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弹道专家”出错自杀 案犯蒙冤15年

小蜘蛛 收藏 2 215
导读:通过对犯罪现场遗留的弹头(或弹头碎片)进行分析,确定发射该子弹的枪械,进而锁定犯罪嫌疑人,这种弹道分析技术曾是联邦调查局(FBI)等美国执法机构侦破各类枪击案件的“法宝”。上世纪90年代中期,马里兰州检察机关曾凭借这一技术认定,该州一名警察残忍地杀害了女友。好莱坞还把这起案件添油加醋,改编成了电影《终极谋杀案》。 然而,多年后,这桩陈年旧案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看似科学的弹道检测技术其实并不靠谱,检察机关计划重新审查数十年来的此类案件。日前,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报道,披露了其中的诸多内幕。 警察

通过对犯罪现场遗留的弹头(或弹头碎片)进行分析,确定发射该子弹的枪械,进而锁定犯罪嫌疑人,这种弹道分析技术曾是联邦调查局(FBI)等美国执法机构侦破各类枪击案件的“法宝”。上世纪90年代中期,马里兰州检察机关曾凭借这一技术认定,该州一名警察残忍地杀害了女友。好莱坞还把这起案件添油加醋,改编成了电影《终极谋杀案》。


然而,多年后,这桩陈年旧案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看似科学的弹道检测技术其实并不靠谱,检察机关计划重新审查数十年来的此类案件。日前,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报道,披露了其中的诸多内幕。


警察陷入情感纠葛


“库尔比奇先生,当你拿起这支冷冰冰的手枪,将枪口顶在那个年轻女人脑袋上,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时,我真想知道你那时有什么感觉!”


13年过去了,在美国马里兰州监狱中服刑的詹姆斯·艾伦·库尔比奇,至今仍清晰地记得当年州检察官在法庭上对他的质问。


库尔比奇曾是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一名警察。1990年,已身为人夫的他在酒吧中邂逅了年轻女招待吉娜·玛丽·纽斯林。为了获取纽斯林的芳心,库尔比奇谎称自己与妻子感情冷淡,已分居,承诺尽快结束这段婚姻,与纽斯林再结连理。于是,两人确立了情人关系,一年后,纽斯林生下了一个孩子。


孩子出生后,库尔比奇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纽斯林希望尽快与他结婚,而他原本只将这段感情看成一场游戏,并不愿意真的与妻子离婚;与此同时,妻子逐渐察觉了他的婚外情。库尔比奇开始与纽斯林频繁争吵,后来竟质疑纽斯林的孩子与他究竟有无血缘关系。


纽斯林非常气愤,将库尔比奇起诉至法庭,请求法庭裁定库尔比奇与孩子确有父子关系,责令库尔比奇承担作为父亲的责任。法庭决定在1993年1月13日就此案举行审前听证会。


“弹道分析专家”出手


然而,就在听证会举行4天前,纽斯林莫名其妙地死了。1993年1月9日,她的尸体在马里兰州甘保德瀑布公园内的一个垃圾桶旁被发现,头部有一处枪伤,系近距离中枪而亡。


在调查过程中,马里兰州警方得知了纽斯林与库尔比奇之间的情感纠葛,由于没有发现其他线索,遂将库尔比奇作为主要犯罪嫌疑人逮捕。库尔比奇承认与纽斯林的关系存在“麻烦”,但坚决否认自己是凶手。警方对库尔比奇的住所、车辆进行了搜查,在他的“福特”牌皮卡车上发现了一小块弹头碎片、数处血迹斑点,还在他的一件外套上发现了血迹。警方将上述物品,连同从纽斯林尸体头部提取的弹头碎片,以及库尔比奇的佩枪,一起送至武器专家约瑟夫·科佩拉的实验室内,委托他进行检测。


在马里兰州司法界,时年47岁的科佩拉是个“大人物”。他曾在巴尔的摩市警察局的犯罪实验室工作21年,练就了“炉火纯青”的弹道检测技术,后来加入马里兰州警察队伍,担任武器检测部门的负责人。不仅发生在马里兰州的枪击案件有他参与调查,附近的宾夕法尼亚州、弗吉尼亚州等地警方,也经常邀他协助办案。“他是我认识的最棒的弹道学专家,也是弹道检测领域的3名顶尖专家之一。”前巴尔的摩检察官小詹姆斯·金特里对科佩拉有很高的评价。


由于科佩拉是弹道检测领域的“权威”,因此,检察官们愿意让其作为检方证人。科佩拉几乎从不推托,乐意在法庭上展示自己的专业知识。他经常带着一个超大的子弹模型走上法庭,像玩拼装玩具似地将其拆开,借此向陪审团成员详细说明子弹的内部构造、发射前后的变化等,帮他们理解从犯罪现场提取到的弹头或弹头碎片反映的信息,从而帮助检方说服他们将嫌疑人定罪。


前巴尔的摩检察官沙龙·梅办过一起枪击案,凶手事先将一把锯短了枪管的霰弹枪藏在一个塞满了衣服的塑料袋里,然后突然取出射杀被害人。警方没有找到凶手使用的那把枪,而审理此案的一些陪审团成员不相信,霰弹枪能藏在一个小小的塑料袋内,对检方的指控产生了质疑。于是,梅紧急邀请科佩拉出庭作证。“他带着一把锯短了枪管的霰弹枪、一个塑料袋和一些衣服进行了现场演示,最终成功说服陪审团将凶手定罪。”梅回忆说。


在检察官们眼中,科佩拉不仅专业技术精湛,而且诚实可信,办理过上百件案件,从未出过纰漏。再加上其待人谦和,许多检察官和他都成了朋友。


指控“无懈可击”


科佩拉对警方提取的弹头碎片和库尔比奇的佩枪进行了检测,很快出具了检测报告。报告认定,纽斯林尸体头部的弹头碎片和皮卡车上的弹头碎片来自同一颗子弹,子弹的直径与库尔比奇佩枪的口径完全吻合。在此期间,两块弹头碎片也被送至FBI的犯罪实验室进行化学成分鉴定,FBI出具的报告亦认定,碎片的化学成分与库尔比奇佩枪所用子弹相同。


依据这些报告,马里兰州检察机关正式对库尔比奇提出了犯罪指控。他们推测:库尔比奇将纽斯林“诱骗”或“胁持”到那辆皮卡车上,然后拔出枪将其杀害。射入纽斯林头部的子弹弹头发生破裂,其中一小块穿透颅骨,撞击皮卡车的车门后,掉在车子的后座上。


面对检方看似“无懈可击”的指控,库尔比奇只是无奈地摇头,一遍又一遍地向陪审团申明自己无罪。库尔比奇的律师苏珊娜·德鲁伊奋力辩护,包括库尔比奇妻子在内的4名证人出庭,他们均证明库尔比奇没有作案时间。然而,陪审团更相信科佩拉这位武器专家和FBI出具的检测报告,于1993年11月裁定库尔比奇 “一级谋杀”罪名成立。法庭据此判处库尔比奇终身监禁,不得假释。至此,这件轰动一时的案子告一段落。好莱坞的编剧后来对这起案件添油加醋,改编成了一部名为《终极谋杀案》的电影。


弹道检测技术遭质疑


虽然输掉了官司,但律师德鲁伊并不甘心。她曾在FBI的主管机关——司法部督察长办公室担任律师,深知外行人看来神秘的弹道检测技术其实并不靠谱,坚信库尔比奇并非杀害纽斯林的凶手。在此后的10多年中,她一直关注着这起旧案。


进入21世纪后,美国科学界和人权保护组织对弹道检测技术质疑日盛。2004年初,美国国家科学院出具了一份报告,指出FBI等执法机构广泛使用的弹道检测技术存在诸多缺陷,敦促执法机构进行改进,要求检察机关在起诉枪击案件嫌疑人时多搜集其他证据,避免过于依赖此技术。


这份报告在美国司法界引起了轩然大波。美国犯罪辩护律师全国联合会马上宣布,将敦促其成员积极争取对此类案件提起上诉。该联合会发言人丹尼尔·多德森说:“有人因为这种‘垃圾科学’而坐牢。”


德鲁伊对此感到欢欣鼓舞,积极争取重审库尔比奇一案。重新翻阅陈旧的卷宗,德鲁伊突然有了一个重大发现——当年检方的关键证人科佩拉有在法庭上作伪证的重大嫌疑。她清楚地记得,科佩拉在作证时称,自己拥有罗切斯特理工学院和马里兰大学的学位。她立即分别向这两所大学求证,对方均答复,在毕业生档案中找不到科佩拉的名字。


关键证人竟是一个伪造学历的人!德鲁伊以此为切入点,请求法庭对库尔比奇一案重新举行听证会。科佩拉向法庭提交了一份毕业证书,却弄巧成拙——毕业证书被证明是伪造的。“权威武器专家”的光环顿时黯然失色,法庭遂要求科佩拉公开当年调查库尔比奇一案时的所有实验室记录。


“顶尖专家”饮弹自尽


2007年2月28日,处于重压之下的科佩拉宣布,退出马里兰州警察队伍,第二天在自家卧室中饮弹自尽。他留有一份遗书,但其家人和马里兰州警方始终拒绝透露遗书的内容。


科佩拉自杀后,其调查库尔比奇一案的所有检测记录得以公开。律师德鲁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科佩拉这位“顶尖”武器专家,在这起案件中的表现简直就是草菅人命。譬如,检测记录显示,犯罪现场提取的弹片来自“中口径”子弹,而库尔比奇使用的9毫米左轮手枪属于“大口径”;库尔比奇近期没有清洁过枪膛,科佩拉的报告中却称库尔比奇清洁过枪膛,使得陪审团相信库尔比奇试图掩盖犯罪痕迹;弹片上的膛线痕迹与库尔比奇手枪的膛线尺寸有较大出入,但报告对此只字未提……检测记录显示,犯罪现场提取的弹片与库尔比奇的手枪不匹配。


德鲁伊委托专家对弹片的化学成分进行重新检测,结果与FBI当年的检测结果相悖。马里兰州检察机关不得不承认弹道检测技术具有局限性。他们计划重新审查数十年来的此类案件,其中仅科佩拉经手的就有上百起。德鲁伊正在积极申请对库尔比奇一案进行重新审理,希望能够迎来“迟到的正义”。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