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巴金晚年变坏了?

江南为枳 收藏 4 389
导读: 一家人都不喜欢长假外出扎堆(因为我们选择寒暑假外出),于是趁别人凑热闹的时候,我在家中读书、写自己的东西,这也是我喜欢长假的一个原因。写东西当然要看不少的书,以前没有起心看的大部头书籍,因查资料之需要,所以《巴金年谱》(上下达1460页)有的年份要细读,有的年份稍微略读。这次因写《吴虞与巴金》之需着重读完了上册(参读吴虞日记,发现吴虞与巴金祖父的交往,而且吴虞在巴金读书的外专讲课的情形,也可以籍此有所“复原”,这是以前研究的人可能没有注意到的),其间有些好玩的事,以前是不曾听说过的。如巴金与郭沫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家人都不喜欢长假外出扎堆(因为我们选择寒暑假外出),于是趁别人凑热闹的时候,我在家中读书、写自己的东西,这也是我喜欢长假的一个原因。写东西当然要看不少的书,以前没有起心看的大部头书籍,因查资料之需要,所以《巴金年谱》(上下达1460页)有的年份要细读,有的年份稍微略读。这次因写《吴虞与巴金》之需着重读完了上册(参读吴虞日记,发现吴虞与巴金祖父的交往,而且吴虞在巴金读书的外专讲课的情形,也可以籍此有所“复原”,这是以前研究的人可能没有注意到的),其间有些好玩的事,以前是不曾听说过的。如巴金与郭沫若、朱光潜、阿英等人的笔战 ——好像现当代作家中没有打过笔战似乎很少,可能女作家中冰心应该没有,哪天问问明德兄——都是此前没看到过的资料,当然这与我的精力不在现代文学范围有关。我当然早就知道巴金是个无政府主义者,无政府对任何都持批评的态度,何况像共产党这样的极权政府,哪能没有批评呢?我想《巴金年谱》虽然剔掉了许多碍眼的话,但其间还是保留了一些对共产党特别对苏联共产党批评的材料,借假日之机抄撮部分出来,以便大家看人的思想之发展。




要对人的过去、现在有一个相对整全的了解,才能更多地了解人之复杂性,这几乎是一个不用多说的常识。但我们喜欢把现在别人愿意让我们看到的人,就确信成一个整全的人。大家都知道四九年后,沈从文为自己的前途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事实上巴金也好不了多少。四九年七月份开文代会的时候,巴金就知道自己的小资产阶级立场和无政府主义思想要惹大麻烦,开会时发言《我是来学习的——参加文代会的一点感想》——后来十月份参加全国政协会议,十月一日参加开国大典和大家一起接连呼毛主席万岁六个小时——就是一篇输诚的自我检讨,在这一点上巴金比沈从文“懂事”要早。我不是要来批评他们这个“懂事”,我只是在说事实。说事实的目的也不是来找优越感,而是藉此让更多的人认识一个政权的本质,可谓其来有自,今天所有的恶政都不是捕风促影般毫无根据。1949年7月的文代会巴金的公开发言只是这件事的一部分,我曾多次听流沙河先生讲,他敬为老师的领导西戎也参加了此次会议,在会上遇着赵景深,赵景深每遇着他都要鞠躬问好,脸上充满笑容,因为他们在延安是不曾看到这样的“温良恭俭让”的,觉得很诧异。这样的谦恭背后,不只是传统文化的因素在起作用,也是共产党在当时的慑服作用——他们一方面因他们民主自由的言论而盼望,而另一方面以他们在国统区对共产党的了解又害怕——这样的心理,在彼时的知识分子多少都有。巴金甚至在会上哭起来,哭诉自己的无政府主义和小资产阶级是如何不进步如何害人民,这一点研究巴金很有成就的龚明德兄可以向沙河先生证实。




现抄料数条,以见当今的现代文学研究尚有许多禁区。当然有许多是吃现代文学这碗饭的人,是自我阉割自骟以适官方而已。说实在的,吃现代文学这碗饭,与外语与古文的专业相比(本来高校和研究机构早成了阿猫阿狗都能待的吃饭之具),门槛要抵很多,于是这里面的鱼龙混杂更是令人瞠目。下面所录材料来自唐金海、张晓云主编《巴金年谱》(龚明德兄的责任编辑,此书也是他送我的,四川文艺出版社1989年版),这年谱材料多,当然肯定限于高压也有许多没有录入(当然我这次所写的“吴虞与巴金”恐能对巴金早期的生活和学习的年谱材料有所补充,会较以前充实一些),这是很遗憾的。所有的材料都选自上册,这些材料也许互不连属(其中也有替共产党如李大钊之死辩护的,因为近几十年来表扬太多,暂不录),要做研究者请自查原谱(这些资料都来自1928年3月上海自由书店出版的《苏俄革命惨史》,此书若能作一番研究,必然会增添我们对苏俄近百年历史的更进一步认识,可惜这样的书可能因为“反动”,四九后被化为纸浆),下面只注页码:






1:“布党(指苏联布尔什维克党——引者注)专政下的俄罗斯已成了屠杀革命党人的刑场,执政的共产党便是行刑的刽子手”;“‘欠夹’(契卡的另译——引者注)便是他们的利刀”(P86,节录自《“欠夹”——布尔雪维克的利刀》,1925年1月发表)




2:列宁领导的布尔雪维克是“打着为民众的旗号”,作“背叛民众”的事,“列宁是革命的叛徒”(P89,节录自《列宁——革命的叛徒》,1925年2月发表)




3:认为列宁借用“欠夹的无上权利,对俄国人民可以任意杀戮了”,指列宁镇压克龙士达脱暴动行为是“独夫民贼”的行为,而列宁领导的政府“便是压迫和摧残工人农民的机关”。(P101,节录自《列宁论》,1925年12月发表)




4:“ 中国‘共产党’因为要利用军阀,便不得不捧军阀。从前捧过他们的‘蒋总司令’,现在蒋介石竟不留情面地大杀共产党了。于是又捧那叫惯了‘我们的天父上帝……阿门’的‘基督将军’冯玉祥,和那佛教徒的唐生智。……马克思的书写得太深奥了,还不能够唤醒他的党徒迷信军阀的好梦!”(P148,节录自《迷信军阀的中国“共产党”》,发表于1927年8月)




2008年10月2日8:49分于成都




—————


延伸阅读:拙文三(用百度或者狗狗查)




巴金对右派的批判


就怕作家呼口号


全国人民打巴金的丧伙




我的博客 www.vergangen.blog.sohu.com

以及 www.bullog.cn/blogs/vergangen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