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第三十节



前一天的下午,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二支队第五大队的大队长王守义、在刘官庄支队部领取完任务与通讯员兼警卫员的刘狗子回到了距离支队部将近百里的竖旗山大队驻地时,已近深夜。


下了马,王守义匆匆洗了把脸,狼吞虎咽地吃了两个煮地瓜就与教导员杜义新和副大队长李守清一起召集了由三个连长和三个指导员参加的战斗动员会议。


王守义先是三言两语通报了从支队长那听到的敌情以及支队的战斗部署,然后着重说道:“不仅是支队首长对这次给友军解围的事情看得非常重要,就拿我们五大队来说,我们的武器装备就有三分之二以上都是这个友军给的,还不算上我们支援了济南省委的一百多支轻、重武器。另外,我们大队不少战士的亲人、兄弟还都在这个友军的部队里当兵打鬼子,所以我们一定要完成好这次任务,把友军接出山外。”说完,他扭头对身边的教导员说道:“老杜,你说说看。”


王守义第五大队的士兵基本成员差不多都是日照以北的渔民和农民组成,但大队的军官组织构成,除了大队长王守义之外,教导员、副大队长以及三个连长、指导员基本上是罗荣桓所部派下来的红军官兵担任。因此,每当与日军打仗时无论大小战斗,王守义总是自觉而谦虚地向这些老战士请教,而这些个老红军出身的干部,也因为王守义多年来在这一带的百姓里有着很高的威望以及曾经无私地支援过共产党山东省委武装组织的大批武器而得到上级的器重,从而也很尊重他并听从他的领导。


王守义在这个第五大队任大队长的过程中也清楚:组织民众建立自己的武装需要一个登高一呼的人物,但与日本人打仗,威信和个人的组织能力却代替不了行之有效的战斗方法以及部队的战斗力!尽管他是大队长,也尽管是同残暴的日本人打仗,但他却没有丝毫的权利把原来的乡亲们现在是他大队成员的士兵生命当作儿戏!因此,自从第五大队组建的半年多来,他们大大小小与日军打了几仗,尽管大的胜仗没有几场,可自己部队的损失也不是很大。近日里在这些老红军干部的带动下通过了一阵子刻苦、严格的练兵,倒是把队伍的精神面貌提到了一个新的层面,由此也显示出了大队的战斗力有了相当程度的提高!


“凭什么他罗汉民的第六大队打仗就比我们强?凭什么他们在友军的帮助下在院东头和鬼子打了一仗就有那么多的乡亲们踊跃参军而变成了四个连的大队?我们那一点比他们差?都是当地的农民,都是我们这些当过红军的人领着训练和打仗,都是打鬼子时拎着脑袋敢向前冲的热血汉子,差就差在我们平时的训练要求不是太严、不是太狠而造成了士兵的军事素质差一些!”当过红一军团连长的李守清在几个月前的一次会议上大声嚷嚷出了五大队当时所存在着的问题。


杜义新、这个胡子拉茬的汉子一边点上一只旱烟一边眯缝着眼睛透过烟雾看着前面的几个连长道:“大队长说得很正确,我们的第五大队一定要坚决执行支队首长的命令,尽最大的努力深入山里把友军安全地接出山外。我要着重地说明一下几点:一是我们要不打折扣地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二是从自己的部队来讲,我们士兵的亲人们在友军的部队里当兵,他们有了危难我们不能不管。三是上级从给友军解围一事中体现出了我党团结全国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来消灭、赶走日本侵略者的最大的政治原则,所以我们第五大队也要不惜一切代价来体现这一原则。四是我们要通过这次行动来检查一下我们大队的战斗力,力争通过这次的战斗打出我们第五大队的威风和士气来,为鲁东的子弟兵们增光露脸!”


杜义新简短的几句话不仅把这次军事行动的意义概括得有条有理,还把众人的情绪给激发了出来,不由地让王守义暗自钦佩。


“下面让大队长布置一下具体的方案,然后大伙商议一下吧。”杜义新道。


王守义站起身指着墙上的地图道:“我在支队部里和刘支队长、刘政委和柳参谋长讲了一下咱们第五大队的具体战斗方案,他们都同意并且还给了一些具体的指示。”


“哦?”杜义新以及李守清等人都不由地稍感惊讶———大队长以前从来没有自己一下子拿出过成熟的战斗方案,怎么这次尚未离开支队部就立即有了具体的打算?


“你说说看,你的战斗方案是怎样制定的?具体都是那些内容?”杜义新问道。


“几个月前,”王守义道:“我最后一次到里庄友军驻地时,他们的韩大海陪我在营地周围转悠,当时我看到他们在山里打渔种菜把个军营弄得像个小村子时称赞了几句后,韩大海对我说了这样的几句话:他说他们把个沂蒙山营地弄得再好,小鬼子也不会让他们长呆,少则几天、多则几月一定会调集重兵进攻他们!他们的转移目标仍是要回他们第一个老窝———五莲山。


当时他笑笑说:不管小鬼子来多少人,他们也不会和鬼子硬拼,一定会悄悄地溜走,而溜走的路线会是由西向北再东北,最后经李家坡或管帅两处的某一个隘口撤出山里再回五莲山。他说:万一有了这一天,你听到了信要来支援我们,一定不要进山找我们,如果我们这些人还活着,就一定会沿着这条路线从李家坡出山。你们在李家坡为我们夺得一个出口、或者为我们做一个掩护,我们就感激不尽了!所以,我俩当时就商定好了这个事情。


我在支队部和几个首长讲了这个事情,当时他们就指示咱们第五大队不要深入山里与鬼子众多部队接触,让咱们悄悄接近李家坡。柳参谋长说的更具体,他说:你们应该趁黑摸进去两个连,一个连在李家坡隘口的的山里侧潜伏,等待着友军的到来,一个连在友军来到之前———最好是在友军刚到的几分钟之内猛攻管帅的隘口,把附近、尤其是李家坡隘口处的守敌以及隘口外线附近的鬼子吸引过去,另一个连埋伏在李家坡隘口的外线上,一旦管帅打响,鬼子向该处调兵时,李家坡里侧的一个连和外侧的一个连两面夹攻同时攻占隘口,掩护友军们撤出山外。”


“好主意!”杜义新和李守清同时说道。


“只是,”王守义面色凝重地说道:“只是佯攻管帅、吸引附近鬼子的连队要受到鬼子重兵的攻击,恐怕损失是很大的!”


众人一阵沉默。显而易见,一个连、不到二百人的兵力去装成突围的友军而去进攻很可能是一个中队以上的日军部队把守的山隘口,并且还要承受闻讯来驰援的日军外线增援部队的数倍力量、更有可能一旦与日军交起火来不能迅速脱身,万一被山里缀着友军不放的日军联队主力部队从身后赶来而变成合围,那这一个连的结局无疑会在极端的时间内遭致内外的合击而全军覆灭!


“大队长、教导员,”一连长田亮和指导员于长生在下面小声嘀咕了几句后同时站起身道:“把这次攻击管帅的佯攻任务交给我们连吧?”


“大队长、教导员,”副大队长李守清也站起了身郑重地说道:“我带一连去执行佯攻的任务吧?”


李守清说完,王守义和杜义新一起看向他一时都没做声,最后王守义道:“副队长,我带一连去管帅,你在李家坡一带接应友军吧。”


李守清笑笑道:“大队长就别争了。我们大队一共就三个连,总得有一个连去做这件事情对不对?一连长田亮以前是我的一排长,向来都是以打最残酷的仗而打出名的!另外,接应友军的任务也很艰巨,除了要认识他们、熟悉他们外,还要指挥部队强攻李家坡的隘口,大队长就别争了!”


王守义还要说什么,一直坐着不动的杜义新摆摆手说话了:“副大队长、田亮、于长生,你们一连佯攻管帅的隘口,除了要造出声势,打出友军要从这里突围的阵势,还要在进攻到了一定的程度后面对着越来越多的鬼子部队打一会相持战,你们很有可能要面临着这样一种情况:面对着据守隘口的鬼子一个中队的兵力你们冲不过隘口,而为了吸引附近的鬼子援兵你们又不能在短时间内后退撤出,所以说:在大队掩护友军完全撤出李家坡隘口前的这段时间里,我们暂且定为30分钟吧,你们一连一定要像一颗钉子———不,在攻打隘口时你们要向一支出弦的利箭,在面对大量的强敌时你们就要像一颗钉子牢牢地钉在管帅的隘口前!最晚30分钟后,我和大队长带着二连、三连去接应你们!”


向来老成持重、文武双全的教导员如此一说,就等于战斗部署拍了板。见众人不再说什么,王守义问李守清:“副队长,你带一连去打管帅,还有什么要求没有?”


李守清和田亮、于长生小声地嘀咕了几句,然后说道:“大队长、教导员,为了能保证完成好这个任务,我代表一连提两个要求:一是把大队的三门炮支援给我们,这样,我们的一具掷弹筒、三挺轻机枪加上这三门迫击炮就能形成一个强大的火力攻势,不仅可以接近友军的火力攻击特点而让小鬼子误认为是友军在夺路逃命,还可以更多地杀伤一些鬼子而能够减少连里士兵们的伤亡。同时,炮弹、子弹和手榴弹也要多给我们一些。第二、如果我带一连坚持了30分钟,但仍然不见你们带着二连、三连来支援,在四周强敌要形成包围圈之前,我可不可以有些自主权?”


李守清提出了这两个要求后,在座的众人一起把目光投向了王守义和杜义新。良久,杜义新看看王守义点点头,王守义又寻思了片刻说道:“好吧,我同意,我给你这个自主权,万一30分钟后我们不能去支援你们,那就是说有了特殊情况,本来战场上的变化就是无法预测的,你可以马上组织一连撤退转移。至于方向、路线你可以根据情况酌情自定,一旦摆脱了鬼子后,一定要尽快地回到竖旗山驻地来。至于你的第一个条件,我也没意见,把三门迫击炮调到一连。友军的战斗特点除了火力突袭就是火力猛烈,不给你们炮,你们一连的火力再猛也装不像是友军们的火力攻势,我再把二、三连的两具掷弹筒也集中到你们一连使用,把声势造的更大一些!”


“谢谢大队长!”田亮和于长生一起站起身向王守义和杜义新敬礼。李守清寻思了一下说道:“大队长,二、三连的掷弹筒就不用集中了,你们在李家坡攻夺隘口时也需要强烈的火力,不能全给我们------”


王守义摆手打断了李守清的话道:“三门迫击炮和三具掷弹筒加起来的火力才勉强接近友军的风格,要是在平常还不会让鬼子们相信。按路程和友军们脱离鬼子合围并在茫茫沂蒙山与鬼子周旋脱身的时间看,明天晚间他们差不多就会到达李家坡,他们很有可能在一路上还要和小鬼子打上几仗,到了那里剩下了不多的迫击炮和掷弹筒倒也合情合理。如果你们的火力不强,鬼子们也不傻,不仅不会相信是友军们在抢路逃命,也许还会判断出是我们在有意地吸引他们的兵力而做出不利于我们救援行动的部署,都带上吧,打痛了小鬼子也可以利于你们脱身。我和教导员带二、三连也是在夜里袭击隘口而且必须要占领,所以要尽量想办法悄悄接近并突然袭击,战士们用手榴弹和步枪在近距离内也一样能打。”


一连的事情商定后,最后商量了二连由王守义带领同副大队长李守清带领一连连夜一起摸进山里隐蔽等待,三连由杜义新带领由第二天上午悄悄向沂蒙山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