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道精神的不归路:消亡于二战...-1840

猎鹰与雪豹 收藏 0 121
导读:[b] 草长莺飞、樱花漫舞。如烟花绚烂绽放的樱花,其缤纷剔透的花瓣下,隐喻着大和民族怎样意味深长的花语?它与神秘的武士道精神又有着怎样剪不断理还乱的渊源?近年来风行一时的《武士道》、《菊与刀》、《叶隐闻书》等著作,都曾经就相关问题论说过,本刊此番推出的这组文章,不迂回不缠绕,让历史在沉积的最深处发轫。--开宗明义,要讲就直奔与日本国花一样隐忍的武士道。 樱花,盛放之际亦是凋零之时。武士道精神既自比樱花,终究逃不出盛极而衰的命运。 在历经近100

草长莺飞、樱花漫舞。如烟花绚烂绽放的樱花,其缤纷剔透的花瓣下,隐喻着大和民族怎样意味深长的花语?它与神秘的武士道精神又有着怎样剪不断理还乱的渊源?近年来风行一时的《武士道》、《菊与刀》、《叶隐闻书》等著作,都曾经就相关问题论说过,本刊此番推出的这组文章,不迂回不缠绕,让历史在沉积的最深处发轫。--开宗明义,要讲就直奔与日本国花一样隐忍的武士道。




樱花,盛放之际亦是凋零之时。武士道精神既自比樱花,终究逃不出盛极而衰的命运。




在历经近1000年的岁月中,武士道宛如巨蛇般不断蜕化、成长,最终成为近代日本军队的精神支柱,而当日本进入军人政治的时代,武士道自然也不由自主地成为了主流思想。




随着日本明治天皇谢世,其子大正天皇登基,日本进入了大正时代。大正天皇,年少时曾罹患过脑炎,长大后便时常犯迷糊,据说还曾在议会开会时引吭高歌,搞得议员们不知所措。但越是这样迷糊的人对日本往往越是大幸,大正时代,日本民主政治发展迅速,这多少和大正天皇才气不及明治天皇有关。由于多种政治势力角力,日本政坛出现了相对开放的新局面。而这一时期,日本经济出现了前所未见的繁荣,日本民众饱暖后开始关心政治。一时间妇女当政、普选代表等大量的新鲜事物,出现在日本政坛上,民主意识开始加强,这些都对军人当政构成了极大的挑战。




1923年9月1日,举世震惊的关东大地震爆发,震中就在东京附近,地震造成了极大的人员、财物损失。此时,正值日本换届选举之际,刚当选的海军大将山本权兵卫,急命陆军实施戒严,抽调陆海军救灾。灾后重建自然需要大量资金,而日本经济却偏偏疲软,日本政客们过于相信传统的经济理论,处理经济危机严重失当,直接导致日本经济滑坡,日本人民对于政治家治国极端不信任,开始怀念昔日对外扩张时期的"美好生活",幻想军人治国可以挽救日本,军国主义至此在日本泛滥开去。


日本陆军在20世纪20年代经历了大规模裁军,曾经把持军队的长州派势力,受到极大削弱,大批军官下岗。这批昔日威风的军爷们,成为普通民众眼中的蛀虫,地位一落千丈。陆军内部大批军官对这一现状不满,尤其是中下级军官,逐渐划分为:代表极端法西斯势力的"皇道派",与代表渐进式对外扩张的"统制派"。总体而言,皇道派主要是尉官等下层军官,鼓吹"皇道精神"是"战无不胜的精神原子弹"。但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裕仁天皇本人对皇道派极端反感,反倒是天皇有野心的弟弟雍仁亲王,对这群愤青们很感兴趣。裕仁天皇本人更喜欢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统制派,早在裕仁是皇太子时,就和日后统制派干将永田铁山、石原莞尔、东条英机、山下奉文等人交往甚密,并通过大裁军成功地将统制派的骨干们安插进军队。统制派成员比皇道派老练得多,双方几轮交锋,皇道派的主力们纷纷落马。统制派正当意气风发之际,皇道派却展开了一场绝地反攻。




1936年2月26日,日本陆军皇道派分子在大雪纷飞的深夜,刺杀了数位日本政界要员,一夜血雨腥风过后,武装分子占领了陆军省,兵围国会议事堂,打出尊王讨奸的大旗,自称为昭和维新,"尊王"口号很有意思,这些兵变分子试图刺杀裕仁天皇,拥立裕仁的弟弟雍仁亲王--好一个皇道救国。裕仁在叛乱发生后立命讨伐,甚至准备亲征叛军。二战后,裕仁自然要和雍仁算账,上世纪50年代,雍仁不明不白地死去。




3天后,这些新时代的"维新"分子交出武器,各回各家。政府处死了20名皇道派分子,随之在军队上层清除了所有皇道派军官,将皇道派势力一举铲除,统制派在军中大权独揽,新上任的首相广田弘毅也属法西斯分子,结果是"2?26兵变"在事实上成功了,皇道派分子将国家法西斯化、军部独裁的两大目标全都实现。日本终于滑向了灾难的深渊。


武士道在日本法西斯化的过程中,可谓居功至伟。日本全体民众,都被裹进了一种极端浮躁、狂傲的氛围里。而日本政党政治又有种种不尽如人意的事情,日本很多"热血"青年们,将法西斯独裁视为拯救日本的唯一途径。而武士道中武士至上的原则与法西斯理论中军事独裁不谋而合,于是武士道就成为"日本特色法西斯主义"的理论温床。日本就此借着武士道的东风,走上了对外扩张之路。




不归之路




日军自建立始,即奉行严格的论资排辈提拔制度。到了昭和时期,大量有新思维的年轻军官,被这种提拔制度压得喘不过气来,军队高层却被一些充满了守旧思维的老家伙把持,军队内部暮霭沉沉。一些年轻军官为了实践自己的理想,更为了自己的仕途,开始不理会上层命令擅自行动。而军内的一些高级军官对此不以为意,大加纵容。这种特殊的现象被称为"下克上"。




这种下克上的风气弥漫在日本军队内部,终于导致了1931年9月18日石原莞尔等人的"独走"。表面上看,日本进据东三省保有了一个极佳的前进基地,同时进占东三省富饶的资源。但事实上,日本在国际上陷入了极大的被动,美国开始警惕地注视着这个东亚岛国,并开始编织包围网;蒋介石痛失东三省之际,下定了抗日的决心;苏联察觉到日本的野心后,开始对中国实施军事援助。实际上,日本已被3个方向包围。同时,日本自身是一个岛国,大量资源需要进口,而当时日本主要的贸易对象就是美国,太平洋战争前,美国对付日本主要的手段也是贸易,其中有两项战略资源是日本将战争维系下去的关键,一是废钢铁,二是石油。出于对日本野心的恐惧,美国屡屡限制对日石油出口。极为有意思的是,日本军队内部不去思考为什么会导致战略态势的被动,反而开始考虑侵占婆罗州油田,来"一劳永逸"的解决石油问题。并且还幻想能够搭上德国的顺风车,在德国占领荷兰等国后,以德国盟友的身份进占这些国家在亚洲的殖民地,还希望美国能承认这一既成事实,不要干扰他的大东亚美梦。事实证明,这只是日本的一厢情愿。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了蓄谋已久的全面侵华战争,日本自以为倾全力一击就可击败虚弱的中国,但凶残的日本侵略者蹂躏了中华大地,却摧毁不了中国人民铁一般的意志。苏联等国开始对华援助,希望中国能够拖住日本侵略的步伐。日本被庞大的中国拖入了战争泥潭,美国不能坐视日本独霸太平洋,开始严格限制石油和废钢铁的出口,强逼日本停止扩张的步伐,当日美谈判破裂之际,美国终于禁止对日本输出石油,而日本国内的石油储量仅剩一年半所用。绝望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将希望全部寄托在战争上,1941年12月1日,山本五十六率联合舰队出动,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美日开战,日本终于走向了不归之路。




平心而论,武士道在日本走向战争的道路上的确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日本走向战争的主要原因是军国主义。武士道其实是被军国主义所利用,真正可怕的其实是军国主义恶魔,武士道只是其傀儡,军国主义分子们编造了大批谎言,令日本社会沉浸在妄自尊大的民族情绪中,最终命系战争的悬崖。




神风何来




日本自信为神国,号称"八百万天神"庇佑,举凡大事,言必称神佑。日本侵略初期,凭借精心预谋和日常严格训练,倒也算凯歌高奏,但很快就在太平洋战场上陷入了惨重的失败。此时,日本又将希望寄托在了虚无缥缈的神助上,希望再吹起一阵神风,将美军战舰一起吹入深海。




日本盲目崇尚武士道,陆军中很多军官对总体战的残酷一无所知,日本攻占很多岛屿后,只是将守岛部队和一部分给养向岛上一扔了事。除了在拉包尔等地构建有比较全面的防御体系外,两道所谓的国土防卫圈,事实上形同虚设。总体上看,日本并无长期战的思路,更没有任何行之有效的护航方案,大量的日本运输船被美潜艇击沉在波涛之中,物资根本没有被合理的利用。日本陆军于盟军陆军相比,只是一支微不足道的二流部队。日本海军虽堪称精锐,但亦经不起战争消耗,持续的战局对日本越来越不利。




1944年,是日本绝望的一年,与愚昧的日本陆军相比,日本海军倒是知道:事不可为,日本必将失败,海军开始打算搞一次大的"彩虹"行动,将所有的精锐战舰集结,"光荣"地沉入太平洋。1944年10月17日,美军在莱特湾登陆,日本立刻启动了"捷一号"方案,与美军展开决战。只不过由于航母的精锐已损失殆尽,决战的重任就落在了已经落后于时代的战列舰肩上。作战计划是:让小泽治三郎率领航母引开美国护航舰队,战列舰则突入莱特湾歼灭登陆的滩头部队。事实上,这些战列舰做的是一锤子买卖,在作战训令中没有如何撤出部队的指示,而且在美军强大的护航舰队吃掉诱饵返回之后,联合舰队战列舰的命运可想而知。日本海军正是要将所有的家当全部消耗掉,干干净净地走向失败之路。但问题是,自杀任务必须挑一个有自杀心理的人实施,而日本海军却偏偏挑选了有"逃跑之栗田"美名的栗田健男为总指挥,依惯例这种决战联合舰队的长官必须亲临战场,而时任联合舰队司令的丰田副武,却躲到了日吉台的地下室中指挥全局,这为整场战斗的失败埋下了祸根。


莱特湾大海战,极富戏剧性。正值充当诱饵的小泽治三郎近乎奇迹地将"蛮牛"哈尔西的舰队诱离了莱特湾之际,栗田健男率领的第一游击队却在美军的空袭和潜艇攻击下损失惨重,加之联合舰队内部通信不畅,栗田不知道小泽舰队已经成功地将美护航舰队诱出,神经几乎崩溃的栗田下令撤离战场。丰田副武除了催促栗田加紧进攻外,对全局已失去了控制,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发出"确定天佑神助,全军突入莱特湾"的训令。西村祥志率领日本最老迈的"扶桑""山城"二舰,乘夜拼死突入莱特湾后,被美留守舰队全歼,整个西村舰队4000人生还者26人。其余日舰全部撤回,除了白白损失精锐外一无所得。此战后,日本军国主义分子陷入了彻底的绝望,武士道中最狰狞的一面显现在世人面前。




日本佛家武士道强调轮回说,同时日本神道教中也有很强烈的灵魂不灭思想,经过军部长期皇国史观教育,日本民众对天皇的崇拜达到了一个顶峰,在战时这种宣传尤盛,历史上那些为天皇尽忠的武士也纷纷被祭上了神坛,成为大家的楷模。当整个日本社会陷入绝望的时刻,日本就将武士道作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试图用武士道思想中自杀求荣的思想拯救日本,开始了泯灭人性的"特攻"作战。




日本的特攻作战,最为大家所熟知的就是神风特攻队,其实神风特攻队只是一个开端,日本的特攻作战是全方位的:空中有神风特攻队,海面有震洋特攻艇,水下有回天人操鱼雷,陆军则有数不尽的"肉弹"--怀抱炸药冲向敌军。这些特攻作战中最大的行动就是--1945年的"菊水"特攻。




1945年4月6日,为了支援冲绳顽抗的日军,"大和"号满载着全体官兵,开始了"菊水"特攻。"大和"号奉命冲向1500艘战舰组成的美军舰队。与传统说法不同,"大和"号实际满载了往返的油料,但谁都明白这其实是一场单程作战。在出战前,日本海军内部对此争论不断,当联合舰队参谋长将这一作战计划告知指挥官伊藤整一时,伊藤整一对此表示了极大的不理解,不得已参谋长只得说出,请求伊藤整一作为"一亿特攻"的总先锋。




伊藤整一再无二话,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命令。"大和"号官兵知道这一消息后,更是愤慨不已,而且联合舰队还欠他们一个解释,为什么联合舰队司令丰田副武不走上"大和"号亲自指挥?很多舰员嘲讽这是"正成未抵凑川"。军令难违,为了日本海军最后的尊严,"大和"号必须牺牲。一天后,"大和"号战沉,沉没前未击落一架战机。全舰3200余名官兵,仅230余人幸存。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侵略的毒花,最终使日本人民饱受摧残。




"大和"号的悲剧未能唤醒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良知,相反,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像输红了眼的赌徒一般,继续加大特攻作战,试图以此翻盘,日本几乎陷入全民特攻的境地。1945年8月6日,广岛上空升起了一朵恐怖的蘑菇云,仅3日后,长崎也遭逢同样的浩劫。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精神原子弹终究敌不过真正的原子弹。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旧日本帝国终结。军国主义分子发动的侵略战争,最终毁灭了自己和自己的国家。




随着战争的落幕,武士道终于迎来了最后的黄昏。盟军占领日本后,除了逮捕大批战犯外,宣布日本不得拥有军队,没有军队又何来的武士道呢?武士道伴随着旧日本的一切糟粕,被历史的尘埃所埋没。




蓦然回首




武士道,发端于日本中世纪纷乱的内战中,消亡于二战正义的烈焰下。武士道精神越千年,生命力极端顽强,对日本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武士道,归根到底只是一种封建时代的君臣思想,但由于发展的过程中惨杂了太多军事以外的东西,竟成为日本文化的代名词。其实,武士道本身没有正邪之分,但日本武士道在日本走向法西斯化的过程中,的确起了很大的负面作用,但真正给亚洲国家带来苦难的,是日本帝国主义的军国主义思想和皇国史观教育。




武士道并不代表日本,至少不能代表今天的日本。原因很简单,武士道是鄙视商人的。今天日本社会的主流是商业文化,尽管还有一些日本人迷恋武士道,但日本主流文化已经改变,严苛的武士生活更是一去不复返,武士道早已随风凋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