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十六章 疑云罩湖天(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5

蔡仲豪说出一段悲壮的故事。

当时我们在云梦县张家垸一带打游击。那天,我带游击队主力去石洋区活动,龚华名因怀有身孕,且发着高烧,大人和肚子里的孩子都很危险,县长朱道平等人便留在张家垸。

不料,在我们队伍隐藏很深的敌人奸细认为机会来了,偷偷溜到日本侵略军那里告了密。鬼子欣喜若狂,迫不及待出动应城长江埠的日伪军,兵分两路向张家垸扑来。

中午时分,朱道平正在稻场上帮群众打麦子。

突然一个老太婆慌慌张张地跑来,气喘嘘嘘报告:“朱……朱县长,有敌人!”

此时,在村前守哨的手枪队员康子龙也发现敌情,情况紧迫,他立即鸣枪报警。

听到群众的报告和报警的枪声,朱县长丢下农具迅速抓起枪,带领警卫员邓益山飞快跑进住地,扶起龚华名向村外撤离。

但此时已晚,他们刚到村口,就与200多日寇相遇。朱县长端起枪一阵猛打,邓益山接连向敌人投出手榴弹,把鬼子压在堤下。

“首长,你们赶快走,我跟小鬼子拼了!”警卫员面对凶恶的鬼子已杀红了眼。

正好,守哨的手枪队员康子龙跟了上来,对鬼子投去一颗手榴弹。

爆炸声中,朱县长等人扶着龚华名艰难地向湖边撤去。

日寇似乎并不着急,因为他们发现 “大鱼”已落如包围圈,自己人多势众。

“八格牙路!抓活的”,喊叫声四起,鬼子紧紧跟着新四军后面穷追。

因龚华名身怀六甲,体力渐渐不支,她实在是跑不动了,警卫员邓益山等人只好架着她的胳膊跑。

当他们拼死撤到湾子湖边时,茫茫湖水挡住了他们的退路。

邓益山立刻跳入湖中探路,湖水足有一人多深。

危急时分,龚华名知道自己不会游泳,急得流出眼泪。为了保住同志们的生命。她坚定地对朱道平说:“老朱!你赶快带同志们游到对岸去,不要管我!”

“那不行,我拼死也要和你在一起!”朱道平看着眼含泪花年轻的妻子激动了。

邓益山等人着急了:“县长,你不能死啊!我留下来保护龚大姐,你先过河!”

此时情况越来越急,日寇渐渐包围上来。

龚华名知道:要是再这样耽误下去,可能都要牺牲。

千钧一发之时,只见她抓过一颗手榴弹,向湖边芦苇丛中挣扎着跑去。

“老朱!你要对革命负责,赶快下水,我把敌人引开,掩护你们突围!”她边跑边大喊着。

朱道平禁不住热泪滚滚。正当他要去追赶龚华名时,邓益山等人架起朱道平,一起跳入湖中,奋力向对岸游去。

当他们游到对岸时,回头看见龚华名拉响了手榴弹。

一声巨响过后,日寇纷纷倒下。

讲到这里,蔡仲豪眼眶已湿,停了下来。

饶平泰忙问:“蔡部长,龚华名同志牺牲了吗?”

蔡仲豪摇摇头,又继续讲下去。

龚华名将手榴弹投向了追赶她的鬼子。趁浓烟没散迅速躲进湖边芦苇丛中。此时她已动了胎气,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下身开始流血……

血把凶恶的狼狗引来,围着龚华名一阵狂叫。鬼子兵急促赶来,望着地上疼痛万分的龚华名“嘿嘿”淫笑……

龚华名被捕后,鬼子如获至宝,迅速将她抬到应城长江埠日寇宪兵队。

应城宪兵队队长古川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宪兵队里,钢鞭、老虎凳、狼狗、火烙、电椅等各种酷刑。

鬼子知道龚华名是朱道平的妻子,对她打起了歹意。

首次审讯时,古川要她供出新四军的活动情况,遭到龚华名严词拒绝。野蛮成性的日寇宪兵竟无耻地将龚华名的衣服全部剥光,百般羞辱她,用钢鞭把她抽得皮开肉绽。接着,又把她绑在老虎凳上施刑。坚强的龚华名忍着剧痛,两眼愤怒地盯着不知廉耻的宪兵队长,只字不吐。鬼子无可奈何,竟残忍地用铁丝将她的双乳穿起来,拉回了牢房。第二次审讯时,龚华名痛骂日寇是“一群猪狗不如的禽兽”。古川咆哮如雷,命令打手用烙刑。烧红烙铁的烙得龚华名皮肉嗤嗤作响,青烟直冒,血肉模糊。钢铁般的龚华名强忍疼痛,高高扬起头,死不开口。残暴至极的日寇宪兵见她丝毫不屈服,吼叫着用刺刀将她的双乳割下来,顿时,龚华名痛得昏死过去……

最后一次审讯时,已丧失人性的古川狂叫道:“八格牙路!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不然把你死啦死啦的!”

这时,龚华名已不能说话了,只能睁开两只愤怒的眼睛,面对那声嘶力竭的嚎叫,投过去蔑视的眼神,充分体现了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为革命事业和民族解放,宁死不屈,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慨!

穷凶极恶的日寇一无所获,绝望地嚎叫:“你难道不替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吗?”

龚华名惨白的脸上渐渐泛起血色,她用颤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腹中的婴儿,好像对他在说:“孩子啊,咱娘俩没有给祖国丢脸,死得光荣!你爹和战友们一定会给我们报仇的!”

恼羞成怒的日寇宪兵凶暴地举起屠刀,竟惨无人道地破腹戮婴……龚华名就这样为祖国、为人民光荣牺牲!她才23岁呀。

蔡仲豪讲完这个故事,禁不住泪湿衣襟。

眼含泪花的饶平泰和罗忠沉默了许久。

最后,他们三人一起站起来,摘下军帽,为英勇牺牲的龚华名烈士默哀。

罗忠:“蔡部长,我明白了,凶恶敌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隐藏在我们队伍中的奸细!”

饶平泰若有所思:“难道鬼子真的在我们这里安插了奸细?”

蔡仲豪:“我们可不能低估敌人呀!要随时随地提高警惕、加以防范才行!不过,今后在对待具体人的时候,还是应以党的政策为依据,不可以误伤自己的同志。所幸这次敌人的偷袭没有给我们造成太大的损失。哎,时候不早了,我和小吴也该回青龙岗了!”

“走,回驻地收拾一下东西!”罗忠说。

“有什么东西可收拾的,一个人,一支枪,一匹马。”蔡仲豪说。

“说句实话,我还很羡慕你这三个‘一’的武装部长!”饶平泰说。

“平泰同志,随着敌人封锁逐渐被打破,国际反法西斯阵线越来越扩大,你呀,不久,也要成了三个‘一’的干部了!”蔡仲豪说。

“我?”饶平泰问。

“你呀,是这三个一:一支千人的游击队,一支可观的骑兵,还有呀,一个称心如意的爱人!”蔡仲豪说。

“果真是这样,也得你蔡部长写一个批条呀!”

正说话间,哨兵发现远处有一匹快马朝村头土岗奔来。

“报告!前头有匹快马朝驻地跑来!”

罗忠、饶平泰、蔡仲豪注视着越来越近的那匹战马。

通讯兵小吴惊喜交集地:“是旅部通讯兵——江涛!”他朝前方嚷道,“小江——”

小江从马上下来,喘着粗气,从公文袋中取出旅部的急件:“小吴,哪位是饶大队长?”

饶平泰迎上前去说:“我就是!”

小江将急件递给饶平泰。

饶平泰飞快地看完急件,将它交给蔡仲豪。

蔡仲豪看完急件,拍着饶平泰的肩说:“我看,邹旅长和彭政委没找错人!事情是这样的,前一阵子,山里有一部分战士染上了疟疾,因为缺药,现在蔓延开,感染的人已不下百人。所以,旅部的领导很着急,原本县委要派牛桂兰去武汉搞药的,现在改派饶平泰去,说明病情十分严重了!走,回驻地赶快收拾,刻不容缓,你赶快准备行动吧!”

几个人朝驻地匆忙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