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真实的杀伤日寇的数量(日本战后公布版) [西陆军事]

共和国中尉 收藏 12 3009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究竟击毙了多少日军?自从几年前有位叫张忠义的无聊份子发了一个”残忍的一帖,八年抗战中国未取胜”的帖子,这就成为在网络上很流行的翻案话题.笔者研究抗战多年,从来不愿参与这种讨论,因为就经年累月对各种抗战史材的观察,笔者深知这个答案目前仍属无解.这两周看到这些老话题又炒起来,心里实在很不是滋味.要炒这个话题,多少翻翻书嘛,抓到一点支言词组,就要长篇大论起来,这是国人一种很糟糕的心态.所以笔者也花一点点时间,写点心得.

1.首先,我们先看看日本人自称的阵亡人数.

以前就转到和平论坛并引起讨论.当然,笔者基于上述理由并没有参加讨论.当时有朋友提出的说法,是1941年12月之前属”支那事变”,1941年12月之后属”小东亚战争”.所以所谓的191215人,指的是抗战前期的死亡总数.后期的死亡总数应该是2133748人中的一部份.事实上,单单根据网上流行的一些以抨击抗战战果为目的的材料本身进行比对,就可以查知这个说法是正确的.

批评者的依据多半是《日本陆海军事典》所提供的伤亡人数.一般指这份<事典>的资料来源为日本厚生省援护局1956年3月调查资料,不确,其实这是厚生省在1964年3月1日公布的资料,这份资料被大陆权威抗战史作者王辅引用于其名著<日军侵华战争>.而国府在1970年代翻译日本防卫厅的官版日军战史时也在附录中使用到这份材料.王辅书中并指出日本海军当局指在华阵亡总数为2万100人,比这份厚生省公布的材料多700人.据厚生省的资料指出,二战期间日军的死亡人数(指军人,不含平民)如下:

满洲地区:陆军损失:两万六千人(26,000)海军损失:五百人(500)合计损失:两万六千五百人(26,500)

(2)中国大陆本土地区:陆军损失:三十八万五千两百人(385,200)海军损失:一万九千四百人(19,400)合计损失:四十万零四千六百人(404,600)

(3)缅甸、印度地区:陆军损失:十六万零四百人(160,400)海军损失:一千五百人(1,500)合计损失:十六万一千九百人(161,900)

(4)台湾地区陆军损失:两万七千二百人(27,200)海军损失:一万零两百人(10,200)合计损失:三万七千四百人(37,400)

(5)1945年8月15日以后(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

满洲地区:陆军损失:一万九千九百人(19,900)海军损失:三百人(300)合计损失:两万零二百人(20,200)

中国大陆本土地区:陆军损失:五万零四百人(50,400)海军损失:七百人(700)合计损失:五万一千一百人(51,100)

缅甸、印度地区:陆军损失:两千六百人(2,600)海军损失:零(0)合计损失:两千六百人(2,600)

台湾地区陆军损失:一千三百人(1,300)海军损失:四百人(400)合计损失:一千七百人(1,700)

所以,日本在”二次大战中各战场”的陆海军人死亡合计两百一十二万一千人(2,121,000)

基本上这的确是日本官方自称的大战伤亡人数.不过,请注意最后的总计.那是212万1000人.

好,再请上翻到靖国神社”柱位”,小东亚战争栏,日本自称的”柱位”是2133748人.

所以,厚生省的分类观念是,”二次大战”=”小东亚战争”.(1941年12月以后所有日军的战场).

也就是说,上述的统计只是日本当局对1942年12月之后的统计.这份<事典>所提供的材料是王辅等研究者以及许多两岸评论的根据,但是没有做过比较,所以他们多半认为这212万人就涵盖了整个八年期间的日军阵亡总数.由靖国神社的柱位,可以推知,这个数字是日本所谓的”小东亚战争”总数,其中在中国(注意,不涵东北,所以没老俄的功劳),是40万4600人.并不含盖所谓的”支那事变”.

再请看”支那事变”上一栏,即”满州事变”,抗战之前在东北的伤亡是独立分出来的,也就是说,日本自称的19万1215人,上限划在芦沟桥事变.并不是如一些大陆评论者所称,指的是”整个十四年中日战争”.

所以,日本真正自称的八年抗战时期在中国的阵亡总数,应该是40万4600人(厚生省小东亚战争中国战场总数)+19万1215人(靖国神位支那事变总数)=595815人.

笔者觉得,所有乱引用日本材料的中国”专家”,都该打屁股.

这就很清楚了.再根据参谋总长何应钦将军的说法,抗战期间估计日军伤亡在133万人,其中死亡人数估计为68万5000人,这个数字包括了部份共军的战果.国军伤亡总计381万1500员,殉国人数估计为131万9956人.国军即使被公认做了”逾量”的估算,但看起来误差不大,约为高估13%.考虑到战场上对敌方动态的认知误差,13%是可以接受的.

精明的读者会发现以上全部是国军单面所宣称的数据.那共军究竟占68万5000人的多少呢?国军战史指在整个68万5000人之中,共军击毙人数不到那个5000人的零头.因为这个数字是依据军令部战时的战果统计制成的,也就是说,除了如”平型关歼敌3000人”之类的早期战报,这份由军令部战果调制完成的数据,基本不含抗战中后期的共军战果.

基于众所周知的理由,中共的官史的撰写不依史实,而依政治.早期较严肃的战史研究者如王辅,对个别战例干脆抄些官方的”最新更正X版”歼敌数据了事,总人数一般仍采抗战胜利之后军委会所公布的总毙伤数字.其实,光一个小小的平型关战斗,中共官方所公布的歼敌数字就可以变三次,其余可知.一般中共自称抗战期间共军(不含东北抗联)所毙伤的日军总数为52万余人,其中光是一个百团会战就毙伤两万余人,这数字显然有逾常之夸大.笔者看过中共最保守的数据,是整个八年抗战期共军单方面使日军伤亡12万8000人,内击毙人数3万2000人,个人认为这仍然过于夸张.

至于共军的真正战果,老实讲,笔者认为光是比较共军自称的各种版本,研究起来本身就能出书了.各位有兴趣的朋友,发幽探微,追溯往史,其勉乎哉.

总而言之,日军自称八年抗战期间阵亡59万5815人.国军宣称击毙日军68万5000人(其中共军战果在5000人以下),共军所宣布的数字,有待进一步考订.

2.日军的真正损失

请注意,笔者上篇所谈,只是日军的”自称总数”.事实上,有自称总数,就有”实际总数”.那,日寇的军人(不含平民,如日籍慰安妇,观光客,浪人,走私商,政客,技術人員,虽然击毙他们一样属于顺天应人的正义之举),究竟有多少人在中国作战阵亡?在考察上究竟有多大难度?

(1)日军战史的档案缺陷

由日本防卫厅主编的一系列官版战史是笔者的启蒙书,这套在60年代撰成的官版战史,显现日方的战史编辑者在资料上的困窘,日本的官版战史几乎没有一个较好的资料来源.

有人说,不对,日本人”精细的档案整理”是众所皆知的.而日军每个联队,每个师团,都有详细的回忆性战史.对兵器,人物与事件都有綪致的考究.筆者以為,这个说法就外行了.

写战史,最重要征引材料应该是官方的完整档案.以国军为例,笔者学生时代几乎搜罗了2000年以前所有能在各图书馆找到的材料,但是在战史的研究上,总觉得不是味儿.国军的源文件如函电,作战详报,阵中日记,作战计画等等一大半在南京的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一小半在台湾,由中研院近史所,党史会与国防部史政局,各单位图书馆等单位密藏.现在台湾的资料几乎全部可以申请阅览了,光是这”一点点”档案的名录,就让笔者目瞪口呆.笔者要写长沙会战,近史所有薛岳的函电总集.笔者想搞浙赣会战,国防部有会战逐日详报!这只是”一点点”.

去年笔者去年在朋友介绍下买到了二史馆出版的一点点国军源文件合集,那个”冰山一角”,已经让笔者头晕目眩.可惜二史馆是不对外开放的,笔者去年春节,曾在明故宫附近的二史馆宫殿式建筑前踯躇,恋恋不肯离去.看不到档案,欣赏库房的外观总可以吧.这些东西,”民间”是没有的.笔者为了事业,不能再如学生时代般的全天候钻研,实在难过.

中共的战史要研究起来更为容易,据笔者一位好友透露,军科院的档案,不是以册计算,而是以”几个屋子”计算!当然,不对外开放.

而日军战史给笔者的观感,是战史的编修者极度缺乏这类老档,以致战史往往大篇幅引用当事人回忆,并且对细部战况的陈述相当零碎.比如有10个联队参战,刚好能找着2个联队的详细材料,官版战史就着重在这2个联队的战况.日军战史的好处是尽可能将整个战略结构交待清楚,坏处是对细部作战情况往往一笔带过.那这些老档到那里去了呢?要知道,作为战败国,老檔的保存十分不易,特别是战史档案.所以日本人对战时的记录,很大一部份是依靠当事人追忆以及零碎的档案重新建立的档案数据库.这种重建性质的资料,就不大”原汁原味”.

(2)日军战史的人格缺陷

大家都知道,日本人是很恶劣的民族,至今仍坚称没有所谓的南京大屠杀.这种人格缺陷也直接反映到他们的战史搜整.笔者在研究抗战史的时候,对日本人无限扯谎吹牛的厚脸皮甚感讶异.怎么吹呢?方法有二,一是对史料的选择性使用,一是对史实的窜写.这两大良方罩以”日本人材料细致”的彩色眼镜,就能为”信史”了.

比如,日军战史宣称台儿庄战役中第5师团战死1281人,负伤5478人,第10师团战死1088人,负伤4137人。合计战死2369人,负伤9605人,伤亡总数1萬1974人.这个数字被很多相关资料采信,但是处于激战状态的4月2日,日军只承认伤亡共66人,这算什么激战?这里就有一个窜改的痕迹.

昆仑关战役,日军战史还煞有介事地列了个伤亡表,表示在九塘与昆仑关所战死的人员不过300多人.不精细的读者就要被蒙过去了.事实上这个大表,所表列的只有三木支队(1个联队与1个大队)的缩水后伤亡.而日军战史也选择性地强调这个支队的战况,仿佛当年在九塘就这个支队.在对伤亡最惨烈的昆仑关作战进行了伤亡人数与战况的选择性陈述之后,日军战史宣称整个桂南会战期间战死2621人,内少将旅团长中村正雄以下军官27人;负伤3378人,内军官115人.事实上,昆仑关由第5军进行战场清理,第5军很明白的估计被歼灭的第21旅团阵亡人数在4000人以上.这只是昆仑关一处.

淞沪会战日军自称伤亡总数为40672人,其中阵亡9115人.这个数字更是笑话.日军第9师团当年呈报的战况报告提到了伤亡人数的最原始记录,这份材料幸存到战后,并被一本日本XXX书房(倭文假名看不懂)出版的一套档案性史料<日中战争>收录(<第九师团作战经过之概要-上海附近之战斗与南京攻略>.昭和13年1月,第9师团参谋部编制).这份原始報告中,第9师团指出从广福到苏州河该师团一共战死2872人(含军官),战伤6684人.国军的”遗弃死体”为9800.师团在渡过苏州河作战期间战死961人,战伤1843人.国军”遗弃死体”为3500.总而言之,第9师团的原始战报指出在淞沪会战日军转入追击态势之前,该师团已经合计阵亡官兵3833人,战伤8527人,而国军”遗弃死体”仅为13300.一般日军的战报,敌我伤亡比率恒在1:20以上,吉川良辅很诚实地报告,单以阵亡比率计算,为3833:13300,即约为1:4.其次,第9师团只是参战的10个师团之一.1个师团的原始战报所提到的伤亡总数就已经达到12360人,占日军自我宣称总伤亡人数的30%以上,那其它投入罗店,闸北,大场等惨烈战场的师团,伤亡人数该有多少?最后公布的4万多人,有没有缩水?

其实,日军不但在战后公开的材料动手脚,连作战时期的战报都大动手脚,乱吹一气.甚至导致因误信而产生的尴尬局面.日军战史就很坦白地提到在常德会战的一个绝大乌龙事件.常德会战中日军第11军被国军包围,即将就歼,而且伤亡惨重.军司令官横山勇仍大言不惭地向中国派遣军狂吹,说他只损失了3000多人,就已经歼灭了半个第六战区.结果派遣军居然相信了,而且呈报大本营,日本三岛举国狂欢,于是要求第11军守常德.第11军其實伤亡破万,已经差不多了,那里敢守常德呢?所以横山勇只好承认自己在吹牛.这段战史中的各电报原封不动地在日军战史上转载,而且日军战史所征引的”细日记”与横山勇电报日白表示”不能使用”人数在18%以上,但这篇战史最后仍狂吹日军只损失3000多人,日本人连扯谎都可以扯的如此风趣.

最有趣的是日军的编辑者甚至可以在战史中自己承认夸张战果.日军战史坚决否认南京大屠杀,并对种种理由进行了逐条推理.其中一说是屠杀的是10万名国军官兵,日军战史指出,既然”皇军习惯夸张战果”,即使有对国军的虐杀,规模也不会这么大…日本人真是好笑到极点.

所以笔者认为,日军的实际伤亡人数要比其自我宣传的来的高.但是以我国目前在战史上的研究水平,笔者不认为短期之内有可能以有力的中国资料正面抗击日本史料.毕竟,我们中国人自己连个小小的平型关战斗都编造的一塌糊涂,闲来没事还想拆岳飞像,我们有什么严肃的戰史研究成果?可以拿什么驳斥日本鬼子?

走笔至此,笔者实感無比惭愧!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