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湖西:水沫残红2 第二部分 (水抹残红2)56

zzfu2008 收藏 0 3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郑守义三十岁左右,胡寨镇大刘庄人,原是个顶一头高粱花子的农民,有些中国功夫,后来拉起了大刘庄抗日救国游击队,不久被国民党第五战区第一支队司令冯子固收编,后来又投奔了八路军……”

日军已经集合好,山口一郎中尉把欧清山介绍给大家之后,一声令下就出发了。

山口一郎中尉又问欧清山,“郑守义打过几次仗?”

“端过日军胡寨镇的据点,大闹过沛县县城,在微山湖刘楼河伏击过森协,在微山湖卫河九曲弯阻击过微山岛小野小队长的汽艇,指挥了梁大庄保卫战,小打又闹的仗就不计其数了。吃亏的时候少,赚便宜的时候多。这次是怎么受伤的我就不知道了。”

“作战作风呢?”

“心理素质好,敢打硬仗、恶仗,是员虎将。还听说,他肚子里的那点墨水,是他老婆给的。”

山口一郎中尉冷笑道:“有点意思。”

出城不远,山口一郎中尉就命令部下包围了一个村子,郑守义没搜查到,鸡、鸭、羊、猪、牛、粮食等没少弄,满载而归。

第二天,卜大宽穿戴着监狱看守队长时的那套行头,来投奔山口一郎中尉,欧清山正好在场,给卜大宽作了证明,卜大宽就任沛县维持会长和警备大队长,并答应给卜大宽十支三八大盖,用以组建警备大队。

被酒井康中将誉为“谍之花”的内海美惠子,一身村姑打扮,在傍晚时分来到了已是炊烟袅袅的柳林村。在她看来,欧清山和卜大宽作为森协的命官,都没有陪森协驾鹤西游,却又相继复出了,而且还都被山口一郎中尉委以重任,如果这两个人有问题,或其中一个人有问题,必将会危及今后的工作。虽然她对山口一郎的安排说不出什么来,可这不能不让她为之担心。

她来到了“欧氏药堂”门口,迟疑了片刻就进去了。

欧怀仁见来人了,一边放下《本草纲目》,一边习惯性地道:“请坐。”等内海美惠子就坐在医桌的跟前,又道:“你哪里不舒服啊?”

内海美惠子也不回答,就把右手放在桌子上的把脉垫子上了。

欧怀仁就给内海美惠子把脉,不一会,让内海美惠子张开嘴看了看舌苔,“姑娘,你好像无大碍。”

“难怪您老人家的名声在外,果不虚传啊!可我稍微有些痛经。”

“哦!那也不是什么大事,结过婚就好了。”

“可我一时半会还结不了婚,您给开点药吧。”内海美惠子有点羞涩。

“好!”欧怀仁说过,就给内海美惠子开药方了。

“您老几个孩子啊?”

“就一个儿子。”

“怎么没看到?儿子在干什么呢?”

“儿大不由爷,现在沛城宪兵队里当翻译官呢。”

“前一阵子不是说沛城的日本人和警备大队的人马都被湖西独立团消灭了吗?”

欧怀仁见这个姑娘面生,也不是地道的本地口音,就道:“是的!算他命大,前一阵子他在家养病呢。”

“他怎么会日语的?”

“为了让他传承祖业,我把他送到了东京帝大医学系,谁曾想他所学不所用?不说了,一提起这事我就头脑子痛。”

此时,欧怀仁已经开好了药方子,起身去抓药。

“确是儿大不由爷了。”内海美惠子附和道。

欧怀仁抓好药,内海美惠子付过钱就告辞了,出了柳林村,就把三服药扔到路边的河沟子里了,“娘的!谁爱经痛谁经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