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猛进 第一章 北征大陆 八 意料之外(三)

redhippo 收藏 2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0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05/[/size][/URL] “自古以来,除了极个别的时段,从没有听说,中原的步兵100人在3天里吃掉了蛮夷的骑兵300多人的事情,虽然有些时候古人也可以做到,谁都不能想象,居然可以保持零伤亡——在皇太孙殿下的率领下重振汉唐雄风,不让前人专美于前不是一句空话啊。”旅副政委感叹道,几乎忍不住要对着京城方向拱手了,作为一个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05/

“自古以来,除了极个别的时段,从没有听说,中原的步兵100人在3天里吃掉了蛮夷的骑兵300多人的事情,虽然有些时候古人也可以做到,谁都不能想象,居然可以保持零伤亡——在皇太孙殿下的率领下重振汉唐雄风,不让前人专美于前不是一句空话啊。”旅副政委感叹道,几乎忍不住要对着京城方向拱手了,作为一个落魄的书生,考不上科举不得已变成兵,后来又混上了军官,虽然近卫第一步兵旅的生活很辛苦,但是他有一种强烈的知遇之感。他是这些特种分队里枪法最差的,但是被指派来跟团旅行,更多的,是起到镇静剂和保险的作用,毕竟如果夏雷这个彪的冲动起来,把最精锐的部队按照自己的复仇意志来指挥,很有可能酿成苦果,朱允炆一边用新学会的北方话说说这个夏雷,一边看着地图希望特种分队能够得到足够的锻炼并且没有损失。

副政委话最多,而且是看起来最文弱却实际上最彪的人物,胆大而心细——南方的战士非常喜欢用彪来形容人,而朱允炆的对这个词的运用简直是肯定了这句口头禅的官方作用——这个彪的不能再彪的副政委同志甚至敢晚间放出侦察兵后宿营时在营地唱军歌讲笑话,而这样,这只不大的部队一直保持着旺盛的斗志。

其实这支部队的作战方式很接近后世的解放军了,夜战+近战+土工作业。少于20人的部队他们敢瞄准后一轮排枪全部打死,100人以上的部队他们才会用上些战术,而所谓战术,就是依靠猫眼神功(内功加强版眼保健操)在夜间敌军宿营时手枪突进,这个是夏雷的方法,他在夜战的时候双枪齐射看的人赏心悦目。而宋氏兄弟几乎就是把战场当猎场了,他们甚至带领特种兵们在敌军游骑必经之路上挖出巨大的陷坑,把一支60多人的骑兵队一次性弄下去40多人,然后把地面残敌杀光后投入沾湿的草木点燃,将敌人连人带马直接熏死,之后掩埋。虽然费了很大的劲头,但这正是“一条龙的服务啊!”夏雷就是如此感叹的,而他,则是跟朱允炆视察兵工厂时听朱允炆告诫墨家人在建立民用工厂时注意事项里学会的。后来考古发现许多所谓“惨绝人寰”的蒙古军骑兵集体墓坑基本上都是他们制造的。战争就是如此,不对敌人残忍,你就洗颈就戮吧!

****

远方一个毫无异样的草堆上,一只红色的手突兀的伸了出来。这种红色的手套是装备部长发明的,手背为红色,作为特种兵200米内无声通讯使用。夏雷立马举起望远镜,盯住那只手,所有人,准备出击,“正前方,约700米,蒙古正规军,骑兵,约300人,是否动手,请指示。”夏雷一句一顿的读出来,通讯员把信息记下,夏雷和副政委互望了一眼,副政委举起带好了红色手套的右手,发出命令,“保持监视,狙击手回撤,商量对策。”望远镜里可以看见宋国强把狙击枪一背,全速低姿狂奔回来。

宋兴邦继续保持着监视,他把腰后的储物囊放在脸前,架着望远镜,一手拿着石墨笔在战术手册上写写画画,笔迹横飞貌似天书,而宋氏兄弟,或者说几个狙击手都能在上面读出必要的战术信息进行狙击。

正在此时,特种分队的军官正在争论是否动手,宋国强已经重复了很多遍:“反对!人太多!而且骑兵,会有损失。”几天没有说话的冷面杀手还是那么几个短语,那张死板的麻将脸看来还是那么平静。

“报告!前方新消息。”一句话,打断了所有争论。

“大鱼,敌军怯薛,护卫,一个!@#¥%怎么回事?”

“额……他们在护卫一个汉人,宋兴邦那小子在描画一个带发髻的脑袋还有右衽的衣服。”副政委很快理解了那个不属于正规战斗手势的描述。 “干!狗汉奸!抓活的!”夏雷一下子彪了起来,宋国强却跟着站起来,声音颇大的说道:“我,继续反对!”

而副政委,已经明白其中猫腻,目视夏雷,表示同意。

“副政委你和他说。”

于是副政委把宋国强拉到一边,耳语:“你想,300多个人护卫一个汉人,这个汉人何其重要,说不定捕获这人可以左右战局呢!300人怕什么?馒头大,撕碎了吃嘛!”

“明白!”作为前出狙击小组的射手,宋国强再次低姿狂奔而去,这个轻松的姿态其实非常费力。而经过严格特训的特种兵却非常轻松的完成这个动作。

努力喘了几口气,夏雷让自己平静下来,重新发挥作为一个优秀指挥官应有的素质:“三个狙击小组,呈品字形散开,袭扰射击,大部队包抄后路!放口袋,开始!!”

整齐的磕脚跟声传递着战斗的决心。

狙击手首先行动起来,条子服带起身边的蒿草乱窜,战士们飞速穿行在草地里。杂草的海洋里,几尾灵动的游鱼飞速的冲向自身猎杀的目标。迷彩泥包裹下的最火飞速的扇动着,射手根据观察员报出的信息不断地调整枪与自身。远方的蒙古骑兵还是带着游牧时松垮表情,整个骑兵队也是慢腾腾地护送着特使前进。寂静里,移动着的几条细线把他壮硕的身躯细致的分割成几块,阳光包容着枪口细小的火焰,一枚弹头旋转着飞射而出。毫无征兆的,为首的蒙古骑兵壮实的胸口像是被人狠狠的掏了一下,心脏的血压把创口的碎肉和血沫冲向前方,战马惊叫着扬起前蹄,尸体重重地砸在地上,尖利的啸叫和沉闷的火药炸响才敲击在众人的耳膜上——子弹太快了,声音赶不上。

首先开火的宋氏兄弟发出了最明确的信号,另两组就位的狙击手先发后至,也开始了屠戮,袅袅升起的硝烟细不可见,300多骑兵一时间懵了,敌人尚未现身居然就损失了3个,这是什么样的武器?是什么样的敌人?而大部队还在奋力绕圈,竭尽全力冲向蒙古骑兵的后路上。这时候,狙击手开始了他们最喜欢最血腥的玩人游戏——不少骑兵被打断了手脚,倒在地上流血而哀嚎,狙击手的作战意义并不完全在于一击毙命,他们更擅长制造威慑,这些倒地的蒙古兵身下已经一片血红,对死亡的不甘让他们撕破喉咙呼叫同伴,然而凶狠的狙击手并没有给他们机会,任何试图挽救同伴的蒙古骑兵立刻会被毫不留情的击杀。蒙古骑兵并不懂的如何防护,他们只是呆呆地骑在马上,一个接一个,被放倒,而死神还特别迟钝的,在倒地后才传来那迟到又恐怖的呼唤——枪响。

连日来被马奶酒浸泡的脑浆疼痛地翻动着,沉闷的炸响如此遥远而熟悉,白面书生突然如梦方舒地大汉:“朱允炆的火器部队!”酒意全消,但是他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防护,而之前走在他身边的千夫长因为衣着特别而被狙杀。一个百夫长总算明白过来,招呼着大喊:“快快下马。”又是一枪,整张脸被暴力地撕扯了下来,白色的脑浆红色的血液飞飚而出。“嘿嘿,不要表现地那么像老大。死了吧?!”宋兴邦惊讶的发现他的哥哥居然还会讲出完整的句子。其实到现在为止,蒙古骑兵也才损失十多个人,但是谁都不知道,下一个被打的喷血的是不是自己,这就是狙击手,他们制造的恐慌比死亡更加恐怖,从初遇大敌的呆若木鸡,到反应过来的极度恐惧,训练有素的骑兵已经连妇孺都不如,纪律和胆色一起烟消云散。

“后退!后退!”白面书生终于反应过来了。大叫着招呼下马的骑兵撤退。终于,跑的气喘吁吁的大部队也出现在了他们的退路上,夏雷长出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些骑兵已经在劫难逃。

真的可以逃回去么……一个蒙古百夫长问自己,退路上猛烈的枪声直接消灭了他的妄想,三百米,对于一个士兵来说是非常困难的远距离,而近卫旅教导队的要求是:把步枪当成老婆一样亲爱,严格的训练自然成就了高超的枪法,这次的损失是玩真的了,蒙古的战马大多受到了惊吓,不能冲锋,所以将近百名战士胆敢直起身子精确瞄准射击而不是相对耗费子弹的排枪,300米,即便穿着迷彩服,但是如此众多站立的人还是被发现了,一个勇猛的百夫长热血冲顶,之前不能看见你,看见你了就要让你尝尝蒙古勇士的厉害!他立刻拔出弯刀,招呼手下开始冲锋,然而突出的命运就是死亡,当蒙古骑兵们试图后退的时候,后面的狙击手又轻松击毙了几个后退着的人。

又是一个弹夹了!那位南方来的战士轻松的拉动枪栓,竖起标尺,调整,瞄准一个趴在地上的蒙古兵,咣!头上暴起一团体液的烟雾!为了皇太孙!为了大明!也为了我将来可以在草原上的生活!你们去死吧!!!

“退!快退!”书生再次指挥蒙古骑兵们抛弃已经受伤或死亡的战马和同伴离开了道路退向安全的地方。“趴下!都趴下!”躲在草丛里的他们喘着气,发现终于逃开了那恐怖的火药炸响和损失,而此时还能活动的,只有170来个人了。

“我要杀了这个汉人!!!”一个蒙古士兵显然把目前的处境都归于这个白面书生。

白面书生显然不是一个随意惊慌的人“听我说,如果我要是害你们,怎么会还在你们中间,而且我的目的是合作,我猜想,这伙朱允炆的士兵目标是我,你们丢下我,自然可以逃命了。”

“都安静!先生说的对,但是大汗给我们的命令就是保护先生,使者是不能出意外的,否则我们就是没有合作的诚意,我们要誓死保卫先生!”唯一幸存的一个百夫长显然没有那么冲动,以他,一个职业军人任务至上的思维,他一定要把白面书生送到平安的接头地点的。趴在地上的他没有了往日的威风,但是作为仅存的军官,他作出了他最符合常识实际上最糟糕的决定——晚上,趁着夜色掩护,撤离。

特种大队知道他们在等待夜晚,因为这样的敌人太多了,他们乐得轻松,去搜集弹壳了(紫铜是很贵的,步枪操作手册里反复强调必须回收弹壳。)

在常识里,夜晚是平衡的,进攻者看不清,防御者也看不清,如果撤退,再好不过了!然而这回错了。

他们趴在泥里,一直等待着,7个小时过去,终于,天全黑了。

夜晚静悄悄,伤者已经死去,尸体已经流干了血,特种分队没有了声息,蒙古骑兵,更正确的是蒙古步兵们(丧失了马匹),开始了逃跑的准备。

“我说,巴特尔,如果明朝这帮南蛮的武器都和今天遇到的敌人那么厉害,大汗的战争还能不能赢啊?”

“别说了,逃出去才是我们的胜利。”

“啊,好吧!”

在队列后面两个蒙古兵轻声交谈着,语气里的恐惧和颤抖把他们的情绪解释的很明白。

“哎!巴特尔,你说这武器到底长的怎样,比弓箭还远啊!”因为恐怖的寂静,这个士兵忍不住再次开口了。“巴特尔?巴特尔!?”他回头,赫然发现所有他后面的人已经神秘消失了!原来应该还有5个士兵的,包括巴特尔!长生天保佑!他揉了揉眼睛,突然一个黑影把他下巴一抬,一柄黑色的匕首插进了他的咽喉,他最后一眼,看见那个黑影闪亮的眼睛,还有那个黑影用手接住了喷涌的鲜血,慢慢滴落到地面上,没有发出声响,他似乎感觉那个黑影拖着他走,而死神的召唤,已经容不得他多想了……

等到前面的人发现异样时,整个队伍又少了50多个人,剩余的蒙古步兵排成圆圈阵型把白面书生保护在中间。惊恐地注视着入墨汁一般的黑夜,正是这恐怖的黑夜,又没收了50多条袍泽的生命。

黑夜就是这样爽!感谢伟大的皇太孙殿下。夏雷一直在50米后跟着,看着特种战士们一条条利索地收割生命!

乒!这回的枪声近在眼前,不像白天时的沉闷而遥远。一个蒙古兵的脑袋上暴起了血花,温热的脑浆和鲜血喷在身边弟兄身上,黏糊糊的让人作呕。

乒乒乒乒!枪响开始如炒豆一样密集,凭借着枪火,一张张墨黑的脸和那闪亮的眼终于出现在了蒙古兵眼前,勇敢者还是鼓起勇气拔刀冲上去。然而对面的汉军勇士毫不含糊的拔出了细长而直的大刀,铿锵!蒙古弯刀轻松地断裂成两段,在蒙古勇士反应过来之前,长刀已经把他的脑袋削下。夜太黑,否则蒙古兵们会看到那位战士自信到恐怖的表情。

崩溃了,彻底崩溃了。蒙古兵也是人,也会有极限。他们跪下投降,但是特种兵作战的特殊性质,是不能保留俘虏的,更何况他们经历了最先进的作战方式,更不能泄密了。于是他们经历了脑后一枪的处决。

“狗汉奸,起来吧!趴着有什么用?!黑夜是我们的天下!”夏雷毫不掩饰他的轻蔑,“忘记了,你们看不见的!同志们,来点光!”

“咔哒,咔哒”不止一盏手电筒照亮了了白面书生藏身的草堆,汉服是在太明显了。手电光太亮,书生就感觉自己被一只大手提起来,绑成粽子,抬走了。

“好像,在燕王府,见过这个人。”审问多时,却不能让他开口说一句话,白面书生大概是笃定了作为这样使命的执行者,肯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不如一言不发。而从宿营地外轮岗回来的宋国强一语道破了一切玄机。

蓝玉和傅友德的大军已经出征,而燕王的驻地就是北平,这人作为燕王门客的保卫规格居然是怯薛(蒙古近卫军),而且燕王事前了解了出征军队的配置为了他所说的“更好的配合”。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们的大军危险了!收队!全速回北京!”夏雷的脸色越来越差,而副政委也意识到了可能所有的阴谋,急着喊出了命令。

或许草原游猎的胜利让人心旷神怡,然而经过政治学习的他们都知道,这回麻烦大了,于是他们扛着这个嫌疑犯,全速急行军,甚至跑到跑坏脚板丢弃粮食直接给长城守军扔下东宫身份牌穿过闹市撞翻诸多摊贩然后由殿后的副政委丢下银子继续狂奔。如果他们有卫星电话或者步话机直接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他们没有,为了大明,为了自己的军人职责与荣耀,他们直接以最朴实的行动作出了回答。

然而,为时已晚。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