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四十一章 阴谋(七)之倚翠楼争锋(下)

gaoyu19840128 收藏 2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size][/URL] 这个江洛琪一现身,立即惊艳当场。其实单论相貌而言,这江洛琪不见得比那观音婢或是李秀宁美上多少,不过她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贵气质,以及那双能够迷倒天下众生的勾魂双眸,却使她比长孙无垢那样的黄毛丫头对男人更具有吸引力。   作为一个雄性激素分泌严重过剩的大好青年,罗士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这个江洛琪一现身,立即惊艳当场。其实单论相貌而言,这江洛琪不见得比那观音婢或是李秀宁美上多少,不过她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贵气质,以及那双能够迷倒天下众生的勾魂双眸,却使她比长孙无垢那样的黄毛丫头对男人更具有吸引力。

作为一个雄性激素分泌严重过剩的大好青年,罗士信在见到江大美女的那一刻,也免不了变身成为猪哥的命运。

江洛琪来到二楼大堂,站定身形后用那双美眸环视了一周,目光最后落在罗士信的身上。她向罗士信微微一福,莺声道:

“公子所对之下联,果然妙哉!洛琪敢问公子贵姓大名?”

“小姐...”,罗士信闻言赶忙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的道:

“小姐客气了,在下免贵姓罗,鄙名士信!”

“原来是罗公子!罗公子才华横溢、辞采华美,小女子心感佩服。既然罗公子对出了下联,那洛琪愿献曲一首,就算感谢罗公子以及在座各位公子对洛琪的厚爱之情了!”

听闻江洛琪如是说到,站在一旁的老龟奴赶忙为她布置好琴椅。江洛琪盈盈落座,玉指轻拨、樱唇微启,莺声唱道:

你方唱罢他登场,

雨骤风浓意未休。

自古狗烹缘兔死,

从来鸟尽便弓收。

英雄沙场沉浮势,

君帝江山载覆舟。

万缕忠魂惟百姓,

一家社稷岂千秋!

隋唐时期的流行文化,可谓是继春秋战国的百家争鸣之后最鼎盛的时代,兼具开放性和包容性,没有后世那种文字狱之类的东西。所以针砭时弊的文章也并不被禁止,唐末就有很多诗词都是直白的讽刺朝廷昏庸无道,像“一家社稷岂千秋”这样的句子,根本没人会去追究是不是暗含反意。

江洛琪一曲唱毕,余音犹自绕梁不息,在场之人无不为那天籁之音所倾倒。

“好!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啊”!

柴绍第一个击掌赞道,随后大堂内马屁声四起,一个个都像发情期的种马,不断的向江洛琪献媚卖乖。

看来江洛琪是已经习惯这种场面了,面对如潮的马屁声,她只是微微一笑,也没理会一旁最是殷勤献媚的柴绍,转头向罗士信开口问道:

“罗公子以为此曲如何?”

罗士信没想到江洛琪会理睬自己,在大堂的这群人中,说自己不起眼那是假话,说自己不够现眼那是谁都不会相信的。一张大黑脸蛋子,一双好像死不瞑目似的大豹眼,再加上一张好像刚喝过猪血似的血盆大口,这典型一个钟馗再世的形象,那江大美女怎么就选择先和自己说话了呢?罗士信略微一呆,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小姐是在和我说话吗?”

江洛琪闻言轻轻一笑,道:

“公子不是姓罗吗?”

“啊,正是!小姐此曲音色和美,曲风纯正,犹如天籁之音...”

罗士信边说边察言观色,发现这江洛琪对自己给予的赞美之词好像不屑一顾,只是在那淡然倾听。

罗士信一寻思:这样恐怕不行,谄媚卖乖怕不是什么好主意,想这江大美女什么样的褒赞之辞没听过,又怎么会在意自己这个大黑小子的庸俗马屁呢?要想引起她的注意,必须出奇招才行!

想到这里,罗士信微微一顿,语义一转,道:

“不过小姐最让罗某钦佩的,却不是小姐的天籁嗓音和绝世嫣容!”

“哦?洛琪自是没什么值得公子钦佩这处,不过小女子倒也想听听公子对小女子到底有何高见!”

这招果然有用,江洛琪一听罗士信此言,立马来了精神,遂开口问道。

“罗某最钦佩小姐的,是曲词中展现的小姐那胸怀天下的巾帼之志啊!”

“哦!!”

江洛琪闻言美眸灵光一闪,旋即又隐匿下去,淡淡道:

“罗公子说笑了,洛琪不过一风尘女子,哪来的什么巾帼之志啊。”

“哼,”,一旁的柴绍一声冷哼,酸唧唧的道:

“你个乡野莽夫,哪懂得什么诗词曲赋,莫要在这瞎搅,曲解了洛琪小姐的曲意!”

柴绍早就在那儿运气了,这江洛琪自从来到二楼大堂后,就没正眼看过柴绍,却不断的和罗士信那个其貌不扬的黑小子搭话。被自己心仪的女子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轻视,这让柴大公子情何以堪?可他又不能向江大美女发飙,于是柴绍把江洛琪不理自己的账全算在罗士信这只出头鸟身上了。现在好不容易逮个江洛琪否决罗士信的机会,赶忙跳出来发难道。

自从罗士信发现李秀宁的一颗春心全放在柴绍身上时,罗士信就在心里对柴绍产生了敌意。罗士信刚才跳出来显摆自己,以及现在在江洛琪面前争宠,多少是因为潜意识中对柴绍的敌意在作祟。现在柴绍这么贬损自己,罗士信哪里能咽得下这口气,遂指着柴绍的鼻子质问道: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是乡野莽夫啦?!”

柴绍不屑的上下扫了罗士信两眼,轻蔑的道:

“就你那模样...哼哼,拿你和畜牲相比,那畜牲都得叫屈!”

“哈哈哈哈...”

“嗣昌兄说的好!”

“哈哈哈哈...”

“嘿嘿嘿嘿...”

..............

柴绍话音一落,满场的纨绔子弟立即哄堂狂笑起来。这些人就是这么无耻,江洛琪不青睐自己可以,青睐比自己强很多的柴绍也可以忍,不过她要对一个五大三粗的穷黑小子投注过多关注的话,这些纨绔可就接受不了了。现在柴绍如此奚落罗士信,他们心里是这个爽啊,恨不得自己也过去帮忙臭骂两句。

龙有逆鳞,这张赛张飞的黑脸就是罗士信的逆鳞,现在柴绍这么侮辱自己这张大黑脸,再加上这么多纨绔贱客的起哄帮腔,当真是生可忍熟不可忍!就听罗士信怒喝一声压住全场的喧笑声,针锋相对的道:

“啊呔!你个绣花大枕头还腆脸说某家!也不看看你自己,哪里像个男人,你是长得俊,若是抹上些胭脂水粉,再拿你与那大姑娘相比,大姑娘是一定不会叫屈的!”

其实柴绍虽然长得俊俏,不过却并不像罗士信说的那样娘娘腔,而是全身散发着英武之气。罗士信在柴绍身上也实在找不出什么地方可以贬损了,所以才这么说道。

绣花大枕头?!大堂之内的人闻言开始都是一愣,谁也没听说过这么有创意的骂人方式,旋即品过味儿来的人都忍不住背身偷笑。他们倒不一定是赞同罗士信对柴绍的评价,不过罗士信侮辱柴绍的词语实在太过搞笑。江洛琪是第一个忍不住笑出声来的,然后大堂内的偷笑声就此起彼伏,一发不可收拾。

柴大公子何曾吃过这样的干瘪,现在被罗士信这样当众羞辱,别管他说的对不对,柴绍都是没法忍的。当即指着罗士信的鼻子喝道:

“大胆!你知道本公子是谁吗?”

罗士信若是在冷静之时,他是不会去得罪柴绍这样的权贵的,毕竟他将来是李世民的亲妹夫,自己将来若是想在李家帐下混饭吃,免不了要与柴绍相见,得罪了他,对自己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的。

不过罗士信毕竟年轻,虽然他拥有后世那些超时代的记忆,不过年不年轻不是由脑子里的记忆决定的,而是由身体内的激素决定的。现在罗士信在柴绍这么刺激下,他大脑充血,也不想什么后果不后果、前途不前途了,新仇旧恨一起算,今天算是跟他卯上了。

柴绍话一出口,罗士信就反唇道:

“我管你是谁,小爷爷今天还就大胆了,你能怎么着?”

“大胆!”

“放肆!”

“混账!”

.........

大堂内的众纨绔现在也没了刚才的偷笑劲儿,纷纷跳将出来指着罗士信喝骂道。

柴绍一看广大的人民群众还是站在自己这边,心里很满意,于是又回复了刚才那副骚包样,向众纨绔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安静,然后悠然的道:

“我们都是斯文人,不与他个乡野匹夫一般见识!”

“对,我们不与他一般见识...”

“嗣昌兄好肚量,我等佩服了...”

“我们不要理会那个乡野匹夫...”

...........

罗士信彻底无语了,这些人还真是没原则,人家说什么他们就跟着逢迎什么,难道就没有一点儿自己的主见吗?罗士信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

“哎!一群混吃等死的废物,与你们说话,真是浪费口舌!”

“臭小子,你说什么?”

这些纨绔中真就有原意当出头鸟的,一个公子哥儿听见罗士信的话,当即跳出来喝问道。

罗士信用眼角瞥了瞥他,爱答不理的道:

“好话不说二遍!”

那纨绔子弟被罗士信轻蔑的语气彻底激怒了,他随手抄起旁边的一把胡凳,猛地就向罗士信丢了过来。

在他想来,罗士信不过一个无权无势的乡野小民,况且现在他还得罪了这么多太原名少,自己别说用凳子丢他,就算是把他打死了,估计也是白打。

罗士信见那胡凳向自己飞来,不躲也不闪,而是暗运内劲,单抬左手向那胡凳猛拍下去,同时口中轻声喝道:

“小儿之技!”

在场众人就听“啪”的一声脆响,只见飞向那大黑小子的胡凳,竟然在在半空中被他击得粉碎!


大家有什么意见和建议的话,就给渔皋留言吧!

隋主沉浮的点击还可以,不过为什么没几个书友加收藏呢?随便问问,别放在心上,o(∩_∩)o...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