子推,美国更不是重耳。


美国没有“落难”,也根本不缺钱,不需要中国来接济。华尔街的金融大鳄炒涨、做空两头吃,每天上万亿美元的交割,赚饱了全世界的钱,难道美国ZF没有得到好处吗?没有抽到一分钱的税吗?美国ZF好比是开赌场的,吃的是输家赢家双方的“水钱”,什么时候赔过买卖?现在情况是输了的一方还不上钱了,可赢的一方还是在60块当1块地还你的钱哪。再说了,这60万亿的赌债只是账面数字,真正在赌桌上滚的真金白银,恐怕1万亿都不到。那些倒掉的银行不过就是资产过手换个老板而已,那账面上一长串的零本来就是被杠杆上去的,现在再把它60比1地杠杆下来不照样吃香喝辣吗?不然如何能给“闯祸”的银行老总们发出上亿的离职红包?美国这种靠“发达的金融体系”的经济本来就是空对空的虚拟经济,经济的规模靠的就是所谓信用度的大小,什么债券的评级啦,标准普尔啦,说白了就是评估给你玩的赌盘有多大罢了。粮食少产4个“0”就会有人饿死,那才是真的危机,需要舒困解难。美国的经济哪里有什么灾难?两个星期前,美财长保尔森与美联储主席伯南基联袂出来言之凿凿:“美国经济基本面很健康” (fundamentally sound)。话音未落,两个星期以后美国经济怎么突然没有这区区几千亿的注资立马就要断气了呢?真是活见鬼了。现在华尔街金融寡头挟持了美国行政当局,非让你拿出7千亿来,方案不通过就天天给你砸股市,天天出负面经济统计数据,让老百姓来围攻你,ZF就只好再去逼国会。所以说,这个所谓的金融灾难根本就是个骗局。再说了,冤有头,债有主,保尔森的这个7千亿无头账连美国自己人都不肯掏腰包,欧盟也装聋作哑一声不吭,这当口你搁着家里一大堆鸡飞狗跳的烂事没着落呢,出来起哪门子的哄啊?


美国向来无信无义、不仁不德。这些年来更是恶行恶状,恣肆操弄国际石油和粮食价格,恶意贬值美元,全世界吃他的苦头还少吗?美国蛮横逼迫人民币升值20%,又在贸易、货币政策等方面无时无刻不在欺榨中国。美泰公司自己产品的安全问题,却要拿来妖魔化中国,逼得中国代工企业的老板上吊自杀。当时你***不因自己无能为国内企业舒困解难以至于死人而羞耻,现在又凭什么要求中国人民割股奉美,难道就因为美国有上述这些良好的“信誉”?某些人可以不长记性,但不可以这么贱。美国真的需要钱,它有的是办法,印钞机的电钮也在美联储手里握着,美国又在亚洲打着两个昂贵的战争,烧掉何止千亿。再哭穷也哭不到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一天收入不到5美元的中国劳动人民面前。某些人割肉奉美的刀子不要打中国老百姓的主意。

某些人还真是当不了介子推,因为中国不是美国的跟班,美国老百姓也根本不会来赏识你割肉奉君的“忠心”,反而会认为你趁火打劫,不安好心。人家日本、英国都可以来捡便宜货,可你中国出再高的价就是不卖,不然“中国金融威胁”的呼声四起,弄得你羊肉吃不着,惹得一身臊。再不就是美国ZF连同华尔街联手给你做个局子让你钻,最后饿死给钱的,撑死要钱的,搞不好你倒过头来反而欠了问你借钱的。历史上这种勾当中国不是没有领教过,今天的泰国和印尼等还不是敢怒不敢言。泰国前高官他信发誓泰国再也不跟他们打交道,结果立马就被政变搞下了台,至今还被到处通缉如丧家犬。所以某些人收敛一些,不要特意为自己设计一套“义举”出来臭显摆,有本事不用美元计价做贸易呀,有本事规定自己的游戏法则呀,有本事抛几笔美国公债看看呀。中国今天无非是多了一批更敢露富、更加嚣张的贪官和奸商而已,他们的暴富不代表广大中国农民和工人的生活状况,也不反映中国社会的经济现实。在这雾迷罩眼,摸头不知脑的时刻倒是应该讲求一点“韬光养晦”了。如果连这一点政治头脑都没有,哪一天被困苦绝望的民众一把大火真的烧起来,那可不是逼你下山做官领赏的,还不知某些人要抱着那棵大树去死呢。介子推的忠义之举被传颂千古,某些人愚贱之行肯定要被唾骂万年了。


目前,在中国行政当局之内有着一批居心不良、各怀鬼胎的奸佞巧伪之徒,整天拿着“经济全球化”、“金融体制接轨”等异端邪说蛊惑、哄骗甚至恐吓中国ZF上层的那些不学无术的决策官僚。


这些人主要由这三种人构成:


第一种人是吃了人家贿赂、手中握有实权的贪官,他们昧着良心出卖国家利益,堕落成为西方的经济和金融间谍;


第二种人是出国喝了几天洋墨水、对所学之物一知半解,是所谓“有文凭无经验,有学历无学识,有机遇回国做官无本分安心做事”的“三有三无之辈”。他们大多凭着剽学的几条似懂非懂的名词便以财金专家自居,出来骗吃骗喝;


第三种人就大有来头了,往往身后都有罗斯柴尔德家族或某某对冲基金、某某券商投行的背景。他们是做局的高手,常常让人在发财致富的梦幻中倾家荡产,变得一贫如洗。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国际恐怖分子、金融杀手,他们一动作起来可就不是炸死你几个人,而是摧毁一个国家的经济。


这三种人搅在一起已经在国内形成相当的势力,对中国的“金融体系的改革”发挥着不容小觑的影响力。今天的中国**财经官员对马克思的《资本论》一窍不通,信的人是不读的,读的人了是不懂的、懂的人是不用的,用的人是不信的。但却对资本主义金融市场上那五花八门的邪门左道如痴如醉,自然对上述这三种人有着天然的亲和性。依靠这三种人所进行的经济改革和金融接轨,中国经济已经逐步被转变成为了一个一身是病、弱不经风的鸦片鬼,外套着一付裁剪蹩脚却光鲜刺眼的行头,动辄几百亿贸易顺差和热钱滚入,可一断了美国的烟土就活不下去了,没有股市和房地产投机就没有了经济的繁荣,没有****就没有了经济动力。就这样,“改革”、“接轨”的成果彰然具现:



-稀土战略资源被卖得比面粉还要便宜;

-中国人民60%的食用油依赖进口了;

-稳定了几十年的粮食肉类国内市场价格几个月内突然成倍上涨;

-人民币境外增值境内贬值,出现奇怪的倒挂;

-关系国计民生的战略产业被外国财团控股了;

-当日本不断减持美国债券时中国每月却成百亿地增持;

-在海外投资为名义下中国的优良资产被置换成了外国垃圾资产;

-海外金融赌博倒有上千亿的头寸,而国内企业发展却被银根紧缩卡死;



陷入这样的境况,一些人当然比任何时候都要脆弱,哪经得住那些“财经专家们”左骗右吓,对眼下的所谓“金融灾难”——这个美国金融寡头绑架美国ZF和国会的大骗局信以为真,以为美国真的要倒了,中国也真地要跟着美国倒下去了,情急之下,就被身旁这些财金专家撺掇出这么个“割股奉君”的念头。专家忽悠祸国的恶例,莫以此为甚焉。


其实要对付美国这种金融恐怖事件,保护好本国国民经济和金融货币体系并不难,关键是看你自身的政治立场在那里、如何在思想感情上认识美国寡头金融政治体系。好比你如何看待赌博一样,如果你认为这是丑恶的,你就根本不会去赌场输钱。可如果你以为赌博是有钱人发财的有效手段,那你就将冒着倾家荡产风险混迹于邪门黑道。那么我们如何认识现今这个以美元为本位的世界经济体系呢,中国又如何把握自身呢?这里提三个要点:


一、必须认识到美国庞大的金融体系是一个怪兽,不动用国家机器加以防范而任凭市场自由运转是要被它吞噬得连骨头都不剩的。本来中国希望参与这个体系来发展自己,显然这种想法是根本错误的,在这个体系内中国将永远被剥削。美国今天的实物产出只有中国的70% 不到,可比中国富裕十多倍,人均更是富裕五十倍。中国现在资源枯竭了、环境毁掉了,已经到了考虑如何才能摆脱这个体系,而不是与这个体系接轨的时候了。为了不让这个怪兽出来咬人只有靠有效的铁笼子和防火墙,而不是喂它更多的肉。中国多少年来就是在不断地喂它更多的肉,以为只有喂饱了它,才能让自己活下去。今天这个怪兽发作了起来,如果国内某些产业因此而陷入困境,那就说明这些产业的发展方向错了、目标错了、道路错了,忍再大的阵痛也必须转产业、转方向。


二、必须认识到美国ZF是靠不住的,投资美国公债终有一天会血本无归。美国ZF债台高筑已达11万亿美元,美国ZF将永远赤字下去,全面破产是早晚的事,因此美国公债实质上已经是垃圾债券。美国ZF在1913年底就已经被金融寡头集团所颠覆,美国和英国一样根本没有国*家中央银行,美联储当年取用“联邦”就是为了障人耳目。世界货币——美元实际上是美国ZF拿未来税收作为抵押向美联储借贷来的“美联储券”(Federal Reserve Note),也就是美国ZF通过向私人财团举债来发行货币。美国的经济和政治实际上被拥有美联储的财阀家族集团所控制,这个财阀家族集团包括了德裔犹太人罗斯柴尔德家族(也是英格兰银行的股东,美联储的创办者之一)、J. P. 摩根家族、洛克菲勒家族等等,他们还控制着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性金融机构。美联储的账目从来就没有被审计过。它完全在国会控制的范围之外运作,它操纵着美国的信用和货币供应。每一元流通中的美联储券(也就是美元)都代表欠着美联储一美元的债务。当你和我写支票的时候,我们的账户上必须要有足够的钱来支撑支票的金额。但是,当美联储写支票时,账户上是没有任何钱做支撑的,它是在创造货币。废除金本位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约束他们发行货币了。他们掠夺财富的手法就是用国债死锁货币,然后让通货膨胀。凯恩斯就指出过:“ZF可以秘密地和那已觉察地没收人民的财富,一百万人中也很难有一个人能够发现这种偷窃行为”。 世界经济活动以美元为本位,因此他们又可以随心所欲地掠夺着全世界的财富。就这样从1913年到1949年,美联储的资产由1.43亿美元暴涨到450亿美元,这些钱直接进了美联储银行股东们的腰包。现在美联储到底拥有多少资产只有鬼知道。从晚清到49年以前中国一直被这个国际财阀集团的债务压得翻不过身来,是毛泽东的革命免除了债务,解救了中国,否则我们那还会有改革开放的经济条件和基础?如果今天的中国一些人那样认为美国是讲信用的,或像***那样把世界银行等邪恶的国际财阀势力当作中国经济改革的良师,那就会把中华民族重新送入虎口。


三、中国金融体制与其说是需要改革还不如说需要发展来得更准确,其目的是让它更好地适应和满足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而不是特意要和西方金融体制接轨;其效果应该是提高社会资本的利用率,为企业发展提供有效的流通,而不是为了提高投机市场的流通杠杆。社会主义国有银行应该是服务的职能要加强,商业营利的性质要弱化,因为国家机器的运转不以营利为目标,否则社会资本会一定会通过金融机构大量涌向股票投机、房地产投机市场,而实业发展却出现资本贫血甚至窒息。最后,中国的一切改革都必须明确这样一个使命,那就是:我们的终极目标不是融入西方的体系,而是确立我们自己的体系。在这一过程中,我们有必要了解、学习、研究甚至借鉴狼是如何有效捕杀猎物的,但我们不会成为狼,更不能成为狼口中的猎物。


股评道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