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传奇 卷一 第四十七章 诛杀太子党

netcat 收藏 0 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7/[/size][/URL]   太子刘治花巨资购买了所谓的宝图,但是没几天的功夫就发现到处流传着赝品宝图,而他的一个手下花一两银子购买的赝品,竟然比他花了四十万两黄金所购买的“宝图”还要精致,气得他差点吐血。   同时镇远王向皇上掺他所购买的宝图,根本就不是原图,这让他气愤不已,羞愧不已,向门下发出了密杀令,务必夺回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7/


太子刘治花巨资购买了所谓的宝图,但是没几天的功夫就发现到处流传着赝品宝图,而他的一个手下花一两银子购买的赝品,竟然比他花了四十万两黄金所购买的“宝图”还要精致,气得他差点吐血。

同时镇远王向皇上掺他所购买的宝图,根本就不是原图,这让他气愤不已,羞愧不已,向门下发出了密杀令,务必夺回被骗去的四十万两金票。

而当事人龙羽却浑然没有发觉世界已经因为他而改变,因为一个史无前例的拍卖会,他不仅得罪了太子,甚至连一些花了一万两黄金买赝品宝图的富豪世家门也对他恨得牙痒痒。

虽然这些人还不至于为了一万两黄金和少林、武当翻脸,但是都怀着看热闹的心理,追踪着龙羽的消息,想看一下这一个史无前例的骗子如何在炎朝最有势力的太子党的打击下灰飞烟灭。

都说:人要衣裳,马要鞍。这话一点也不错,胡氏兄弟被龙羽重金一打造,老大驾着四马马车,老二、老三骑着骏马护在一左一右。他们清一色身披红色披风,上穿黑色斜襟大褂,扎着黑色腰带,下穿武士长裤,脚蹬虎头武士靴,一副英姿飒爽的样子,哪里还寻得着半分强盗气息。可惜这个世界还没有墨镜,否则按照龙羽的设计,这三兄弟就是整个中国版的“黑客”帝国。

龙羽很享受这种拉风的感觉,可是他也发觉这一路上陌生人逐渐多了起来,有人或前或后盯梢着自己。

强盗出身的胡氏兄弟,对这种氛围非常敏感,驾车的胡大向龙羽提醒道:“主人,这一路上似乎有点不对劲,这些人是冲着我们来的。”

“奶奶的熊,怕他个球,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胡二这几日得到龙羽传授了一门高级心法和一套刀法,手早就痒痒了,恨不得立刻就找几个人来试试刀。

龙羽沉吟了一下,向胡大问道:“离福州尚有多远?”

“大概三日路程!”胡大恭声答道。

他虽然不知道主人为什么要去那个“鸟都不拉屎”的地方,但是这一路上龙羽不但让他们吃的好,喝的好,还传授他们兄弟那些名门正派才能学到的正宗武功心法,这让他们感到了活着的尊严,也让他们坚定了跟随了决心。

龙羽哈哈一笑,伸头对马车外的三人说道:“都说强盗是门很有前途的职业,你们真是可惜了!”

这话说的三人满脸通红,胡大不好意思道:“那不是万不得已嘛!”

“恩,那咱们也万不得已一次!”

龙羽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让三兄弟不明白的话,直到他在胡大耳边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地密语了一番。

胡大听完,兴冲冲地使劲甩了一鞭子,大喝了一声,马车飞快地向前飞驰。

第二天一早,暗地里跟踪龙羽的人忽然发现昨日他们跟踪的人忽然有了变化,马车外面的三兄弟虽然还是一副装扮,然而却都红巾蒙面。

这让这些探子感到有些搞笑,难道蒙上面就认不出你们了?这一路上就你这一辆马车,还如此招摇过市,能瞒的了谁?

如此,到了第三天黄昏,马车居然没有在所过的小镇停留,而是继续向前行,这让暗地跟随的人半喜半犹。

喜的是,他们再向前走不远就是白马峡谷,那里道路陡峭,再加上月黑风高,简直是好的不能再好的杀人越货之地。忧的是,他们事前在小镇的安排没了作用,他们要提前赶到峡谷再做安排。

龙羽一行人的变化,不但让太子门下人感到迷惑,就连暗地里跟随看热闹的人也都骂这小子是菜鸟,江湖人最忌讳的是连夜赶路,真是笨的不能再笨了。

当马车带着两骑到达太子门下所设的埋伏时,只听黑暗之中一声令下:“放!”

随着这声断喝,无数点寒芒如同暴雨一般密集地射向目标。

别说马车中人没防备,即使有防备,想在这四面八方射来的暗器、劲弩之下逃生,几乎微乎其微。因为这批暗器是专门向毒门高价订购的,别说是中了暗器,哪怕是擦破一点皮,也必定在五步之内毒发身亡。

目标被这突然而来的暗器射成了蜂窝,在马匹的悲鸣声中,马背上的人扑翻在地,马车轰然倒下,在暗淡星光之下,荡起一片尘土。

此次领导这次伏击的是太子门下两大高手,一个是金棍金刚,一个是青帮的二当家红衣罗汉,这两人都名镇江湖多年,无论是哪一个都会令八大门派中人头疼,更何况这两人强强联手,又率领着太子府的四十多名死士。

虽然是无月的夜晚,但是对于这些内功已经化境的江湖高手来说,黑夜和白天没有什么区别。

此时设伏中心的地上一片狼籍,六匹马如同刺猬一般扎满了暗器,伤口之处流淌着黑血,那三名披红色披风的大汉身上被暗器射的体无完肤,伏在地上一动一动不动。

“有点不对劲!”一个虬髯巨汉提着一根金色的棍子从黑暗处走了出来。他的后面跟着一个身穿红衣,长得如同门神一般的和尚,他二人便是金棍金刚和红衣罗汉。

原本他们也不屑于使用如此手段对付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辈,可是太子令下,务必格杀勿论,所以他们才连招呼都没打,直接下狠手,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情况有些不对路。

那三个被暗器射中的尸体上,似乎没有流血的痕迹,而倒塌的马车中也空无一人。

金棍金刚瞪着铜铃一般的大眼,对红衣罗汉说道:“和尚,那个兔崽子怎么跑掉了?”

他一脸的惊疑,他自问在刚才四十几个人的暗器密集齐射之下,自己也未必能逃脱,更何况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呢。

青帮是炎朝最大的黑帮,能够成为“最大”,当然是有官府势力罩着,事实上只要略微有些名气的门派,大都有自己的政治倾向,如青帮效忠太子李治,骷髅门效忠镇远王李广,这些是世人皆知的事,至于暗中效忠者,更是枚不胜举。

红衣罗汉虽然也长得五大三粗,却比金棍金刚有头脑多了,否则他也坐不上青帮老二这个位置。他黑着脸,指令一名死士前去察看。

“报,,,,地上三人是木头人!”

金棍金刚和红衣罗汉一听,都感觉脊背上凉嗖嗖的,敢情他们玩了大半天是在做家家,陪木头人玩游戏,那目标呢?

就在他们疑神疑鬼的时候,就听身后不远处传来一声清朗的问话:“你们是什么人,我和你们有什么冤仇,竟使得如此毒辣手段?”

他们回头一看,却见一年轻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他的模样却是使人迷惑的,他不是那种英俊潇洒的白面书生型,他看上去,只有二十二三岁的样子,他有一张还带着天真气息,童稚未泯的脸庞。

金棍金刚细细注视,又惊又疑的愤怒大吼:“你小子莫非就是玉面神龙?”

龙羽淡淡地看着他,没有回话,那眼神如同看着一群死人一般,没了先前的天真气息,有的只有冷漠。

越是如此,金棍金刚越是不安,他暴跳如雷骂道:“你他娘的是聋子还是哑巴?”

龙羽冷冷道:“最后问你们一句,到底是受何人所使?”

红衣罗汉有些按耐不住了,一切似乎不在掌握之中,他冲着金棍金刚和其他人喊道:“并肩子上,杀了这小子,赏黄金万两!”

他们周围的的四十多名大汉立时往上猛扑,各式兵刃耀眼生寒,锐风起处,完全向龙羽的招呼过去。

金棍金刚是第一扑了上去,金色的棍子带着蒙蒙的青气,这分明是达到三花聚顶境界才能发出的罡气。但是面前这个年轻人,居然对他这一棍熟视无睹,连躲都不躲挨了这一棒。他暗想着,哪怕你是三花聚顶高手硬挨这一棒,也让你四分五裂。

然而他并没乐多久,巨大的金棍带着无比的罡气打在对方的脑袋上,仿佛击中了一块玻璃一般,人影四分五裂,然后化成粉末,被夜风吹散。

“鬼?????????”所有的人都惊恐的看这一幕。

“既然你们执意如此,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另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喊道。

金棍金刚和红衣罗汉等人一回头,发现刚才那个年轻人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他们身后了,这匪夷所思的事情让所有的人不由头皮发麻。

他们当然不知道,金棍金刚刚才所击的不过是龙羽的一个幻影罢了。

“管你是鬼还是人,不还是怕老子手中金棍,有本事光明正大和老子打一场!”

金棍金刚暴叫着,一方面是给自己打气,另一方面是给手下人打气。

哪知对方根本不理他,只是淡淡地说了句:“起阵!”

随着龙羽这句话,其他三个方向传来胡氏兄弟得令的声音,接着峡谷四野的雾气仿佛受到了召唤一般,如浪似涛一般汹涌而来,片刻功夫,整个峡谷被茫茫的白色所掩盖,伸手而不能见五指。

“大家别乱,围成一个圆圈,天亮之后这雾便会散去!”红衣罗汉一见白雾生成,就知道自己等人陷入了对方所布的阵中,赶忙招呼目瞪口呆的手下防御。

如果太子李治知道龙羽拥有《天道》的话,势必会派精通道法和阵法的高手过来,可惜没人告诉他,龙羽不会,镇远王更不会。

然而围成一个圈的这些人,并没有得到安全保障,先是不知什么地方传来一声惨叫,接着其他人都赶忙挥舞着手中的兵器,砍向自以为向自己袭击的敌人。

“不要动手,都是自己人,这是敌人迷惑手段!”

任红衣罗汉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停下来,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能相信的只有手中的兵器。

不消盏茶功夫,这四十几个人就在彼此自相残杀中,所剩无几。只剩下金棍金刚和红衣罗汉等几个人,余者无不带伤。

“大家背靠背,不会有事的!”红衣罗汉正安慰着三名手下,却不想身边的金棍金刚突然一棍子抡来,将他的脑袋打得给摔烂的西瓜一样,红的白的都流了出来。

原本早已杀红了眼的死士,条件反射般的将手中的兵器全招呼在金棍金刚的身上。

“啊--------”

金棍金刚被其中一人的的长刀砍去了一跳腿,痛得他惨叫一声,随即金棍一扫,将余下三名死士扫飞,才猛然跌倒在地上。

白色的雾气来的快,散的也快,所有的一切重归宁静,等金棍金刚看清自己身边的情景,忍不住嚎嚎大哭起来。

胡氏兄弟跟随着龙羽走到金棍金刚面前,任他们当强盗这么多年,见惯了仇杀场面,也被这满地的花花绿绿人体零部件弄得肠胃一阵翻腾。

“是我杀了他么?”

金棍金刚茫然地看着身旁红衣罗汉的尸体,停下了哭声,他的脸上泪水和血水混在一起,如同鬼魅一般。

他自然不明白是遭受了龙羽的精神印记控制,才多了红衣罗汉这个死不瞑目的冤魂。

龙羽冷峭地看着面前这个精神有些恍惚的壮汉,说道:“说,是谁指使你们?”

“哈哈,老子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说罢,他居然脑袋向地上的岩石一撞,脑浆四迸,歪倒在红衣罗汉身旁。

胡氏兄弟看着满地的尸体,对面前自己这个主子除了敬意,又多了几许惧意,盏茶的功夫没有动一刀一剑,诛杀四十多名高手,这份杀意是何其的冷。

“他倒是条汉子,将他,还有那和尚一同埋了吧!”龙羽淡淡地说道。

他知道暗中还有些人在盯着,但是他相信经过这一场诛杀,其他人在动手之前会仔细思量一下,至少在未来几天不会有这么多尾巴了。

他这一念之慈,让他在江湖上除了玉面神龙之外,又多了一个“地狱修罗”绰号,也激发了更多人对他的仇恨和好奇,这是怎样一个谜一样的人?

读者群一:67240872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