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1/


“开门八极?没想到他竟是八极拳传人,怪不得如此厉害!古语云: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八极拳全称“开门八极拳”或称“岳山八极拳。所谓“开门”者,取其以六种开法(六大开)作为技法核心、破开对方门户(防守架子)之意。既然认定对方是八极传人,鲁雄更是郑重其事,外加十二万分的小心。因八极拳与他所习的少林心意把同属短打拳种,八极拳发力,劲整力猛、暴烈突然,威力奇大,极具杀伤力。而少林心意把,它势法单调,讲求实用而不尚花架,系少林内功拳法,心意把虽仅一式,但变化莫测,可应万变,练时要求浑身百节滚身而起。束身劈打,踩脚而落,内提外随,内外合一,动静呼吸相配合,灵活敏捷如龙腾虎扑一般。


”嘿嘿!少林心意把,有意思!看来要想赢他只能故露破绽,引他上钩了。”


心中想定了对策,周扬率先发动,脚下一个上步跺,身子已倏地拔地而起,照面就是一个迎面掌,掌力带着强烈地劲风直扑鲁雄面门。


鲁雄是会者不慌,面对来掌身形急速右转,右脚跺地疾退一步,右掌翻腕疾搭周扬手腕猛地下拉,左拳以钻捶从下往上以螺旋劲猛击周扬下颚,这一拳要是中了,周扬地下巴估计就漏风了。


面对对方的这一杀招,周扬略一偏头,来拳带着呼啸擦耳而过,刮起的拳风擦得耳朵生疼。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周扬进步贴身发出了自己在八极拳里最擅长的一招“贴山靠”。曾经为了练就这一绝招,周扬是先练靠树桩,靠得桩桩断裂。再靠树,震得两人抱的大树咔咔作响,断枝残叶纷纷而落,最后练靠墙,直到练得一堵刚砌好的砖墙应声而倒才算大功告成。


高手对招,也就一两个照面就会分出胜负,如同两口碗对碰一般,必有一碎。那些所谓双方大战三百回合不过是小说家的杜撰而已。


此刻周扬一个“贴山靠”趁对方一招走空之际,脚下迅捷地进步扣住了鲁雄的右脚,肩部猛地发力一抖,合全身之力向对方身子靠去,鲁雄一招落空,心知不妙,忙束身一缩,疾速往后便退,哪知周扬已算到他会有此一着,早已封住了他的退路。这下猝不及防之下,鲁雄的魁梧的身形已如泥丸般被撞飞三丈开外,没等鲁雄落地,周扬已如风般蹿身而进。连环飞膝直撞鲁雄面门。这又是泰拳的杀招膝攻。


鲁雄落地未稳,周扬的膝攻已如飞般的攻至。在短短三秒钟之内,周扬已暴起飞膝连环猛击鲁雄胸腹,平均算起来周扬在一秒之内就用膝攻击了鲁雄七次,一时间漫天只见膝影不见人。面对这突然而又如暴雨般的狂暴攻击,鲁雄几乎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手忙脚乱之下,胸腹间已连中十余下。幸亏周扬在膝攻之时,已有所留力。否则,鲁雄此刻已是筋断骨裂的下场。


见鲁雄败相已露,周扬倏地抽身后退了几步站定。鲁雄这时方才惊魂稍定,面带羞愧之色,嘴里艰难地吐出两字:“我输了!”



“大哥!你没事吧?”


几个师弟几乎都难以相信自己引以为傲的大师兄,仅仅两三个回合就输了个一败涂地。


鲁雄不亏是江湖中的好汉子,虽然是输了,但江湖上的规矩还是懂的。当下鞠躬抱拳向周扬施礼道:“不才惭愧!愿凭周兄驱策。”


周扬忙上前搀扶起这八尺大汉,心中喜悦溢于言表。口中不由地脱口而出:“我得鲁兄如备得张飞尔!”


鲁雄自然是明白这典故的,心中既佩服周扬诡异莫测的身手,又为周扬对他的尊重而感动。所谓英雄惜英雄是也。鲁雄这时又招呼其余三虎上前拜见。

三虎对周扬的身手也是极为拜服。心忖自己上去恐怕都坚持不了两回合。其实对方只是吃了只知己不知彼的亏。泰拳的脚上功夫想必大家都清楚,被誉为铁腿钢膝。不知有多少中原武林人士败在了泰拳手的铁腿钢膝之下。


此时,黄克竣走至周扬身边,惊讶地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识了这么精彩的比武,真是不虚此行啊!”复又凑近周扬耳旁说道:“刚才冯管家眼见本方输了,面色极为难看,急匆匆地溜走了。临走时还狠狠地盯了你一眼,你可要当心啊!”




****************************************************************************




周扬沉濅于自己刚刚收得四员得力干才的巨大喜悦之中,对黄克竣的话有点不以为然,撇撇嘴轻蔑地说道:“没事,我谅他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马上把这事抛之脑后。


为了庆贺这件事,周扬决定大家伙一起乐和乐和,去镇上的酒家吃顿饭,顺便联络一下感情,其实我们中国人特热衷于吃,有很多不能解决的事在酒席场上全都迎刃而解。周扬自然不能免俗,可是钱从哪里来?周扬是摸遍全身,也搜不出一毛钱的,就这样的还请人家喝酒,杨二家又不宽裕,周扬把主意打到了旁边的黄克竣身上。嘿嘿笑着凑上前去,把黄克竣悄悄地拉到一边,有些尴尬地对他说道:“黄老哥,不好意思了,求你帮点忙,借点钱给我,他日一定双倍奉还。”



黄克竣二话不说,从怀里掏出一把银元来,大约有十多个,一把塞进周扬的手里,说道:“我没带太多的钱,这些钱你先拿去用,不够的话我再想办法。”


对于黄克竣的慷慨,周扬很感动,紧紧抓住黄克竣的手重重地握了握,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众人来到镇上的客来酒家,这是一座二层小楼的小店,条件虽然简陋,却很干净,周扬满意地点点头,招呼众人进去,让店小二送上几个时令小菜,又搬来一坛陈年刀烧,几杯酒下肚,中州四虎没了拘谨,又恢复了往日江湖汉子的豪爽习气。



在这四人之中,老二黎豹最为憨直,他有些疑惑的问周扬:“周哥,你最后所使的好像不太像是八极拳,不知能否告知?”


其余几个虽然没说,但看他们的脸上的神情,就知道心中有同样的疑惑,只是不好直接表露出来,现在黎豹替他们提出了这个疑问。他们心中也渴望自己要输就要输个明白。



周扬为了拢住他们,当时就坦然相告:“对,我最后所使的不是八极,而是古暹罗国(今泰国)的传统搏击秘技泰拳。”


“泰拳?没听说过。”几人都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于是周扬向他们详细阐述了泰拳的历史沿革,技法特点。并且当场起来示范了几个泰拳的

膝法动作,冲膝、弯膝、扎膝、穿膝、飞膝交替使出令人眼花缭乱,机巧圆通,变化无常,其中尤以箍颈膝撞最为人注目,因为鲁雄就是败在这一招之下。因而看的分外仔细。

经过周扬的这一番叙述,众人都对泰拳的狠辣有了明晰的认识,均觉受益匪浅。明白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己这些人是坐井观天了,更对周扬坦直无私的品质越加佩服,这回他们是真正服了。



折服了中州四虎,周扬心中高兴,就多喝了几杯,微微有了些醉意。直到杨二来到身旁提醒道:“大哥,我们晚上还要赶路回去,就别再喝了。”



直到这时周扬才记起自己曾经说过的话,晚上聚集在杨家开会,商议队伍今后的发展。酒一一下醒了,心下暗自后悔自己有些忘乎所以了,忙起来告诉四虎道:“我们晚上还要商量一些事情就先走了,你们也赶快离开冯府,以防他们对你们不利。明天你们再赶到杨庄来与我会合。”



中州四虎的老大鲁雄站起向周扬抱拳施礼道:“行,就按周哥的说的办。我们回去收拾收拾就过来。”说罢,几人一一施礼离去。



回过头来,周扬对黄克竣说道:“今日承蒙老哥的情,我周扬记下了,我也不说什么感激的话了,那样就俗了,来日黄老哥有啥用得着我周扬的,尽管吩咐就是了,现在我还有点事,就先告辞了。”


黄克竣笑呵呵地说道:“小事一桩,周老弟不必记在心上,咱们哥俩是一见如故嘛,对不

?有空过来坐坐,我就开心了,好了,你还有事,我就不再叨扰你了,再见!”



周扬和杨二告别了黄克竣后,匆匆的往杨庄的方向疾赶。天色已转暗,天空还剩一抹残存的殷红,绽放着自己最后的辉煌。远处枯树上几只乌鸦“呱呱呱”的叫着,扑闪着黑色的翅膀飞向暗灰色的天空。孤寂肃杀,此刻周扬心里就是这样的感觉。这感觉让他感到不怎么舒服。


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吧,周扬自己这样安慰自己。







此章已完成,敬请各位书友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